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惊天!
    接下来的两天,贾环和乌仁哈沁过的很快乐。

    自从完成了抱木盒的任务后,鄂兰巴雅尔或许忘了他的存在,没有再吩咐什么工作让他去做。

    而整座王城里的所有人,似乎都在为他们伟大的策妄阿拉布坦大汗的生辰做着准备。

    而之前前方传来,他们的军队围歼了秦人的五万大军后,又打破了哈密卫,直接攻打到了嘉峪关的消息,更让整座王城都沉浸在无比高涨的快乐中。

    几乎所有人都在没日没夜的欢歌笑语,载歌载舞。

    牲畜也是不要钱似的大把大把的宰杀,众人们肆意的吃着肉,更肆意的饮着酒。

    整座王城都笼罩在肉香和酒香中,也都在沉醉中。

    或许正是因此,所以没人有功夫来找贾环这个秦人的麻烦。

    而贾环和乌仁哈沁也乐得如此,趁机开启了练胆之旅。

    首先,他们先去观看了屠宰牲口的地方。

    贾环先是面露不忍,不敢睁眼,然而在乌仁哈沁的鼓舞下,终于敢睁眼看下去了。

    不过当他发现,每次宰杀白羊的时候,尤其是杀羊羔的时候,乌仁哈沁的脸色都难看到没有血色后,他就决定不在这么简单的地方继续观看下去了,他要去更难一点的地方。

    而后,乌仁哈沁便带他去了摔牛场。

    这应该算是蒙古人的一个传统游戏。

    在摔牛场里,有大人,也有半大小孩儿。

    大人摔尖角大公牛,半大小孩儿摔半大公牛,还有一些更小的,则在用力的摔羊……

    这里,便是今天乌仁哈沁最快乐的地方。

    因为她的乌斯哈拉虽然胆子不是很大,但是力气却大的出奇!

    从小的一点的半大公牛开始,被他随手就撂倒了。

    然后换了头大一点的半大公牛,又被他随手撂倒了。

    乌仁哈沁开心骄傲的欢呼声,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虽然贾环是个秦人,可既然能在王城里待,还有金珠公主的小合兰作陪,显然不可能是敌人,应该是自己人。

    对待朋友,豪迈的蒙古人没有介意他的血统,见他这般勇猛,决定再给他加加担子。

    他们牵出了一头更大一些的公牛,应该算是成年牛了。

    虽然牛角没有主场里那些真正的大牛那么长那么锋利,但看上去也很有些唬人。

    贾环看到后,面色微微发白,可回头看了眼冲他挥手鼓气的乌仁哈沁,他一咬牙,又冲了上去。

    他不像其他蒙古摔跤手那样,先抓住大牛的犄角然后摔。

    他要直莽的多,他直接一手抱住牛脖子,一手拦住大牛身子,显得有些笨拙,而后在大牛用犄角顶他屁股的时候,用力把大牛给摔倒!

    在惊呼和大笑声中,贾环得意的朝场外的乌仁哈沁挥手。

    乌仁哈沁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不过当她看到摔跤场的人又拉出一头更高壮,牛角更长也更锋利的超大公牛出来后,她眼睛圆睁,惊呼了声后,连忙跳入场中,快步跑到贾环跟前,拉着他的手就跑。

    在无数人的哄笑奚落声中,一个小合兰和一个札剌兀大笑着逃跑了!

    ……

    “乌仁哈沁姐姐!”

    看着笑颜如花的乌仁哈沁,贾环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眼神后,笑着唤了声。

    “怎么啦?”

    乌仁哈沁笑的很开心,问道。

    贾环道:“公主说,等她师父回来后,会带我去额敏河畔,找蛇……”

    乌仁哈沁闻言,顿时笑不出来了,她有些紧张道:“乌斯哈拉,你……”

    贾环笑道:“乌仁哈沁姐姐,我想,不如趁着公主的师父还没回来,我们先去那里看看吧。就算不去抓蛇,也可以先看看环境是怎样的,到时候,我好逃跑!”

    “噗嗤!”

    乌仁哈沁闻言喷笑,她道:“现在去当然看不到蛇了,现在是冬天,蛇在冬眠嘛!

    除非是扎达尔活佛亲自出手,才能将蛇从冬眠中唤醒引出来……

    唔,好吧!”

    贾环高兴道:“咱们骑马去么?”

    乌仁哈沁摇头笑道:“不是骑马,我们滑雪橇过去就好。”

    贾环闻言一怔,道:“滑雪橇?”

    乌仁哈沁咯咯笑道:“当然啦,路不是很远,不过雪很大,当然是滑雪橇过去。乌斯哈拉,你会滑雪橇吗?”

    贾环挺起胸膛,瘪嘴道:“哈密卫也会下雪的,我当然会喽!”

    乌仁哈沁小手握拳,拇指翘起,一抹鼻尖,“挑衅”道:“那就比比喽!”

    贾环也学着她的模样,擦了擦鼻子,瓮声道:“那就比比喽!”

    “咯咯!”

    ……

    乌仁哈沁发现,贾环没有吹白毛雪,他确实会滑雪橇,虽然远没有她滑的灵巧,可也还算不错。

    两个闲人从王城出来后,便一路朝额敏河畔滑去。

    宽阔的额敏河有十几丈宽,被冻的结结实实的,有不少牧民孩童都在额敏河上玩耍。

    贾环和乌仁哈沁沿着额敏河往上游滑,待到人少的地方,滑着滑着还牵起了手……

    这两人哪里是来探路的,分明是来压马路的……

    甜蜜的腻人!

    忽地,贾环忽然“哎哟”了声,顿住了雪橇。

    乌仁哈沁关心的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贾环捂着肚子道:“不好,肚子有点疼。可能是……可能是要拉肚子。”

    乌仁哈沁闻言,脸色顿时一变,紧张道:“乌斯哈拉,你没事吧?”

    贾环似乎忍不住了,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拐角坑处,道:“乌仁哈沁姐姐,我先到那边去方便一下,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啊……”

    乌仁哈沁“嗯嗯”了声,道:“你去吧,我不急。”

    贾环闻言后,连忙滑了过去,在转身的那一刹那,眼中闪过一抹愧色……

    ……

    大半个时辰后,乌仁哈沁都有些想看看,她的乌斯哈拉是不是拉虚脱了起不来的时候,贾环终于缓缓现身了。

    “乌斯哈拉!你好些了吗?”

    乌仁哈沁跑到贾环身边,关心的问道。

    贾环的脸色比方才好了许多许多,甚至能在他的眼中看出愉悦……

    他重重的点点头,道:“乌仁哈沁姐姐,我已经好了!可能昨晚上吃的太多了,我以前从没吃过那么多肉……”

    “咯咯!”

    乌仁哈沁闻言放下心来,高兴道:“没事,你可以慢慢的增加饭量!咱们有的是牛羊!”

    贾环好奇道:“乌仁哈沁姐姐,你也有牛羊吗?”

    乌仁哈沁微微扬起雪白的下巴,笑道:“当然,我有一百头牛和一千只羊呢!”

    不过炫耀罢,她又有些后悔。

    因为相比于她这个“白富美”,乌斯哈拉是彻彻底底的穷光蛋一枚,一头牛一只羊都没有。

    她担心会伤了乌斯哈拉的自尊心。

    孰料,贾环的反应非但不是伤自尊的黯然神伤,反而欢欣雀跃起来。

    “乌仁哈沁姐姐,要是公主不用我做札剌兀了,我可以给你放牛羊!”

    贾环眉飞凤舞道。

    “噗嗤!”

    乌仁哈沁闻言,笑出声来,点点头,道:“要是公主不用你做札剌兀,也不用我做合兰的话,那咱们就一起去放牧!”

    “好!一定会有这一天的!”

    “嗯!”

    ……

    等两人重回王城的时候,天色已暮。

    虽然依依不舍,可毕竟两人一个住在东城,一个住在北面紧靠着西城,只能分别……

    今天的贾环,似乎格外的依恋乌仁哈沁。

    他拥抱着她,用下巴轻轻的摩挲着她的额头,又在她的耳边轻声耳语,约定不管未来多么艰难,多么忐忑,两人都要坚持的活下去,勇敢的活下去……

    他让她答应他,乌仁哈沁虽然不解,却只以为他不愿分开,便笑着答应了。

    两人分开后,都一步三回头的看着,看着,直到越过拐角处,再也看不到彼此后,还是不停的回头看……

    虽然只是分别一晚,但不知怎地,乌仁哈沁心中忽然生出了悲意……

    “砰!”

    快到了住处,贾环还在傻傻的不停回头看,自然什么都看不到。

    倒是惹的一群看热闹的人哄笑不已。

    直到他撞到了一人,而后被人一拳打倒在地。

    “混蛋!眼睛瞎了吗?你这个该死的札剌兀,居然敢挡大王子的路。咦?还是个秦人!”

    是一群醉气熏然的蒙古贵族青年,正中间的人,还是一头的短发,看起来,像是个喇嘛。

    这些蒙古贵族本来都已经准备离开了,可听说贾环是个秦人,顿时都来了精神。

    为首的一人道:“我父王正在前方杀秦狗,我数次请战都没机会去,没想到,这眼前居然出现了一个秦狗!哈哈哈!可见,长生天还是眷顾我达尔扎的!打!给我打死这个秦狗!”

    他身旁的人轰然大笑起来,虽然个个身形踉踉跄跄,却还是一拥而上,朝贾环身上猛打猛踹起来。

    围观的人多是札剌兀或者引者的卑贱身份,哪里敢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贾环被一群人打的死去活来,眼看出气多进气少的时候,管理北城的一个使官站了出来,正是给贾环分配帐子的嘎鲁。

    嘎鲁弓腰上前,赔笑道:“大王子,这人是金珠公主新收的札剌兀,听说还是扎达尔活佛新收的徒弟呢!”

    若只是金珠公主,众人还不怎么在意,可嘎鲁提到了扎达尔活佛,众人就不得不停住了手脚。

    喇嘛达尔扎满身酒汗气,觑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嘎鲁,道:“此言当真?”

    嘎鲁赔笑道:“当真,当然当真。”

    喇嘛达尔扎哼了声,又大大的打了个酒嗝,对众人道:“罢……罢了,今日,咱们就饶了这秦狗一遭。等下次……等下次再打死他!”

    众人轰然大笑响应,还有人大声吹嘘,说待他夜里再来取了这秦狗的性命!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而后便都踉踉跄跄的结伴离去了,要继续去喝个痛快!

    待他们离去后,嘎鲁将贾环搀扶起来,语气不冷不热道:“喂,秦人,你没事吧?”

    贾环听不懂蒙语,只是木讷的摇头摆手,他对嘎鲁作一揖后,摇摇晃晃的朝自己的帐子走去……

    ……

    夜深了,王城中虽然还隐隐有欢声笑语传出,但大多都已经陷入了沉寂。

    因为狂欢的后半夜,普遍都是醉酒和昏睡。

    不过中央大汗的大帐里依旧灯烛通亮,因为后天不仅是伟大的策妄阿拉布坦大汗的寿辰,更是准葛尔汗国彰显武功威名的日子。

    他们要借着此次大汗寿诞,将他们大败秦军,斩杀十万的天大功绩大肆宣扬一番。

    包括吐蕃,包括莫卧儿帝国,包括哈萨克汗国,包括波斯王国,包括厄罗斯帝国,等等诸边强国都会派使者前来祝寿。

    所以,策妄阿拉布坦和大宰桑,要做许多工作,来达到最大的宣扬效果,以威慑八方!

    在王城众多贵族差不多都已经睡眠时,他们还在辛苦的筹划着……

    而王城的北面,多是卑贱的札剌兀的住所。

    除了要值夜的人外,其他人经过一天辛苦的劳作后,都已经沉沉的入睡了,因为明天,还有更重的工作要做。

    “啊!”

    “啊啊!”

    突然,在北面最靠近西城的方向,传来几声凄惨的嚎叫声。

    靠近的几个帐子刚亮起灯,又立刻熄灭了,隐隐传来“不要多事”的话……

    惨叫声越来越弱,直到消失无踪。

    大家便带着心悸,又陷入了睡眠。

    ……

    大宰桑今夜在汗王大帐中连夜议事,并没有回来。

    他的帐内合兰在做完好帐子里的事后,便都下去了。

    然而,本该空无一人的大帐内,忽然出现了一个黑衣蒙面人。

    他悄悄的走到了帐子里头,轻声的推开了那个重重的木柜,揭起地面上的一张羊皮,走下地窖……

    ……

    汗王大帐的灯火终于熄灭了,四周的护卫也都打起了瞌睡。

    准葛尔汗国的汗庭自从迁徙到曳迷离后,因为风魔之地的天然阻隔保护,几十年来,从未被外人闯入过。

    所以,王城的守卫几乎是最松弛的。

    尽管还有几个是醒着的,可也是心不在焉。

    今夜西风大盛,一阵西风吹过,王帐一角掀开,又平息下来。

    几个戈什哈裹了裹身上的皮袄,又开始打起盹来。

    不过,没多久,几个老成的护卫忽然从半睡中惊醒过来。

    他们彼此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惊骇和惊恐之色。

    因为他们都嗅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他们其中一个大概是护卫长,站了出来,他迟疑了下,最后还是移动脚步,走到帐门前,轻轻的唤了声:“大汗?”

    帐内无人应对,他提高了些音量,再喊了声:“大汗?”

    还是无人应对。

    他面色愈发凝重,深吸了口气,一把揭开帐门。

    “轰!”

    一团火焰升空,一道巨响,震动了整座王城!

    无数人从睡梦中惊醒,而后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赤着脚往外跑去,然而出了门后,就全部都怔住了。

    王城中央的王帐处,滔天的火焰燃起!

    在烈烈西风的吹卷下,大火如同一条火龙一般,朝西边飞速漫延而去!

    惊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