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地窖
    一行人无话,安静的进了准葛尔汗国的王城,或者叫,龙城。

    龙城的正中央处,树立着一座金碧辉煌灯火通明的大帐。

    那里便是汗王策妄阿拉布坦的王宫了。

    王宫的东面,则是葛尔丹策零及其妻妾子女的建筑群。

    不过,除了最靠近王宫的一处是一座大帐外,其余的却是房屋建筑。

    而且,还是与大秦豪宅相仿的建筑。

    乌仁哈沁告诉贾环,说那间比汗王的大帐小一点的大帐,便是葛尔丹策零台吉的帐子。

    而剩余的屋子,则都是公主手下的秦人工匠建造的。

    因为公主更喜欢住在屋子里。

    乌仁哈沁还说,葛尔丹策零虽然是一位最了不起的台吉,对外是一位大英雄。

    但他对家人却非常非常好,从来不勉强他们。

    因此,葛尔丹策零的女人们和孩子们,也都愿意住在更加舒适的房子里,除了长子喇嘛达尔扎。

    他不愿住在东边,而是选择与其他别乞(王族)和那颜(高官)一同住在王城的西边。

    那里全是一座座高大的帐子。

    至于王城的南面,也就是龙城的正门处,则是汗王的宫帐军所在地,乌仁哈沁骄傲的说,宫帐军是整个西域最强大的铁骑了,她的阿爸和哥哥都想进宫帐军,可是他们没有被选上,因此都沮丧过很长时间,咯咯……

    而王城的北面,则多是王城里的札剌兀和引者(陪嫁奴隶)住的地方。

    乌仁哈沁的乌斯哈拉,也要住在那里。

    不过没关系,那都是暂时的。

    因为等他们成亲后,乌仁哈沁就可以接乌斯哈拉住到西面了。

    作为金珠公主最宠爱的小合兰,乌仁哈沁在那里有公主分给她的一座小院。

    虽然她以前都没住过,可是以后可以住啊。

    她还想在院子里的那棵高高的榆雀树下做一个秋千,可以让乌斯哈拉坐在上面荡着玩,她可以在后面用力推哦……

    咯咯!

    ……

    进了内城后,鄂兰巴雅尔等贵人要去给汗王请安。

    乌仁哈沁则带着贾环去了王城北面,她要去给他申请一座帐子,作暂住之地。

    “嘎鲁大叔,真的不能选一座靠近东面的帐子吗?求求你了,乌斯哈拉还不会蒙语,他一个人住在这边真的不方便的。”

    乌仁哈沁可怜巴巴的看着一个魁梧的蒙古大汉,央求道。

    嘎鲁闻言,看了眼贾环,摇头道:“乌仁哈沁,不是大叔不帮你,真的只有最后一个位置了。而且,他是秦人札剌兀,本来都没有资格住进王城的……好了,你不要再说了,看在公主和你的面子上,我才分给他了一座单独的帐子,没让他和其他札剌兀挤一个帐子。

    你再说下去,若是把其他人引来,我就更不好做了。说不定,只能让他札剌兀挤在一起了。”

    乌仁哈沁闻言,顿时不敢再说话了,对嘎鲁说了声谢谢后,就拉着贾环的胳膊,带他去找分给他的那座小帐篷了。

    贾环被分到的帐子,确实很差,紧靠西面破破烂烂不说,还在一个有点深的坑里。

    好在现在是冬季,不会下雨,不然的话就更惨了。

    乌仁哈沁淡如云烟般的眉毛蹙了起来,倒是贾环一点都不在乎,还嘿嘿嘿的傻笑,反过来安慰她:“反正也住不了多久嘛……”

    乌仁哈沁闻言,眼睛一亮,小脸上的阴云顿时一扫而尽,露出喜悦的笑容,看着贾环高兴的点点头……

    然后,两人便开始收拾帐子。

    清扫,缝补,铺厚厚的草垫,再铺一张狼皮,再铺棉褥子……

    本来乌仁哈沁还想再找一张地毯来,被贾环劝住了,他说他怕别人太嫉妒。

    不是嫉妒地毯,而是嫉妒有这么好一个姑娘……

    两人坐在铺好的新小窝里,眼对眼的静静看着,笑着,很轻,很甜。

    “喂!”

    讨厌的人总是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帐子被人从外打开,吉布楚和脸色不耐的看着两人,尤其是对贾环,没好气的道:“公主喊你做事,就一个破帐子,有什么好收拾的,还傻乐,我告诉你哈日陶高,我最讨厌你那副傻乐样儿,还有你那一口白牙……”

    “噗!”

    乌仁哈沁闻言,忍不住笑出声来,眼前两人都是她最亲密的人,不过她也不愿看吉布楚和欺负乌斯哈拉,便站起来一手拉着一个往外走,道:“别让公主多等啦!”

    ……

    夜色已深,但整座王城都在灯火通明中。

    鄂兰巴雅尔住的房子修的很气派,也是飞檐陡峭,青瓦白墙,门口处居然还有两座张牙舞爪的大石狮子。

    “就是他。”

    贾环等人进了正屋后,堂上正坐的鄂兰巴雅尔对堂下站着的一个衣着华贵的蒙古年轻男子说道。

    而后,她又指着脚下的两个尺许见方的木盒子对贾环道:“三个,抱好这两个盒子,跟紧莫日根,听他的吩咐行事,明白吗?”

    贾环闻言点点头,眼神茫然的看着木盒子。

    莫日根看了眼贾环,然后对鄂兰巴雅尔道:“巴雅尔,如果没有其他的吩咐的话,我就过去了,将东西交给祖父。”

    鄂兰巴雅尔点点头,又对贾环道:“三个,一定要亲手把木盒交给大宰桑爷爷,记住了吗?”

    贾环闻言,上前抱起两个木盒,一手一个,然后对鄂兰巴雅尔重重的点点头,道:“我记住了,主人。”

    鄂兰巴雅尔闻言,对莫日根道:“好了,你们去吧,谢谢你了,莫日根。”

    莫日根笑着客气了句后,就出门了,贾环看了看鄂兰巴雅尔,又看了看关心的看着他的乌仁哈沁,嘿嘿笑了笑,就赶紧跟上了莫日根。

    出了府门后,莫日根眼睛在贾环手中的两个木盒上转了转,而后翻身上马。

    他身后跟着四个武士,也都翻身上马。

    一行人拍马前行,贾环则一脸傻相,迈步跟上……

    ……

    “爷爷,就是他。”

    贾环跟着莫日根进了一座大帐后,莫日根对大宰桑说道。

    说着,还伸出手,想要接过贾环手中的木盒。

    贾环却连忙避开,摇摇头,道:“我要亲手交给大宰桑。”

    “什么?”

    莫日根显然不懂秦语,但对于贾环的躲避拒绝,他还是能够理解的。所以,他的脸色一瞬间阴沉了下来。

    “莫日根,你下去吧,让他给我就好。”

    大宰桑替贾环解了围,他让莫日根离开后,对贾环招了招手,然后用一口很纯熟的秦语道:“你叫三个?”

    贾环睁着一双清澈而又迷茫的眼睛看着大宰桑,点了点头。

    大宰桑笑的很慈和,他看着贾环的眼睛,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道了声:“你跟我来吧。”

    贾环抱着两个木盒,跟在大宰桑的身后,然后跟着他往帐子最里面走,直到走到一处榻边,他指了指旁边的一个浅黄色的大木柜,道:“三个,你把这个木柜移开。”

    贾环闻言,连忙先放下手中的木盒,然后走过去,用力将那个沉重的实木木柜缓缓移开。

    待他移开木柜后,大宰桑便自己上前了,从地面上揭起一张羊皮,露出一个地窖口……

    贾环本以为这么神秘的地方,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下去。

    可大宰桑居然对他指了指地窖口,道:“我的年纪大了,下不去了,三个,你下去吧,把木盒放在架子上就好。

    三天后你再来,再把木盒取出,交还给你们公主。”

    贾环显得有些木讷的“哦哦”了两声后,连忙抱起一个木盒,又从大宰桑手里接过一根火烛,然后顺着地窖口处的木梯,小心翼翼的走了下去。

    他原本以为,这地窖里多半是金银财宝,要不就是奇珍异宝。

    可是,等他走下一段长木梯后,却发现一间不小的地窖里,摆放的全是木架。

    而木架上摆放的,似乎都是一卷卷类似于羊皮卷的东西……

    他没有多看,找了一处空一些的木架,将手中的木盒放上去后,就准备去拿第二个。

    只是,他刚一转身,烛火照亮了他前方的一面墙壁,他就怔住了。

    墙壁上挂了一副画。

    一副,青山傲雪梅花图。

    巍巍青山上,一半有雪,一半是青山。

    青山脚下,几束梅花开的是那样的娇艳。

    然而,最吸引人的,却并非是青山,也不是梅花。

    而是一只,修长的手,它轻轻的探在一朵梅花枝的上方,放佛下一秒,就能折下梅花……

    ……

    今日,宁国府里热闹非凡。

    本来自贾环走后,除了贾惜春偶尔来找小吉祥耍,贾兰来找朱二丫耍外,其他姊妹们基本上都没来过了。

    不过今天,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还有林黛玉、史湘云、薛宝钗,甚至是贾宝玉都来了。

    只是贾宝玉到了这边后表现的比较沉默,其实在贾环走后的这几天里,他是很活跃的。

    只是他今天过来后看见了白荷,整个人就有些失魂落魄了。

    姊妹们也都理解他,别说是贾宝玉了,有时候连她们看到白荷,都为她亏的很。

    这样一个神仙妃子一样的女孩子,居然就给贾环做个小妾……

    暴殄天物啊!

    当然,今天大家的主题不是看白荷,而是来探望小吉祥的。

    既然是探望,自然没有空手来的道理。

    各种稀罕的小玩意儿,甚至还有古董字画什么的,都是送给小吉祥的。

    不过,一向最清新不俗的林黛玉,今日送的礼却大大出乎大家的意料。

    她居然送给了小吉祥一荷包小金锞子。

    然后大家就发现,小吉祥方才接古董字画时的笑容,其实都是客气的假笑。

    现在她一对飘飞的毛毛虫眉下,弯成月牙的大眼睛里的明亮笑容,才是发自肺腑的真心笑容……

    众人目睹后,无不大笑起来。

    林黛玉对众人笑道:“这丫头自小跟着环儿一起长大,性子自然和那位一模一样,都是最爱实惠的。

    她主子就是个没文化的,也就认得几个字,会唱几首小曲儿,她又能好到哪去?

    偏你们不知,送她什么古董字画,呵呵,还笑我俗?”

    其他人不好说什么,可贾探春不怕她,打趣道:“是是是,我们哪有林姐姐研究的深?连三弟身边的一个小丫头子,都了解的那样详细。唉!怕是等三弟马上封侯的那日,我就要做某人的大姑子喽!”

    “哈哈哈!”

    除了贾宝玉的面色又黯淡几分外,其他众人无不大笑,林黛玉却羞红了脸,眼睛也变得水汪汪的,“怒视”着贾探春道:“三丫头,你少作死!你等着,早晚给你找个好婆家,让你也遇到几个刁钻古怪的大小姑子!”

    贾探春闻言,居然没有羞恼,反而笑的愈发阔朗,她对众人大笑道:“你们听听,你们快听听,这还没过我家的门儿,就开始把我往外赶了,这弟媳也忒霸道了些!”

    众人闻言直笑的打跌儿,林黛玉的脸色也愈发通红了,羞恼的上前要撕了贾探春的那张好嘴。

    贾探春连忙好语求饶……

    众人正玩闹着,忽地房外传来一阵高声笑话声。

    “你们不请我来,我就来不得了?今儿我偏来了,看看你们到底藏了多少宝贝。有什么好东西要孝敬我,快点献出来,我还忙着呢。”

    “呸!你这破落户,请了你几遭都推脱没功夫,怎地今儿我们不请你了,你却来了?来就来吧,你让人带这么些东西来作甚?给我送礼?”

    “少做你的春秋大梦,我还想让你给我送礼呢……”

    众人闻声,都站了起来。

    因为她们听出,那是王熙凤和尤氏两人的声音。

    没几句话功夫,众人就见王熙凤和尤氏并肩而入,王熙凤身后,却还跟着四个婆子,每个婆子手里都捧着个尺许见方的木盘,盘中盛有不少东西……

    众人与尤氏打了招呼后,林黛玉看了看王熙凤身后婆子端着的东西,又看向王熙凤,笑的玩味道:“凤姐姐,你这是……给我们姊妹们来送礼来了?”

    王熙凤没好气的白了林黛玉一眼,心里懊恼个半死,诅咒这个破差事……

    可面上还得大笑道:“都别做梦了,这些好东西没你们的份儿,是昨儿太太知道了李嬷嬷那老货喝了酒,坏了脑子,居然动手打了小吉祥,这不,狠狠的责骂过李嬷嬷后,让李嬷嬷自己赔罪。

    可我想着,李嬷嬷年纪毕竟太大了,来给小吉祥磕头的话,怕也不是好事。

    所以就擅自做主,让李嬷嬷拿出些好东西来,给小吉祥赔情。

    小吉祥,你快来看看吧,真真儿都是好东西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