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没有冤枉姓岳的……
    “好!”

    待秦风说完后,秦梁喝了声彩,而后又看向贾环,道:“环哥儿,你方才说,张氏是你干娘?”

    贾环的脸色似乎还在责怪秦风太过较真儿,听闻秦梁的话后,连忙转头笑道:“是,不过……”

    贾环话没说完,就被秦风打断,他对秦梁道:“父亲,您出事的消息传入京城后,母亲当时便昏了过去。儿子惭愧,当时亦是六神无主,失去了方寸。

    是环哥儿他在光明殿上大闹一通,说这个时候谁敢惦记着自毁长城,谁就是秦桧、蔡元长,才逼的那些文官们没有张罗着将咱家下狱抄家。

    而后他又带着孩儿,去安慰娘亲,认下娘亲做干娘。

    因为他去找太上皇求情时,太上皇问他缘何关心我秦家之事?

    他当时便说,孩儿是他的结义兄长,娘亲是他的干娘。

    他不愿孩儿没了父亲,也不愿干娘没了依靠……

    太上皇这才应允。

    后来他听说娘亲昏了过去,便跟着孩儿先回了侯府。

    他跟娘亲保证,他一定会带着神医及时的赶到父亲身边,救下父亲的命。

    他还说,只要武威侯府有孩儿和他在,武威侯府就一定倒不了。

    说来惭愧,孩儿的话,娘亲不信,却信环哥儿的话。

    听了环哥儿的话后,娘亲便不再惊恐了。”

    贾环先是听的有些不好意思,后来却又哭笑不得道:“风哥,怎地你还吃醋不成?”

    “哈哈哈!”

    秦梁借仰头大笑之机,擦了擦眼角,而后大手一把拍在贾环肩头,道:“环哥儿,既然风儿是你的义兄,他娘又是你的干娘,那你可愿认下我这个拖累了你的无能义父?”

    贾环闻言一怔,道:“秦叔这是什么话,哪里谈得拖累和无能?这……”

    秦梁喝道:“你这是不愿意吗?”

    贾环闻言,只能面带苦笑,道:“小侄……孩儿岂敢?”

    说着,就要俯身拜下。

    却被秦梁一把拉住拦道:“哪那么多虚礼?”

    又大声笑道:“好,好!今得佳儿,为父心中甚喜!

    环儿,可敢再随为父征战沙场?”

    秦风本在一旁咧嘴大笑,听闻此言,面色一变,不等贾环答应就连忙阻拦道:“父亲,使不得,环哥儿他……”

    话没说完,被秦梁虎目一瞪,老实下去了。

    秦梁再问:“环儿,可还敢再随为父征战沙场?”

    连续两问,激得贾环胸中豪气顿生,他昂首道:“孩儿乃荣国子孙,宁国传人,贾家血脉,岂有不敢上沙场之理?”

    “好!”

    秦梁大喝一声,而后目光如电,对身旁的索文昌大声道:“升帅帐,吹角号!

    擂鼓,点将!”

    ……

    “驾!”

    “驾驾!!”

    五百精骑举着火把,在武威通往嘉峪关的官道上,狂飙突进。

    为首一骑,黄骠宝马上竟坐着两人。

    打头的是一魁梧壮汉,许是为了减轻马匹的重量,因此身上并未着甲。

    他背后,则坐着一个少年,少年的眼前蒙着一条黑布……

    五百精骑速度奇快,狂奔两个时辰后,便将先头早已开拔许久的柳芳和侯孝康部追上。

    然而五百精骑连停也未停,却也没有与柳侯所部纠缠。

    径自绕过他们的队伍,继续朝嘉峪关方向狂飙突进!

    柳芳和侯孝康两人看着队伍中那面高高飘扬的黄沙旗,以及旗帜上那个偌大的秦字,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因为那是帅旗,非大帅亲至而不得擅动。

    秦梁,那个几乎半死之人,居然又活过来了?

    两人心中,大失所望!

    ……

    “吁吁!!”

    一阵低沉的勒马声,将贾环从沉睡中唤醒。

    坐在秦梁宽厚的背后,没有一丝寒风能从前面吹过,已经奔波了太久的贾环,竟在马上睡了大半夜。

    不想此刻,竟又到了嘉峪雄关!

    “大将军!”

    “大将军!”

    “是大将军!”

    嘉峪关城关上的守军,看到了城下的帅旗后,先是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睛,随后再看到城下为首之人,顿时狂喜莫名的欢呼起来。

    武威侯秦家镇守西北一甲子,在西北广施德政,驻军与民秋毫无犯,颇有口碑。

    而秦梁虽然对其他勋贵高傲,但待部下兵卒将士,却如同手足骨肉。

    因此,他在军中的威望颇高。

    绝不是一次战败就能败光的……

    吴常四将本来正忙碌着安排大战事宜,忽然听到城头满城的欢呼声,先是一惊,而后狂奔城上,待在城头一看,顿时纷纷大喜过望。

    四将亲自赶至城下,打开城门,率领大军,迎接大将军归来!

    “万胜!”

    “万胜!”

    “万胜!”

    呼声如雷!

    吴常、孙仁四将打开城门后,面色激动的迎了出去。

    不过待他四人看到秦梁身后的贾环后,纷纷一怔,不过随即又醒悟过来,连忙与秦梁行礼。

    秦梁对四人点了点头,翻身下马,而后伸手抓住贾环的胳膊,道:“环儿,下马。”

    贾环应了声,顺着秦梁胳膊上的劲道,翻身下马。

    后面秦风赶了过来,想要接过贾环,但被秦梁拒绝了,他摆了摆手,然后在数万大军的瞩目下,牵着贾环的手,往将军府走去。

    嘉峪关上的士卒们此刻也认出了秦梁身边的贾环,众人的欢呼声又变了。

    “大将军,万胜!”

    “爵爷威武!”

    “大将军,万胜!”

    “爵爷威武!”

    看着这一幕,秦风在后面对韩大道:“虽然心里有些羡慕,但更为环哥儿高兴。日后,黄沙军团这十数万大军,就是他最坚实的后盾。”

    韩大闻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

    牛奔、温博并宁泽辰、诸葛道等人早已闻声赶来,看着这一幕,面色都有些复杂。

    尤其是牛奔、温博两人,目中神色有些阴鹜,但更多的却是无奈。

    谁让他们那个傻弟弟,脑子坏掉了去做了那件“傻事”。

    如今老秦家用这般的姿态表示感谢,却也是应该的。

    只是,他们还是为贾环感到不值……

    一行人进了将军府后,吴常、孙仁二人先将策妄阿拉布坦和扎达尔的人头奉上。

    秦梁看了几眼后,点头道:“没错,正是这两颗狗头。”

    说罢,他又看向贾环,叹息道:“环儿,你当真了不得啊!”

    贾环谦虚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义父,不过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阴招小道而已。孩儿靠装疯卖傻,博取了他们的信任,他们以为孩儿真是傻子……扎达尔之所以没有先杀我,而是先打瞎我的眼睛,想来就是深恨我的眼睛骗了他,呵呵。”

    秦梁闻言,看着贾环眼前的黑布,眼中闪过一抹疼惜之色,然后转移话题,道:“环儿,你所看到的阿拉神火,到底是何物?为何这般了得?”

    贾环想了想,道:“义父,您常年镇守西北,有没有听说过一种黑油,它是从地下挖掘出来的,可以点燃……”

    秦梁闻言,看向索文昌。

    索文昌想了想,道:“以往倒是听说过一点,西方极远处,有一波斯王朝。

    听说那里就有这种黑水……

    是了,就是那里。

    不过,那种黑水虽然可以燃烧,而且还能在海面和沙漠上燃烧。

    但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威力。

    因为那种黑水非常粘稠,就算装在罐子里投掷到城上,也不过能沾染尺许见方的地儿,只需用沙土覆盖即可。”

    贾环闻言,点点头,笑道:“索叔果然见多识广,没错,正是这种黑水。准葛尔汗国花了大笔金子,从波斯王朝请来人,专门替他们提炼这种黑水。

    不过,经过他们的提炼,黑水便不再粘稠,而是变得非常清澈,与酒水一般。

    最重要的,这种火油装入密封的罐中后,一经点燃,还会发生威力惊人的爆炸。

    杀伤力极为惊人!

    有幸,晚辈在潜伏到他们后方时,无意间得到了提炼火油的法子。

    只要我们推进到克拉玛伊大营,取到黑水,我就有法子提炼出来神火。”

    索文昌闻言,大呼一声:“太好了!这样一来,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秦梁赞许的看了眼贾环后,对吴常四将道:“葛尔丹策零,现在在何处?”

    吴常道:“就在关外敌方大营中,他们现在正在堆积土山。大将军,看来,他们有高人啊!”

    秦梁虎目眯起,冷声道:“当然有高人了,连本将身边的斥候都能买通,手段当真通天!”

    贾环闻言一怔,对着秦梁方向问道:“义父,您是说……不是说……”

    不是说是您自己大意,斥候只派出埋伏地二十里,才漏过额尔齐斯河畔杨树林里的藏敌吗?

    秦梁听了他的话,也是微微一怔,道:“你昨天不是以勾结鞑虏之罪名,拿下了岳钟琪吗?”

    贾环闻言,有些羞涩道:“孩儿那不是,不想让他沾光吗?

    若是在国难时,我自然不会出此手段,在没有证据的时候,不会以死无对证的罪名拿下边关大将。

    可孩儿已经杀了准葛尔的大汗,又烧了他们的军粮,敌人的败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孩儿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却不想成全了不喜欢之人。

    所以,就扯了个罪名,把他给拿下了。”

    秦梁有些瞠目结舌道:“那太上皇赐予你的金牌……”

    贾环嘿嘿一笑,道:“梁九功公公只是让我拿着金牌一路上过城关用的,还再三警告我,不许我干预边事。军国大事,太上皇就算再宠我,也没可能让我一个半大少年主持大局。”

    “哈哈哈哈!好胆!”

    秦梁闻言,彻底服了贾环的胆子,不过他随即笑声一收,眼中闪过一抹厉色,道:“不过,我儿却未必冤枉了他姓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