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四十九章 追杀!追杀!
    贾环的担忧是多余的,其实他连一百架都不用洒完。

    他只需要每隔十架木爬犁,翻开分洒一回火油就好。

    因为剩下的木爬犁,一定会被漫天飞舞的星火给点燃。

    尤其是那些沾染着火油的星星点点,杀伤力之惊人,绝不逊色于箭矢。

    而且射程还要比弓箭远的多。

    方才赶来救火的士卒,靠前一些的,都变成了全身的麻子,而且还是燃烧着的麻子!

    一时间,根本没有人敢再靠近。

    活佛扎达尔看着这一幕后,面色铁青的吓人。

    他怒的不仅是大营里的粮食和神火被毁,他更怒的,是那一双眼睛,那一双该死的清澈的眼睛!!

    ……

    一口气跑出数百米,直到翻过栅栏,贾环才回头看了眼,嘴巴顿时咧开。

    那漫天的烟火啊,真美!

    整个校场已经完全化成了一处火海,还不停的有爆炸声响起。

    剩余的那两百架木爬犁,也已经都被漫天的星火点燃了,烧着烧着,就又爆炸起来……

    战争,将就此改变。

    眼中亮了亮,贾环深吸了口气,没有再多敢停留,大步朝东方跑去。

    乌仁哈沁送他的那副雪橇已经被他深埋在雪里了,他如今也没有机会回头再去取。

    不过没关系,总有一天,他会再回来取回!

    现在,他要去截杀一个哨骑,夺马!

    ……

    “驾!”

    “驾驾!”

    “咳咳!该死!”

    贾环面色铁青的咒骂了声后,伸手抹去嘴角咳出的血迹,疯狂的打马前行。

    放佛身后有一个恶魔在追杀他一般。

    不是恶魔,是死神。

    之前,贾环烧完克拉玛伊大营跑出来后,在官路上截杀了一个回营报信的蒙古哨骑,并换上了他的行头,一切都很顺利。

    然而就在他准备前往嘉峪关外大营,给葛尔丹策零“报信”时,身后却传来了“哒哒”的马蹄声。

    贾环没有大意,因为那肯定不会是友军。

    他翻身上马,打马就跑。

    却已经迟了,一道厉声呼啸的暗器从后方射来……

    尽管他已经尽力躲避,可是在马上终究不方便,躲避的迟钝了些,将将躲开后心,却被打中了右后背。

    不过幸运的是,这支暗器上没毒。

    贾环拔出暗器后,拼命的打马奔逃。

    后面的死神却始终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紧紧的跟在后面。

    胯.下马跑的已经越来越吃力,也越来越慢了。

    贾环心头如同有一座大山压着,他面色凛冽,虽然没有放弃,但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面对武宗,他绝对没有任何机会。

    上一次,他和韩家兄弟几个之所以能够围杀魔教教主魔皇,除却因为乌远已经将魔皇打个半死外,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魔皇自身功法出了大岔子,他已经走火入魔了。

    即使这般,贾环几个小辈在围杀魔皇时,还是险况频出,多次被乌远解救。

    而且与其说魔皇是被贾环、韩大等人杀死的,不如说是被活生生给气死的。

    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悲愤……

    但是扎达尔,却不同。

    一个活生生好端端的武宗,绝不是贾环能够对付的。

    “嵂嵂嵂!”

    跑了几百里后,贾环抢来的马终于承受不住长途冲刺了,惨鸣一声,便跪地倒下。

    贾环飘身飞起,在马倒地前离了马背,平稳落地后,拔腿往前跑。

    他背后腰间挂着三个包。

    除了策妄阿拉布的人头外,还有两个,是两罐神火火油。

    贾环离了官道,他要找个隐蔽的地方,拦一拦背后的死神。

    既然逃不掉,就是死,也要拔下扎达尔的一根虎牙来!

    看了看不远处一座座火红色的山脉,贾环面色有些复杂。

    这里他知道,但不熟悉。

    前世曾无数次坐车路过,却从未下车观看过。

    这里叫做,火焰山。

    ……

    火焰山自然不会真的是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的炉砖掉下化成的,山上也没有火。

    只是一座座相连的暗红色山脉,没有树,没有水,甚至连杂草都没有一根。

    面色有些苍白的贾环看了眼面前的山脉后,长长的吐出了口气,面色有些决然的走了进去。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

    待他的身影将将消失在山口处,不远处一阵哒哒的马蹄声传来。

    面无表情的扎达尔从马上直直飘下,一双三角眼看了眼面前的火焰山后,口中忽然发出了一道“嘶嘶”声。

    而后,一条背部灰土色而腹部白色的长蛇,吐着黑色蛇信,缓缓的从他怀中爬出,长矛矛头一般的三角形蛇首,朝贾环方才离去的方向探了探……

    没错,方才他打向贾环的暗器的确没涂蛇毒,但却涂抹过蛇血……

    不是因为扎达尔不想杀贾环,而是因为,他誓要生擒这个胆敢骗他的秦人。

    他要让他承受万蛇噬体之苦,他要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肉,被无的毒蛇一口口的吃干,喝尽!

    他要让“三个”,不得好死!

    所以,他要生擒住“三个”!

    ……

    “你不叫三个,你是谁?”

    在一处山坳里,扎达尔看到了坐在一块巨石上,面色惨白的贾环,事到如今,扎达尔也不急了,他一双三角眼里冒着森寒的目光,看着贾环声音低哑的问道。

    他怀中的那条矛头白腹蛇,蛇身盘绕在大扎尔的脖颈处,蛇头则缓缓的攀爬在他干瘪的脸上,吐着乌黑的蛇信……

    可怖!

    贾环终于不用再演戏了,不过,他的伤势好像很重,连说话的力气都有些吃力了。

    他面色嘲讽的一笑,道:“小爷当然不叫三个,小爷叫三哥!

    当然,像你这种丑到爆胎,人不人鬼不鬼的鬼畜怪物,最好还是叫我三爷爷。”

    扎达尔闻言,眼中厉色大盛,他看着贾环右手中的神火罐子和左手处的火折子,冷笑一声,道:“这就是你的凭仗?”

    “嘶嘶!”

    他脸上的矛头白腹蛇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不屑,也发出了两声蛇嘶声,在扎达尔的脸上缓缓的游爬着。

    贾环看到这一幕,脸色有些难看,好像还干呕了下,他道:“喂,老扎,打个商量,你能不能把这条破蛇给丢开?很恶心诶!

    还有,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就跟恶鬼似的?

    你这样怎么会有妹纸喜欢你?

    没有妹纸,你还怎么解决生理问题?

    还怎么传宗接……”

    “轰!”

    贾环话没说完,忽地仰头倒下。

    同时一声爆炸声炸响,扎达尔不远处,原本是一堆堆积的碎石,却不知为何突然爆炸开来。

    数不尽的尖锐的碎石子如同炮弹一般的四处飞射。

    饶是扎达尔身形连连闪避,可身上还是连中了好几下。

    不过,这种攻击,对扎达尔来说,并不算什么,尽管有些狼狈。

    唯独让他暴怒的是,不知何时,一块碎石居然击中了他身前的那条矛头白腹蛇,将它击成了两断。

    而矛头白腹蛇在临死后,许是不甘心,想让它的主人陪他一起去,便将最后一口回报给了扎达尔……

    “啊!”

    “啊!!”

    扎达尔一把扯掉脸上的半条蛇,从怀中取出一个药瓶,随手往嘴里灌了两口后,仰天狂啸,声音凄厉,而后只见他身形闪烁,几个起伏,便飞上了那块巨石。

    不过,他上的快,下的更快。

    “轰!”

    又是一声炸响!

    只可惜,爆炸的有些晚了。

    若是再早一秒,在扎达尔刚上来,没来得及下去的时候就爆,保管能让他爽一把。

    可惜归可惜,贾环却没功夫过多惋惜了。

    他要赶紧逃命!

    或许最终还是逃不掉,但那也要尽力的去逃。

    在剩下的时间里,就是要尽力的去兜圈子,他已经没什么底牌了。

    而且估计也兜不了几圈,因为到目前为止,扎达尔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的伤害……

    《苦竹身法》虽然奥妙无穷,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妙用通通无用。

    贾环也并未将身法练至大成……

    不过尽管如此,贾环依旧全力而为,在暗红色的石头山中飞快的奔跑着,速度惊人。

    但是,他身后的一道黑色身影,却以更快的速度,渐渐逼近。

    尤其是在当贾环将他腰间挂着的最后一个球,也就是策妄阿拉布的人头,当做神火罐子给丢出去后,扎达尔彻底疯狂了,彻底疯狂了。

    扎达尔之所以在准葛尔汗国拥有如此超然的地位,连葛尔丹策零他都爱理不理,不想理就不理。

    除却因为他的武宗身份和活佛身份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是策妄阿拉布的亲弟。

    他和策妄阿拉布的生父当年被葛尔丹毒死后,策妄阿拉布拼死护着他和其他几个兄弟逃了出去。

    虽然兄弟几人,但策妄阿拉布最疼爱的弟弟,就是他了。

    当时他们兄弟几人朝不保夕,随时都有可能被葛尔丹杀掉。

    为了让他活命,策妄阿拉布将三分之二的财宝都拿出来,送给了吐蕃大雪山转轮神庙里的活佛,求他收扎达尔为弟子。

    尽管因为葛尔丹并未将他们这些余孽放在眼里,没有派重兵来攻打他们,但对扎达尔来说,策妄阿拉布的所为,却如同父爱一般深沉。

    也是因此,待他学成之后,便抛开出家人应该遵守的戒律,大力的帮助策妄阿拉布统一北疆。

    还想尽办法,寻得秘药,帮策妄阿拉布延寿。

    然而他却万万没有想到,策妄阿拉布的人头,居然会这样的出现。

    扎达尔彻底疯狂了,气血翻涌之下,连方才刚刚压制下去的蛇毒都顾不得,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抓住那个秦人,然后生撕了他,吃他的心,喝他的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