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四十七章 邀人采摘
    所谓士气,也就是这般了。

    俗话说,兵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若是有一个懂得鼓舞士气的头人或者将领在此,哪怕他转头自己就去睡觉,但当着兵卒的面,他肯定还是会慷慨激昂的表演一番。

    最起码,他会将前线的大好形势好好说一番,而这么好的形式,除了前方将士勇猛外,他们这些搞后勤工作的更是功不可没,最后再带领大家一起展望一下美好的未来。

    最好承诺再辛苦一段时间,待打赢了仗后,东方的花花世界,软妹纸有的是,大家一人分十个都不用客气,尽管够!

    晚上再睡觉也不用再盖羊皮了,盖香喷喷的软妹纸!

    多好,多提士气!

    可惜,此人毕竟不是科班出身,而是走后门儿才当上的官。

    飙乎乎的,居然敢仗着身份,有些话就实话实说了。

    只是,他倒是诚实了,可其他兵卒的心却也凉透了。

    等他离去后,本就直肠子的蒙古兵们就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连当官的都不在乎,他们还在乎什么?

    于是一个个开始找避风的地方打起盹来……

    而全身僵硬冰冷如同一堆石头的贾环,过了许久后,才缓缓的,缓缓的回过热气。

    他的头发,眉毛,睫毛,全都是一片霜染,脸色也惨白如雪,连眼珠子似乎都僵硬了许多。

    直面武宗带来的压力,超乎想象。

    方才一瞬间,贾环感觉自己的头皮似乎都炸开了,身上好像被扎达尔的目光给穿透了两个大洞。

    还好,在扎达尔没有转身前他就潜了下去,并且成功的敛息了内劲,否则,今日他绝难幸危!

    武宗,似乎已经不需要只用眼睛去看人了……

    还好,还好……

    当贾环身上的热气回复后,便是蒸腾的大汗。

    这是极度紧张后的后遗症。

    如果此刻扎达尔没有离去,或者瞭望塔上的射雕手没有打盹儿,那么此刻,他们都极有可能发现这一处忽然雾气蒸腾的异状。

    只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当贾环恢复过来后,再次抬头放眼看去,大营里已经安静了许多了。

    两班巡逻守卫牵着猎犬随意绕了两圈后,便又往大营里面走去。

    贾环悄悄的伏动,一点一点,但速度却并不慢。

    他在往西侧的瞭望塔边潜伏而行……

    几个呼吸后,他来到了塔下,没有停顿,《苦竹身法》全力展开,脚尖轻点塔身,几个起伏,翻身上塔。

    在射雕手从半睡半醒中惊醒时分,极为精准冷静的扼住了他的喉骨,而后,用力捏下……

    乌远曾教过贾环,说这是杀人无血的杀法。

    有猎犬在,贾环不敢有任何大意。

    他在瞭望塔上,将射雕手的衣服扒下换上,然后站在那里,代替那射雕手放哨。

    一直到下一班巡逻守卫牵着猎犬穿插过后,又等了一炷香的时间,大营校场再次沉寂无声,对面瞭望塔上的射雕手也再次开始靠着柱子打起盹……

    贾环悄声从踏上翻下,高近三丈的瞭望塔对如今的他来说,不算什么难处。

    “喂!乌日格,你怎么下来了?”

    一道声音从前方不远处的角落里传来,贾环身上的冷汗在一瞬间浆出,头皮都快再次炸开。

    他强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大惊惧,他压低嗓音道:“唔,我要去撒泡尿。”

    “咦?你的嗓子怎么了?”

    那道声音再次传来,顺着声音,贾环将头上的毡帽往下拉了拉,低头瞧去,只见此人竟然是在栅栏门内一处火光照不到的半人高的木根后藏着。

    此刻许是闲的实在无趣,才探头出来说说话。

    贾环又深吸了口气,心中暗道了声侥幸,若是没发现这里还藏着一个暗哨,那一会儿……

    这些打猎为生的蒙古人当真不敢小瞧,贾环只知道门外有一队重兵守着,或许还有暗哨。

    但他却没有想到,门内居然也有暗哨!

    理了理心绪,他又继续压低嗓音,回应道:“哦,可能因为我在上面待的太久了,受了些风寒。”

    那人闻言,顿时释然了,然后抱怨道:“都是那个该死的阿如罕,就因为我们没有给他送礼,才将我们安排到这种辛苦的岗哨上来。

    对了,乌日格,如果你不把你妹妹嫁给他的话,他可能会一直刁难你的。”

    贾环又拉低了点毡帽,低着头朝那人走去,一边走一边解裤腰带。

    那个碎嘴的蒙古青年笑骂道:“乌日格,快走开,你还没有娶娘们,你的尿太骚了,你想熏死我吗?”

    贾环哼了哼,不理他,继续往前走。

    那人虽然又笑骂了声,却没有再多说什么,或许,他还指望着“乌日格”撒完尿后能和他聊聊天。

    干等干熬的时间,实在太难过了。

    而且长官阿如罕也说了,这里距离前线有千里之遥,连天上飞的老鹰都很难飞过来,何况是敌人?

    所以,意思意思就行了,没看见连长官都去补觉了吗?

    这人看起来年纪不大,满脸的稚色,但话很多……

    “乌日格,阿如罕说,等大军打破了嘉峪关,这里的人都要去前面了,最后可能都驻扎到武威大营。他吹白毛雪说,等到了武威后,他要玩儿一百个大秦的女人。

    他说大秦的女人皮肤特别好,特别白,虽然和屁股没有我们的女人大,但也很有意思,香香的,软软的,不像我们蒙古女人,身上都是羊骚味。

    啧啧,真好!乌日格,你不是还没娶妻吗?正好,到时候,你就可以放开的玩儿了。

    我就不行了,我家的婆娘在我出门前就说了,我要是敢上别的女人,他就割了我的……呃!”

    此人一般畅快的呱呱不停的说,一边玩着手里的木枝,就是没想过,再抬头看一眼越来越近的“乌日格”。

    或许,他没有看别人撒尿的爱好。

    只可惜,他以后就是想看也看不了了……

    将“话唠”给拖到树根后藏好后,贾环细心打量了番周遭,在确定确实没有其他暗哨后,整了整装,朝另一座箭塔潜伏过去。

    同样的手法,同样的过程,同样的速度,解决了另一个哨探后,他翻下瞭望塔。

    此刻,校场上那一溜长长长长长的木爬犁,就如同一个光着腚的美人一般,邀人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