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二十一章 万胜!
    贾环的这一番话说完后,不提身后若有所思的一群兄长,只看索文昌父子的眼神来往,就很有意思了。

    “老汉,你儿子的眼光还不错吧?没有所托非人吧?”

    索蓝宇一道得意的眼电波传过去。

    “混账……

    不过,确实还行,没有枉费为父多年的用心教诲。”

    索文昌一道反击回过来。

    “呵呵,老汉,你想多了,其实真和你没多大关系。

    你想想,能让风哥儿这般骄傲透顶的人看作核心,又岂能只是一个只会倚仗祖荫横冲直撞的莽夫?”

    索蓝宇得意的又发了个眼电波过去。

    索文昌看懂后,眼神凌厉了些:“龟儿子,你再说一遍试试?”

    索蓝宇败北……

    不过,不管怎么说,索文昌再次看到了贾环身上的闪光点。

    “环哥儿,你没疯吧?不就是兵法吗?我们跟谁学不是学?我爹,黑鬼他爹,还有韩叔叔他们,满神京都是兵法大家,用的着跟方家的狗腿子学?”

    牛奔揽着贾环的肩膀,嘴巴贴到他耳边,先回头看了眼最后面的方静,确定她应该是听不到后,才小声的说道,语气鄙夷。

    贾环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跟他学兵法了?”

    牛奔闻言一怔,道:“不跟他学兵法,那跟他学什么?”

    贾环意味深长道:“学阳谋,学怎样在不利的情况下隐忍不发,以待咸鱼翻身之时,呵!”

    ……

    武威城又轰动了。

    上一次轰动,是在前方传来武威侯秦梁兵败西域,折损七万大军,并且自身重伤垂死时。

    那一天,武威城里的气氛是肃穆,并且哀伤、紧张的。

    但随后,岳钟琪就派出数百人马,分布全城,对百姓保证,战火一定会截止在嘉峪关前。

    老秦,依旧是无敌的老秦。

    任何侵犯大秦的敌人,秦人都绝对不会放过。

    这一点,历数这甲子年来西域的情况就可以得知。

    岳钟琪还欢迎武威百姓踊跃参军,立战功。

    虽然人数不多,但一系列的措施颁布后,尽管武威城依旧肃穆,而躁动的民心,却也再次平静下来。

    但这一次,却是民心鼎沸。

    许是为了彰显大秦武功,安定武威侯战败后带来的人心浮动。

    岳钟琪下令,将被俘虏的黄金家族血脉,固始汗之孙,罗卜藏丹津的母亲、弟弟、妹妹和妹夫一并驱赶于队伍的最前端,以绳索绑敷之,从东城游行至西城大营。

    并使人大力宣扬,原青塘汗王罗卜藏丹津已经战败,而且还是趁乱换上妇女的衣饰,仅仅带了二百多人,丢下其母、弟、妹,自己逃跑了。

    我大秦只出动了一万铁骑,就击溃了罗卜藏丹津的十余万叛兵,并击杀八万。

    尽管已经是夜幕降临,却依旧阻挡不住武威城中百姓的热烈气氛。

    人们欢呼着,甚至还追随着大军前行的行程,载歌载舞。

    岳钟琪非但没有驱逐开他们,还命令军队将战利品取出一部分,散发给路边的老人、妇女和小孩。

    此举,愈发让城中百姓的气氛沸腾起来。

    也让秦风、牛奔和温博等人的脸色极为难堪起来。

    倒是贾环面色不变,呵呵笑道:“哥儿几个,戏里常有奸臣嫉妒功臣的战功,当时咱们可是气的不行。

    你们注意一点风度啊,不管怎么说,岳钟琪是立下大功的。

    你们这幅表情,别人看到倒也罢了,可归来的将士若是看到了,呵呵,心寒之下,说不定真转投姓岳的了。”

    秦风等人闻言,面色一变,纷纷深吸一口气后,每人都换上了一张有些浮夸的笑脸……

    贾环等人站在了营门前方,看着越走越近的队伍,笑的也越灿烂。

    军队渐渐停止了,但一股惨烈之气铺面而来。

    看着士卒们身上破碎的战甲,看着他们一个个脸上或流血、或流脓、或翻肉、或一个恐怖的箭孔……

    贾环等人脸上浮夸的笑容渐渐敛去,变得肃穆起来。

    队伍忽然又分开了,一骑身着文山铁甲的铁骑在四五个骑兵的护卫下,缓缓走到前头来。

    只是……

    没等此人走到营前,还在半道上时,贾环忽然高举握拳右手,怒吼一声:“我大秦,万胜!万胜!万胜!!!”

    贾环的突然爆发,不仅让对面马上的那个中年人一怔,放缓了马速,也让身边之人唬了一跳。

    不过,都是豪门大院出来的人精.子,几乎都不需要时间去缓冲,便一个个开始附和起贾环来……

    “我大秦,万胜!万胜!!万胜!!!”

    “我大秦,万胜!万胜!!万胜!!!”

    “我大秦,万胜!万胜!!万胜!!!”

    而后,这种昂然激情,从他们身边的卫卒开始,一个个,一个个的传染开来。

    再之后,连对面出征归来的将士,都挺直他们最骄傲的身姿,昂起他们最高傲的下巴,一下一下的顿着秦戟,高声呼喊:

    “我大秦,万胜!万胜!!万胜!!!”

    到最后,连围观的百姓,无论是哪个民族,无论是老人、孩子、男人还是女人,纷纷欢呼起来!

    这一刻,整座凉州古城,都只剩下一个声音。

    那就是,我大秦,万胜!

    中军那位身着文山铁甲的中年男子,也终于来到了营前。

    一双平静如潭水的眼睛,静静的看着贾环,脸是贾环最讨厌的那种英俊的脸……

    颌下还留着一缕很标志的爷们儿黑须。

    贾环收手了,他先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身旁的秦风等人,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前去,脸上再次浮起浮夸的灿烂笑容,站于岳钟琪马前,拱手朗声道:“某,宁国府,现承袭一等子爵,贾环,恭迎奋威将军凯旋归来。

    将军立下此等殊勋,实有大功于我大秦,将军大功,必将名垂千古,成就将军千古威名。

    想来马上封侯之日,于将军而言,已然不远矣。

    贾环提前恭祝将军,请让某与将军牵马卸甲。”

    这一番谦卑的恭贺之言,其实很不符合贾环的身份和性格的,也让他身后的一些伙伴觉得丢脸。

    不就是杀了几个不成器的叛军吗?

    这要是都能封侯,那他们祖上那些人岂不是都要封王了?

    贾家那两位祖宗怕是都能封国做一字王了吧?

    再说了,岳钟琪这老小子又没拿住罗卜藏丹津汗王。

    大秦的军功讲究的是俘虏的级别

    有必要这般谦卑丢脸吗?

    然而,索文昌和索蓝宇父子,以及秦风、牛奔、诸葛道等人,面色都十分古怪了起来……

    这是大坑小坑连着挖坑啊。

    如果说,前面一番话是在提醒士兵,这场大功最终其实是成就了岳钟琪的美名,这个坑还只是小坑的话。

    那贾环现在亲自上前,要替岳钟琪牵马坠蹬,扶他下马,就是挖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巨坑……

    别说区区岳钟琪,就是皇太孙赢历亲自在此,他都绝对不会承受贾环这番“好意”。

    贾环本身自然没什么了不起的,黄口孺子一个罢了。

    但他所代表的,却是荣宁二公留下来的威望和颜面。

    在普通士卒里,这种影响或许已经渐渐失去。

    但在整个大秦军官体系内,这种影响之庞大恐怖,却足以令任何军官感到胆寒。

    如果岳钟琪今日真昏了头,敢让贾环给他牵马……

    用不了太久,千年之前苏武牧羊的北海之地,大概应该就能见到他英武的身姿了。

    岳钟琪能够在秦梁战败昏迷后,立刻便抓住机会,咸鱼翻身。

    又能够在嘉峪关受困,无力施展才华之时,果断的抓住罗卜藏丹津煽.动叛乱的机会,出兵青塘,一举建下不世功,他怎么可能会是蠢人呢?

    因此,在贾环触碰到他的马缰前,岳钟琪便已经干净利落的翻身下马,一个军礼拜下,沉声:“奋威将军岳钟琪,见过黑云旗传人,贾爵爷。”

    “嚯!”

    围观人群中的一些老人,还有队伍中的大部分兵卒,都眼神炙炙的看向了贾环。

    而后三千兵马一同行军礼,高声道:“吾等见过黑云旗传人,贾爵爷!”

    贾环脸上的浮夸笑容敛去了,他点点头,沉声道:“诸位皆是有大功于朝廷,有大功于江山社稷的功臣。

    贾环在此,代表关中父老,代表大秦百姓,亦代表朝廷,谢谢你们了!”

    说罢,亦是单膝跪下,与众兵马相对。

    “爵爷,我等不要朝廷和爵爷的感谢,我等拼死力战,只求朝廷能宽恕大都督之罪!”

    行伍中,一个右眼已经成了一个发黑的肉眶的恐怖士卒,忽然高声喊道。

    “对,我等不需要感谢,也不需要封赏。我等只求大都督无罪!”

    “对,赦免大都督!”

    “赦免大都督!”

    三千烈卒,渐渐汇合成了一个声音……

    贾环背后,秦风激动的面色涨红,眼中满是感动的热泪,他走上前,看着那个面容恐怖的士卒哽咽道:“山虎哥……”

    索蓝宇走到贾环身边,替他解惑:“他叫陈山虎,是武威侯亲兵营中的一个都头。自幼被侯爷收养,其实与父子无异。”

    贾环闻言,恍然的点点头。

    “哭什么?”

    陈山虎看到秦风,虽然独眼中也有些激动,可猩红的眸子里更多的却是厉色:“大都督的儿子,秦家的男儿,何时敢有泪水?

    还不擦干净!”

    秦风被骂的惭愧,擦去眼泪后,重新昂起头颅,看着陈山虎道:“山虎哥,环哥儿已经从太上皇那里求得了旨意,太上皇同意了,只要取到策妄阿拉布坦父子的狗头,我爹就没事了。”

    陈山虎闻言,独眼中猛然放射出惊喜之光,沉声道:“当真?”

    秦风重重的点了点头。

    陈山虎转头看向贾环,贾环亦是点了点头,陈山虎猛然大笑起来,单手持戟刺天,嘶吼道:“我大秦,万胜,万胜,万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