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五十八章 代价!
    “义父,您的意思是……”

    贾环眉头微皱,侧脸问道。

    其他人也都纷纷面色肃穆的看向秦梁。

    难道……

    真有隐情?

    秦梁眼中闪过一道厉芒,沉声道:“当日,连有数队斥候回营禀报,言道准噶尔有一支万骑孤军出现在察罕哈达。

    本将闻讯后,再派斥候前去打探,探得无误后,才率领麾下精兵五万,亲领出营,沿科布多河西进,在博克托岭、和通泊等处布下渔网阵以待围猎……”

    贾环闻言,暗暗点头,这与岳钟琪上奏朝廷的奏折是一样的,那……

    随后就听秦梁语气一变,阴沉道:“大军被伏后,我就感觉有些不对了,因为太巧了……

    我便派人去招那些斥候,来营相问。

    却不想……

    整整十八名精锐斥候,竟已全部服毒自尽,呵!”

    “嘶!”

    听到秦梁的话后,众人不禁面色一变,纷纷倒吸了口冷气。

    随即,眼神便都阴鹜了下来。

    斥候营,那是岳钟琪负责的地盘。

    岳钟琪毕竟是军机阁下放下来的副都统,秦梁也不好做的太难看。

    因此,当初虽然没有让他沾染兵权,却给了他训练新兵,尤其是训练斥候的权利。

    岳钟琪本就是有城府更有能力的人,他被这般压制,都没有动怒,上报朝廷,而是选择了默默接受,而且还兢兢业业的干起了本职工作……

    他不仅在新兵中挑选精悍兵卒,进行强化训练,成为斥候。

    还将大军中原先的斥候,纷纷换回轮训。

    这是他职责范围内的权利,而这权利又是秦梁赐予他的,所以连秦梁自己也不好多干预。

    却不想,竟养出了条毒蛇!

    “爹!这么说……是岳钟琪那个狗贼勾结了准葛尔部,陷害爹爹?”

    秦风双眼殷红,咬牙切齿道。

    众人也无不怒气冲天,破口大骂。

    然而,秦梁却缓缓的摇了摇头……

    “嗯?”

    众人不解其意。

    贾环也缓缓的摇了摇头,道:“太明显了……”

    秦梁看了眼贾环,点头道:“环儿说的没错,太明显了,反而不能确定就是他所为。”

    秦风却愈发愤怒,道:“父亲,那是因为狗贼有恃无恐,他以为,准葛尔部大军一定能将我部全部围歼,最不济,父亲也会被那个该死的武宗活佛扎达尔给刺杀!

    到那个时候,他就可以顺理成章以副都统的身份接掌大军!”

    贾环又摇了摇头,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岳钟琪这种人,是绝不会将全族的身家性命,压在蒙古人身上的。

    而且,准葛尔部在这个时候发起战争的底气,是因为他们有阿拉神火。

    如果岳钟琪知道这一点,以他的性格,也绝不会自大的以为他能抵抗的了神火焚城。”

    秦风皱眉道:“那他若是不知道蒙古人有神火呢?”

    贾环笑道:“那他就绝不会相信,蒙古人会这般愚蠢,敢在这个季节发动战争。”

    秦风气道:“这么说,岳钟琪还是无罪的了?”

    贾环又摇头,沉声道:“只斥候一事,岳钟琪就论罪当诛!

    若非太上皇赐予我的金牌只能叫开城关,我现在就会使人拿着金牌,去砍了他的脑袋。

    只可惜……”

    秦风闻言,也冷静下来了,皱眉道:“你的意思,他这次还死不了?”

    贾环叹息了声,点点头,道:“方南天,怕是会下力死保。

    岳钟琪要智谋有智谋,要城府有城府,而且还杀伐果决。

    抛开立场不谈,他确实是一员难得的大将,甚至是帅才。

    这一次,十有八.九,他也是中了别人的套。

    这么粗糙暴烈的手段,不像是他的手笔,甚至,也不是他背后之人的手段……

    当然,这并不是我们可以原谅他们的理由。

    岳钟琪,还有他背后的方南天,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

    谈话谈到最后,秦梁反而成了配角,换做贾环和秦风两人唱起了主角。

    两人一唱一和的分析,冷静,客观,有理有据。

    尤其是贾环,始终不曾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

    那句“若非太上皇赐予我的金牌只能叫开城关,我现在就会使人拿着金牌,去砍了他的脑袋”,充满了杀伐果决。

    而对岳钟琪的种种分析,又清晰理智。

    最后那一句“岳钟琪,还有他背后的方南天,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语气虽轻,但那股自信和霸气,却彰显无疑。

    众人甚至此刻就可以预料到,待贾环回京之后,满朝武人,怕是会把方南天和岳钟琪弹劾成筛子……

    至少,失地陷军之罪,岳钟琪就要承担八成!

    而作为当初强力推荐岳钟琪插入黄沙军团的方南天,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可以预见,方南天在军机阁内的日子,怕是将更加难过,话语权,也将进一步收缩……

    “哈哈哈哈!”

    秦梁与索文昌等人互视一眼,忽然齐齐发出一阵大笑声。

    “荣国有此佳孙,足慰在天之灵!”

    ……

    “唉!”

    “唉!”

    秦梁与众将去准备大战军务后,贾环便与牛奔、温博几人汇合了。

    牛奔却一直在长吁短叹。

    贾环微笑问道:“怎么了?”

    牛奔不理,只是一声接一声的叹息。

    温博在一旁嗤笑了声,道:“丑鬼一直觉得他才是和你最亲的兄弟,现在你却成了秦家的义子,还成了秦家子的义弟,丑鬼心里自然不舒服了……哦对了,还有,待回去后,该怎么交待?唉……”

    温博先是嘲笑着牛奔,可说到最后,他也开始叹息起来。

    一旁的韩让也跟着堆起了愁绪……

    他们几个本来就是大的,这些年还一直受贾环的好处,别的不说,自和贾环结交以来,只从武的银子,就再没跟家里开过口。

    光水泥、酒楼、好汉庄几处产业,就足够供给他们的从武之资了。

    而且最近又要展开大动作……

    这还只是表面的经济效益,抛出这些外,受益更大的,却是他们整个家族。

    由于贾环的横空出世,原先一团散沙的荣国一脉,又渐渐凝聚靠拢起来。

    但贾环现在并不在朝廷军制当中,众将没法向他靠拢。

    然而因为牛奔、温博还有韩让等这些二代衙内与贾环交好亲厚,连带着牛继宗、温严正和韩德功等人也对贾环疼爱有加,关怀备至。

    有了这份现成的香火情谊后,原荣国那些老部将看在眼里,便开始选择向牛家、温家甚至是韩家靠拢……

    因此,让几家的实力大为增加。

    抛却本身就日益加深的情义不谈,只说这几家受了贾环这般大的恩惠,他们就再三叮嘱过自家孩子,一定要看护好贾环。

    而且在他们这个圈子里,贾环的年纪本就最小,是幼弟,他们理当保护好他。

    他们也每每将胸口拍的咣咣响,跟天桥底下卖大力丸似的,夸下各种海口,尤其是牛奔……

    可是现在……

    他们这些人里,除了贾环外,就没有一个是不怕爹娘老子的。

    别看在外面一个个飞扬跋扈,都是一等一的权贵衙内。

    可在他们老子跟前,一个眼神,都能唬出他们一身汗来……

    所以此刻,几人心里都颇有些煎熬。

    贾环虽然看不到,却能感受的到他们的心情,不由呵呵笑了起来。

    他拍了拍坐在他身边的牛奔的肩膀,道:“奔哥,咱们这一圈里,咱俩是最早认识的,你也一直呵护着小弟。

    牛伯伯和郭婶虽然不是我的义父义母,可又有什么分别?

    镇国公府里,可是有我单独一套小院儿呢,不比你的差啊。

    呵呵,奔哥,你不会真的吃风哥的醋吧?

    怪怪的……”

    牛奔闻言,纵然脸色依旧难看,却还是没忍住,“噗嗤”一声喷笑出声,笑骂道:“你听那黑鬼放屁……

    唉!我这不是在愁你的眼睛吗?可该怎么着啊……

    你说说你,伤哪儿不好,非伤……

    我看一次,心里都跟刀割似的疼一次。

    还有,等回去后,哥哥的日子,怕是……

    不过,要是挨家法能换回你的眼睛,哥哥我……宁愿挨一百顿,一万顿家法,来……”

    说着,牛奔一双绿豆眼里又开始滴泪了。

    温博等人的脸色也铁青了起来。

    那是眼睛啊……

    他们以前,最喜欢看的就是贾环睁着一双澄净见底的眼睛去骗人……

    可是现在却……

    贾环沉默了,心中其实也凄然。

    但他不敢让自己沉溺在这种凄然自哀的情绪里,因为那太过悲伤,太过负面,一旦陷进去,就会无法自拔……

    强笑了声,甩开这些心思,贾环埋怨道:“奔哥,我好容易才调整过来的心情,你非得给我拉回去不成?

    我都成这样了,你们不说逗我乐,还整天想让我哭是怎么的?

    我告你们啊,我要是哭起来,那可真就大发了!

    别以为我就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

    “呸呸呸呸呸!”

    牛奔听闻“上吊”二字脸色骤变,一连吐了好几口唾沫,然后正色警告众人道:“打住,都赶紧给小爷打住!

    谁再敢在环哥儿跟前提这茬儿,小爷我和他没完!”

    温博脸色也变了,干笑了两声,有些紧张道:“对对,咱们要往……要往好里想。天下神医那么多,总能找到能医好环哥儿眼睛的……

    咱们以后都说好的,别跟那丑鬼似得,见天儿的抹泪。

    丢不丢人?”

    “黑鬼,这是在放屁!”

    “丑鬼,你才在放屁!”

    “黑鬼,你再说句试试?”

    “丑鬼,我就说了怎样?”

    “呵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