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六十章 踏营!
    牛奔几人个个身披宝甲,坐在战马上,看着最前方骑着黄骠马,身后还带着贾环的秦梁,面色艳羡。

    看了一会儿后,牛奔撇了撇嘴,对一旁的温博悄声道:“你瞧姓秦的他爹,还真是闷骚,你瞧他那一身打扮儿,嘁……”

    温博闻言,也嗤笑了声,道:“这一对父子俩,都骚包的紧。”

    两人身后,秦风面沉如水,插话道:“你俩就尽管作死,待打完这仗后,我们再算总账。”

    牛奔和温博两人闻言,不屑的哼哼了声,没搭理他。

    秦风见状,眼中闪过一抹落寞。

    但随即消失,眼神又变得坚毅起来,看向最前方。

    嘉峪关城门下,秦梁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体挂西川大红袍。

    弓箭随身,手持一杆精钢大秦戟,坐下嘶风黄骠马!

    着实英武不凡!

    唯独有些别扭的是,他背后居然还坐着一人,亦是一身宝甲护体,手中持一杆小一些的秦戟。

    一马双骑!

    而秦梁马后,还紧跟有一骑骑兵。

    不过更加奇怪的是,此人身上竟未着甲,只身着一身灰色麻衣,手中也只有一把较短的乌黑短刀。

    大军虽然不认识此人,但却知道秦梁背后所坐何人。

    威武赫赫贾爵爷!

    贾爵爷的威名,早已传遍了整个黄沙军团。

    为救兄弟父,孤身千里入敌营,挖草药,夜割可汗头,烧敌粮,焚毁敌军秘密武库……

    此等义气千秋的英雄,可堪盖世!

    而此刻,大将军要带爵爷与他们一起上阵杀敌,当真与有荣焉,军心大振!

    “秃噜!”

    “秃噜!”

    当重甲军全部翻身上马,准备妥当后,一阵阵战马响鼻声响起,秦梁缓缓的举起手中的大秦戟,沉声大喝一声:“开城门,放吊桥!”

    “吱……呀……”

    一阵低沉的摩擦声缓缓响起,大军肃穆。

    不少人心中开始紧张起来,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牛奔和温博等人也不再玩笑,面色严肃,握紧手中秦戟,准备出发。

    “轰!”

    一声低鸣,城门大开,吊桥落地。

    秦梁手中大秦戟霍然指天,怒吼道:“黄沙出征!”

    “万胜!”

    “万胜!”

    “万胜!”

    大军三声厉吼后,秦梁一马当先,跃马而出。

    “哒!”

    “哒哒!”

    “哒哒哒!”

    重甲马蹄声紧跟其后,越来越响,越来越密集,冲锋!

    五千重甲铁骑,如同一道钢铁洪流,随着秦梁大秦戟的指引,狂飙突进,朝准葛尔大营突入!

    ……

    准葛尔部大营此刻已经一片混乱了。

    虽然秩序还未崩塌,可是后方传来的消息,却如同惊雷一般,炸的众人完全昏了头。

    “你说什么?”

    “这不可能?”

    “混账!这些人都是奸细,该杀了,都该杀了!”

    “对,他们是奸细!龙城有风魔之地守护,连天上的老鹰都飞不过,怎么可能有敌人闯入?”

    “克拉玛伊大营有国师镇守,又有两千兵马守护,什么人能闯入烧粮?胡说,都是胡说!”

    “……”

    葛尔丹策零的大帐内,一干台吉、头人和万户、千户们吵吵嚷嚷的叫嚷着不信。

    不过,从他们面色灰白的脸上,还是可以看出他们的色厉声荏。

    他们不是不信,他们是不敢相信,更不愿相信。

    明明马上就能攻破嘉峪关,十数万控弦勇士就能踏破陇西,直逼关中大地,完成一番伟业。

    无数的金银财宝,绫罗绸缎,还有人口,都在等着他们去采摘。

    怎么突然就会成了这样?

    连大汗的人头都能不知不觉中被人给摘了去,这不是最混账最恶毒的谎言又是什么?

    最可恨的是,还说连他们曾经亲眼目睹过的,连石头都能烧起来的阿拉神火都被人焚毁了。

    克拉玛伊大营可是由人间真佛扎达尔在镇守,什么贼人能够偷袭的了?

    真真是混账话!

    不过……

    如果是真的……

    大汗没了就没了,可没有了阿拉神火,他们用什么去打破嘉峪关?

    打不破嘉峪关,他们拿什么去犒劳手下的勇士?

    那些大冬天里,没有舒舒服服躲在帐子里喝奶茶睡女人的勇士,一路上已经不知冻死冻伤了多少。

    和秦梁大战时,又死伤了数万!

    这么大的伤亡损失,难道就为了来嘉峪关前观光旅游一回,就回去吗?

    这就太不甘心了……

    这些台吉和头人,居然至今都没想过,他们被焚毁的不止是阿拉神火,还有军粮……

    也难怪,游牧民族作战时,通常都是邀赶着牛羊群,以肉为食。

    但这次战争,因为季节缘故,路途不畅,所以大群的牛羊群无法邀赶。

    不过再怎么少,也少不了这些台吉和头人的牛羊。

    因此他们还以为,大军都可以吃肉呢……

    葛尔丹策零面沉如水的坐在上座,目光还算平静,不过他放在虎皮榻上颤抖的双手,却反映出他内心的激荡。

    一个信使可能说谎,十个信使可能说谎,一百个信使难道都能说谎吗?

    更何况,他们手里还有大宰桑和鄂兰巴雅尔的联名信。

    父汗策妄阿拉布坦确实死了,人头都被人割了。

    还有他的儿子,喇嘛达尔扎也被烧死了。

    还有很多很多的台吉、头人,全都被烧死了……

    整个准葛尔汗国的贵族,几乎死了一大半。

    如果这些损失,葛尔丹策零还能勉强接受的话,那么大军军粮被烧,阿拉神火被焚烧殆尽,军事扎达尔生死不明,这一连串的噩耗,就让心思坚毅的葛尔丹策零都有些难以承受了。

    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花费了那么长时间的准备,眼看着大业将成,却……成了一场空!

    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即使以葛尔丹策零的枭雄心智,也不愿接受。

    “王爷,要做准备了……”

    老头人斯钦巴日面色担忧的看着葛尔丹策零,沉声道。

    葛尔丹策零回过神来,看着斯钦巴日,道:“还准备什么?明日一早就撤军。”

    斯钦巴日沉声道:“王爷,信使连续被截杀,肯定是秦人干的。

    他们的目的,就是拖延我们得到消息的时间!

    您想想,他们为何要这样做,为什么?

    他们是想把咱们全都留下来啊!”

    葛尔丹策零闻言先是茫然一怔,随即眼睛忽地圆睁,猛然站起身来,怒吼道:“全部准备作战,立刻……”

    “啊!”

    “救命啊!”

    “大家快逃,秦人来了……”

    “啊!”

    葛尔丹策零的命令,已然发布晚了。

    军心涣散的蒙古大军,竟没有及时的发现趁夜突袭的大秦军队。

    待他们回过神时,秦梁率领的五千重甲铁骑,如同一把锐利无匹的钢刀一般,深深的插入了大军军营。

    所过之处,处处掀起腥风血雨,带出阵阵狼哭鬼嚎!

    秦梁一骑当先,手中大秦戟被其挥成青光圆月,所过之处,人马皆亡。

    冲铲,回砍,横刺,劈刺,斜勒,横砍,截割,平钩,钉壁,翻刺,通击,挑击,直劈……

    秦梁的大秦戟使的出神入化,每一招一式都会带起一蓬血光。

    相比之下,抱着乌黑短刀,紧跟其后的乌远就悠闲许多。

    除却偶然有暗箭从一旁射向贾环时,他会闪出一道乌色刀光斩断暗箭外,其他时候却并不出手……

    不过,却也不需要他出手了。

    五千重甲铁骑经过提速后,冲锋起来,没有准备的蒙古大军根本无人可挡。

    在准葛尔部大营中,如同砍瓜切菜一般。

    不过,他们的任务却不是追杀一群犹如没头苍蝇一样乱跑的蒙古溃兵。

    他们始终跟随着秦梁的大秦戟,向前突进,突进!

    斩碎一切挡在他们前方的活物,而后直插中军大帐!

    葛尔丹策零确实不是弱手,遇到此等劣势之极的崩盘之局,他居然还能凭借驻扎在大帐周围的两万精锐宫帐军,勉力拉起一支五万大军的队伍来,想进行阻拦。

    “长生天的勇士们,不要惊慌,不要乱,也不要逃!

    我们已经没有了粮食草秣,没有了牛羊,也没有了克敌制胜的神火。

    但,我们还有手中的弯刀,还有手中的弓箭!

    雀鸟终究飞不过苍鹰,乌云不能永远遮住太阳!

    我们是苍狼白鹿的后人,岂能惧怕那些软弱无能的秦人?

    来吧,挥舞起我们的钢刀,射出我们的弓箭,让卑鄙的秦人知道,靠偷袭,他们是打不败长生天的子民的!

    杀!”

    “杀!!”

    被葛尔丹策零一番鼓劲后,还别说,当真激荡起一股士气来。

    无数的蒙古勇士,挥舞着弯刀,口中发出一阵阵怪叫声,向秦梁所部的重甲军团发起了反冲锋,并射出了蓬蓬箭雨。

    如果说,在重甲铁骑刚出城关,还没有发起冲锋前,这些蒙古骑兵就提前展开进攻,不给重甲骑兵冲锋的机会。

    又或是,让秦军的重甲铁骑追,他们往后撤,用蒙古人古老的放风筝的战术,将重甲铁骑消耗尽力气,再返身一战。

    说不定,他们还有赢的机会。

    可是,当他们选择和一群人形坦克进行碰撞,就已经注定了败亡。

    而就算运气好一点的,暂时没死,可当他们回过头,发现葛尔丹策零等一干蒙古贵人,早已被两万宫帐军护送着向西逃走时,一个个纷纷吐血而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