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原味枕头
    “小吉祥……”

    翌日清晨一大早,一宿没睡着的贾惜春黑着一对眼圈,就蹬蹬瞪的跑到了宁国府,想看看小吉祥昨天被打坏了没。

    只是,待她进了贾环房中后,看着正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小吉祥,就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她怎么能睡的那么香,睡的那么香,睡的那么香呢……

    贾惜春自忖,若是她和小吉祥换一下,她就算没被打伤,也要被气个半死!

    并不是她妄自菲薄,屈尊降贵去和一个小婢女相提并论。

    而是如今东西两府,但凡长眼睛有心眼的,谁要是还只拿小吉祥当一个小婢女来看,那她绝对就是缺心眼儿。

    这样的人,自然在府里待不长……

    在贾惜春心中,小吉祥的地位几乎和她是相等的,所以她才会经常和小吉祥拌嘴。

    这样高的地位,哪一个不是自尊心满满的,强强的?

    别的不说,就说林姐姐。

    别说被人打了,就是有人敢当着她的面说她一句不是……

    天爷啊!

    那她的泪还不流上三天三夜?

    就算困极累极睡着了,怕也是带着泪点睡过去的,还一定睡的很轻。

    再看看趴在那里撅着小圆屁股睡的一点形象都没有,小红嘴唇还不时秃噜一下的小吉祥……

    贾惜春有些风中凌乱了,她真的就一点都不生气?

    贾惜春却是想错了,小吉祥不是不生气,也不是没自尊,更不是不记仇。

    但她自幼跟着赵姨娘过活,没多咱功夫又整天跟着贾环混。

    赵姨娘就不用说了,当初她隔一段时间就“刺挠”王夫人一下,然后“如愿以偿”的挨一顿骂,都成惯例了。

    小吉祥从小看到眼里,从茫然不解,到慢慢习惯,最后待赵姨娘将她当成衣钵传人,给她详解了“赵氏姨娘心经”后,她愈发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种行为。

    哦~~原来苦肉计是这样子滴!

    再到后来,她跟着贾环的这些年,被贾环成功的灌输了各种“心灵鸡汤”。

    这些“心灵鸡汤”贾环自己有时都无法打心底相信,但对极其信奉他的小吉祥来说,却信若天理!

    因此,小吉祥打小就被培养出了一颗大心脏。

    何谓大心脏呢?

    最鲜明的特点,就是说睡就睡,倒头就睡,还睡的踏实!

    就算有心事,心中有仇,只要记住不忘就好,但绝不会翻来覆去的做无谓的咀嚼,于敌无损,于己无利。

    这一方面,小吉祥甚至比贾环做的还要好。

    昨晚她虽然是哇哇大哭着回来的,还唬了白荷一跳,不过在抽泣着跟白荷告了一状后,就感觉肚子饿了。

    然后便当着闻讯匆匆赶来的尤氏、秦氏婆媳两人的面,开动脑筋细思着点了几个好菜,还叫了份凉拌猪头肉和一碗胭脂米饭,一边抽泣一边吃完后,被面色诡异的几个大人服侍着收拾了下油手油嘴,倒头就睡着了……

    也因此,尤氏才没有在惊怒下去镇国公府送信儿,央求郭氏给宫里的赢杏儿带信……

    “姑娘。”

    小吉祥还在呼呼大睡,但白荷早早的就起了。

    她本来正在她的房间的做事,不过听外面负责清扫的婆子匆匆来报,说是住在西府的四小姐回来了,还直接进了三爷的房。

    白荷顿时就提起心来,担心这一顿小孩儿再闹起来,便匆匆赶来。

    进门后却发现,贾惜春只是怔怔的看着小吉祥睡觉,便轻声唤了声。

    贾惜春闻言,回过神后,转头看着一张容颜天香国色的脸上,嘴角擎着柔和微笑的白荷,不知怎地,小鼻子一酸,泪珠就大滴大滴的从眼眶中落下,满脸委屈。

    白荷见状一怔,随即笑的愈发柔和了,她轻声道:“姑娘,这是怎么了?”

    贾惜春闻言,似乎更加伤心委屈了,一双小手捂住了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昨夜,她可是担惊受怕了一宿。

    贾迎春怎么哄都没哄住呢……

    “白荷姐姐莫慌,咱们这个小姑子啊,是在担心三爷回来后,咱们给三爷吹枕头风儿,说她的坏话,告她的刁状呢!哼!知道怕了吧?”

    白荷正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哄这位四小姐,忽然,不知何时,前面床榻上的小吉祥居然已经醒了,不过她还是没起来,依旧撅着小圆屁股,脸趴在枕头上,懒洋洋的说道。

    也许她想学一学赵姨娘教过她的妩媚动人,可学出来的模样,在一对毛毛虫眉的加成下,却喜感倍增……

    “小吉祥……”

    白荷俏脸微霞的嗔怪了声后,对贾惜春道:“四姑娘快别哭了,小吉祥是在说笑的。”

    贾惜春还是捂着脸,不过终于肯开口出声了,她一哽一哽的抽泣道:“白荷嫂嫂,昨天不是我让李嬷嬷打小吉祥的,小吉祥逃跑后,我还和李嬷嬷吵架了呢……”

    白荷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慰色,心中也悄悄的松了口气,她拿出帕子来,拉开贾惜春的手,替她擦着脸上的泪水,而后柔声道:“我当然知道不是姑娘让李嬷嬷动的手,姑娘放心吧,小吉祥也不会怪你的。”

    贾惜春不信的瘪嘴摇摇头,悲伤逆流成河道:“她会给三哥吹枕头风告状的。”

    “噗嗤!”

    白荷还没笑,小吉祥在后面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贾惜春一夜没睡的脸色愈发难看了。

    白荷嗔了小吉祥一眼后,拉着贾惜春的手,劝慰道:“姑娘放心吧,莫说小吉祥不会告状,就算说了,三爷难不成还会是非不明,去责备你这个亲妹妹?”

    贾惜春哀叹了声,道:“白荷嫂嫂,你别劝我了,那些婆子们都说了,这世间的男子,都是娶了媳妇忘了娘。

    三哥应该不会忘了姨娘,可是怕是会忘了我这个妹妹。

    小吉祥再吹吹枕头风儿……呜呜……”

    悲伤的孩子又哭了起来。

    “哈哈哈……哎哟,笑死我了,咯咯咯……”

    小吉祥昨夜哭的一塌糊涂,今儿一大早就欢乐的像只吃了虫子的小鸟儿。

    白荷见状,心里放下一块石头后,又不得不喝住了她。

    小吉祥人小鬼大的对白荷摆摆手,道:“白荷姐姐,你尽去忙你的吧,这里交给我!”

    白荷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道:“看把你能的!”

    小吉祥见她不信,小下巴一扬,骄傲道:“你不信就看我的……”说着,对紧绷小脸儿的贾惜春道:“四丫头啊……”

    不过见白荷的眼神真的有些严肃起来,小吉祥倒也乖巧,连忙改口道:“咳咳,四妹妹啊!只要你跟小嫂我保证,日后绝不再听那些臭婆子的话,我就答应你,不跟三爷告状!”

    贾惜春闻言,大眼睛忽闪了几下,道:“真的?昨天……昨天挨打的状也不告吗?”

    小吉祥撇撇嘴道:“这不关你的事,我告状也不会牵连到你身上。”

    贾惜春还是不信:“真的?”

    小吉祥不爱搭理她了,道:“爱信不信……哎哟,我昨晚睡的可真香啊!这枕头是三爷的枕头,三爷说了,这叫原味儿枕头,就算他走了,我枕着这枕头睡觉,就像睡他身边一样。

    三爷的话果然是真的,我昨晚上还梦见三爷了呢!

    四姑娘,你梦到了吗?”

    贾惜春大眼睛里擎满了委屈的泪花,面色沉重的摇摇头,道:“我昨夜一宿没睡。”

    白荷闻言惊讶:“这可怎么行?四姑娘快回去睡觉吧……”

    贾惜春面色更加沉重了,摇头道:“白荷嫂嫂,我睡不着。”

    只是,一双大眼睛却忽闪忽闪的看向了小吉祥……脑袋下的枕头。

    白荷也是聪明人,她抿嘴一笑,然后看向了小吉祥。

    小吉祥见状一惊,连忙摇头道:“四丫头,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如今这个原味枕头就是我的命,没了它我连觉都睡不着!”

    贾惜春挤出一脸小狐狸似的赔笑笑脸,商量道:“一人一个月,好不好?我先来……”

    小吉祥嗤之以鼻,笑道:“少做你的春秋大梦了!你怎地不说一人一年?”

    贾惜春见没戏,又“伤心难过”起来。

    小吉祥可以无视,白荷却不能无视,她看向小吉祥道:“你比四姑娘大,要让着她……”

    小吉祥立场很坚定:“白荷姐姐,三爷说过,原则问题是不能让步的。”见贾惜春脸色真的难过下去后,她又道:“不过嘛!我有一个非常绝妙的主意。”

    “什么主意?”

    本来都不想搭理她了,可贾惜春还是忍不住问道。

    她真的太想她的臭三哥了,尤其是经过昨天的事后。

    白荷也想看看,小吉祥能有什么绝妙的馊主意……

    小吉祥得意洋洋道:“四姑娘,你不是昨夜没睡觉吗?”

    贾惜春哼了声,道:“是又怎样?”

    小吉祥笑道:“那你可以在这睡啊!这里不仅有三爷原味儿的枕头,还有原味的被褥!哦对了,你看这是什么?”

    小吉祥忽然眉开眼笑的从被窝里一溜烟儿的爬着站了起来,得意洋洋的看着贾惜春道。

    贾惜春莫名其妙的看着小吉祥腿上套着一条极其宽极不合身的大睡裤,奇怪道:“小吉祥,你穿谁的裤子?”

    小吉祥高高扬着小下巴,道:“当然是三爷的!也是原味儿的!还有原味儿上衣,不过被……”

    “小吉祥!”

    白荷满脸通红的瞪着小吉祥,喝了声,阻断了她的荒唐话后,而后对眼神怪异的贾惜春道:“四姑娘,不如……你就在这里歇息吧?”

    贾惜春犹豫了下,还是点点头,慢吞吞的上了床,在白荷的服侍下脱了鞋袜,钻进了贾环的原味被窝里,嗅了口,的确是贾环身上的气息。

    她小脸上满是思念,而后忽地对正要离去的白荷悄声道:“白荷嫂嫂,我想穿三哥的原味衣服睡觉,我好想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