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三十一章 鄂兰巴雅尔公主
    准葛尔大军的中军大帐内,大军统帅噶尔丹策零正在大发雷霆,挥舞着鞭子,狠狠的抽着他的蒙古侍者。

    大帐内的气氛也格外低落。

    左下首坐着的一个金发碧眼的厄罗斯白人与周围的人格外不同,他连连往嘴里灌着烈酒,神色极为颓废。

    今日损失最大的,其实就是厄罗斯的哥萨克铁骑,而且还是其中最宝贵的重甲铁骑。

    再加上之前伏击秦梁时消耗掉的,还有在拦截岳钟琪营救哈密卫大营时消耗掉,他所带的三万哥萨克骑兵已经所剩无几了。

    然而,直到今日哥萨克重甲铁骑损失殆尽,他才隐隐发现,麻辣隔壁的,这群鞑坦人真不是东西,居然拿他当刀使。

    出发前,沙皇曾再三叮嘱他,要当心这群白鹿和苍狼的后代,他们既凶猛,又奸诈。

    可是,当他来到这里,发现这群鞑坦人和野人差不多粗鄙时,身为贵族的他,又怎么会真将他们放在心里。

    结果,不知何时起,他居然一步步沦落成了炮灰,直到今日,更是丧尽了手下的哥萨克骑兵。

    这让他这个出身于厄罗斯顶级贵族蓝色冰狼家族的子爵,着实难以释怀……

    那个鞑坦人虽然看起来是在暴怒殴打他的侍者,可他在当本爵是傻子吗?

    他嘴角弯起的那抹可恶的微笑,是在嘲笑本爵多次对他的出言不逊和曾经的蔑视吗?

    哼,哼哼!

    本爵倒想看看,本爵的兵马消耗光了,对你们,有什么……有什么好处……

    酒不醉人人自醉,在极其苦闷的心情下,又猛灌了许多酒,这位厄罗斯贵族晕晕乎乎的醉倒在地。

    他身后的侍者见状,连忙上前,小心的将他背起,而后躬身对噶尔丹策零行了个礼后,便悄无声息的退下了。

    待厄罗斯人都退去后,噶尔丹策零也住了手里的鞭子,吩咐人将那个被他抽的奄奄一息的蒙古侍者抬出去后,重新坐正在中榻后。

    噶尔丹策零虽然长相也是异族模样,但却不是蒙古人典型的细眼高颧骨,他眼睛很大,眉毛很浓,高高的鼻梁下,是一张阔口,口上还有两撇朝上弯起的黑须。

    年纪看起来不过四十的他,看起来很威武,很霸气,也很雄才大略。

    而此刻,面对一大帐的万户、千户,噶尔丹策零没有再像方才那样动怒,反而顾盼自雄的大笑了起来,似乎之前日暮时分的大败根本未被他放在心上一般。

    他高声道:“再高贵的天鹅,在猎人的弓箭下,也不过是待煮的大雁。

    克列谢夫自以为是高贵的天鹅,却不知,连整个厄罗斯公国,当年也不过是我蒙古人的牧场。

    他在本王的大帐里还敢屡屡不敬,念在其麾下的三万铁骑有用,本王才屡屡退让于他,恭维于他。

    让他甘心做本王的猎犬,承受大秦人的正面攻击。

    再看如今,他还有勇气在我的大帐里高傲吗?”

    被他这一番鼓动,大帐内的士气瞬间又回涨了起来。

    厄罗斯人克列谢夫其实看的没错,除了策妄阿拉布坦和噶尔丹策零父子俩,准葛尔汗国里,大多数鞑坦人都处于比较愚昧状态中,崇拜力量图腾,信奉谁手下的万户多,谁就是强者。

    除了在打猎或者打仗的时候,他们会变成另外一种开挂的人外,其他时候,其实多比较愚昧。

    噶尔丹策零几句话一煽呼,他们似乎一个个都成了妙计无双的精明猎人,而克列谢夫却成了愚蠢的土狼,被猎人当成了猎犬在用。

    当然,也不是全部都是这样。

    一阵糙糙的热闹后,一个看起来有些老迈的老蒙古站了起手,右手搭在左肩,微微躬身一礼,道:“台吉,您的英明,如同伟大的准葛尔大汗一样,都是长生天下最精明的人。那位厄罗斯贵族,又如何会是您的对手。只是……”

    “斯钦巴日,你是我准葛尔汗国的智虎,有话直管说便是。

    秦人虽然可恶,但他们有一句话说的很好:英明的君王,能够容纳的下臣子的建议,这样才会让国家更加强大。

    只是,他们只会说,却做不到。

    他们的君王和臣子整天都在勾心斗角,争权夺利。

    用他们的话来说,叫君不君,臣不臣。

    但我相信,苍狼白鹿的后人,长生天的子孙,绝不会重蹈他们的覆辙。

    斯钦巴日,请说!”

    噶尔丹策零挥着大手,一边喝着马奶酒,霸气威武的说道。

    斯钦巴日,在蒙古语中便是“睿智的老虎”的意思。

    他本是准葛尔汗国中的一名万户,有自己的部落,也确实是一名受人尊重的智人。

    然而此刻,他却激动地跪倒在地,双手高举过头,老泪纵横,高声道:“长生天,您是何其厚爱你的子民啊,赐给我们一个英雄盖世的大汗后,竟然又赐给我们一个英明绝顶的台吉!我准葛尔汗国,必定能重复成吉思汗时的雄壮威武!”

    噶尔丹策零高坐上首,看着满帐万户千户都开始跟着斯钦巴日一起赞扬起他英明神武后,心中大为满意。

    最重要的是,众人今日战败后的惊惧之心,彻底的消失了。

    斯钦巴日这只草原上的老狐狸,果然是个精明人,知道配合自己……

    又热闹了好一阵后,众人才各自归坐,座位前的烤羊正好烤的金黄流油,马奶酒也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一干人草草的敬了噶尔丹策零一礼后,便开始大嚼大喝起来。

    不过,斯钦巴日的话还没说完,他起身后,看着噶尔丹策零道:“台吉,今日主要的损失,都是厄罗斯人在承受。他们的铁甲太过厚重,战马又都累了,跑不动了,所以替我们挡住了秦人。

    普通的战兵虽然也损失了些,但我们准葛尔汗国人口数百万,多的是兀贴古孛斡勒(战时俘虏为奴,这种奴隶处于社会最低层,往往平时给主人放牧,战时为部落作战),随意征召便是。

    可是,他们却烧了我们的粮食和草秣,还抢走了部分牛羊。

    若是没有粮食和草秣,这仗还怎么打下去呢?”

    噶尔丹策零闻言,大笑起来,对一脸迷糊不解的斯钦巴日道:“斯钦巴日,你知道我们之前的粮食是从哪里来的吗?”

    斯钦巴日点点头,道:“是从哈密卫的秦人手里抢来的,只是,他们手里已经没有什么粮食再给我们抢了。”

    噶尔丹策零点头道:“没错,但是你忘了,就算我们不抢他们的粮食,我们自己也有粮食。”

    斯钦巴日闻言一怔,不解道:“台吉的意思是……”

    噶尔丹策零正要笑着开口,大帐帐门忽然被打开,一道曼妙的身影走了进来,步伐欢快。

    “父王!”

    银铃般的声音,让浑气浊浊的大帐内陡然一清。

    喝的熏熏然的万户千户们也一下清醒了过来,目光火热的看着走进来的那个年不过十七八的少女。

    “哈哈哈!鄂兰巴雅尔,我最珍贵的明珠,草原上盛开的最美的萨日朗花,我的女儿,你终于来了!”

    噶尔丹策零看到少女后,整个人洋溢出的喜悦,与方才的大笑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高兴。

    现在的这份高兴,是发自肺腑心底的喜悦。

    “喔,原来是鄂兰巴雅尔公主。”

    斯钦巴日看到来人后,心里顿时了然了。

    他自然不会不知道这位噶尔丹策零最宠爱的女儿,也是策妄阿拉布坦大汗最宠爱的孙女,五岁那年,便得封了金珠公主的称号。

    鄂兰巴雅尔自幼容貌姣美,聪明机敏,能歌善舞,而且武艺超群,还善“番书”,通兵略,知权谋,最重要的是,她居然还懂得农事。

    如今准葛尔汗国内的秦人,差不多都归这位金珠公主掌管。

    在她的带领下,开垦准葛尔盆地里的农田,种出了大量的粮食。

    被汗国万民称之为文武双全的奇女子。

    既然是她来了,那么想来,一定也带来了足够的粮食和草秣。

    只是,西域这个地域广阔,有的地方有深厚积雪,既然可以以爬犁拉粮。

    可有的地方,却依旧是大片裸.露砂石的戈壁,这种地方该怎么办呢?

    若这个问题能够解决的话,此次大战就更有希望了……

    “斯钦巴日,你现在知道,本王为何一点都不焦急粮草问题了吧?哈哈哈!有我的鄂兰巴雅尔在,区区万石粮草又算的了什么?哈哈哈!”

    噶尔丹策零开怀大笑道。

    斯钦巴日连连点头称是,然后又直接向鄂兰巴雅尔询问道:“公主殿下,不知道您是如何解决干地上的运输问题的呢?若是再重新卸下来装马车的话,应该会非常废功夫才是。而且马车也无法从雪地里赶来……”

    噶尔丹策零闻言,也看向了鄂兰巴雅尔。

    鄂兰巴雅尔甜美一笑,道:“斯钦巴日爷爷,您是汗国里有名的智者,难道也想不出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吗?”

    斯钦巴日摇头苦笑道:“公主殿下就不要取笑我了,和公主您这朵大蒙古汗国最骄人的萨日朗花相比,我不过是一头老黄牛而已,只是多了些岁月的沉积罢了。”

    鄂兰巴雅尔懂得适可而止,没有再玩笑下去,她正色道:“斯钦巴日,那些干旱裸.露的荒漠戈壁上虽然不会下雪,可是却依旧非常寒冷。

    我让人准备了大量的水,凝结成冰,然后运到干旱之地再敲碎,重新烧化成水,倒在地上便铺出了一条冰路。这样,我们的爬犁便能很快的从戈壁上通过了。

    虽然还是费事许多,但却比马车快的多。”

    斯钦巴日和噶尔丹策零闻言后两人不禁面面相觑,而后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斯钦巴日感慨道:“也儿钟金哈屯,也儿钟金哈屯,金珠公主,真是我准葛尔汗国的也儿钟金哈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