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三十章 不见了……
    听了牛奔的话后,岳钟琪不置可否。

    以他的身份,目前自然奈何不得这些豪门衙内。

    但若说这些大衙内能奈何的了他,却也不见得。

    尤其是,这里是黄沙军团,而他还是黄沙军团的副都督。

    牛奔虽然皆出身不凡,但这里却不是霸上。

    若是贾环在此说这句话,他或许还忌惮一二。

    至于牛奔……

    当然,他也不会幼稚的去和牛奔硬拗,他的身份不合适。

    但有合适的人……

    他不说话,其身旁的方静却眯起细眼,看着牛奔冷笑道:“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让我们离不开这嘉峪关。”

    牛奔还没开口,他一侧的秦风便上前一步,直视着方静,道:“方家子,这里不欢迎你。我黄沙军团也从不欢迎女人,出去。”

    方静闻言勃然大怒,指着秦风尖声道:“你再说一句。”

    秦风冷笑一声,一字一句道:“我说,麻烦你这方家子,带上你方家的狗滚出去!够不够清楚?”

    “你……”

    方静细眸瞬间蒙上一层血色,就要暴怒出手,只是,秦风身后陈山虎并吴恒以及两人手下各十人,人人端着一架强弩,齐齐的瞄准了方静等人。

    看着陈山虎和吴恒两人眼中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眼神,方静眼中的血色渐渐褪去了。

    她深深的看了眼秦风,转身就走。

    不过,她心里却在疑惑,秦风在贾环那一圈子人中,虽然最是清高自傲不过,可却也是最有心智的一个。

    到底发生了何事,让他今日如此失态,甚至不惜彻底与方家撕破脸皮。

    奇怪……

    方静和默不出声的李武走后,岳钟琪淡淡的看了眼秦风等人,道:“今日本将前来,一是为了探视一番贾爵爷,既然爵爷身体不便见客,那就罢了。其二,就是来恭贺一番诸位衙内,首战建功。”

    今日,趁着敌营松懈疲惫之际,黄沙军团出动了五千重甲铁骑,以奔雷之势杀入敌营之中。

    只此一战,便杀敌近两万,其中更有八千哥萨克铁骑。

    真正的重创了不可一世的虏贼。

    除此之外,还烧毁粮饷草秣无数,救回了数千被虏贼虏去的大秦百姓。

    此战,乃是自武威侯战败于额尔齐斯河畔后,最大的一次胜利。

    牛奔、温博等人上阵之后,起初还记得贾环的忠告,没有太靠前。

    可是见前军突入敌方大营后,而敌方连一场像样的反击都组织不起来时,他们哪里还按捺的住性子。

    仗着武人的功力,催促着战马飞奔,生生从队伍最后突击成了前锋。

    身着重甲,又有真功夫在身,他们几个并各自的家将一起,生生组成了一把锋利无匹的刀锋。

    直冲对方中军大帐。

    若非敌营中亦有知武亲卫拼死阻拦,说不准,还真让他们立下一件惊天奇功。

    饶是如此,以他们斩首的数额,以及缴获的敌军中军大旗,亦是一件殊荣大功。

    不过,虽然立下此等大功,可没来得及高兴太久,回到嘉峪关城后得到的消息,却让他们如坠冰窟。

    贾环居然……居然……不见了!

    ……

    “妈妈,你方才说甚?”

    王熙凤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手里斟酒的酒盏也顿住了,桌上滚烫的野鸡发出的香味都有些令她作呕了……

    她怔怔的看着李嬷嬷,问道。

    李嬷嬷许是又喝了两盅后,酒意又有些上头,没发现王熙凤的不对,她居然还大咧咧的嘲笑王熙凤道:“瞧瞧,连你也怕那个三霸王,哼哼,偏我就不怕。我就打了那个小娼.妇了,又……又能怎么样?

    我打三十年前就跟着太太来了贾家,任劳任怨一辈子了,又奶了宝玉,连老太太那里都有几分体面,还收拾不得一个小……小娼.妇?

    别人怕他,我……我却不怕!”

    说着,还“砰砰砰”的拍了拍她的老胸膛……

    王熙凤面色古怪的看着李嬷嬷,不知道她是真喝醉了,还是装的,她试探问道:“妈妈,你今儿,是得了太太的意思?”

    李嬷嬷闻言,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这是哪里话,我将将才和其他几个老婆子们耍牌戏回来,嗨,手气忒也差了些,连输了大几百钱,心疼的我哟,心肝儿都疼。

    正巧听到那个下作的小娼.妇在那里臭婆子长臭婆子短的和四姑娘别,我哪里听得这些,就好生教训了她一顿。”

    王熙凤闻言,面色再变,强笑道:“嬷嬷动手了?”

    李嬷嬷醉意熏然道:“何止动手,我还动脚了呢!想当年,我教府上新进的小蹄子们规矩时候,哪个敢不上心,我一脚踹过去,准让她老老实实的跪半个时辰起不来身……

    唉!如今到底是上了岁数,踹她一脚,居然还能没事人一样爬起来跑掉……”

    “呕!”

    李嬷嬷没自夸完,王熙凤忽然开始干呕起来,而且还愈演愈烈……

    外间的平儿闻声,连忙进来,端着一个铜盆,放在凳子上,然后小心的搀扶着王熙凤。

    王熙凤便开始对着铜盆呕吐起来……

    李嬷嬷见状大感晦气,看了眼桌子上热腾腾的野鸡,摇头叹息了声,又一口饮尽酒盅里的热酒,就拄着拐杖脚不离地的走了。

    等李嬷嬷走后,王熙凤吊着丹凤眼,冷冷的瞥了眼她的背影,然后直起身来,接过平儿递来的帕子擦了擦嘴角,又用水漱了漱口后,冷笑了声:“不知死活的老货。”

    平儿闻言,叹了口气,劝道:“她知不知死活,又与你何相干?这段日子你总在害喜,一宿一宿的睡不好,偏还想着那些事,我的好奶奶,你就不能安生些?你肚子里可是有小主子呢。”

    王熙凤闻言,心里虽然感动,可面上却不显,哼了声,酸气熏人道:“你还有心思管我夜里睡不着,你和你链二爷夜里倒是歇息的好。”

    平儿闻言,面色登时大红,羞恼道:“你真真是疯了,你……”

    王熙凤见她这幅囧样,心中大感痛快,伸手捏了捏平儿红热的脸,笑骂道:“小蹄子,不过是在自己屋里,你还害羞个甚……罢了,不和你嚼舌头了,我得去太太那里走一趟。”

    平儿羞恼归羞恼,可还是心疼王熙凤,闻言忙拦着,正色道:“太医几番叮嘱,让你轻易别出门,就在屋里多走动走动就好。奶奶,你可别逞强。”

    王熙凤闻言叹了口气,道:“你当我愿意操这份心?可如今好容易安生下来的家,让这疯老婆子这一通胡闹,眼看又要不太平了。哎!他们若是只闹他们的倒也罢了,可咱们夹在中间,三头都不是好人。

    你说我还能怎么办?早早的去按下吧。”

    说着,让平儿替她取了脖套、大氅来,又让人打着玻璃灯罩大红灯笼,便去了荣禧堂。

    “这都夜了,你又来做什么?如今也是双身子的人,多少注意一点。”

    王夫人见王熙凤挑开门帘进来后,便放下了手中的《法华经》,指使着彩霞去扶她。

    王熙凤闻言连忙笑道:“这才多咱时候,哪里用的着人去扶?

    我听上了年纪的嬷嬷说,城外庄子上,有些妇人都是挺着大肚子在田里干着干着活,一不留神,孩子就生出来了。”

    这话让彩霞彩云几个屋里的丫头们羞红了脸,倒是王夫人是过来人,听她说的戏谑,不禁瞪了她一眼,笑骂道:“尽浑说,哪有这个道理。”

    不过,倒也没再人格外照顾她。

    王熙凤坐下后,没有拐弯抹角,直言道:“太太,方才倒是出了个事,我摸不着脉,特来请示请示太太。”

    王夫人闻言,面色不变,看着王熙凤道:“如今都不让你管家里事了,还有甚事让你摸不着脉的?”

    王熙凤赔笑道:“倒不是甚大事……方才我在屋里歇息,远远的就听到李嬷嬷在外面嚎。我原以为她又在发作宝玉院里的丫头,可出去一看,她竟然在跟四妹妹叫嚷。”

    王夫人闻言,眉头轻轻皱起,道:“她和四丫头叫什么?”

    王熙凤笑道:“嗨!说来也真没甚大事,不过是她赌钱,今儿又输的惨了。还喝了不少酒,路过四姑娘院儿时,听到东边儿的小吉祥正在和四姑娘玩笑,结果她给当真了。

    当场把小吉祥子给打了一巴掌,又一脚踹倒在地。

    小吉祥子倒没说什么,起来跑了。四姑娘却有些不乐意了,说了李妈妈两句,李妈妈便不依了……”

    王夫人闻言,脸色缓缓木然了起来,看着王熙凤的眼神也让她越发感到不自在。

    “姑姑,你这是……”

    王熙凤干笑道。

    王夫人闭眼,深吸了口气,摇头叹道:“这个老货,坏了大事。”

    王熙凤闻言一怔,心里奇道,不应该是这个路数啊……

    王夫人没等她发问,就拿出一封信来,递给王熙凤道:“你舅舅从黑辽来的信。”

    王熙凤闻言眼睛一亮,高兴道:“舅舅到黑辽了?”

    不过等她打开信封,就高兴不下去了,面色一变,脸色难看道:“舅妈的信……舅舅水土不服,病倒了……她让咱们求求老三,看能不能将舅舅调去武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