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五十四章 盲,与不盲
    柳芳不只是说说而已,他拔出腰刀,目光血红,似乎欲择人而噬。

    浑身的杀气,让人难受……

    贾环赔笑道:“柳叔,你先听我说完……”

    侯孝康在一旁冷声道:“你还说什么?你还将我们放在眼里吗?我们跟你说过多少次,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原以为你是这一辈里最懂事的,谁知道你……

    环哥儿,你太胡闹了!”

    贾环连连点头,道:“是是,小侄胡闹。可你们两位总得听小侄把话说完吧!”

    “你说!”

    柳芳目光扫过贾环身旁之人,眼神锋利如刀。

    最后口中硬生生挤出两个字来。

    可以听出,他心中的恨意和失望,是多么的浓厚……

    贾环道:“是,是小子胆大包天,不知天高地厚的一个人偷偷跑到了准葛尔部的龙城,然后把策妄阿拉布坦的人头给割了回来。

    顺手还放了一把火,把他们贮藏在克拉玛伊大营的数百车粮草和神火都烧了个干净。

    然后才被他们的国师,哦对了,就是偷袭武威侯秦叔叔的那个喇嘛给追杀。

    这才把一双眼睛给弄伤了……”

    “你说什么?”

    柳芳和侯孝康两人闻言怔住了,皱眉看着贾环,问道。

    贾环耸了耸肩,道:“策妄阿拉布坦的人头就在嘉峪关上,还有他们的国师扎达尔的人头也在,他是准备杀我时,被远叔给杀了。”

    说着,贾环拉长声音道:“柳叔,侯叔,现在敌营差不多都快粮尽了,他们的大汗又被我给杀了。

    您二位也是带老了兵的大将了,难道想不到他们会有什么后果?

    所以,您二位要想教训小侄,还是等你们给小侄报完仇,把那群敢踏入我大秦国土的王八蛋们通通按死在嘉峪关,回来后,小侄随你们收拾。

    您二位可别怪小侄没跟你们提前说啊,从昨夜开始,嘉峪关参将吴常他们,就已经开始磨刀霍霍的准备了。

    哨骑十二个时辰一刻不停歇的监控着敌营,一旦他们出现波动,嘉峪关内十万大军就会倾巢而出,展开千里大追杀。

    这个时候,您二位若是还在这里忙着收拾小侄,那……”

    柳芳和侯孝康闻言,倒吸了口冷气,柳芳看着贾环,又道:“环哥儿,你说的是……真的?”

    贾环呵呵笑道:“柳叔,您以为奔哥、博哥他们在哪里?他们就在嘉峪关上,等着这场大战爆发呢!若不然,他们怎么会不跟小侄一起回来?”

    柳芳和侯孝康闻言,不禁面面相觑,随即,两人眼中一起露出惊天狂喜。

    “好小子!”

    柳芳重重的给了贾环一拳后,然后笑骂道:“环哥儿,时间紧急,我就不多啰嗦了。

    不过,我劝你最好在回京前把眼睛给养好了。

    不然的话,嘿嘿,你牛伯伯那里有你的好果子吃!”

    侯孝康也哼了声,冷笑道:“只他牛伯伯那里?别忘了老温,老施,还有张伯行那个老头子……

    对了,太上皇要是知道他把自己眼睛给……

    环哥儿,你怕是还没尝过太上皇的手段吧,等着,好好等着,仔细你那张好皮!”

    说罢,两人又冷冷的扫视了圈贾环身后的亲兵后,而后转身大步离开。

    “吹角号,点将聚兵,大军拔营!”

    ……

    霸上大营出来的兵卒确实精锐,大概短短一刻半钟,四万大军就已经列阵完毕。

    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速度了。

    而后,柳芳和侯孝康一分钟都没有再多停留,带着兵急匆匆离去。

    他们虽然还在为贾环遗憾,但……

    却已经没有那么愤怒了。

    因为贾环所言若属实,那么即使他日后真的盲了,也不算什么大事。

    有此惊天之功傍身,身上又有荣国血脉和宁国爵位,那他这一面人形云旗,算是彻底名副其实了。

    无人再可动摇。

    甚至……

    他盲,比不盲更好。

    因为皇家绝不会去猜忌一个瞎子,只会更加施恩不断。

    而在这面人形云旗下,荣国一脉的武将们,也会过的更好……

    ……

    “诸位兄弟,柳叔和侯叔他们不大了解情况,不知道是我自己偷偷跑出去的,不怪你们。

    你们心里也别有疙瘩……

    还有,帖木儿,你再拿刀子往自己脸上乱划,当心我抽你!

    什么毛病?

    本来就丑,还乱划!

    昨天要不是大哥发现的早,你还真把自己眼皮子给划烂是吧?

    愚蠢!

    你眼睛要是也瞎了,以后我靠谁来保护?”

    待柳侯二人率领大军离去后,贾环心中有些过意不去,韩家兄弟倒也罢了,自己兄弟。

    可亲兵们的士气当真低落的无以复加。

    贾环安抚了两句后,觉得用处不大,就转换思路,将帖木儿提溜出来狠狠的骂了顿。

    昨夜他真的在拿刀子往自己的脸上划,若不是韩大发现的及时,他差点就把自己的眼皮子给划了。

    蒙古人的血脉里确实有下手狠辣的因子,但也有忠诚的品德,有时,甚至会到愚忠的地步。

    若非如此,唐明两朝就不会有那么多异族当大将了。

    贾环心中虽然感动,却并不鼓励这种做法。

    帖木儿一双牛眼一般的大眼睛里满是血丝,听到贾环的厉喝后,大滴的眼泪不停的滑落,嘴巴瘪了瘪,最终还是没瘪住,从呜咽哭,随即就变成了嚎啕大哭。

    他虽然粗莽,却并不傻。

    他怎么会感觉不到,一直以来,贾环都没有将他当奴隶看待,而是将他当做一个蒙古大叔。

    喜欢和他玩笑,喜欢听他吹牛。

    他觉得这是长生天垂下莫大的恩德,才让他能够遇到这样一个主子。

    贾环挑了他当护卫头子,还让他的儿子当了亲兵头子。

    这是何等的恩遇?

    平日里,这也是他最感到骄傲的地方。

    回到族中时,他说话也从来三句不离“三爷”。

    说三爷是如何如何看重他们父子二人。

    说三爷是如何如何信任他们父子二人。

    说三爷是如何如何对他们父子二人好……

    平日里,族里的老人,还有付鼐、纳兰森若等族里说话有分量的人,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叮嘱他,哪怕他的命没了,也一定要保护好三爷。

    因为若是没了三爷,他们全族顷刻间就又会沦落到当年的惨况。

    他每每拍着胸脯答应的好好的,可是……

    可是三爷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

    这让他哪还有脸面再回去见人……

    “行了,多大的人了,说你两句你还哭上了?”

    贾环被他哭的心中也有些凄然,面上却有些不耐的说道。

    帖木儿见贾环脸色不好,连忙闭住嘴,可却又咽不下哭声,只能发出“呜呜”的悲泣声。

    越是淳朴的人,哭声越能感染别人。

    本来已经好的快差不多的秦风和韩家兄弟,看他这幅模样,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淌下来。

    贾环顺着哭声,往前走了几步,探手摸到了帖木儿的胳膊,然后顺势拍了拍他的肩头,笑道:“好了,说不定哪天就又能看的见了。我不是都说了嘛,是我自己的错,不该一个人出去。

    下次,下次一定带上帖木儿。有你在,说不定这次就不会有事了。

    下次带你,行了吧?”

    帖木儿又放声嚎啕了几声后,忽然顿住,他用粗糙的大手使劲擦了擦眼睛,道:“三爷,以后你去哪,我背你!”

    贾环呵呵笑道:“成,等我走了道儿了,就叫你背我。”

    帖木儿认真道:“我现在就可以背!”

    “去去去!我现在得多练练,不然回府后,在内宅也没法走路,就真的成废人了……

    行了,大老爷们儿的,别哭了,丢人呢!”

    又拍了拍这个耿直的汉子后,贾环折身,道:“咱们也进大营吧,呵呵,柳叔和侯叔还敢骂我们,等咱们把秦叔叔救醒后,我瞧瞧他们俩有好果子吃没?哼哼!”

    贾环玩笑道。

    秦风闻言,神色顿时一清,连忙道:“对,对对,快去救我爹!快去救我……

    不对!!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环哥儿,那个公孙姑娘不就是神医吗?

    快让她跟你看眼睛啊,快啊!”

    贾环闻言,面色柔和了些,道:“风哥,我的眼睛……暂时先不急,先将秦叔叔……”

    贾环话没说完,就觉得身子一轻,人就被秦风给扛在了肩头,秦风扛起贾环就往大营里跑,一边跑一边高声喊:“公孙姑娘,公孙姑娘,快出来啊,快出来啊!”

    其他人见状先是一怔,随即纷纷面露希冀喜色,赶紧跟上,跟着一起大喊起来。

    而韩大等人,看向秦风的眼神终于和善了些。

    他们的身份不够,不能像牛奔和温博那样,几番正面找秦风的麻烦。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心中对秦风没有迁怒……

    只是,现在秦风的表现,却让他们释怀了许多。

    ……

    中军大帐中没人,这里曾是放置秦梁的地方。

    显然,柳芳和侯孝康让人给秦梁换地儿了……

    秦风脸色不大好看,但也没有停留太久,他不理会贾环要求下来的意见,扛着他满大营的跑。

    直到有老营的士卒出现,带着他们去了偏营。

    在一间有些残破的房间内,秦梁还是那个姿势全身乌黑的坐在那里。

    索文昌面色难看的守在一旁,公孙羽则在一侧熬药。

    秦风扛着贾环,推门而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