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二十章 战功!
    贾环闻言,点点头,轻声道:“索叔叔,这些人……靠谱吗?我怎么觉得有点不踏实?”

    索文昌连连摆手道:“切莫这般说,他们都是有大本事的人,若非他们用心尽力,侯爷绝对无法撑到现在。

    连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活佛见了之后,都夸赞他们是有大能力的修者。”

    贾环闻言,又点点头,再看向那些人,心里感慨莫名。

    这个世上,谁又敢真的否定一切呢……

    “那他们能救醒秦叔叔吗?”

    贾环再问。

    索文昌摇摇头,叹息道:“他们尽了全力,也只能勉力维持侯爷的生机不绝啊。”

    贾环闻言,看向身后,却见从来都冷淡如霜的公孙羽,此刻竟然显得十分激动,眼睛格外明亮,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那些喇嘛巫师们“施法”。

    白纱后面的嘴里,似乎还喃喃自语着什么。

    贾环没有打扰她,只耐心的看那些“大神们”做法。

    幸好,也没用太久,那些人就收了“施法”。

    有人从脚边拿出一个陶罐,有的人只用半片破瓦,还有的人则用竹筒,一个个念念有词了阵,将他们的“灵兽”给收了起来。

    这些人对贾环等人也没什么兴趣,也没人“慧眼识珠”,看出贾环的与众不同。

    他们在索文昌双手合十的恭送下,沉默的离去了……

    待他们走后,秦风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意,快步走到军榻前依旧人事不知,闭目不醒的武威侯秦梁跟前跪地悲呼:“父亲!”

    贾环等人也都跟上前行了一礼,贾环起身后,看向公孙羽,道:“公孙姑娘,你看……”

    公孙羽闻言,径自走上前,围着秦梁转了一圈,细细观察了番,又并起二指,搭在了秦梁脖颈处,静静的听了阵后,又靠近几处方才被五毒咬破的地方流出的黑血处嗅了嗅,最后站直身子,看向贾环,道:“是西域矛头白腹蛇和鲨嘴鱼胆的混合毒。”

    此言一出,众人面色纷纷一震,秦风和索文昌父子更是激动不已的看向公孙羽,齐齐呼道:“神医,可有医治的方?”

    公孙羽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而后在众人注视下,缓缓点头,众人刚要大喜,却又见她摇了摇头,她倒也没卖关子故弄玄虚,直接解释道:“我曾在一孤本古医书上看过这种西域奇毒,这种毒的克制法门,正是用五毒攻毒之法。

    方才那些巫师用此法祛毒,我便有了怀疑,再看此人的体征和血色,就确定无疑。”

    索文昌有些按捺不住,道:“这位姑娘,不知你到底可有医治此毒的方否?”

    公孙羽道:“方子倒是有,但其中有一种药引,却是难以寻至。”

    这点贾环有信心,朗声道:“公孙姑娘,你说说看。别的不敢自夸,可百草灵药,我却着实囤了不少。”

    公孙羽摇头道:“此药引名为黑仑根,书中记载,只生长在西域额敏河畔,因为世间只有额敏河内有鲨嘴鱼,也只有额敏河畔有矛头白腹蛇。

    《毒经》所言:凡毒虫出没之处,七步之内,必有解药。

    但据我所知,大秦之地,确实只有额敏河畔才有此药。”

    “额敏河?”

    贾环的脸色忽然古怪了起来,看着公孙羽道:“你确定?”

    公孙羽闻言一怔,道:“自然,怎么了?”

    贾环摇摇头,道:“无事,你继续说。”

    公孙羽莫名的看了他一眼,而后又道:“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对这些奇毒非常感兴趣,所以就想去东市里,托那些西域胡人帮忙,看能否可以买一些黑仑根回来配药。

    因为除了黑仑根外,古方中其他的药虽也算珍奇,但总能买到。

    可是,每个胡人听到额敏河三个字,就纷纷摇头。”

    “为何?他们嫌银子少吗?”

    秦风抬起满面泪水的脸,焦急的问道。

    公孙羽看了他一眼,摇头道:“额敏河流域曾是黄金家族窝阔台汗国汗都所在之地,名唤曳迷离。

    而想要抵达曳迷离,除却要长途跋涉,越过雪山和荒原戈壁外,最艰难的,就是要越过一段风魔肆虐之地。”

    “老风口?”

    贾环轻轻的道。

    公孙羽闻言,眉头轻皱,道:“你说什么?”

    贾环摇了摇头,面色似乎有些……落寞。

    公孙羽看不透,也就不再看……

    她继续道:“据胡人所言,那段宽约三十里的风魔之地,终年狂风肆虐,别说是人马,就连最结实的驼队都无法通过那里。

    在那三十里地中,也不知掩埋了多少行人和牲畜。

    夏秋两季许会好一些,但冬季,绝对没人能通过那里。

    只是,武威侯的毒,即使以五毒之法相克制,最多也只能坚持月余,怕是很难坚持到夏天了……”

    秦风闻言,身形巨震,面色瞬间惨白。

    而索文昌、索蓝宇父子二人,亦是面色难看到了极致。

    “报!”

    正在大帐内一片死寂时,账外忽然传来报门声。

    索文昌面色又一微变,看了眼军榻上盘膝而坐的秦梁,瞬间又苍老了许多,连背部都佝偻了下去,他转头,对账外沉声道:“进来。”

    一兵卒走了进来后,先对里面的秦梁行了一礼,而后才对索文昌道:“大人,奋威将军岳回来了。”

    索文昌闻言面色再变,道:“情况如何?”

    那兵卒沉声道:“前方回报,奋威将军以奇兵奔袭罗卜藏丹津驻地,所率一万精兵,均是一人两骑,长途奔袭。

    在五日前黎明时分,大军猛扑罗卜藏丹津的营帐,叛军顿时溃不成军。

    罗卜藏丹津趁乱换上蒙古妇女的衣饰,带了二百多人投奔准噶尔去了,其母、弟、妹、妹夫一并被俘。

    岳将军又一鼓作气,乘胜追击,一昼夜驰三百里,不见虏乃还,出师三日,斩首八万级。

    青塘之地,已然尽复。”

    索文昌闻言,面色也不知是喜是悲,缓缓的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然而,那兵卒却并未听令,而是咬牙恨声道:“大人,那姓岳的是拿侯爷的老底子在为他自己搏战功。此战出征的一万精锐,回来的……回来却不足三千!大人……”

    “够了!”

    索文昌面色严厉,厉声喝道:“记住,这种话绝不能再出现,否则,军法处置。”

    那兵卒闻言,虽依旧悲愤难平,可还是依令退下。

    等那兵卒出去后,索文昌淡淡的看了眼站在帐内始终没有开过口的方静和李武二人一眼,然后对众人笑道:“让诸位见笑了,小兵心胸狭窄,气量不足,徒惹人笑。”

    贾环等人没笑,贾环皱眉道:“索叔叔,岳钟琪没有在嘉峪关镇着?”

    索文昌摇头苦笑道:“嘉峪关自有侯爷心腹干将们镇守,又有守城利器,敌方又多是铁骑,又如何能攻的破?

    前些日子传来消息,和硕特蒙古贵族罗卜藏丹津煽.动和裹胁蒙古各部反叛,妄图阴谋割据青塘。

    岳将军便带领大军前去征讨平叛了……”

    贾环面色古怪道:“他能调动大军前去营救秦叔叔我相信,可他能调动大军去青塘平叛?他有这个本事?”

    索文昌闻言,面色有些尴尬,心里苦笑,这个贾爵爷果然名不虚传,这种潜层的话也敢直接说出来。

    索文昌强笑道:“因为他说,值此之时,若能多立下些战功,许是朝廷就不会太过责怪侯爷。就算不能完全将功抵罪,总也能消除些……”

    贾环闻言,嘴角弯起一抹讥讽之色,与牛奔几人对视了眼。

    不过……

    他又道:“索叔叔,既然秦叔叔暂时无碍,咱们也别都挤在这里了,先去迎迎出征将士归营吧。”

    话音刚落,牛奔抱怨道:“迎那阴险的孙子干吗?他就是方南天的一条……”

    话没说完,忽然觉得背后有一股冷气逼来。

    陡然想起,方南天的亲闺女就在身后呢,连忙闭嘴。

    贾环抽了抽嘴角,正色道:“我们并不是去迎他,我们是去迎那些为了秦叔叔,不惜千里奔袭,以命搏战功的忠卒。风哥,一会儿你要带头,好好谢谢他们。”

    秦风站了起来,擦干脸上的泪痕,重重点头,道:“应该的。”

    索文昌闻言,第一次用一种平等正式的目光,又上下打量了番贾环。

    一行人出了营帐……

    “索叔叔,问你个问题,咱们这营地明明就设立在城中,为何非要住在大帐内?住屋子里不是更好吗?”

    出了营帐后,贾环问道。

    索文昌没想到这个时候贾环还能问这个问题,不禁一怔,不过随即就反应过来,他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后,面色上的肃重敛去,变得轻快了许多,笑道:“是老侯爷时留下的规矩了,因为那时大军随时都要出征,敌人又多是游牧民族,飘忽不定。

    老候爷说,要想打败强敌,就要先学习强敌。

    不能因为他是敌人,就忽略了他的强处,反而要更加用心的去学习。

    这就是兵法所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贾环闻言,点点头,道:“老候爷果然英雄了得……连老候爷这样的盖世英雄,都知道从对手处学习他们的强处,那我们这些不肖后辈,就更应该如此了。

    兄长们,岳钟琪能以一万轻骑,狂飙千里,突袭罗卜藏丹津,并且还能斩首八万。

    抛却一些立场而言,他应该也算的上战功彪炳的英雄了。

    所以,小弟以为,我们不能被‘仇恨’迷住了我们本可仰望苍穹的眼睛。

    在查明秦叔叔之事确由他所致前,我们不便与一个于国有大功之人撕破脸皮去仇视他。

    相反,我们还要向他学习。

    你们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