<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大福运,好日子
    “咿咿呀呀~~”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哇呀呀呀~”

    “力拔山兮气盖世……”

    ……

    今儿腊月二十三,是小年,亦是宁国子贾环的生辰。

    尽管贾环不在府上,但从一大早起,各个王公侯伯府第的寿礼,便络绎不绝,如流水一般的送进宁国府。

    到了中午,前院后宅两地更是大戏连台。

    尤氏并秦氏婆媳俩,早早的就请了贾母,让她老人家过来高乐一日。

    再有就是,今日各个高门府第的送礼之人,怕是个个都眼高于顶,规矩森严。

    贾环又不在,明珠郡主还未过门儿,只她们婆媳两个未亡人的身份,怕是经不起这些,还会让人背后说嘴……

    贾母这次没有推脱,早早的就带着孙子、孙女们来到东府,又唤上薛姨妈一起,无非是换个地儿继续享乐。

    贾环不在都中,那么各大公侯伯府的诰命夫人自不会来。

    所以也不烦有人打扰,正自在……

    因为赵姨娘是贾环的生母,所以这次也将她一起请到堂上高坐着。

    王夫人则因为身子不大舒服,就没有过来……

    堂上气氛极为高兴,尤氏早早就打发李万机定下了神京最顶尖儿的戏班子玉堂春的台,今日大戏连台,怎不让平日里闺阁难出的内宅妇人小姐们高兴?

    每一出戏结束后,尤氏便招呼着婆子们,用大簸箩盛着灿黄灿黄的铜钱,大把大把的朝台上撒钱。

    那些戏子们倒也乖觉,大声谢过荣国老祖宗的赏,谢过宁国爵爷的赏。

    这等盛景,每每惹得贾母开怀大笑!

    少不得再赏一次……

    前院儿中,亦是热闹非凡。

    贾环不在,贾琏便受贾母的嘱咐,过来替贾环坐镇。

    贾环身为族长,他的寿辰,族中自然多有族人前来祝寿。

    少不得摆下流水大席,设下戏台招呼。

    除了贾族众人外,其他一干没有跟着贾环出征的王孙公子们,此时也都带着厚礼来了。

    一边大骂王世清,一边喝着伏特加,个个神情惋惜,面带悔色……

    贾环不在,以他们的身份,自然疏阔的多,虽然不敢闹事,却少不得一番呼喝咋呼。

    让贾琏着实有些疲于应付。

    还好,里面到底不是一群纨绔草包,还有清醒之人,感觉意思差不多到了点后,就招呼着众人前往好汉庄,继续高乐。

    那里粗犷的多,桌椅皆为花岗岩,随便他们打砸……

    待这群武勋将门的衙内走后,贾琏才松了口气,想进屋喘口气。

    走至穿花走廊处,却看见一道人正站在那里对他颔首微笑。

    贾琏不敢怠慢,连忙上前躬身见礼,唤了声“张爷爷”,又问他怎不进里头待着。

    那张道士微笑道:“论理我不比别人,应该在里头侍候着。只是今日众内眷千金俱在,法官亦不敢擅入。所以,特意请二爷转示,若老太太相问,便说我就在这里伺候吧。”

    这张道士乃是当日荣国府国公的替身,御口亲呼其为“大幻仙人”。

    如今现掌“道录司”印,又被当今封为“终了真人”。

    现今王公藩镇都称他为“神仙”。

    所以贾琏不敢轻慢,二则他又常往府里去,凡夫人小姐都是见的。

    今见他这般说,贾琏笑道:“咱们自己你却又说起这话来,快跟我进去吧。”

    张道士闻言大笑一声,便跟着贾琏入内了。

    入内宅花厅后,贾琏到贾母跟前躬身陪笑说:“这张爷爷进来请安。”

    贾母听了忙道:“快搀他来。”

    贾琏忙去搀了过来,那张道士先哈哈笑道:“无量寿佛!老祖宗一向福寿安康?众位奶奶小姐纳福?一向没到府里请安,老太太气色越好了。”

    贾母笑道:“老神仙你好?”

    张道士笑道:“托老太太万福万寿,小道也还康健。此次荣国亲孙,宁国子爵出征,又值贵人生辰,小道便不请自来,带了一班徒子徒孙,为爵爷多念几遍《太平咒》,以略尽心意。

    只可惜,知道了迟了。若不然,定在道祖前,为爵爷请一尊法器,以保平安之用。”

    贾母等人闻言登时动容,连连感谢老道有心了。

    不过众人气氛却有些压低下去,心中为千里之外的贾环担忧起来。

    挺着一个还不大显的肚子的王熙凤见状,忽地高声笑道:“张爷爷,你这道法到底灵验不灵验?前儿我在你那里换了个安神定心的符,可夜里还是睡不好。亏你还有那么大脸打发人和我要鹅黄缎子去!要不给你,又恐怕你那老脸上过不去。”

    张道士闻言哈哈大笑,道::“你瞧我眼花了,也没看见奶奶在这里,也没道多谢。

    前儿奶奶要的急,才匆匆取了一个成色不佳的,因此怕是效用不大好。

    之后又特意给奶奶重新制了一个,在佛前镇了整整九日,定然不会再差。

    今日也一并带来了,在法器那边搁着,待我取来。”

    说着,便又折回前头去取。

    过了一时,众人只见他拿了一个茶盘,搭着大红蟒缎经袱子托出符来。

    见平儿接过符箓收好后,王熙凤笑道:“你就手里拿出来罢了,又用个盘子托着。”

    张道士道:“手里不干不净的怎么拿,用盘子洁净些。”

    王熙凤笑道:“你只顾拿出盘子来,倒唬了我一跳,我不说你是为送符,倒象是和我们化布施来了。”

    众人听说哄然一笑,连贾琏也撑不住笑了。

    贾母回头笑骂道:“猴儿猴儿,你不怕下割舌头地狱?”

    王熙凤笑道:“我们爷儿们不相干,他怎么常常的说我该积阴骘,迟了就短命呢!”

    说着,眼波一闪,又高声笑道:“对了,张爷爷方才说的保平安的法器,我才想起,我们府上也有哩!

    不仅有,还有一双!准保张爷爷的好!”

    张道士闻言笑道:“一个我知道,确是真正的宝贝,是哥儿身上的那块玉吧?

    不过,还有一个是……”

    打王熙凤开口,薛宝钗就有些不自在,待到此刻,她就更加不大得意了,面色淡淡的。

    不过王熙凤却不管,她眼神和薛姨妈对了一眼后,高声笑道:“张爷爷你先转过去,我给你变出来。链儿也是……”

    听她神神叨叨的,张道士便知道多半是府上千金身上戴的,就转过身去,贾琏亦是如此。

    “快,宝钗妹妹,咱们让那个老货也见识见识开开眼!”

    王熙凤快步小跑到薛宝钗跟前,“低声”叫道,又带起一波笑声。

    薛宝钗面色有些尴尬,道:“凤哥儿,你少作怪!”

    王熙凤不理会,径自要去扒她脖颈上的项圈。

    薛宝钗正要变色,前头的薛姨妈笑道:“宝丫头,你就给她看看吧。”

    薛宝钗闻言面色又是一变,看了她妈一眼后,暗自叹了口气,顿了顿,这才取下脖颈上的金项圈……

    王熙凤拿到后,得意的走到张道士跟前,道:“张爷爷,你瞧瞧,这个比你们制的法器可好?”

    张道士转过头来,接过那金项圈,只见上面嵌着一珠宝晶莹,黄金灿烂的璎珞金锁。

    正反面各有四个篆字,共八字,正是:不离不弃,芳龄永继。

    张道士细细观之,面色肃穆,连带着让关注他的众人也都正色起来,好似这是一件多么重大之事一般。

    不过内宅妇人,少有不信神佛的,也确实是当一件大事来看。

    观看了许久,张道士的面色越来越肃穆,直到一炷香的功夫后,才长长的呼出了口气。

    他对着贾母道:“确是一件保平安的极品法器,比哥儿身上那块玉都分毫不差了。

    却也不知是府上哪位,竟有此等仙缘,能得到这样一件可遇而不可求,极上等的法器。”

    贾母最信这些,闻言看了薛宝钗一眼,后对张道士道:“果真这般了得?是我们这位亲家小姐的。”

    张道士顺着贾母的指点看向了薛宝钗,一双老眼登时睁圆,“嘶”的倒吸了口冷气,一只修长的手竟飞快的掐算了起来,又过片刻后,他目露精光,连连称赞道:“真真是大福禄,大富贵,兴家旺业之大福相啊!不想今日竟能见到此等有福之人,了不得,了不得!”

    众人见他一惊一乍,心也跟着他上上下下。

    贾母等人看着张道士一愣一愣的,只听他又颇为感慨道:“可惜,可惜……”

    贾母忙道:“老神仙此话何意?”

    张道士闻言,面色有些为难,看起来似乎不便开口。

    王熙凤在旁催促道:“你这老头儿,和我们家还藏什么?快快说,不然我镐了你的胡子!”

    张道士闻言,苦笑了下,然后咬牙道:“小道说句造孽放肆的话,若不是太上皇慧眼识珠,早早的将明珠郡主许给了贵府爵爷,那么这位小姐,才是爵爷的天赐良配啊!

    有这块金锁,再加上小姐身上的大福禄,大福运,爵爷日后纵然远征万里,也定能保得他平安无事。

    而且,爵爷远征九边,虽是为国征战,有国朝气运护身。

    但终归会造下无边杀孽,煞气入体,多灾多难……

    自古而今,历朝大将便少有善终者,盖因此故也。

    两代荣国公,和宁国公,哪个不是盖世英雄,却终抵不过这冥冥煞业啊……

    不过,若是能娶这位小姐入门。那么,这位小姐身上天赋的莫大福运,就会遮压住爵爷身上的煞孽,并得以化解,转煞孽为福缘,从而得保爵爷乃至整个贾家富贵平安,久远无忧哪!”

    “呀!”

    众人闻言一阵惊呼,薛宝钗更是羞怒交加,满脸涨红。

    一旁的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闻言,面色纷纷一沉,看向了薛宝钗……

    而贾母则霍然动容,不自由的,与一旁的赵姨娘面面相觑……

    ……

    前院儿,薛大傻子正颠颠儿的晃着二郎腿,面色极为得意。

    尽管心里偶尔想起捐给那些方外之人,造道观塑仙身的大几万两银子时,会心疼的一哆嗦。

    可再想想方才神武将军之子冯紫英他们那伙子人给他赔情时的神色,薛大脑袋顿时觉得,那区区几万两银子又算个屁!

    花得真值!

    哼!

    还是娘说的对,眼光要放长远了!

    日后,有的是好日子……

    有的是好日子哩!

    浪里朗格朗,得儿,浪里朗格朗……

    ……

    再读红楼,发觉薛姨妈虽然只是一个内宅妇人,而且好似没什么急智,面对外部的突发事件束手无策。

    但她在内宅,她熟悉领域的布局手段,啧啧,那叫一个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当真是一等一的了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