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四十章 乌仁哈沁的乌斯哈拉
    “乌斯哈拉,你怎么了?”

    一座移动的小城上,没错,就是一座小城,善良的乌仁哈沁看着怔怔发傻的贾环,关心的问道。

    “嗤!”

    她的妹妹吉布楚和不屑的嗤笑了声,道:“姐姐,你别管他了,他是被神火吓的。哦对了,说不定还有帐外的大风,咯咯!”

    “妹妹啊……”

    善良的乌仁哈沁看着贾环“羞愧”的垂下脑袋,顿时有些不满的看着吉布楚和,道:“乌斯哈拉没有见过神火,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风魔嘛,有什么奇怪的。”

    吉布楚和却不买姐姐的账,撇嘴道:“可是早上公主发射神火的时候,他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抱着脑袋趴在了地上喊公主雷公……真是丢死人了!”

    乌仁哈沁闻言,脸上居然泛起了一抹羞赧惭愧之色,好像趴地喊大神的人是她一样。

    然而,她看向贾环的眼神里却没有责备,还轻轻的拉了拉贾环的胳膊,柔声哄道:“乌斯哈拉,你真的不用难为情的。我们早上看到神火爆炸的时候,也被吓坏了呢,真的被吓坏了呢!”

    看着乌仁哈沁睁着一双很好看的单眼皮眼睛,怪声怪调的用很不标准的秦语,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她其实也很害怕时,贾环心里忽然说不出的……难受。

    甚至,连眼睛都有些湿润了。

    “喂!你行不行啊?你的胆子比珍珠鸡还小耶,居然还要哭?!就你这样的,还要给公主当戈什哈?”

    与姐姐乌仁哈沁几乎相反,吉布楚和完全看不上这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简直无法忍受的高声嚷嚷道。

    乌仁哈沁闻言有些生气了,看着吉布楚和,不过没等她开口说话,帐子门帘打开,鄂兰巴雅尔居然身着一身潇洒的蒙古王公公子装,沉着一张脸,负着手,从外面走了进来,进来后,便觑着眼打量着垂着脑袋泪眼巴巴的贾环……

    “噗嗤!”

    就在乌仁哈沁担心鄂兰巴雅尔会发怒时,这位金珠公主却忽然喷笑出声,还笑骂道:“瞧你那二两狗胆!今儿真是丢尽了我的颜面,我倒罢了,可你还牵连到我师父!别人听说你是我师父给我挑的戈什哈,还是什么完美根骨,本来都想看你一鸣惊人呢,你倒真是够一鸣惊人的!”

    乌仁哈沁看她的乌斯哈拉羞愧的脑袋快垂到裤裆里了,心疼的不得了,起身后小脸巴巴的看着鄂兰巴雅尔,求情道:“公主,乌斯哈拉也是第一次看到神火嘛,他也是第一次路过风魔之地,下一次他一定不会给公主丢脸了!”

    鄂兰巴雅尔闻言,哼了声,道:“你还嫌他丢的不够多吗?本公主都快成了大笑话了!不惩罚他一番,让他长长记性,锻炼锻炼胆子,他下次还会这般丢人!”

    虽然鄂兰巴雅尔没说什么惩罚,可乌仁哈沁的脸还是登时煞白起来,连吉布楚和的脸色都微微白了白。

    乌仁哈沁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了,哀求道:“公主,乌斯哈拉他……他这里还不大好,再等等,等回了曳迷离,我带他去打几次猎,您再把他丢进狼圈里,好不好?”

    乌仁哈沁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意思是告诉鄂兰巴雅尔,贾环是个“智障儿童”。

    鄂兰巴雅尔摇头拒绝道:“那样锻炼不出他的胆子的,而且,若不能锻炼出他的胆子,以后再遇到更可怕的事,他还会趴地发抖的。”

    乌仁哈沁眼里的泪珠流了下来,还在求情:“公主,可是,他连风都害怕,若是被丢进了狼圈,他会死的。”

    鄂兰巴雅尔皱眉看着乌仁哈沁,道:“一个三品武人,若是连几头狼都对付不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乌仁哈沁流泪道:“公主,乌斯哈拉很会赶爬犁的……”

    鄂兰巴雅尔闻言,好笑道:“我花费那么多老参和雪莲,就为了培养出一个赶车的札剌兀吗?”

    见从小跟她长大的小合兰都快哭昏了过去,鄂兰巴雅尔也心疼,笑道:“你哭什么?他是一个武人,只要他肯,一拳就能打死一头大狼!你不说帮我一起教他力量,就知道在这哭!”

    乌仁哈沁可能早已看透了贾环的真面目,她悲哀到绝望的摇摇头,道:“乌斯哈拉不会打狼……”

    鄂兰巴雅尔的耐心也快耗尽了,板起脸道:“那他就被狼多咬几口,咬疼了就知道打了……行了,别哭了,哭什么……再哭,我把你也丢进去了!”

    本来只是恐吓的一句话,孰料,从来最善良却也最胆小的乌仁哈沁居然点了点头,咬牙道:“好!公主,给我一把钢叉,我陪乌斯哈拉一起下去。”

    鄂兰巴雅尔愕然道:“你……还想保护他?”

    乌仁哈沁点点头,道:“我要保护他。”

    鄂兰巴雅尔怔怔的看了眼自己养了十多年的小合兰,此刻却突然长大了,居然要……保护自己的爱郎。

    可是……

    她又看向一旁呆呆的看着乌仁哈沁的“三个”,看他一副好皮囊,却那样的胆小怯懦,心中不由火起,冷声道:“喂,秦人,听到她的话了吗?你怎么说?”

    贾环闻言,身子一个激灵,在鄂兰巴雅尔和吉布楚和冷冷的注视中,还有乌仁哈沁关心期盼的目光中,他……缓缓的垂下了头。

    鄂兰巴雅尔一怔,她都有些无法相信,她回过头看向乌仁哈沁,语气讥讽道:“这就是你看中的人,你现在还要跳进狼圈里保护他吗?”

    乌仁哈沁虽然有些失望,可还是面色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是的。”

    ……

    驼城真的很大,大到真的像一座城池一样。

    里面什么都有,当然,这里的“什么都”,指的是鞑坦人的生活习惯。

    有奶牛,有羊,有草料谷仓,有帐子,还有……给贵人解闷用的斗兽圈。

    贾环面色惨白,眼神凄艾的站在狼圈门口,看着高高栅栏里蹲着的几头眼冒绿光大狼,整个人都在颤栗着,而他身旁的乌仁哈沁,小脸也煞白煞白的。

    “乌仁哈沁,你还要跟他一起进去吗?”

    鄂兰巴雅尔淡淡的问道。

    乌仁哈沁闻言,回头看了眼她的乌斯哈拉,点点头,道:“我要进去。”

    鄂兰巴雅尔闻言,呵呵一笑,道:“好,等你出来后,若是还愿意跟着这个胆小的珍珠鸡,我就将你嫁给他好了。一个给我做赶车的札剌兀,一个给当我的合兰,也不错……

    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他这样的胆子,日后你们怕是没什么好日子过。”

    乌仁哈沁闻言,冰雪聪明的她顿时领悟了鄂兰巴雅尔话中的意思,再看看狼圈四周站着的四个手持弓箭的射手,她感动的就要跪下,却被吉布楚和用眼神给挡住了。

    这次趣事,终究还是想将“三个”的胆子训出来,若是提前让他知道不会死,就太没意思了。

    乌仁哈沁领会了双胞胎妹妹的意思后,犹豫了下,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狼圈被打开了,贾环和乌仁哈沁被人推了进去。

    虽然之前乌仁哈沁就已经知道了,鄂兰巴雅尔不会让她和她的乌斯哈拉被狼吃掉,可当真面对几头眼冒绿光的大黑狼时,尤其是连空气里似乎都弥漫着狼嘴里喷出的腥臭味时,乌仁哈沁还是止不住的发起抖来。

    只是……

    当她看到,她身边的乌斯哈拉抖的比她还厉害,眼神里的恐惧比她还浓郁时,虽然心里还是忍不住一声叹息,可,她却不再颤抖了。

    乌仁哈沁握紧了钢叉,居然慢慢的走到了她的乌斯哈拉身前,用她远比他娇小的身子护主了他。

    她平举着钢叉,往日里总是充满了欢乐笑声的嘴里,在尽她最大努力的发出严厉到凄厉凶狠的嘶吼声。

    而原本只是蹲坐在狼圈里的四只大狼,在受到乌仁哈沁的挑战后,一个个站了起来,朝她走来。

    乌仁哈沁又开始颤抖起来,面色也愈发惨白。

    她努力的举起叉子往前探着,想制止大狼过来,可是,剧烈颤抖的胳膊却出卖了她的实力。

    几条大狼冒着森森绿光的眼中,似乎都在闪过轻蔑的笑意。

    “嗷……”

    “嗷嗷……”

    身高快齐乌仁哈沁胸高的几条大狼,一个接一个的发出了低沉的狼嚎,随即,一个个的压低了脑袋。

    乌仁哈沁此刻脑袋里几乎一片空白,她知道,这是草原狼在扑食前的准备动作。

    她早已将鄂兰巴雅尔对她说的话给忘了一干二净,她现在唯一记得的,就是面前的巨狼,手中的钢叉,和……身后的乌斯哈拉。

    她的胳膊又不抖了,在绝境的时候,放佛她反而更勇敢了,她高高的挺起饱.满的胸膛,目光紧紧的盯着前方的巨狼,随时准备用手中的钢叉将它们击退。

    看到这一幕,鄂兰巴雅尔有些哭笑不得的敲了敲脑门儿,心里又心疼又气恼。

    她也没想到,她没有把“三个”这个札剌兀的胆子给锻炼出来,反而将乌仁哈沁这个小合兰的胆子给锻炼出来了。

    只是,她也忒傻了些。

    不让小鹰吃够苦头,舍不得将小鹰从悬崖上扔下,他何时才能学会翱翔天空呢?

    一味的呵护,有的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

    再看看乌仁哈沁身后那个木登登站在那里,看起来连魂儿都快吓掉了的札剌兀,鄂兰巴雅尔的眼睛看向了后方,大帐子的门帘处。

    与那双睿智的老眼对视了眼后,她撇了撇嘴,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眼神讥诮。

    那双老眼却宽容的笑了笑,而后便离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