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敢为大丈夫,当立不世功!
    乌仁哈沁看的没错,她送给贾环的那副雪橇确实不在了。

    因为,贾环此刻正用它们,在飞速的向东方飙去。

    尽管顶着西风,尽管干硬的雪粒打在脸上很疼。

    可贾环此刻却极为兴奋,眼神也格外明亮。

    他的怀中装着叫做“黑仑根”的草药,和一副画儿……

    而他的背后背着一个人头,一个已经冻僵了的人头。

    那是准葛尔汗国大可汗策妄阿拉布坦的人头。

    策妄阿拉布坦可以堪称一代雄杰,当年他与赢玄和贾代善联手,里外夹击,一起干掉了他的亲叔父,亦可称作一代雄主的葛尔丹。

    但那时,准葛尔汗国的国力也衰微到了极点。

    除了少数部族得以逃脱外,汗国大部分男丁都被屠杀了。

    然而在策妄阿拉布坦的带领统治下,准葛尔汗国用了三十年的时间休养生息,不仅重新恢复了葛尔丹时期的实力,还更盛一筹。

    此次,更是打败了号称举世无敌的大秦军队,又攻破了哈密卫大营,而后直逼嘉峪雄关。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雄杰,他的人头却在睡梦中被贾环给割了去。

    有了这颗人头,再取得葛尔丹策零的人头,武威侯秦梁的危机就算彻底解除了……

    只要秦梁无恙,黄沙军团经历此次磨难后,会愈发强劲,而阴险的独狼岳钟琪就算再狡诈,也难再翻起波浪来。

    想来秦梁醒来后,也不会放过“出卖”他的人……

    当然,付出这么大的努力,贾环自然不会没有收获。

    割下一个敌国酋首的脑袋,此等大功,若是还不能将他的爵位提升一级,那大秦的爵位也太值钱了些。

    更不要说,他救活了秦梁,甚至拯救了整个黄沙军团,为整个黄沙军团报了仇雪了恨,此等大恩,日后秦家和黄沙军团,怕是要誓死与贾环共存亡了。

    一切都很顺利,唯独……

    乌仁哈沁。

    贾环叹息了声,但随即又将思念压在心底,继续用力狂飙起来。

    在大雪覆盖的平地上,雪橇的滑行速度甚至要比快马还要快。

    随着贾环手中的两支撑杆不停的点地,他整个人如同一团鬼影一般,飞快的朝东方行进着。

    不过,他的方向却并非是正东,而是正东偏北。

    夜间,风魔之地的巨风,别说是人,就连车辆都能掀飞起来。

    而新吹起的积雪若不经过一昼夜的冰冻,还没冻瓷实,那么一旦踩落陷进去,里面干涸的雪粒就会成了恐怖的流沙。

    这才是风魔之地最恐怖的存在……

    所以,贾环绝不会从风魔之地穿过。

    他选择的路,是后世经过无数地理学者探索后才发现的一条小路。

    藏身于魔鬼城中。

    所谓魔鬼城,是由于千万年来,由于风魔之地的大风终年累月的吹蚀,将一座山硬生生的吹开了缝隙,而后缝隙越来越大,最终变成了无数奇形怪状的石头。

    每每起风,这些石头便会发出尖锐凄厉的哭嚎声,所以,这里被人称之为魔鬼城。

    至少在这个时代,基本上没有人敢涉足此地。

    但是,许是应了那句天无绝人之路的老话,在最危险的地方,却也给世人留出了一条活路。

    当然,这条活路后来只是作为了一个旅游景点,因为路径太复杂了。

    但现在,却成就了贾环的逆天之路!

    尽管时间跨越数百年,可魔鬼城还是那座熟悉的魔鬼城。

    虽然没有游人,也没有导游,但贾环还是认出了那条熟悉的小路……

    没有时间过多的感慨了。

    穿过层层崎岖的小道,又几经转折攀爬后,贾环穿过了魔鬼城。

    这也意味着,他成功的穿过了恐怖的风魔之地!

    而风魔之地的后面,便是克拉玛伊!

    克拉玛伊,在此次战争中,是准葛尔汗国的后勤大营。

    在这里,不仅有刚刚炼制好还没来得及送上前线的大杀器,阿拉神火。

    还有无数的粮食,牛羊和马匹物资。

    而对贾环来说,这里才是战争的转折点!

    深吸了口气,贾环换了身行头。

    他从怀里取出了一块大大的白布,从头披下,整个人与积雪之色融为一体。

    而后,他无声的朝克拉玛伊潜伏而去……

    敢为大丈夫,当立不世功!

    ……

    宁国府中,气氛有些怪异。

    本来,王熙凤跑来给小吉祥送礼,就已经够怪的了。

    等赵姨娘气势汹汹的赶来后,气势就更怪了。

    因为,王熙凤看得起贾环,王熙凤看得起贾探春,甚至看得起小吉祥。

    但她却独独看不起赵姨娘。

    毕竟,赵姨娘给她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恶劣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真真没错。

    何况赵姨娘还并不是什么可怜之人。

    一个奴几辈的出身,攀上高枝成了姨娘做了主子,可怜什么?

    她还“扑棱扑棱”的连生了一女一儿,合起来正是一个“好”字。

    不缺吃不缺喝,有儿有女,还有老爷偏宠,她有什么好可怜的?

    可就这样,她还是不知足。

    有事没事就撩拨太太一回,惹的太太生气着恼的想要呕血,着实发作她一回她才舒服。

    可回头却又在老爷跟前装可怜,惹的老爷对太太整天有意见……

    这般下作倒也罢了,偏手脚还不干净。

    只是可气的是,上不了台面终究是上不了台面。

    连偷都不知道偷些值钱的,就照着一些“破衣服烂布料”的往她房里叼。

    就这一点子事,让太太发作也不是,不发作也不是。

    发作吧,显得她这个当家太太太小气了些,连一点子“旧衣破布”都要跟妾室斤斤计较。

    到时候别人说不定更同情赵姨娘,还笑话太太太不像太好妒……

    不发作吧,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膈应人。

    真真是恶心个半死,可几番考量下也没太好的法子。

    有老爷护着,又有一双儿女傍身,她们还真拿赵姨娘没甚好法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继续叼……

    但这种厌恶,却在王夫人和王熙凤两人心中根深蒂固了。

    即使贾环如今发达了,还生发的让人不敢置信。

    他身边的人也都因此而鸡犬升天了。

    比如说白荷,比如说小吉祥。

    她们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容忍,可是对于赵姨娘,她们当真是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王熙凤也是有骨气的人,与人赔笑脸不是没有过,可那些人或是尊长,或是确实值得敬的。

    最不离,也是像小吉祥这般,虽然是婢女,可主子却了不得,而她自身也没什么大错。

    赔点笑脸就赔点笑脸吧。

    可对上赵姨娘,她心里除了厌恶就是恶心,着实连半点尊敬都生不起来。

    只能勉强似笑非笑的应付着。

    而赵姨娘呢,说来也怪。

    她是真不怕王夫人,因为从她嫁给贾政做妾起,王夫人虽然还在管事,但性格已经和现在差不多木讷了。

    就仆妇们的话说,菩萨一样……

    所以,她才敢时不时的刺挠一下王夫人。

    但她绝对不敢刺挠在府上“飞扬跋扈”的王熙凤。

    如果说,荣国府里有谁最让赵姨娘害怕的话,那么首选应该就是王熙凤。

    哪怕是后来她的亲儿子贾环生发了,她更有底气高高在上的蔑视府里的阿毛阿狗了,也愈发敢跟王夫人较量一番女人的手段了。

    可在面对王熙凤的时候,她还是难免拘束……

    一个似笑非笑,但也不好说太过分的话。

    一个拘拘束束,偏又不想矮了架子,只是想说硬气话又不大敢。

    两人一个比一个纠结,让气氛格外的古怪。

    后来,还是王熙凤着实坐不下去了,将礼物都送给小吉祥,最后状似无意的善意叮嘱,这等小事,能过去最好就过去,三爷还在外面作战,家里越和气祥和,他在前面就越能立下大功。

    如果说等三爷回来了也不说,那就更好了,老话说的好,家和万事兴不是?

    再折腾起风浪来,老太太就不高兴了……

    若是小吉祥懂事的话,后面还有更重的大礼,有太太的,还有她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小吉祥哪还有别的话好说,只好抿嘴点头。

    然后王熙凤便笑着带人离去了。

    而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在单独面对未来“婆婆”时,心里总归还是不自在的。

    羞涩,紧张,不知该如何体面的应对才好……

    这不是简单的聪明才智就能解决的问题。

    所以,借着王熙凤离开之机,她们一行人也起身告辞了。

    等外人都离去后,赵姨娘先打量了番王熙凤送来的礼,随便扒拉了两下,然后便不屑的嗤笑了声。

    若是搁在几年前,她许是能欢喜的昏过去。

    可是现在……

    贾环隔三差五的送她好东西,哪一件不比这些“破烂儿”强十倍?

    还当老娘是当年的老娘吗?

    “小吉祥子,李嬷嬷那个老货是怎么打你的?”

    赵姨娘脸色有些难看的问道。

    此言一出,尤氏等人的面色又有些不好看了。

    小吉祥倒是不大在乎,摸了摸后脑勺,道:“奶奶,她就打了我脑袋一下,又踹了我一脚,然后我就跑了。”

    赵姨娘闻言,杏眼圆睁,恨的咬碎牙道:“这个不知死活的老东西!待我儿回来,迟早剁了她那双狗爪子!”

    小吉祥连忙上前,抱着赵姨娘的胳膊笑的甜甜的,撒娇道:“奶奶别生气嘛,三爷去西北打仗了,他说,家里人越高兴,过的越好,他在前面就越平安,越能获得战功。”

    赵姨娘闻言,皱眉道:“他获得什么战功?他说他不过是去看看,能在后方分润点别人后勤的功劳就不错了,他能有什么战功?”

    小吉祥等人闻言,互相对视了眼后,一起连连点头笑道:“奶奶说的是,可那也算战功嘛!

    咱们在家里高乐些,就能多些福气,保佑三爷多分润点别人的战功,多好!”

    赵姨娘闻言,得意道:“你们尽放心就是了,我那蛆心的孽障我自己知道,绝对差不了的,又有这么好的出身打底,一定能多多的抢别人功劳的!”

    尤氏等人闻言,嘴角齐齐抽了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