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心奴印迹
    “师父,他说他叫三个,咯咯!”

    鄂兰巴雅尔竖起三根葱白纤细的手指,对扎达尔抿嘴笑道。

    开心的语气,让她身旁的博日格德和哈日查盖两位王子吃醋不已,看向“三个”的眼神有了些恶意……

    扎达尔却没怎么笑,他继续紧紧的盯着少年“三个”,又道:“把衣服脱了。”

    鄂兰巴雅尔闻言有些意外,不过却也没多问,她爽朗道:“喂,三个,把你的衣服脱了。”

    “三个”好像真是傻子,听到了这话后,非但没有害羞,反而愈发得意起来。

    他看向众人的眼神有些神气,好像要做一件了不起的事一般。

    众人齐齐的看着他,想看他能出什么洋相。

    “三个”一只手缓缓的放在了腰间,扯住了一个布条线头,而后见大家的眼神都跟着他的手在动,神情愈发得意,还用眼神神秘的提醒鄂兰巴雅尔,“你看仔细了哦”……

    就在众人皱眉其装神弄鬼之际,“三个”猛一拉布条,然后整个人还一抖一秃噜。

    果然,让众人目瞪口呆的事发生了。

    原来那根布条,不仅是裹上面羊皮的,居然也是扎着裤腰的。

    “三个”这么猛然一拉,又那么一抖一秃噜,然后他整个人从上到下就都成了光凸凸的了。

    为什么是光凸凸而不是光溜溜的呢?

    因为他胯下,有一条死蛇在寒风中一凸一凸的!

    “哎呀!”

    “呸!”

    纵然草原上的风气很开放,鄂兰巴雅尔也经常能听到她父王甚至她祖父大汗和他们的妃子啪啪啪的声音。

    草原上的牧人,在放牧无聊之际,也常常在天苍苍野茫茫中啪啪啪,风中草地现啪啪。

    经常远远的就可以看到两个白屁股……

    可这么近距离,这么直观,这么突然的呈现,对她来说还是有些……刺激。

    所以,在惊呼一声啐了一口后,鄂兰巴雅尔几乎不可自抑的咯咯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

    这就让博日格德和哈日查盖愈发无法容忍了,马匹的,本王子想过多少次的事,多少次在梦里发生的事都没有机会去尝试,唯恐性格火辣的鄂兰巴雅尔会没收他们的“作案工具”。

    没想到,今日却被一个卑贱的札剌兀给做到了。

    最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他们的梦中女神非但没有勃然大怒的让他们去没收这个札剌兀的“作案工具”,还笑的那样欢乐。

    换做任何一个旁观者,都能明白,鄂兰巴雅尔笑的不过是“三个”的傻笨。

    可作为爱情的“当局者”,博日格德和哈日查盖却只能想到这个卑贱的札剌兀做到了他们做不到的事。

    嫉妒之火让两人怒火冲天,本就尊贵出身的他们,哪里懂得压制自己的愤怒。

    两人冲到傻子“三个”跟前,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暴揍。

    鄂兰巴雅尔并没有在意,而扎达尔似乎也没真把“三个”放在心上。

    只是静静的看着“三个”被博日格德和哈日查盖暴打,抱着脑袋蜷缩在地上,却把屁股高高的撅起……

    不过,当扎达尔的目光从“三个”的后心扫过后,他三角眼中的疑惑渐渐散去了。

    因为那里一切正常,连一点青紫都没有。

    “好了。”

    扎达尔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让打的正过瘾的博日格德和哈日查盖两人顿时收了手,老老实实的退下。

    “三个”身上却满满都是青红黑紫,他抱着头趴在冰冷的地上瑟瑟发抖着,还发出“呜呜呜”的哭泣声。

    然而,这极为正常的一幕,却让扎达尔的眼神又泛起了一抹疑惑。

    博日格德和哈日查盖两人虽然不怎么成才,可毕竟也是三品武人。

    他们两人方才也下了死手,这个“三个”居然只是在哭泣,还活着……

    “三个,站起来。”

    这一次,扎达尔没有让鄂兰巴雅尔当翻译,而是自己低沉的说道。

    “三个”闻言,身子猛然一颤,缓缓的抬起头,脸上满是泪水和泥土,清澈的眼睛里,都是疼痛之色和惊恐畏惧之色。

    他可怜巴巴的看着扎达尔,却没有起身。

    “站起来。”

    扎达尔一双眼睛直视着“三个”的眼睛,眼睛里的瞳孔,却缓缓的发生着骇人的变化。

    原本是黑色的圆瞳孔,此刻居然渐渐变成了竖起的,如同一条,矛头白腹蛇的眼仁……

    在这一对骇人的眼睛的注视下,“三个”忽然怔住了,呆呆的看着扎达尔的这一双眼睛,原本清澈见底的眼睛,也变得浑浊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俺叫三个。”

    “你家在哪里?”

    “俺家在哈密卫。”

    “你爹叫什么?”

    “俺没有爹,只有大个。”

    “谁教的你武功?”

    “大个教,大个说,俺是练武天才,力气大着呢,他跟大将军讨来了好多药,让俺泡澡。

    可俺可不喜欢练武了,真疼,大个变的一点都不好了,他……呜呜,他拆了俺的骨头,可疼了……”

    “大个呢?”

    “大个跟着大将军去打骚鞑子去了,呜呜,他死了,俺可想他了,大个……”

    “那……二个呢?”

    “二个?二个好可怜,他被抓去背土,结果被关里出来的马给踩死了。呜呜,俺看到他还吐血了,他让俺快跑,俺就跑了……呜呜,二个,二个……”

    “你……可恨蒙古人?”

    “恨。”

    “为什么?”

    “大个说的,大个说蒙古鞑子最坏了。”

    “你记错了,大个说的不是蒙古人坏,而是秦人坏。”

    “真的?你不要骗俺,俺可精明了哩!”

    “你想想,大个是不是被大将军骗去送死了?二个是不是被秦人的马给踩死了?难道他们不坏吗?”

    “是……坏……坏!”

    “对,你要记住,秦人最坏,秦人最坏,秦人最坏……”

    “秦人最坏,秦人最坏,秦人最坏……”

    “你还要记住,鄂兰巴雅尔是你的主人,鄂兰巴雅尔是你的主人,鄂兰巴雅尔是你的主人……”

    “鄂兰巴雅尔是你的主人,鄂兰巴雅尔是你的主人,鄂兰巴雅尔是你的主人……”

    “你睡觉吧。”

    “睡觉……”

    ……

    “师父,你这是……”

    看着扎达尔在昏睡不醒的“三个”身上摸来摸去,鄂兰巴雅尔好奇道。

    扎达尔没有理会,直到他将“三个”全身的骨骼摸了个遍,又透了内劲入体,在“三个”经脉内游走了一圈后,才站起身,眼睛罕见的明亮起来,道:“难以置信,世上竟然有如此完美的从武根骨。”

    鄂兰巴雅尔闻言一怔,然后看向赤身果体的“三个”,不可思议道:“就他?”

    语气里还有些不服气,在此之前,扎达尔一直都在夸赞她才是不世出的练武天才,但也还达不到完美级别……

    听出鄂兰巴雅尔语气中的不服气,扎达尔缓缓的道:“巴雅尔,从现在起,他就是你最忠诚的札剌兀了,他的力量越强大,就对你越有益。所以,你不用嫉妒,他的,就是你的。你还要将你的武功全部教给他……”

    鄂兰巴雅尔好奇道:“师父,你不是说他有完美的从武根骨吗?那你怎么不自己教,说不定还能再教出一个武宗!”

    扎达尔缓缓的摇头,道:“他神智本就不清,又被我用密宗神法烙下了心奴印迹。这辈子,他都无法突破桎梏,超脱成武宗。

    但,他的战力却未必会逊色于一般的武宗。所以,他会成为你一生最牢固的守护。”

    鄂兰巴雅尔闻言,点点头,笑颜如花道:“那好吧,我会好好教他的,谢谢师父。”

    扎达尔想了想又道:“虽然他被我下了心奴印迹,一辈子都将会是你最忠诚的札剌兀。不过,你也可以对他好一点,这样他就会愈发死心塌地的为你效死。”

    鄂兰巴雅尔笑着道:“那当然!”

    扎达尔闻言后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几个忽闪,身形便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待扎达尔离去后,博日格德和哈日查盖两位王子开始劝导起鄂兰巴雅尔:“巴雅尔,这个傻子,哪里能成为什么守护者,你看他跟一头光屁股猪一样。你若让这样的人当你赶车的札剌兀,你会很没面子的。”

    “就是,巴雅尔,你根本不需要再找这样一个卑贱的札剌兀来保护你,你有哈日查盖这样的雄鹰保护,世界上再强大的敌人都无法伤害到你。”

    哈日查盖拍着胸脯道。

    鄂兰巴雅尔没好气的瞪了两人一眼,而后道:“两位哥哥,不要再争吵了,巴雅尔的脑袋都要爆炸了。你们都要保护我吗?”

    “当然!”

    “这是我毕生的追求和荣庆!”

    “你真不要脸……”

    文采差一点的博日格德怒视着哈日查盖骂道。

    在哈日查盖反击前,鄂兰巴雅尔连忙拦住,道:“我现在就有一件事需要你们帮忙,你谁肯帮呢?”

    “我!”

    “当然是我!”

    俩王子争抢道。

    鄂兰巴雅尔狡黠一笑,道:“那好吧,请两位哥哥帮巴雅尔给‘三个’穿上衣服,再把他抬到我的帐子去!”

    博日格德:“……”

    哈日查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