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五十一章 莫须有!
    一行人面色激动,紧紧跟着吴恒,出了将军府后,却顺着城关城墙,向北往荒漠上的黑山悬臂长城跑去。

    跑了一会儿,后面有人牵来十数匹战马,一行人便翻身上马,朝位于荒漠上的城关城墙打马驶去。

    荒漠位于嘉峪山峡谷山脉两侧,没有什么路可走。

    而且想要跃入,必须要翻过嘉峪山。

    小队人马或许能够成行,但大部队和骑兵就绝无可能翻越。

    攻城器械也推不上来,又有长城阻拦。

    长城上烽燧、墩台纵横交错,若不能同时歼灭所有的守军,只需一人点燃烽火台,那么很快便会有大队兵马从嘉峪关开来。

    所以,即使准葛尔汗国的大军都堵在嘉峪关前,他们也没想过翻过嘉峪山来进攻这里。

    因为大队人马上不来,小队人手,即使再精锐,也扛不住大秦的强弓硬弩。

    然而此刻,荒漠里却行来了两个人,看着这两人,众人无不面色激动。

    只是……

    待二人走近些,看着一条黑布遮住双眼,一手牵着乌远的短刀,被乌远带着,一步步走来的贾环,看着他身上那件破烂成一条条碎布条,在风中飘舞的鞑子军服,牛奔等人无不面色惨然,双拳紧握,嘴唇颤抖!

    而秦风,更是双目擎泪,而后一拳砸在城墩上,血色绽开……

    ……

    贾环跟着乌远的脚步,一步步的走着。

    不喜,不悲。

    他的体质确实独特,清晨时受到那样重的伤,全身骨骼尽皆断裂,然而只一天,到了傍晚,骨骼就已经渐渐的恢复了过来。

    不过与此同时,他在龙城时,鄂兰巴雅尔赠送给他服下的那些雪莲和老参,也都消耗一空了。

    原本他是被乌远背在背后,带在马上骑行的,而到了下午,他就已经能够自己坐住了。

    不过,他的心情并未因此好多少,因为他的眼睛并没有好,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

    他成了盲人。

    贾环跟着乌远,一步步走到了城墙下。

    城上有人要找绳子软梯放下来,乌远摇了摇头,对贾环说了声:“抓紧了。”

    贾环点了点头,而后就感觉到手中抓着的短刀处传来一阵大力,整个人便凌空飞起。

    再落地时,便已经到了城墙上。

    城墙上的人很安静,大家似乎有些不敢上前……

    贾环虽然心中亦是一片凄然,面上却淡淡一笑,轻声道:“我回来了。”

    说着,他伸手到怀中,掏出一个羊皮小包,侧着脸,问道:“风哥?风哥在吗?

    包里就是黑仑根,快送回武威,去救治秦叔叔吧。”

    “啊!!”

    秦风看着贾环那个盲人特有的侧脸倾听的动作,目眦欲裂!

    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他将拳头放入口中,使劲的咬着,咬的鲜血顺着手腕溢下,却还是不松口。

    他似乎想用手上的疼痛,来缓解心中的痛……

    眼中的泪水更是如同决开了的堤水,肆意的往下淌。

    秦风身旁的牛奔,则如同被定住了般,整个人都木然了,他怔怔的看着盲了的贾环,至此而不敢认,不想认……

    直到贾环又喊了遍秦风的名字后,他才赤着眼回过神来。而后他转过身,突然动手,重重的一拳砸在秦风的脸上,竟将秦风生生打飞出去。

    他没有理会紧紧拦在他身前的吴恒,而是转身向静静微笑着的贾环一步步走去。

    走近后,他端详了眼面带微笑的贾环,一把搂过,而后放声嚎啕大哭起来。

    温博、韩大等人看着贾环眼前的黑布,一个个亦是泪水横流,面色惨然……

    贾环强笑了声,拍了拍哭嚎不止的牛奔的肩,道:“好了奔哥,不过是眼睛受了点伤,或许用不了多久就好了……

    对了,再给你们看一个好东西。

    远叔?”

    贾环伸手到一旁,唤了声。

    乌远从腰后解下一个包裹,递给贾环,贾环举起包裹,对众人道:“你们猜这是什么?”

    众人此刻哪有心情和他玩儿猜谜的游戏,连吴常等人看着贾环的惨样心中都惴惴不安……

    贾环也不尴尬,他呵呵笑了声,轻声道:“这是准葛尔汗国大可汗,策妄阿拉布的人头!”

    “轰!”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说出的话,却如同惊雷一般在人群中炸响。

    尤其是吴常、孙仁、郑德、王巩四将和嘉峪关的将士兵卒们,还有诸葛道、宁泽辰等人。

    无不面色震惊的看着贾环手中的包裹!

    当然,他们加在一起的震动,怕是都没有随后赶来的岳钟琪、方静、李武三人受到的震撼大。

    而且,这还没完……

    贾环随手将策妄阿拉布的人头丢到地上,伸手又往旁边一伸,乌远又递给他一个包裹,贾环接过来后,侧着脸,唤了声“风哥”,笑道:“这颗狗头,就是偷袭秦叔叔的那个武宗大活佛,也是准葛尔汗国的国师,扎达尔。

    他在杀我之前,被远叔给杀了,呵呵。

    风哥?”

    贾环又唤了声后,秦风才赤红着双眼,满脸泪水,顶着一侧红肿的脸走了过来。

    他面色木然的接过贾环手里的人头,随手扔在地上。

    又扯着牛奔的后颈一把拉开,而后张开双手揽过贾环,紧紧的抱住,用极其悲痛的声音哽咽道:“兄弟,我的好兄弟。

    我谢谢你,我代表我秦家满门,我代表……二十万黄沙军团的将士,谢谢你!

    可是……

    我宁愿,你没有走这一趟。

    我真的宁愿,你没有走这……”

    话没说完,秦风已然说不下去,他紧紧的抱着贾环,如同一条孤狼一般呜咽着。

    方才被他扯开拉到后面的牛奔将将站住后,勃然暴怒,本要上前翻脸,却被温博和韩家兄弟拉住了。

    众人一起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看着秦风从呜咽哭泣,到呜呜做声,直至最后的嚎啕大哭。

    贾环走的这些日子里,他一夜都没睡好过,每一分每一刻,心中都处于无比痛苦的煎熬中。

    他日夜祈盼,希望贾环能够平安归来,哪怕没有采到药。

    可是……

    结果却这样的残酷。

    看着贾环眼前的黑布,再看他这一身的惨样,秦风当真是心如刀割。

    看到秦风这般难过,牛奔脸上的怒气渐渐散去了,眼泪却又流了下来……

    贾环很不喜欢这种哀伤的气氛,他拍了拍秦风的肩膀,笑道:“风哥,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昨夜,我将准葛尔汗国放在克拉玛伊大营的粮草全都焚毁了……

    对了,你们肯定想不到,他们为何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动战争。

    原来,准葛尔部勾结了波斯王朝,从他们那里获取了一种提炼火油的技术。

    这种火油被他们称作阿拉神火,若是落在石头上,连石头都可以燃烧起来。

    这种火一旦燃烧起来,泼水都泼不灭,越浇水越燃烧。

    他们本想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却不想,昨夜被我溜进他们的大营中,连带他们数百车军粮,尽数都给引爆了!

    葛尔丹策零在这里有十几万大军,每天人吃马嚼的,不知要用多少粮草。

    如今他们手里的存粮怕是不多了,呵呵……

    而且,葛尔丹策零一旦得知策妄阿拉布被杀的消息,想来他会在第一时间撤军。

    诸位,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大家一定要抓住这个机遇,将这十几万蒙古大军,尽数留在我大秦的疆土上。

    以雪之前那七万战殁老秦男儿之殇!

    还有诸位哥哥们,不远千里来此一遭,总不能白来吧?

    我可告诉你们,虽然小弟损失不小,但立下的功劳,却也堪称盖世奇功了。

    待回去后,小弟这一身蟒袍玉带想来应该就能名副其实了!

    你们难道就不羡慕?

    虽然你们都还没进入军中,但既然赶上了这场难得的痛打落水狗,大立战功的机会,难不成你们还能放过?

    呵呵……

    哦,对了,奔哥,我走时留下的东西都还在吗?”

    牛奔闻言,走上前,扒开自己的衣服,露出衣服灰色马甲来,他脱掉马甲,又从衣服怀里取出一块金牌,一起递给贾环。

    贾环接过马甲,在手里捏了捏,笑了笑……

    然后他又接过金牌,对众人方向笑道:“这块金牌,是咱们出发前,我去龙首宫请战的时候,太上皇赐予我的。

    太上皇告诉我说,如果在边疆时发现什么异常,若有人敢图谋不轨,里通敌国。

    那么我可凭此金牌,调动大军,剿灭之!

    这句话,当初本爵下江南的时候,他老人家也曾这般叮嘱过我……”

    说到这,贾环顿了顿,他一手托着金牌,一手轻轻的抚摸其上四字,而后呵呵一笑,道:“就是这四个字:如朕亲临!

    奋威将军岳钟琪,岳将军,可在此处?”

    贾环忽然问道,众人闻言,一起向后看去。

    岳钟琪面沉如水的站在那里,众人看不出他的喜怒。

    岳钟琪赶过来,本来只是想看看贾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回来了是什么意思?

    秦风牛奔等人不是说他在养病吗?

    看到现在,他自然已经听明白了,原来贾环居然潜入敌后去了……

    好胆!

    只是,贾环叫他何事?

    岳钟琪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可是看着贾环手中的金牌,他面色变了变,却还是站了出来,走上前,沉声道:“本将在此。”

    贾环点点头,举在手中的金牌没有放下,他淡淡的笑道:“打扰岳将军了,有一件事想跟岳将军说。

    是这样,本爵潜伏于敌后时,曾无意中,听准葛尔汗国国师说起。

    他说,武威侯秦梁之所以中埋伏,是因为我们中间有人在通风报信,勾结于他们,故意陷害秦叔叔的缘故。

    而这个人,他说姓岳!”

    “放屁!贾环,你胡说!”

    此言一出,其他人震惊的无以名状,纷纷面色震动的看向贾环。

    而方静更是从岳钟琪身后站出,指着贾环大声骂道。

    贾环没有与她一般见识,甚至没有搭理她,他淡淡的道:“当然,我本人其实也不怎么相信。

    因为岳将军自从戎以来,一直都是有大功于我大秦的。

    只是……

    瓜田李下,既然对方大宰桑都这般说了,我们就不能不慎重些。

    毕竟,军中无小事。

    所以,若是有委屈岳将军的地方,还请岳将军体谅一二。

    本爵会上奏朝廷,详述此事,由朝廷兵部前来查验此事。

    若查证此事有误,本爵自会向岳将军赔礼请罪。

    但是现在,为了以防万一……

    来人!

    与我拿下岳钟琪,随我一起返回武威大营。

    等待朝廷查验。”

    “贾环!!”

    岳钟琪沉默不下去了,怒声道:“你这是莫须有之罪!”

    方静更是拔步向前,看起来像是想要欺压贾环一般。

    但牛奔等人却纷纷拦在家环身前,怒视着她,秦风眼中更是杀气溢然。

    贾环摆了摆手,轻笑道:“究竟是不是莫须有,不是你说的算,当然,也不是本爵说的算。

    待朝廷来人查验再说吧……

    远叔,替我压阵,若有胆敢反抗作乱者,就地,杀无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