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暴走
    谁也没想到,队伍连神京地界都未出,就要展开一次遭遇埋伏战。

    不过也都感到庆幸,方才他们还对队伍里有一个赵虎这样的拖油瓶感到不耐,尤其是他爹居然就打发来一个老卒来,更让众人看轻。

    连他爹都不待见他,可见他确实不怎么样。

    可现在,众人看向赵虎的目光都带上了感激,包括诸葛道等“宿仇”。

    目前众人所处的位置是刚入清凉山地界,并没有深入,地形还算开阔,又有遮掩之处。

    但若再往前行驶,就到了山间夹道,地形狭窄不说,对方若居高临下的射箭,他们连个躲避的地都没有。

    到时候进不得退不得,只能生生当箭靶子,不被射成箭猪才怪!

    诸葛道带着涂成、苏叶两个干将,悄悄的挪移到了宁泽辰、赵虎和曹雄三人跟前,不过他们没理会冷着脸的宁泽辰和面色骄傲顾盼自雄的曹雄。

    诸葛道对赵虎笑道:“可以啊,虎头!

    我说以前我们几个怎么总是包围不住你们仨,离得老远你们就跟泥鳅一样溜掉,还能找薄弱处给我们打个反击。

    我原以为是我们中间有内鬼,可查了几遍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现在才总算明白了,原来是你小子。

    嘿嘿!没说的,哥儿几个欠你一次。

    啥时候需要你尽管开口,我们一定还你一回!”

    说着,还亲切的捶了赵虎一拳。

    江城伯世子涂成好像比较酷,小脸板板的,很干脆的对赵虎道:“虎头,你爹不地道,啥时候你想恁他,尽管招呼!”

    赵虎:“……”

    他显然不大适应这种来自“死敌”的“亲切”,干笑着,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宁泽辰。

    宁泽辰更看不惯诸葛道等人,冷声道:“你们有病吧?”

    诸葛道压住身旁就要发怒的涂成,笑道:“没甚事,就是来感谢一些虎头。得,等打完这一场咱们再说。”

    说罢,便又与涂成、苏叶三人悄然离去。

    场面再次寂静下来,气氛一点点变得凝重。

    ……

    “注意隐蔽,看我的手势。”

    贾环四人以一种很怪异的路线跑入山林后,贾环一马当前,压住其他三人说道。

    这个时候不是逞强的时候,其他三人也都知道贾环的身法远不是他们可比,便没有强求。

    贾环的身形近乎虚幻,以林中大树为掩体,闪动前行,速度奇快。

    牛奔、韩大和韩让则紧跟其后,四方戒备。

    贾环四人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前方的尖锐厉啸和惨嚎声连连响起时,四人才减慢了速度。

    四人躬着身,脚步也越来越轻,待越靠越近,走到一处林中比较空疏的洼地周边时,四人的瞳孔同时紧紧收缩起来。

    在洼地里,方静手里拎着两个……人,在她的巨力下,却如同两个人形战锤一般,呼啸纵横。

    但凡被其所触碰者,无不惨叫飞起,落地无声。

    对面一干人,一个个面无人色,见鬼一般的看着动作奇快的方静忽南忽北的肆意袭杀。

    手下竟无一合之敌。

    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已经躺着不知多少尸体了,但几乎没一具是完整的。

    白的红的、黄的绿的,满满一地都是。

    散发出的恶臭,居然让不少设伏的人吐的不成人形……

    最可怖的,还是方静手里拎着的那两具尸体,血肉横飞都不算什么,头颅都已经完全炸开了,模糊不清,有一具的颌骨还支支拉拉的掉在半空晃荡着……

    然而即使他们已经在惊惧中停了下来,许是想投降还是想说些什么……

    但方静却没有停,每一声尖锐厉啸,就会多一两个人惨死在她手里。

    杀到最后,本来准备前来设伏狙杀的人,竟一个个亡魂大冒的四处逃散。

    以贾环等人的目光看去,其中绝不乏五品甚至六品的高手。

    可是在暴走的方静面前,他们连对战的勇气都没有。

    见对方逃亡,贾环也没有心情去追杀,因为还要赶路。

    而且,这些人背后的人物,想也能想到是哪些人,无非就是那几波罢了。

    只看地上尸体手部老茧的位置,除了常年握秦戟的人,谁还能生出这般老茧?

    就是不知道,方静为何会爆发至此……

    上回在好汉庄的擂台上,她若也能爆发出此等恐怖的战力,那贾环绝对顶不住。

    太极之道,传说四两能拨千斤。

    但对方若是万斤之力,那就拨不动了,只能被碾压……

    贾环又看到方静身后最角落里,公孙羽静静的站着,身上连块泥土都没沾到。

    见两人都无事,贾环松了口气,站了起来。

    “谁?!”

    只这一点其轻微的动静,便被方静发现,她猛然回头,一头枯黄不密的头发披散在肩,细眸猩红,眼神锋利如刀,蕴着疯狂杀意的看了过来。

    手里的两具尸体再次被她拎起,看架势,好似只一点不对,那两具尸体就要被她砸过来。

    贾环抽了抽嘴角,走了过去,沉声道:“是我。”

    然而,方静并没有因此而放松下来,一双眼睛依旧死死的盯着贾环,杀气亦没有退去。

    反而愈发肆意,放佛下一刻,就要暴起杀人吧。

    贾环却并不惧怕,这里不是擂台那片方寸之地,以他的身法,在这种地方,若是逃跑起来,绝对不是方静能够追的到的……

    至于正面对抗,在见识了方才那一幕后,贾环想都没想过……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贾环兄弟几个能忍受这满地的腌臜倒也罢了。

    因为他们接受过专门的训练,牛继宗和温严正曾打发过他们去羊圈里,一人一把剔骨刀,两百只羊,大羊、小羊、公羊和怀孕的母羊……

    不管是何等生灵,当杀的数量多到一定程度,其实都能锤炼杀心。

    当然,所杀生灵,越接近人形效果越好……

    贾环等人还不算最变态的,据说,当年有的将门,会专门买一些鞑子甚至是北城的贱民回家,给家里的子弟们“开荤”用……

    总之,经过特殊训练的贾环四人勉强还能忍的住。

    可公孙羽一个姑娘,居然也能忍住!

    她戴着白纱走过来,还不惧连贾环心里都发憷的那两具人形战锤,轻轻的拍了拍浑身上下散发着烈烈杀气的方静,平静道:“方姑娘,没事了,谢谢你。”

    方静被她轻轻一碰,身体先是猛然一僵,就在贾环几个开始防备,准备随时扛起公孙羽跑路时,方静却长长的吐了口气,随手将手中不成人形的东西丢在地上,溅起一些汤水,让贾环几个连连躲避。

    她却转头看向公孙羽,小个子点点头,沉声道:“刚才谢谢你了。”

    公孙羽没有说什么,只是摇摇头。

    贾环几个都是一脸“欲.求不满”的看着她俩,希望再爆点料出来,这谢来谢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显然两人都不愿再说什么,还都不愿搭理贾环几个,理也不理,掉头朝来时的路上径自走去。

    “艹!”

    看着两人逐渐消失的身影,贾环挠了挠下巴,对牛奔、韩大和韩让道:“果然是越天才的人,越有性格啊。”

    谁也不会否认方静的武道奇才,而贾环也知道,公孙羽乃是杏林圣手!

    不过,牛奔几个身在这个恶臭的阿鼻地狱里,显然没什么心思说笑。

    韩大躬身,在几个还算完整的尸体上摸索了一阵,检查了下他们的手,又脱去他们的靴子,看了看他们的脚底板,然后起身面色微微凝重的道:“不是五城兵马司的人,他们的人绝没有这么精练。

    手中的老茧和脚底的老茧,都非常厚,骨骼和皮肉也是常常锤炼才有的。”

    贾环几个闻言,脸色都微微肃穆起来,牛奔道:“要不打发个亲兵回去,给我爹报个信儿?

    总会有蛛丝马迹的。”

    贾环想了想后,缓缓摇头,道:“再转身往回走,一定会有高手拦路埋伏,准备狙杀‘漏网之鱼’的。派一两个回去,不过是给人送菜。算了,等回来再说吧,先赶路。

    对了,方静这般暴走,是因为她大开杀戒时本就如此,还是受了什么刺激?”

    牛奔几个闻言,互视一眼后,摇摇头,表示不知。

    ……

    等再赶回到营地,众人见他们四人平安归来后,都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一干将门虎子的不平凡之处了。

    留守的秦风、诸葛道还有宁泽辰,都已经提前派出去一波家将,往前方探路。

    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折回一人通报消息。

    这种投石探路的方式,乃是军中斥候最常用的手段。

    但非将门家学,一般人家也用不出精髓……

    大军每前行一段距离,都会不停的朝四面八方派遣斥候侦察敌情。

    在规定的时间内回营回复消息,回不来的,便是出了岔子。

    这也也是兵部左侍郎费岩质疑岳钟琪的原因所在。

    在他看来,以秦梁带老了兵的经验,绝无理由会冒兵轻进。

    而一般而言,但凡军中老道一点的斥候,就绝不会放过一处藏兵二十万的老林。

    若是斥候被对方狙杀,那么这个方向显然就出了问题,秦梁也绝不会视而不见……

    ……

    贾环回来后,正巧前面又有斥候回报平安,他索性决定就不在这里休息了。

    接过韩大打开的地图,看了看后,他宣布队伍到前方百里处的裴寨乡再稍加休息。

    众人也没什么不乐意的,尤其是当方静微微猩红着眼睛,一身杀气血气的回来后,众人也没什么休息的心思了……

    所以都干脆利落的翻身上马。

    不过此次最前头行驶的不再是贾环、秦风几个,而是几个府上的家将。

    博尔赤等目力极好的弓箭手,也是不停的瞭望四面高地。

    一行人小心谨慎的朝前方出发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