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散沙
    这一夜,一行衙内们在嘉峪关内校场边点起了几座篝火,喝了一整夜的酒。

    酒不够了,就换水。

    大冬天里,才从井里打出的凉水,比酒还过瘾……

    牛奔和温博两人玩儿命的灌秦风,秦风也来者不拒。

    贾环则先是乐呵呵的与韩家兄弟喝,后来又去和宁泽辰还有诸葛道等人喝……

    “三爷,我们敬你。”

    面如刀削的宁泽辰还是那样冷酷,不苟言笑。

    不过看着贾环的眼神,满是敬意。

    孤身千里潜伏敌后,割下可汗人头。

    这种事,已经可以用传奇来形容了。

    又大火烧敌粮,焚毁敌人的神火,为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立下关键大功。

    武勋将门子弟,最崇拜的,就是这种盖世英雄!

    不仅宁泽辰一脸的敬意,他身旁的赵虎和曹雄更是满脸的崇拜。

    贾环笑呵呵的举起举杯,让三人轮流碰了一下后,道:“这次抓住机会,都好好干。尤其是赵虎,这次争取生擒一个蒙古小王子,你那世子之位不要也罢,自己封爵都够了。”

    赵虎就是那个性格有些懦软,但对杀气极其敏感的寿山伯府世子。

    他父亲赵廷如今承袭的爵位也不过是一个二等男,赵虎若能生擒一个蒙古小王子,差不离儿也就是这个爵位。

    当然,肯定不是世袭的。

    但只要继续下去,总有一天能变成世爵。

    赵虎闻言,大为感动,他没有想到,贾环居然还会记住他的事。

    他举起酒杯,结结巴巴道:“三……三爷,我……我敬您,以后,以后我也是荣国系了!”

    “哈哈哈!”

    贾环闻言大笑,其他人也跟着会意的笑了起来。

    包括正在喝酒的牛奔等人,还有附近的诸葛道一波人。

    贾环伸出酒杯,一旁的曹雄有眼色,连忙给他斟满酒,贾环举杯与曹雄重重一碰后,一饮而尽,道:“那我就欢迎你。”

    “嘿,嘿嘿!”

    赵虎有些憨厚,不大会说话,高兴的抓着脑袋傻笑。

    贾环起身,又挨个拍了拍三人的肩膀后,拄着竹竿,在韩大的扶持指引下,又去了诸葛道等人处。

    “三爷……”

    见贾环走来后,诸葛道等人连忙起身相迎。

    “来,坐,都坐。”

    贾环率先盘腿坐在地上后,其他人才跟着围着篝火坐下。

    诸葛道面色复杂的看着贾环脸上的黑布,沉声道:“三爷,我府上有一个老郎中,医术非常高明,不比宫里的御医差,待回去后……”

    贾环摆了摆手,笑着打断道:“诸葛,回去的事,咱们回去再说。

    你们现在最关键的,是一定要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多立战功。

    我大概知道你们的心思,是想走智将的路子,是吧?

    但我个人建议,这条路还是放在日后,以后有条件再走。

    你们现在都还不是将军,怎么当智将呢?

    我们首先自己要有胆量和勇气不怕死,然后才能带出悍不畏死的兵,对否?

    所以,待这次大战开启后,你们一定要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来,拼命的往前冲,多多杀敌建功。

    我相信,你们不会后悔的。

    因为这些都是日后你们进入军中的资本……”

    诸葛道闻言,看着贾环脸上的黑布,咬牙道:“三爷,您放心。

    连三爷您这般尊贵的人,都能深入敌后千里,杀敌烧粮,我们又怎敢惜身怕死?

    这一次,我们若不能抓住机会建得大功,又如何对得起三爷您的牺牲?

    三爷尽管放心便是,此次大战,我们一定能建得大功,定不辱,荣国威名!”

    “对!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建得大功,定不辱荣国威名!”

    诸葛道身旁的涂成、苏叶等人,一起握拳发誓道。

    贾环闻言点点头,他举起酒盏,一旁人赶紧替他斟满,而后,他朗声道:“好!那贾环就在此,提前恭祝诸位兄弟,此战立下殊勋,早日搏取万户侯!

    干!”

    “谢三爷,干!!”

    ……

    翌日,清晨。

    贾环有些无奈的对身边的秦风和韩家兄弟道:“我是返回后方大营,你们跟着干什么?

    马上就是一场百年难遇的大追杀,这种好事,你们……”

    秦风摆手道:“环哥儿,车轱辘子话说了那么遍,就不要再说了。我现在哪有心思上战场,就算上了,多半也只会战死……”

    韩大虽沉默不语,但表情坚决。

    贾环看不到,却也能感受到他心里的自责和愧意……

    贾环苦笑了声,道:“那好吧,风哥要回去看秦叔叔,大哥……要护送我。

    可是二哥,你的情况不同。

    你日后是要接掌定军伯府的,日后小弟还需要你呵护呢。

    你不赶紧趁着此次大战多多杀敌立功,好尽早恢复定军伯府的门楣,你跟我回后方算怎么回事?”

    韩大也道:“环哥儿说的有理,让哥儿,你留下吧,有我和老三在就好。”

    韩让苦笑摇头,道:“我倒是想留,可我若是留下来,待回去后,我怕我爹会打死我。

    我如今是环哥儿的家将,没护住他,回去已经是少不了一顿了。

    若是再舍下环哥儿,自个儿跑去战场上立功……

    我爹的脾气你们都知道,所以都别劝了,他真能打死我……”

    众人闻言,想起韩德功那张黑面,嘴角齐齐抽了抽,不再多言。

    贾环想了想,也拿那个脾性硬板较真儿的大叔没法子,自嘲笑道:“那算了,还是等下次吧。

    我现在眼睛不好,怕是拦不住韩叔叔了……”

    众人没有笑,又沉默了。

    贾环笑着摇摇头,道:“那就这样,不多说了,我们赶早出发,争取入夜前回到大营。

    诸位哥哥,保重!”

    说着,他拱了拱手,以示告别。

    牛奔几个却不和他来这套,轮番上前,狠狠的抱了抱他后,才红着眼睛退后。

    贾环笑了笑,然后在韩大的扶持下,翻身上马,坐在马上,马缰却在韩大手里。

    韩大自己上马后,一手控着一条马缰,回头看了眼韩让。

    韩让立刻打马前行,在前开路。

    韩三居中照应,帖木儿和博尔赤并二十亲兵殿后。

    另有一队马队,专门押着岳钟琪。

    当然,并没有给他上脚镣手铐,完全放开着,让他独乘一匹马。

    贾环巴不得他畏罪潜逃……

    ……

    落日时分,晚霞再次笼罩了整座凉州古城,依旧安详,依旧平和……

    贾环一行人,也终于在夜幕降临前,赶到了这里。

    短短不过十天光阴,众人却已恍若隔世……

    战马没有停歇,径自进了城池,朝武威大营驶去。

    秦风有些难以自抑的激动了起来。

    他的父亲,真的可以得救了……

    不过到了大营处,众人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大营上飘荡的军旗,居然不是那面黄沙旗!

    而是,一面黑色苍龙旗。

    这是霸上大营的军旗啊!

    秦风见状,面色陡然铁青。

    “风哥,发生了何事?”

    感觉到身旁秦风的呼吸猛然一急,贾环皱眉问道。

    另一侧的韩大目光淡淡的看了眼秦风后,探身对贾环道:“到武威大营了,不过,黄沙旗换成了黑龙旗。柳爵爷和侯爵爷他们应该到了。”

    韩大口中的柳爵爷和侯爵爷,指的是理国公府现袭一等子柳芳和修国公府现袭一等子侯孝康。

    他们二人是镇国公府一等伯牛继宗的左膀右臂,三人抱成团,紧紧的掌控着霸上大营。

    不过,他们将黄沙军团大本营的军旗换成了黑龙旗,却着实有些过了,吃相太难看……

    贾环有些头疼,他侧着脸,压低声音对秦风道:“风哥,先别动怒,一会儿我去跟他们说……风哥,他们或许也是逼不得已。荣国一脉,若不这般争斗,怕早就不存在了……”

    秦风闻言,眼神一凛,面色却渐渐缓和了下来,他长呼了口气,道:“我知道了。”

    贾环等人翻身下马,朝大营中走去。

    之前他们打马进城时,便早有人回营通报。

    不过或许他们以为是从嘉峪关回来的黄沙军团的人,所以没有理睬。

    然而贾环等人走到了大营门口,守门士卒居然还要来人通报姓名……

    贾环拦住就要发怒的众人,笑道:“不要为难他们,与他们不相干。”而后对守门士卒道:“劳烦这位兄弟进去禀报一声,就说我贾环回来了。”

    “啊?!”

    那守门卒显然知道贾环,再看一眼,见贾环眼前蒙着的黑布和手里的竹竿,干巴巴的吞咽了口唾沫,道:“贾……贾……”

    “哪那么多废话?还不快去?”

    韩让上前,指着守门卒厉喝一声。

    那守门卒哪里还敢耽搁,屁滚尿流的朝里面跑去。

    过了好一会儿,众人才看见浩浩荡荡的一票人急步赶出来。

    为首的二人,正是柳芳和侯孝康。

    两人远远的走来,看着贾环眼前的黑布,和手里的竹竿,脸色便一点点变青。

    待走到跟前后,两人的脸色已然黑成了锅底。

    柳芳指着贾环,压抑着怒气,道:“环哥儿,你这是搞什么名堂?啊?你这是搞什么名堂?!”

    贾环淡淡一笑,道:“柳叔,我……”

    “你什么?!

    谁让你跑前线来的?

    哪个让你跑前线来的?

    你……

    你的亲兵呢?你的家将呢?

    还有活的没有?

    都给老子滚出来,老子要砍了你们这群废物!”

    柳芳目中赤红,怒声咆哮道。

    不是局中人,根本不会明白贾环的存在,对于荣国一脉的意义。

    若是他这个荣国子孙、宁国传人出了意外,那么刚刚聚起的荣国一脉,顷刻间就会重新变成一团散沙。

    一团,即将分崩离析的散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