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五十五章 突破
    “风哥儿,你回来了?这是……”

    看到秦风闯了进来,索文昌先是一喜,以为柳芳等人匆匆离去,是因为秦风之故……

    可紧接着却又一怔,看着秦风肩上扛着一人,不解的问道。

    秦风竟很无礼的没有搭理他,先目色担忧的看了眼秦梁后,便朝角落里正在熬药的公孙羽喊道:“公孙姑娘,你快来看看,环哥儿他的眼睛……”

    索文昌在一旁闻言,面色陡变,看向秦风肩上的人。

    后面,韩大等人面色肃穆但目光希冀的走了进来。

    索蓝宇走到索文昌身边,耳语了几句后,索文昌双眼圆睁,猛然转头,不可思议的看向索蓝宇。

    索蓝宇叹息了声,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索文昌面色大为动容的看着秦风肩头的贾环,看着他眼前蒙的黑布,手中提的竹竿,眼睛一时湿润了,嘴唇颤抖……

    公孙羽听闻秦风的话后,面色亦是一变,她走上前,走到刚被秦风放下,正在凭感觉整理衣衫的贾环跟前,伸手就要摘去贾环眼前的黑布。

    贾环却是下意识的往后一退……

    这一幕,众人目之,心头一酸。

    公孙羽皱起眉,声音依旧清冷,道:“不要动。”

    贾环这才反应过来,笑了笑,道:“不好意思。”

    公孙羽看了眼贾环脸上的笑容,眉头舒展开来,不过没有再说话,她伸手取下贾环眼前的黑布后,不自禁的吸了口冷气……

    只见贾环原本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处,竟已,凹陷了下去……

    这……如何还能医?

    在秦风等人希冀的目光中,公孙羽沉默的缓缓摇了摇头。

    秦风唇角颤抖,眼泪一瞬间流下,哀求道:“公孙姑娘,你再看看,再看看吧!”

    公孙羽,还是摇了摇头。

    “呜……”

    人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刚刚升起莫大的希望,随即又被无情的现实给破灭。

    秦风无比痛苦的呜咽出声。

    看着他狰狞难过的脸,连韩大等人都颇为动容。

    尽管,他们心中同样悲痛。

    贾环微笑着接过公孙羽手中的黑布,又重新系在眼前,然后他凭借声音,摸到了秦风的胳膊,而后给了他一个拥抱,微笑道:“风哥,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救秦叔叔要紧。”

    秦风闻言,面色漠然,没有一丝激动。

    他不激动,但索文昌却顿时激动起来。

    尤其是索蓝宇在他耳边又说了几句后,才几天不见,头发又花白了许多的索文昌,浑身颤抖了起来。

    他见秦风木然不动,便走上前,道:“风哥儿,爵爷的大恩大德,于你,于侯爷,于整个武威侯府,甚至于黄沙军团二十万将士,此恩此德,我们必然一日不敢或忘!

    只是,爵爷说的没错,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才取回的……草药,不敢耽搁啊!

    就算爵爷如今身子微恙,但等侯爷醒来后,一定会呵护他一辈子周全。

    谁敢对爵爷有半点不敬,就是我武威黄沙军团二十万将士的死敌!

    风哥儿,先救侯爷吧,不可意气用事……”

    索文昌老头儿有些焦急的劝道。

    却被秦风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堵住了嘴。

    贾环在一旁笑道:“风哥,索叔叔说的对,快救秦叔叔吧,最好能让他赶上这场大战。太上皇当初开出的筹码,如今才完成了一半而已。咱们不要走半截儿路……”

    秦风闻言,又沉默了会儿,这才从怀中取出那个羊皮小包,递给了公孙羽,道:“这就是环哥儿潜入曳迷离,从额敏河畔取回来的黑仑根。”

    公孙羽闻言,面色霍然动容,看了贾环一眼后,接过羊皮包,打开一看,面色微喜,点头道:“正是此药。”

    索文昌闻言大喜过望,连声道:“那就劳烦姑娘了,劳烦姑娘了……可还要其他准备?”

    公孙羽摇头道:“其他的药材都有,我先去重新熬药,然后再施针,如果顺利的话,今夜秦将军就能醒来。”

    “好,好,太好了!”

    索文昌整个人都容光焕发起来,激动的说道。

    这些日子的担忧,尤其是这两日所受的屈辱,快将这个老头儿给折磨疯了!

    但只要侯爷恢复过来……

    哼!

    ……

    许是刚才的希望太大,而破灭后的打击也就过大。

    秦风自公孙羽摇头后,就变得很沉默了。

    或许,是因为他终于明白,贾环真的瞎了……

    黑布下那一双凹陷下去的可怖眼睛,如同一把锋利的小刀一般,一点一点在他心头剜肉。

    “风哥……”

    贾环坐在了秦风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的唤了声。

    秦风强挤出一副笑脸,应了声,而后道:“环哥儿,公孙姑娘毕竟还年轻,她……等回京后,我一定带你找遍天下名医,我就不信,没人看得好你的眼睛!”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好,等回京后,风哥就替小弟多找些名医好了。”

    秦风看着贾环脸上的笑容,眼中闪过一抹痛苦,又说不出话来了。

    他无法欺骗自己,更不想再欺骗贾环……

    感受到秦风心中的悲伤,贾环沉默了下,轻声道:“风哥,人活在世间,本就是如此,七灾八难,谁又能少得了?

    有人会生病而死,有人还会喝酒而死……

    但只要还活着,只要还没死,就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不能绝望。

    十天前,你能想到秦叔叔会得救吗?

    十天前,朝廷兵败如山崩,困守嘉峪关时,谁又能想到,短短十天后,却已开始磨刀霍霍,准备尽灭那十几万蒙古大军?

    我忘了是在哪儿看到过的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想和风哥你分享一下……”

    “什么话?”

    秦风看着贾环,轻声问道。

    “不抛弃,不放弃!”

    贾环语气加重了些,道:“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抛弃我们的兄弟,当然,也不能抛弃我们自己……

    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放弃希望,也不能放弃对胜利的渴望。

    没错,我的眼睛是瞎了……

    但我却并没有放弃我自己,也没有放弃对人生的向往。

    因为我还活着,这本就是一个奇迹……

    风哥,我都没有放弃,难道你要放弃吗?”

    秦风怔怔的看着面色肃然的贾环,看着他眼前的黑布,看着他那张坚毅而不屈的脸……

    秦风忽然伸出双手,用力的擦了擦泪流满面的脸,再露出时,已经明朗了许多。

    他拍了拍贾环的肩膀,点头道:“环哥儿,我记住了,不抛弃,不放弃!

    不抛弃兄弟,也不抛弃自己,更不放弃对胜利的渴望和追逐。

    这句话,我一辈子都会记得的。”

    贾环闻言笑了笑,正想再说些什么,前头忽然传来公孙羽的声音:“药熬好了……”

    ……

    “老太太,您就帮忙打个招呼吧!

    我舅舅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还被丢到黑辽那个地方。

    人刚过去就倒下了,我舅母说,要是再回不来,就真的要埋在那儿了……”

    荣庆堂中,王熙凤一脸小意儿的赔笑着,对贾母央求道。

    贾宝玉坐在贾母身旁,也张着笑脸,不过他没说什么……

    王夫人则面色平静的坐在下首,手里的念珠轻轻的转啊转。

    而鸳鸯跪坐在软榻后面,不轻不重的给贾母捶着腿,听到王熙凤的话后,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贾母。

    贾母脸上的笑容淡了许多,她看着王熙凤道:“你让我一个老婆子,妇道人家,去和哪个打招呼?

    这是朝廷里的事,又不是家里的哪个,我说了谁听?

    还是等你三弟回来后,让他去跟牛继宗他们去说吧。”

    王熙凤闻言,面色一滞,看了眼一旁连念珠都不转了的王夫人,又赶紧赔笑道:“老祖宗,三弟要是在家,难道我还不知该去劳烦他,不该劳烦老祖宗?

    这不是三弟不在家吗?

    黑辽那边又赶的紧,老祖宗,您是不知道啊!

    黑辽那边到底有多冷!

    舅母说,那边吐口唾沫,唾沫还没落地,就冻的硬实了……

    哟!老祖宗,您这是怎么了?”

    看着忽然泪流满面的贾母,王熙凤大惊失色,连忙问道。

    贾母接过鸳鸯递来的帕子,捏在手里,没有擦泪,她长叹息哀伤道:“我又怎会不知黑辽的苦寒?

    你忘了,荣国公,至今还在北海底下冻着呢……”

    说着,又哭的老泪纵横,不能自己。

    王熙凤哪里还敢继续提黑辽,连忙岔开话题,连续说了好几个笑话,才将将让贾母止住了眼泪。

    然后贾母就被鸳鸯扶去歇息了。

    留在后面的王夫人,面沉如水。

    ……

    武威大营中,一干人面色肃穆的看着前方。

    武威侯秦梁在被灌下药后,身上缠绕了月余之久的乌黑之色,终于渐渐散去了。

    只是,尚有一层黑雾一般的黑气蒙在脸上,迟迟不肯散去……

    而他周身上下,则插满了一根根尺许长,明晃晃的银针。

    公孙羽还在满头大汗的忙活着,从头部,到颈部,到胸腹,再到双腿……

    当公孙羽将手中最后一根银针插在秦梁足底后,整个人都虚晃了下。

    还好,最后又站稳了。

    众人虚惊一下,再看向秦梁,就惊喜的发现,他脸上那团黑气,正在一点点的消失。

    而他的头顶,则缓缓的散发出黑色的烟气……

    “都出去吧,这烟气有剧毒,不可嗅入体内。待烟气散尽后,秦将军就可恢复了……”

    满脸汗水的公孙羽颇为疲惫的说道。

    众人闻言面色一喜,就往外走。

    “咻!”

    忽地,众人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极其凄厉的呼啸声。

    众人大惊,猛然回首看去,却见秦梁周身的银针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咻!”

    又一道银针从他身上飞出,如同一道流星般,射入背后石墙上。

    尺许长的银针,竟生生的没入石中,不见踪影。

    众人见之,面色大骇!

    “不好,快出去!”

    公孙羽见状,大声喊道:“他正借机突破!快走!”

    众人闻言,不敢耽搁,赶紧走出门,并离远一些。

    不过随即,大家又怔住了……

    武威侯秦梁,本就是大秦军中极为出名的武道高手。

    堂堂九品大高手,少有人敌!

    再突破……

    武宗?

    索文昌等一干武威大营旧将的脸上,已经不能用狂喜来形容了。

    若秦梁这次当真能突破至武宗,那么,大秦百万军中第一将的名头,便当之无愧!

    从三十年前先荣国战殁以来,大秦军中已经足足三十年都没有再出过武宗了。

    大秦上下黎民亿兆,当然不会没有武宗。

    但,那些人却并不在军中。

    他们或在江湖上开宗立派,称宗道祖,得大逍遥大自在。

    或隐在宫里,做一个不跪人皇的供奉。

    而这些人性格大多怪异孤僻,做的了世外高人,却做不了统兵大将。

    因此,秦梁,或许即将成为大秦百万大军中的,新一代战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