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此战,不留俘虏!
    三日过后,嘉峪关内的战争气氛已经浓郁到了极点。

    柳芳和侯孝康率领四万大军也已经到达嘉峪关。

    只不过,有手握八万大军的武威侯秦梁在,他们俩再想获得指挥权,却是不能。

    秦梁一日没有被朝廷剥夺军权,那么他一日就是黄沙军团的最高统帅!

    到了秦梁的地盘儿上,身份、地位、实力又都没有人家高,柳芳和侯孝康也只有听命的份儿……

    关外的敌营还是一副不缓不急的模样,每天虽列阵城外,却不急着进攻。

    他们一边防备着关内秦军突袭,一边督促着“战俘”负土堆山。

    虽然看起来荒唐,但还别说,如果不是贾环“误打误撞”给发现了他们的后手,并一把火给焚烧了。

    那么等他们的神火运来,他们就可以将投石车推上土山,而后向城关内投掷神火罐子。

    神火罐子分量没有巨石重,所以投掷的范围将大大增加。

    到时候,整座嘉峪关,都将在他们的攻击范围内。

    当成百上千个神火罐被投上城关,那么这座天下第一雄关,怕是就要不复存在了。

    “可惜”,他们至今还不知道,他们的后手,已经提前燃烧了……

    所以,他们依旧不紧不慢的在进行他们的“奇事”和大业。

    或许,葛尔丹策零等人正在大营里一边烤着火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一边笑话秦人蠢笨,死到临头尤不自知……

    有乌远这位武宗级的绝世高手拦路截杀,两边的零散信使哨骑想彼此报信,当真难如登天。

    而准葛尔部十几万大军汇聚于此,每日粮饷草秣的消耗,都一个天文数字。

    当日鄂兰巴雅尔虽然运送过来一批粮草,可是经过这么多天的消耗,怕也已经消耗大半了。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越晚,对秦军越有利……

    转眼间,三日又逝。

    准葛尔部大营里,也终于感到有些不对劲了……

    “王爷,后面有多久没有消息了?”

    斯钦巴日面色隐隐担忧的看着葛尔丹策零问道。

    葛尔丹策零抬头看了眼斯钦巴日,沉默了会儿,才皱起眉头,沉声道:“已经十几天了……”

    斯钦巴日眼中的担忧藏不住了,他压低声音道:“王爷,会不会是龙城出了什么问题?”

    蒙古汗帐内的权利斗争,从不逊色于中原皇朝的皇权斗争,甚至更血腥,也更加残酷!

    为了大汗之位,子弑父,父杀子,兄杀弟,弟灭兄的戏码,简直层出不穷。

    而通过伏杀秦梁一战,葛丹尔策零的声望,在准葛尔汗国内部堪称如日中天,甚至已经赶超其父,准葛尔汗国的大汗策妄阿拉布坦。

    斯钦巴日话里的意思,并不算隐晦……

    但葛尔丹策零闻言,却极为坚定的摇了摇头,沉声道:“父汗和大宰桑都是极为睿智的长者,有他们在,龙城就绝不会出现问题。”

    斯钦巴日闻言,却有些急躁道:“可是,已经半个月都没有动静,派出去的信使也都没了音信,这实在不应该……”

    葛尔丹策零英武的脸上面沉如水,他再次缓缓的摇了摇头,语气坚定道:“龙城绝不会有事,父汗虽然已经年迈,但依旧英明。

    或许,是天气的缘故……”

    斯钦巴日刚想再说什么,忽然,营帐外面传来一阵嘈杂惊呼声,没一会儿,整个大营似乎都沸腾起来了……

    两人闻声,面色齐齐一变!

    ……

    “远叔,你回来了,情况怎么样?”

    贾环房间内,乌远一身风尘仆仆的站在那里,听到贾环的话后,他沉声道:“前面几天截杀了好几批两边的信使后,今日,有一队三百骑的骑兵,从龙城方向赶来。

    他们遇袭后根本不停留,分出百人队拼死阻拦于我,其他人则朝他们的大营赶去了。

    公子,敌方大营应该已经收到消息了。”

    贾环闻言,微微一笑,道:“辛苦远叔了,对面也还是有高人的……走,咱们去跟义父说,该算总账了!”

    虽然有些诧异贾环口中的“义父”为何人,不过乌远并非多话之人,跟在贾环身边,一起朝将军府的议事大堂走去……

    乌远与贾环进门后,第一眼便看向堂上高坐之人。

    而秦梁,自贾环二人进门后,便中断了议事,眼睛朝贾环身旁的乌远看去。

    两人目光一对,瞳孔同时一缩,而后又一起微微点头。

    幸好不是敌人。

    两人心中同时庆幸道……

    “环儿,可是葛尔丹策零已经收到了消息?”

    没等贾环开口,秦梁便笑问道。

    贾环点点头,道:“义父已经知道了?”

    秦梁大笑一声,道:“哨骑回报,敌方大营已有大乱的迹象了。”

    贾环闻言,道:“远叔说,对方有一队三百余骑的队伍从龙城方向赶来,遇到袭击都不停留,留下百人拼死阻拦后,其余人马就朝敌人大营赶去,想来对面已经知道了。义父,咱们该怎么办?是继续等,等他们自己溃散,还是……”

    秦梁闻言,霍然起身,大笑一声,道:“葛尔丹策零不是弱手,堪称枭雄!

    他是不会坐视军心溃散的,所以,我们就更不能给他安抚军心的时间了。

    大军已经集结完毕,环儿,可敢随为父上阵杀敌?”

    贾环闻言,点点头,沉声道:“此孩儿所愿也!”

    “好!”

    秦梁大喝一声,又道:“来人,与我儿着甲!”

    秦梁话音刚落,旁边就立刻有侍卫捧着一副铠甲走了上来。

    看起来,这幅铠甲应该早就准备妥当了,从面盔到身上重甲,都还算合身。

    拉下面盔后,贾环也算是武装到了牙齿……

    贾环没有逞强客气,他也不应该。

    因为没有眼睛观看防备,敌人一支暗箭就能夺去他的性命……

    等贾环穿好铠甲后,牛奔、秦风等人也纷纷赶来了,听走路的动静,身上也少不了穿一身铁甲。

    不过秦梁没有理会他们,他开始发号军令!

    “吴常、孙仁!”

    “末将在!”

    “你二人各率本部二万大军,跟随本将重甲军后,待我部突破敌方大营,你二人便率军突入,斩杀敌军!”

    “喏!”

    “郑德、王巩!”

    “末将在!”

    “你二人各领本部二万兵马,列于吴常孙仁所部两侧。

    待本将突破敌营后,你二部便横插敌方大营,而后率部向西突进。

    每向前五十里,便留五千人设障拦截溃兵,层层阻击!

    记住,此战,不留俘虏!”

    “诺!”

    “秦风、牛奔、温博!”

    “末将在!”

    “哼哼!你们算屁的末将……”

    秦梁鄙视道。

    “哈哈哈!”

    众将一阵大笑,将一群衙内笑的面红耳赤。

    秦梁一摆手,众将安静下来,他又沉声道:“你们就都跟在吴将军身旁吧。”

    秦风等人闻言,正要应令。

    一直沉默不语的方静忽然站了出来,道:“大将军,我要跟着郑将军!”

    对于方静的无礼,秦梁居然没有动怒,甚至没有瞧不起她,让她回去。

    他看着一身戎装的方静,淡淡的说了声:“可。”

    牛奔几个也反应过来了,连忙也道:“大将军,我们也跟着郑将军!”

    显然,能够漏网的,都是大鱼……

    秦梁冷笑了声,道:“随你们的便!”

    说罢,他大手一挥,便要宣令大军出征。

    柳芳和侯孝康坐不住了,一起站起来,柳芳满脸怒气,沉声道:“大将军,诸军皆有战事,我部为何闲置?”

    秦梁淡淡的看了他二人一眼,但目光如电,刺的二人偏开了怒视秦梁的目光,但心中却更加愤怒。

    秦梁道:“嘉峪雄关,不可无重军驻守,所以就劳烦两位将军,驻守城关吧。”

    显然,秦梁并非以德报怨之人。

    两人敢趁他昏迷不醒时,占领他的帅帐,更换军旗。

    这种打脸行为,他若还能忍下,又岂是武人心性?

    柳芳和侯孝康两人闻言,当真是又惊又怒,真要遵照秦梁指派,两人不远千里率领大军而来,就只在城头观看别人大发神威,立下天大军功。

    那两人这些年在军中积累下的威望,顷刻间就会毁于一旦。

    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不过如此。

    柳芳面色涨红,双眼冒火的看着秦梁,大叫道:“秦梁,你这是公报私仇!”

    秦梁何等骄傲的人物,原本就不将一般人放在眼里,如今更是突破为武宗,成为绝世高手。

    又将大仇得报,一雪前耻,立下赫赫军功。

    此等盛威之下,又怎么会给柳侯两个“小人”好脸色?

    威武的方脸一沉,就要作色发作……

    不过,没等他发怒,贾环连忙站了出来,替柳芳和侯孝康躬身赔情道:“义父,柳叔叔和侯叔叔曾颇为关照孩儿,还请义父看在孩儿的薄面,大家又同是荣国一脉的份上,给两位叔叔一个机会吧。”

    秦梁闻言,看了眼躬身的贾环,又觑眼瞥向羞怒不已的柳芳和侯孝康,冷笑了声:“他们如果还知道大家皆为荣国一脉,那就好了……

    罢了,看在我儿的面上,你二人各领本部兵马,位列吴常、孙仁两部之后……

    不要再多言,本将言出令往,谁敢质疑?

    哼,大军出征!

    记住,此战,不留俘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