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四十六章 惊险
    天色还很黑,但克拉玛伊大营里却点燃了许多座篝火和火把。

    整座大营火光明亮,几乎没有死角。

    大营里还有很多兵卒在忙碌着。

    他们在往木爬犁上搬着军粮袋子,木爬犁上多还没有套马匹。

    长长的一溜木爬犁,爬犁上堆积的满满都是粮食麻包。

    这些粮食都是给普通士卒吃的,本来,游牧民族打仗,从来都是邀赶着牛羊马群跟着一起,前方打完仗后,回来杀牛宰羊的吃肉。

    但从西域腹地到嘉峪关足有一千多里路,大群的牛羊邀赶不过去,只有一定级别的官员将领才有资格吃。

    普通士卒,就吃这些粮食,十几万大军的消耗,每天都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之前鄂兰巴雅尔虽然也带了许多过去,但这么多天过去了,想来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所以,此次要再运一些过去。

    而后……

    或许他们就指望着就粮于敌了。

    打破嘉峪关,再打破武威大营,那还不是要多少粮食就有多少?

    从头到尾都包裹在白布里的贾环,静静的伏在雪堆中,不敢有一丝大意。

    这里和龙城不同,龙城因为有风魔之地这个天然绝佳的防卫屏障,三十年来从未出过事。

    所以从上到下都没有想过会有出事的一天。

    但克拉玛伊不同,尽管前方也是千里大戈壁,飞鸟难渡。

    可是,相比于风魔之地,毕竟还是差了些。

    因此,这里的守卫极为森严。

    贾环观察,每隔一刻钟功夫,就会有两队巡逻护卫牵着猎犬交叉走过。

    东西两边还各树有一个箭塔,相隔约一箭之地。

    箭塔上有眼力极佳的射雕手在那里张望着。

    相传,射雕手的目力,可以从地面上看到天上翱翔着的大雕的眼睛。

    可见其目力之佳!

    不过……

    这些对于贾环来说,并不算绝难。

    有黑冰台行踪百户天涯教给他的“隐匿之术”,再加上他日益有成的“苦竹身法”,两者相加的威力,超乎想象。

    短距离内趴着不动,普通武人根本发现不了他,就是在快速移动过程中,一般人也捕捉不到他的身影。

    所以,他只需在两队猎犬巡逻的间隙,想办法干掉两个箭塔上的瞭望哨就好。

    念及此,贾环便暗自准备动手了,只待下一班巡逻守卫走过后,他就……

    不好!

    此人怎会在这儿?

    见到大营中忽然出现的人,贾环大惊失色,心中刚刚升起的希望,瞬间冷却下来。

    因此营地中出现的人,竟是活佛扎达尔!

    武宗!!

    贾环倒吸了口冷气,埋藏在雪里的身子微微动了动。

    然而就这么点动静,居然就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正带着两个人四处查看的扎达尔,忽然顿住了脚,猛然转头。

    一双目光森寒的三角眼,眼神直射贾环所在之地。

    嘶!

    幸好,贾环方才一动,就暗道一声不妙,在扎达尔转身之前,便匿身于白布之下,埋头盖住。

    整个人与周围的大雪融为了一体……

    同时,他运起才悟出的《白莲金身经》妙用法门,将全身内劲敛息于筋骨血肉中。

    又闭气屏声,渐渐的,连心跳都越来越缓,越来越慢,直至消沉如石……

    扎达尔站在营地里,朝贾环所在的方向凝视。

    他身后的一个人打了手势,立刻有周边十数的守卫朝贾环方向跑去,箭塔上的大火把也被点燃,一个射雕手拿起脚下的铜镜,耀于火把后,朝远处瞭望了片刻,忽然朝下喊道:“国师,是一匹孤狼,不过它已经被吓跑了。”

    扎达尔闻言,缓缓的点点头,又看了会儿后,收回了目光。

    守卫们在大营栅栏边透过缝隙细细的看了一遍,没发现什么现象后,便也折了回去。

    不过他们还是纷纷感叹国师的法力高深,距离这么远,连一匹狼都能看的清。

    扎达尔环视了一圈后,用低哑的声音吩咐道:“尽快套好车马爬犁,待大汗旨意传来,就立刻出发。

    前线的粮食已经不多了,战局也在僵持,需要神火去焚灭那些秦人……

    还有,一定将神火看顾好,不得有半点大意。”

    他身后跟的一人躬身赔笑道:“国师,您放心,我们已经将神火安置在每一车的军粮之间了,这样就不会发生碰撞。

    那些波斯人说过,只要神火之间不发生剧烈的碰撞,不见明火,神火就一定万无一失。

    外面的哨骑也已经放出去了七八批,每半个时辰都会有人准时回来报信。

    大营里还布置有明暗哨,稍有动静,箭塔上的射雕手就会大喊。

    敌人大队人马进不来,若是只有几个高手,有国师您在这里,任对方是谁,也难逃一死。”

    听此人的卖弄多言,扎达尔转头看向那人,一双冰冷的眼睛只将那人看的浑身冰冷,面色惨白,竖眸之瞳才收了回来,再次低哑道:“不得有半分大意。”

    “是,是是是!”

    如此寒冷的天,可那个蒙古鞑官还是汗湿了全身,连连答应道。

    “国师!那些波斯人说,神火已经请完了,若还要他们再向天神请取,就需要再付十万两金子。”

    说话间,从后面匆匆跑来一个鞑官,气呼呼的对扎达尔说道。

    扎达尔闻言,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低沉道:“我知道了,我去跟他们说。”

    说罢,他又对先前那位鞑官道:“记住,不得有半分大意。”

    那位鞑官的头都快低到裤裆了,连连保证,绝不敢有任何大意。

    扎达尔见状,微微摇头,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此人能占据军需官这种无甚风险而油水却又超丰厚的肥缺儿,是因为他的女儿是大汗如今最宠爱的一个小妾。

    扎达尔虽然很不喜欢此人,但此人当面待他却极为恭敬,且还没出什么大漏子,所以他也不好对此人怎样。

    又扫视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状后,扎达尔便带人离去了。

    这群波斯人,当真贪鄙如狼!

    扎达尔走后,方才谦卑到极致的军需官直起了身子,朝扎达尔离去的方向狠狠的唾了口唾沫,面容狰狞道:“这条毒蛇,仗着国师的身份就知道欺压于我。

    真是个混蛋!

    克拉玛伊到前线还有上千里的路,敌人就算长了老鹰的翅膀,也飞不过来。

    就算他们变成骏马,难道我们的哨骑还发现不了吗?

    喂!你们……就是你们,都好好看着,看紧了些,本国舅再回去补个觉。

    他娘的,这些天快累死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