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曳迷离,到了……
    待那双眼睛离去后,鄂兰巴雅尔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心情了,她随意的挥了挥手,而后便在狼圈周围的弓手张弓搭箭射出的“咻咻咻”的箭声中离去了。

    吉布楚和狠狠的瞪了眼“窝囊废”贾环,也跟着离开了。

    几个弓手鄙夷的看了眼乌仁哈沁身后的珍珠鸡,再看一眼花儿一样的乌仁哈沁,纷纷惋惜摇头离去。

    待所有人离去后,乌仁哈沁看着近在咫尺倒地的那几条大狼,在确定它们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后,手一软,手中的钢叉“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而后,她惨白的脸上忽地绽放出极为光彩夺目绚烂笑容,是那样的高兴,是那样的幸福。

    “啊!!”

    她一跳老高,一下转过身来,双手拉起贾环的手,蹦啊跳啊叫啊……

    “乌斯哈拉!”

    “乌斯哈拉!”

    “乌斯哈拉!”

    她欢喜的甚至忘却了怎么说话,只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她给心上人起的名字。

    清澈的眼睛里,似乎能让人一眼看到她的心底,心底刻着四个简单而又快乐的字:

    乌斯哈拉。

    在乌仁哈沁笑容的熏染下,贾环脸上的惨白渐渐消失了,也浮起了笑容。

    不过他没有跳,也没有叫,而是伸手,将快乐的如同一只百灵鸟一样的乌仁哈沁揽入了怀中,紧紧抱住。

    乌仁哈沁先是一怔,随即脸上的笑容却愈发幸福。

    她歪着脑袋,靠在贾环强壮的胸膛上,聆听着他的心跳。

    如果,她最喜爱的“羊咩咩”也在跟前,就更好了。

    嘻嘻!

    “乌仁哈沁姐姐……”

    贾环面带恬静的笑容,在这个蒙古小合兰的耳边轻轻的唤了声。

    乌仁哈沁用一声乖巧的“嗯”来回应。

    贾环探嘴在她玲珑的耳际边轻轻啄了一口,而后看着她的耳朵瞬间火红起来,贾环笑了笑,用能让乌仁哈沁听得到的最轻最轻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乌仁哈沁姐姐,你记住。

    你的意中人,不是珍珠鸡……

    他会是一个盖世英雄。

    有一天,他会带着十万铁骑,身披银甲战衣,伴着黑云,前来接你。”

    “乌斯哈拉,你说什么?”

    乌仁哈沁的秦语不好,不是很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她微微仰起头,看着贾环问道。

    贾环正想微笑解释,忽地耳朵一动,脸上恬静的微笑瞬间变成了憨声傻笑,他抓了抓后脑勺,嘿嘿笑道:“乌仁哈沁姐姐,我说,我会学勇敢的。”

    乌仁哈沁还想再问,帐子外面走进一人,正是吉布楚和。

    她面色不善的看着贾环,道:“哈日陶高(黑铁锅),你就不要再骗我姐姐了。”

    贾环没有看她,而是看着乌仁哈沁,嘿嘿憨笑道:“我没骗你。”

    看着贾环看向自己的目光,乌仁哈沁也忘记再问贾环,方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不过,她都记在了心里。

    她打定主意,日后一定好好学习秦语……

    乌仁哈沁先对贾环灿烂的笑了笑,然后转头对吉布楚和认真道:“妹妹,乌斯哈拉不会骗我的。他也不会骗别人……”

    吉布楚和嗤笑了声,依旧面色不善的看着贾环,道:“他当然骗不了别人,就他那脑筋……可他能骗你!

    哈日陶高,你说说看,你要怎么变勇敢?”

    一张与乌仁哈沁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但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神色。

    看着吉布楚和小脸儿上较真的神色,贾环心里觉得很有趣。

    不过,他脸上却有些迷茫起来,似乎在思考到底该怎样做才能变勇敢……

    就在乌仁哈沁看不下去,要为她的乌斯哈拉出头时,贾环忽地眼睛一亮,高声道:“有了!”

    他这一嗓子,把一对小合兰都吓了跳,不过她们的反应却不同。

    乌仁哈沁脸上是有趣的笑,而吉布楚和则是横眉怒视!

    吉布楚和道:“你说,你怎么变勇敢?”

    贾环脸上又浮现起那抹不知所谓的得意而又神秘的笑容,这种笑容让乌仁哈沁看的咯咯笑出声,也让吉布楚和将一口细牙贝齿咬的“吱吱”作响……

    贾环在两人或期待或鄙视的眼神中,缓缓的转过身,而后他一个箭步跑到已经僵硬的狼尸跟前,抬起脚就踹下……

    “我打!”

    “啊打!”

    “我再打!”

    “啊再打!”

    ……

    “哈哈哈!”

    看着跟个猴子一般蹿上蹿下,嘴里还发着怪叫的贾环,乌仁哈沁的笑声一下就爆发出来了。

    一双晨星一般明亮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看着贾环笑啊笑啊……

    而吉布楚和则睁圆了眼睛,她想看清楚,这个哈日陶高到底是真蠢,还是个真逗比……

    “呜……”

    “呜呜……”

    驼城外,原本就狼哭鬼嚎的风声陡然愈发凄厉高昂起来。

    整座驼城都微微晃动了起来!

    贾环不蹦也不跳了,面色有些吃惊的看向外面,尽管什么都看不到……

    乌仁哈沁见状,连忙走了过来,拉住贾环的胳膊,柔声安慰道:“乌斯哈拉,不用怕呢。

    每次驼城走到这里时,都会这样的。

    因为,我们很快就要走出风魔之地,到达曳迷离了呢!”

    贾环闻言,身子微微一震,轻声道:“快到曳迷离了吗?”

    “嗯嗯!”

    似乎感觉到了贾环方才猛然绷紧的身体,乌仁哈沁连忙抱紧他的胳膊,笑道:“真的快到了……

    你听,乌斯哈拉,你听,外面的风声停了!

    我们出了风魔之地,到达曳迷离了!”

    乌仁哈沁满脸笑容,灿烂的大声说道。

    说着,她拉着贾环的胳膊,就往外走,边走边道:“乌斯哈拉,每次这个时候,我们都可以在驼城上看夕阳,真的好美呢!”

    贾环跟着乌仁哈沁朝外走去,吉布楚和哼了声,也跟上前来。

    外面真的没有风了,一丝一毫都没有。

    驼城上的人开始拆卸紧紧包裹着驼城的毡子。

    随着札剌兀们将一根根楔子拔出后,大片大片的牛皮揭落。

    当最外面的那一层牛皮毡子也被取下后,一抹极其鲜艳的红光透了进来。

    乌仁哈沁,还有驼城里走出来的许多小合兰们,看着这一幕,都开心的欢呼了起来。

    因为,到家了。

    而贾环,感受着这极为熟悉的夕阳暮光,眼中虽然无泪,心中却早已泪流满面。

    他居然,又回来了……

    他为何知道曳迷离,他为何知道额敏河畔,他为何知道风魔之地,他为何知道那条可以避开大风的绝密小路,那条在后世名唤“宝贝”的小路……

    他为何固执的非要走这一趟……

    除了他想要救武威侯秦梁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因为,前世,这里就是他的家。

    他生于斯,长于斯的家。

    他的父母,他的兄弟姐妹,他的亲朋好友,都在这片充满着生机和希望的土地上。

    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你们还好吗……

    “回来啦!我们回来啦!”

    乌仁哈沁站在贾环身边,一只手紧紧的挽着他,另一只手高高举起,沐浴在夕阳的晚霞中,摇摆着欢呼道。

    其他帐子中出来的小合兰们,也都跟着她一起高声呼喊。

    而贾环,脸上也突然绽放出极灿烂的笑容,他跟着乌仁哈沁一起高喊起来:“回来啦!我回来啦!”

    “噗嗤!”

    站在乌仁哈沁另一侧的吉布楚和闻声,顿时失笑起来,其他的小合兰们也纷纷大笑起来。

    这个秦人,居然跟她们一起喊回来了……

    虽然被嘲笑了,可在乌仁哈沁关怀担忧的目光里,贾环一丁点都不在意,反而笑的更灿烂了。

    他对乌仁哈沁大声道:“乌仁哈沁姐姐,我回来了!我真的回来了!”

    这一次,是乌仁哈沁被贾环的笑容感染了。

    她见贾环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嘲笑,于是,她也不在乎。

    两人一起又跳又笑的大声呼喊起来。

    “我们回来啦!”

    ……

    驼城中央的一处高大的帐子前,鄂兰巴雅尔笑眯眯的看着大宰桑,道:“大宰桑爷爷,您还要再试探他么?”

    大宰桑闻言,又忍不住瞥了眼在那里吱哇鬼叫的贾环,眼角抽了抽,无奈的摇头苦笑起来,道:“谁能想到,一个拥有传说中完美根骨的人,会是……”

    鄂兰巴雅尔闻言咯咯笑道:“他若不是这般,我师父怕也不会让他待在我身边。”

    大宰桑点点头,又道:“胆子小不怕,多经历些,总能变大。

    蠢笨就更不怕了,有我们狡猾如狐的巴雅尔在,总能将这头笨虎给调.教出来。

    而且,戈什哈,也不用太聪明,鲁直一些也有好处。”

    鄂兰巴雅尔闻言,觑眼看着老头儿,道:“大宰桑爷爷,您还说巴雅尔是狐狸,整个汗国,有谁不知道大宰桑爷爷您才是真正的老狐狸?和您相比,巴雅尔远远不如呢。”

    “哈哈哈!”

    大宰桑仰头大笑起来,笑罢,他又对笑眯眯的鄂兰巴雅尔正色道:“巴雅尔,那两罐神火,你一定要妥善保存好,千万不能出了岔子。

    现在正是冬季,又常有西风,但凡出一点问题,那就是天大的祸事,大意不得。”

    鄂兰巴雅尔闻言,心里一紧,咬了咬牙,低声道:“大宰桑爷爷,一会儿,巴雅尔还是让人把神火先放你那里吧。”

    大宰桑闻言哑然失笑道:“好你个巴雅尔,你倒是会甩包袱……”

    鄂兰巴雅尔没有笑,她看着大宰桑道:“大宰桑爷爷,以您的睿智,应该想得到巴雅尔为何这样做。”

    大宰桑闻言,眉头一皱,道:“喇嘛达尔扎还在找你的麻烦?”

    喇嘛达尔扎是葛尔丹策零的长子,但却是葛尔丹策零在一次醉酒后,和一个卑贱的合兰所生。

    准葛尔汗国,是一个非常讲究出身血统,讲究子以母贵、母以子贵的国度。

    可想而知,葛尔丹策零的这个长子出生后的待遇如何。

    后来,更是被送去吐蕃出了家,成了喇嘛。

    只最近两年,不知何故,他才被接回了准葛尔汗国。

    但从回来那天起,这个长子就不大安分了……

    鄂兰巴雅尔听了大宰桑的话后,苦笑着摇了摇头,她不信大宰桑不知道喇嘛达尔扎的事,所以她没有再多说什么……

    从来无情帝王家,大宰桑又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他无声的叹息了声,点点头,道:“好吧,等到了王城,入夜后,你就派人给我送来吧。

    我把它们放在我的帐子里,亲自守着,等三天后再交给你,由你献给大汗做寿礼。”

    鄂兰巴雅尔闻言,面上再浮现出笑容,单手抚胸,躬身一礼道:“谢谢大宰桑爷爷!”

    ……

    终于,在夜色降临时分,驼城缓缓停住了前行的脚步。

    一座高大的城池,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在城池周围,是星星点点,数不清的帐子。

    还有更加数不清的牛羊马群和骆驼。

    篝火斑斑,炊烟袅袅。

    时而有低沉悠远的牧歌传来,愈发安详。

    几个顽皮的蒙古小孩儿,骑着不套马鞍马镫的半大马驹追逐嬉戏的场面,更显得生机勃勃。

    只是,几乎随处可见的高大牧犬,却让贾环的脸色有些发白,眼神隐隐露怯。

    “嗤!”

    吉布楚和见状又嘲笑了他一声。

    而乌仁哈沁却微笑的拉着他的胳膊,道:“乌斯哈拉,不用怕呢,牧犬都非常乖,它们不会咬我们的!”

    贾环紧绷着脸,脸色隐隐发白,闻言后,干巴巴的点点头。

    队伍前头的鄂兰巴雅尔忽然顿住脚,回头看了贾环一眼,颇有些无奈的捶了捶她光洁的脑门,道:“三个,本公主劝你一句,你最好赶紧把胆子练大一些。

    不然,等我师父回来后,见你这幅熊样儿,他就不会像我那样简单的把你丢到狼圈去,还让乌仁哈沁去保护你。

    我保证,他会带你去额敏河畔,找几条毛头白腹蛇陪你耍耍的。”

    “蛇?”

    贾环闻言,脸色瞬间惨白,声音都变了,惊叫道。

    “哈哈哈!”

    周围的护卫甚至是札剌兀,听到他怪声怪气的叫声,纷纷大笑起来。

    鄂兰巴雅尔见状哼哼了声,转过头去不再搭理他。

    乌仁哈沁听到鄂兰巴雅尔的话后,脸色也发白了起来,不过,她比贾环还要坚强一些。

    她拉着贾环的胳膊,坚强道:“乌斯哈拉,不要怕。等明天,我就带你一起去练胆子。”

    贾环闻言,好似真的觉悟了。

    他居然重重的点点头,看着乌仁哈沁的眼睛,道:“好!乌仁哈沁姐姐,明天,咱们就先去额敏河畔看看,矛头白腹蛇到底是什么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