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三十九章 神火
    就在小吉祥和贾惜春两个小丫头在床榻上争抢原味枕头和原味睡衣的时候,邀赶了一夜马拉爬犁的贾环,也终于停住了。

    鄂兰巴雅尔为何想要一个武人做赶车的札剌兀?

    原因很简单,看看贾环现在霜白的眉毛、睫毛和露在外面的发梢就知道了。

    换一个人,哪怕是身强体健的壮汉,怕也熬不住这一夜蚀骨寒风的吹袭。

    但是武人却不同,尤其是锻体后筋骨强硬到一定地步的武人,甚至可以以之淬炼身体。

    这样一来,鄂兰巴雅尔就不会因为札剌兀无用,耽搁了夜里的行程。

    只是,从精美的毡房里下来的鄂兰巴雅尔,眼神却不大好。

    而跟在她身后的两个小合兰,尤其是胸前比较宏伟的乌仁哈沁,笑的却格外甜美,甚至还有一些自豪。

    这让鄂兰巴雅尔看贾环的眼神愈发不善了,她没有理会对面营地里赶来的大批人,而是一直看着贾环道:“三个,几品了?”

    贾环闻言,嘿嘿一笑,傻傻的挠了挠后脑勺,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我昨夜给你的老参片和雪莲瓣,还剩多少?”

    鄂兰巴雅尔想了想,这个傻子自然不知道武道品级的划分,所以换了个角度去问。

    贾环闻言,神色有些得意,又有些羞赧,他从怀里取出来两个巴掌大的金黄色的荷包,然后搓了搓,道:“都吃完了!”

    鄂兰巴雅尔闻言,倒吸了口冷气,看着贾环道:“你都吃完了,就没觉得肚子里烧死?”

    贾环得意的摇头道:“舒服的很,舒服的很!”

    “咯咯!”

    听贾环怪腔怪调的回答,乌仁哈沁忍不住笑出声来。

    鄂兰巴雅尔没好气的瞪了眼自己的小合兰,不过想起“三个”是她最忠实的札剌兀,他越强悍,她越有好处,便也不嫉妒了。

    她看着忍不住得意高兴的乌仁哈沁道:“春天还没到,冬雪还没化,你这小蹄子倒是比牛羊还先发春!”

    乌仁哈沁闻言,俏脸登时通红,羞涩的低下头,过程中,眼睛还瞟了眼她的乌斯哈拉……

    “金珠公主,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前来迎接的人群中,一个年迈的老人右手抚胸,躬身行礼问道。

    “大宰桑爷爷,大汗大后天就要过寿辰了,我这个做孙女的,岂能不赶回来?”

    鄂兰巴雅尔灿烂笑道,面容恭敬。

    因为她面前的这位大宰桑,也就是准葛尔汗国的大宰相。

    除此之外,他还有无数的牧户和牛羊牲畜。

    他的权力很大,但从未引起过策妄阿拉布坦父子俩的猜忌,因为他的部族并没有设立军队,而是让汗帐的宫帐军驻扎在那里……

    所以,这个老头可以说是策妄阿拉布坦最信重的老人。

    连贵为金珠公主的萨兰巴雅尔都对他很客气,尊敬。

    贾环在后面用一双茫然的眼睛打量着这位老人,心里却在纳罕:身份这么重要的老头,为何会在这里待着?

    再看看这里的地界儿,贾环心里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因为这里,在后世的名字叫做:克拉玛伊。

    这里原本是一块巨大的荒漠戈壁,但这里却有几种非常宝贵的东西,比如说:

    石油和天然沥青。

    如果只是天然沥青倒也罢了,多用于民生。

    但是石油……

    不过贾环随即又自我安慰,以这些人的科技手段和工具,怎么可能搞的出石油?

    然而紧接着,现实就告诉他,什么叫做永远不要心存侥幸。

    “大宰桑爷爷,那些人搞出阿拉神火了吗?前线的阵势不是很好,他们若是吹白毛雪的话,那……我们这次可就白花费这么大气力了,下次再想有这种好事,却也不能了。”

    鄂兰巴雅尔与大宰桑并齐而行,一边走一边问,话的内容却让贾环心中一沉……

    大宰桑闻言,笑了笑,道:“放心吧巴雅尔,若没有十足的把握,大汗又怎么可能允许发动这么大规模的战争,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

    鄂兰巴雅尔看了看四周白茫茫的环境,叹了口气,道:“非要在这个时候发动吗?沿途中,巴雅尔看到了太多倒毙在路途中的臣民和牛羊了,他们都是冻死的……”

    大宰桑闻言,眼睛微微眯了眯,而后呵呵笑道:“善良的巴雅尔,你要知道,这就是战争。”

    鄂兰巴雅尔闻言沉默了下,随即苦笑道:“我明白的,大宰桑爷爷。

    可是,为何就不能等来年开春,冰雪融化后再发动战争?

    那样的话,很多人就不会冻死在征途中了。”

    大宰桑叹息了声,看着鄂兰巴雅尔道:“因为波斯拜火教的使者说,阿拉神火只有在冬天最冷的时候才能从天神那里请下来。只有在最冷的时候,天神才会怜爱他的信徒。

    巴雅尔,阿拉神火的威力你也看到了。只要我们能够多多获得些阿拉神火,那么区区嘉峪关又算的了什么呢?

    现在发动战争,的确会冻死一些战士。

    但有了阿拉神火后,我们会在战争中少战死更多的战士,不是吗?”

    鄂兰巴雅尔闻言,缓缓的点点头,沉默了会儿,又道:“我们获得神火了吗?”

    大宰桑遍布沟壑的脸上露出的兴奋的笑意,他点点头,道:“已经获取一些了,虽然已经不少了,但在给大汗过目前,暂时还不能送往嘉峪关……

    不过我看了看,确实是连石头都能烧着的神火,水也浇不灭,而且越浇水,火反而就会越大。

    巴雅尔,我们的十万两金子花的并不亏。

    嘉峪关再也挡不住蒙古人的铁骑了,武威山也无法阻挡蒙古人的弯刀了。

    大秦,终会再次成为蒙古人的牧场,而这,还只是开始!

    我们的大汗和你的父王,一定会重现成吉思汗的雄风。

    让苍狼白鹿的后代,再次成为世间大地的主人!”

    鄂兰巴雅尔闻言,脸上也露出兴奋的神色,她想了想,忽然娇笑一声,道:“大宰桑爷爷,您刚才是说,神火刚获得不久?”

    大宰桑看着鄂兰巴雅尔的目光有些慈祥,不过他没说什么,只是笑着点点头。

    智慧的眼神看破了小狐狸的诡计,让鄂兰巴雅尔白纱下的俏脸一红,她拉着大宰桑的胳膊不依的摇晃道:“大宰桑爷爷,巴雅尔刚刚护送军粮去前线嘛。而且,巴雅尔也没有哥哥他们有钱,准备不了太名贵的礼物送给大汗祝寿。巴雅尔好可怜哦……”

    “哈哈哈!”

    大宰桑仰头大笑起来,枯树皮一样的手虚点了点鄂兰巴雅尔的脑门,道:“巴雅尔,你不应该是草原上最美的萨日朗花,而应该是草原上最狡猾的小狐狸!

    你说的没错,阿拉神火还没来得及给大汗过目。

    就由你,将我们的第一坛神火,献给大汗当做寿礼吧!

    我相信,在所有的王子王孙中,巴雅尔的礼物,一定能拔得头筹!”

    “谢谢大宰桑爷爷,巴雅尔就知道您最好了!”

    鄂兰巴雅尔俏声拍马屁!

    蒙古老头子好像也吃这套,高声道:“走,我带你去看看吧!然后早点让他们准备驼城,好送你们过风魔之地!天气不大好,早点过去早点……”

    后面的话贾环没有听清,因为他和乌仁哈沁还有吉布楚和等“贱民”被拦在了外面,只能目送着大宰桑和鄂兰巴雅尔离开。

    等大人物都走了后,乌仁哈沁又开始对贾环笑了,贾环也对她笑,只是心里,却如同一团烈火在燃烧!

    因为他们可能不止弄出了石油,他们还可能提炼出了汽.油!

    就算没那么纯,但也一定非常了得。

    之所以在这么寒冷的天来提炼,是因为汽.油会挥发!

    若是大夏天搞,他们估计就得先被炸死。

    波斯……

    拜火教……

    天啊!

    贾环都不敢想象,当成百上千个装着汽.油的燃烧罐被投进了嘉峪城关后的场景。

    毫无疑问,那将会是一片人间炼狱。

    那里驻扎着整整九万大军啊,还不算后面陆续从关中开来的四万大军。

    而一旦嘉峪关被破,黄沙军团最后的精锐被烧掉……

    整个河西走廊,整个陇右,都将会在十几万蒙古铁骑的铁蹄下颤抖。

    到那个时候……

    神京,能挡得住神火的焚烧么?

    念及此,贾环额头上的冷汗都流出来了。

    不能慌……

    不能乱……

    不能急……

    贾环脸上还僵持着和乌仁哈沁的微笑,心中却一遍一遍的念着清心咒。

    还不错,许是感受过几遭生死间的大恐怖,贾环现在的心理能力强了许多,总算冷静下来了。

    先给了乌仁哈沁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保证不露出破绽后,贾环开始冷静分析起来。

    这些神火已经被炼制好了,但还没有发往前线,因为还没给策妄阿拉布坦检验过效果。

    所以说……

    这些炼制好的神火,一定会在这里先储存上……至少五天。

    因为策妄阿拉布坦的生日在大后天,待鄂兰巴雅尔献完礼后,第二天再发令,正好是五天。

    而鄂兰巴雅尔今日就会乘坐驼城,带上一些神火,通过风魔之地达到曳迷离……

    还好,还好!

    即使算上去采药的时间,五天时间,应该够了!

    念及此,贾环的眼睛缓缓眯起,脸上的笑容似乎愈发绚烂了。

    可是,站在他对面的乌仁哈沁却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不知为何,她看着乌斯哈拉那双好看的眼睛,心里忽然会有些发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