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二十四章 观战!
    “驾!”

    “驾驾!!”

    从武威前往嘉峪雄关的官道上,数千骑轻骑跃马飞奔,狂飙突进。

    从神京往武威的一路上,或许还有许多山涧或是河流阻拦。

    但从武威前往嘉峪关的路上,河西走廊上的平坦干燥,让众人的速度远甚之前。

    清晨出发,到了下午还未入夜,贾环、秦风、牛奔等并陈山虎所率领的三千虎贲轻骑,已然到了嘉峪雄关下。

    而其身后相隔三十里,便是岳钟琪所率七千骑兵,并方静和李武二人。

    由于青塘之战所立下的战功,军中祭酒索文昌提议,都头陈山虎晋升为都虞侯,统帅昨日归来的三千“残卒”。

    岳钟琪显得很大气,并没有怎么反对就答应了。

    当然,事实上,黄沙军团的虎符金印如今就为索文昌所保管,岳钟琪也没什么实力去反对……

    这三千兵马交由陈山虎统领后,他的第一个任务,便是护送贾环、秦风一行人,前往嘉峪关,将他们平安的交给吴、孙、郑、王四大都指挥使。

    一个都指挥使麾下二万五千兵,黄沙军团原本一共六大都指挥使,再加上武威侯秦梁直属的五万大军,一共二十万。

    额尔齐斯河战役中,秦梁直属的五万大军近乎全军覆没,在岳钟琪率军营救被陷秦梁大军时,又折损了两万,其中就包括一个都指挥使……

    如今,除却留守在武威大营的一位都指挥使外,其余四大指挥使都汇聚在嘉裕雄关内。

    他们是黄沙军团最中坚也是最后的骨干精锐了。

    而且,也是因为手握雄兵实权的他们抱成了一团,才让企图在秦梁身遭重创昏迷不醒时掌控黄沙军团的岳钟琪,不得不后退回武威大营,另辟蹊径的去立功。

    当然,岳钟琪这种心性韧性都堪称惊艳的人,自不会放弃这个千载难寻的机会……

    “吁!!”

    距离嘉峪关数百米外,贾环等人勒马驻足。

    在西域夕阳挥洒出的血芒中,注视着眼前这座天下第一雄关!

    嘉峪关!

    嘉峪关因地势而得名,从肃州通往西域之地,道路本就艰险,而到了嘉峪山隘口处,狭谷穿山,危坡逼道,就更加险厄。

    而嘉峪关,便筑在嘉峪山最狭窄的咽喉部位……

    关城乃是由黄土糯浆夯筑而成,因此,在血色的夕阳中,整座城池却散发着鲜明的土黄色。

    似乎在彰显其犹如厚土一般的结实,厚重。

    嘉峪关城墙攀缘在高达五十丈,并倾斜成角的山脊上。

    看上去似乎长城是从山上陡跌而下,极为险要。

    关城地势最高部分在嘉峪山上,而城关两翼的城墙,则横穿过沙漠和戈壁。

    向北十六里,城墙连起黑山悬壁长城。

    而向南十四里,城墙则接长城第一墩,讨赖河墩。

    一南一北交连在一起,并同嘉峪关,死死的堵住了西域想要东进之路。

    是华夏万里长城西端主宰,自古便为河西第一紧要隘口。

    而西域之人想要入内,此关,乃是必经之地!

    再往远处眺望,则是数不尽的穷山峻岭,山上连棵树都没有,皆为土黄色的石头。

    另一边,则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戈壁。

    “壮哉!!”

    韩大忍不住赞叹了声,宁泽辰、诸葛道等人,更是痴迷的望着眼前的雄关。

    若是手提十万兵,镇守此雄关,纵然有百万敌虏来犯,又有何惧之?

    只是……

    听着隐隐传来的喊杀声和砰砰的闷响声,贾环身旁的牛奔有些奇怪道:“那群王八贼羔子们还在攻城?

    就算他们有投石车,有撞木,难道他们以为就能攻破这座雄关?

    他们到底在图什么?”

    贾环闻言,和秦风对视一眼,再看了看后面索蓝宇紧皱的眉头,摇摇头道:“这群人的心思还真猜不透。

    不过,我想他们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尤其是厄罗斯那三万铁骑更是穿越了上万里地,绕到西域来,应该不会只是简单的来做无用功吧。

    他们到底有什么后招……目前还真猜不透。

    不过,他们攻不破这座雄关是一定的!”

    温博点点头,道:“如今之计,也只能以静制动,等他们先出招了。

    对方多骑兵,纵然有一些攻城器械,想来也不会太多。而且,他们也不擅于攻城。只要守好了嘉峪关,耗,也能把他们耗死。”

    韩三疑惑道:“这漫山遍野都是石头,他们若一直用投石车投石头呢?”

    温博闻言,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的瞪了韩三一眼,道:“老三,你是不是傻了?你以为投石车就不坏啊?一架投石车,能投出二十块石头就不错了。散架了后,想修好比再造一架还难。

    而且你看看,这周遭不是光秃秃的石头山,就是荒漠戈壁,他们哪有木头再造?”

    “哟!黑鬼,你倒是还有几分见识吗?那你说说看,他们又不是二百五,连你都知道的事,他们必然不会不知道,那他们还攻打个甚?”

    牛奔听温博笑话韩三,顿时不乐意了,反击之。

    温博笑骂道:“你这个丑鬼,还替老三出头。他们不是二百五,你是!”

    “好了好了……”

    拦住了两人的日常口角,贾环朝前点了点头,道:“来人了,都注意一点形象。”

    两人闻言,这才罢口。

    而一直沉默的秦风忽然开口道:“是我吴叔叔。”

    贾环闻言,心里明了,这位“吴叔叔”,想来便是秦风昨夜告诉他的那位秦梁的心腹大将,如今四大都指挥使中的领头羊,吴常。

    他的儿子吴恒比秦风大两岁,如今也在军中。

    “吁……”

    吴常率领数十骑兵,快马飞奔而来,待距离贾环等人十米开外,便勒住战马,翻身而下。

    贾环等人并未托大,亦纷纷翻身下马,走了过去。

    “嘉峪关镇关参将吴常,参见贾爵爷并诸位世子。”

    吴常是一个面膛紫红的关西大汉,身材极为魁梧。

    走到贾环等人跟前后,便一记军礼单膝参拜下去,其身后数十人,也纷纷军礼参拜。

    “吴将军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贾环朗声道。

    吴常并未过多客气,他起身后,看向正中的贾环,沉声道:“一日之前,末将便已收到了祭酒大人的飞鸽传书,得知吾等深受爵爷大恩。

    末将唇角粗蠢,不善言辞,难以倾诉吾等感激之情,爵爷只需观看吾等日后所为吧。”

    贾环笑道:“将军客气了,都不是外人,不必太过客套。”

    吴常闻言,深深的吸了口气,道:“爵爷所言甚是,算起来,末将等皆为荣国一脉,确实不算外人。

    爵爷,西关正在大战,爵爷若不嫌弃,不若随末将前去观战,如何?”

    贾环闻言大笑,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请!”

    “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