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悲催!
    “哟!姐姐,云儿,你们多咱功夫来的?

    瞧我,跟你们每一个说话的时候,总是心无旁骛。连你们啥时候来的都没发觉,唉!太专一了……

    咳咳,就像我现在跟你们说话,要是林姐姐在门后面偷听,我一准也发现不了……”

    “吱吱……”

    贾环牛皮没吹完,就听到身后小黑门后头传来一阵“耗子磨牙声”。

    他面色陡然一变,连忙补救道:“当然,我们大家的心意肯定都是相通的。这就叫心心相印……”

    耗子磨牙声消失了,可对面史湘云觑眼打量他的眼神却愈发不好。

    贾环又赶紧上前赔笑道:“云儿,你可知我要去干吗?”

    史湘云闻言,轻轻叹了口气,面色转晴,还柔和了许多,道:“不管干吗,你出门在外一定要当心。家里这么多人牵挂着你,你不能有闪失。”

    贾环拍着胸脯保证:“保证毛都不会少一根。”

    “呸!”

    史湘云俏脸一红,没好气的啐了口。

    三春也红着脸偷笑……

    贾环又叮嘱:“云儿,我没回来前,你可千万别回史家去。有什么事,你都不用理会,只管推说等我回来再说。你也别整天闷着,多和姐姐她们说说话……”

    “噗嗤!”

    贾环话没说完,后面贾探春没忍住,喷笑出来,让史湘云的俏脸霎时通红,回头“怒视”探春。

    作为“大姑子”,贾探春哪里会怕她,对不解的贾环咯咯笑道:“云丫头也就是在你跟前害羞少话,平日里跟我们一起午睡时,嘴里都挺不住咕咕唧唧的说不完,也不知哪里来的那么些话。

    还老是喊臭小子臭小子,再傻笑两声,也不知在说谁……”

    “三丫头!你疯了!”

    脸红成蒸螃蟹的史湘云,只觉得一张脸都要烧成砂锅,转身扑向贾探春,两人抱在一起“扭打”起来。

    贾环嘿嘿傻笑,贾迎春和贾惜春走上前来。

    贾环看着贾迎春脸上已经淡的快要不见的伤痕,柔声道:“姐,脸还疼么?”

    贾迎春的笑容还是那样的温柔可亲,她摇摇头,道:“早就没感觉了……环弟,你是要出远门吗?”

    贾环点点头,微笑道:“去西北一趟,不过就是跑跑腿,顶多累一点,再没别的了……姐姐在家里要过的开心点儿,不管有什么事,都等弟弟回来解决。”

    贾迎春没那么多灵巧心思,听贾环说没甚大事,也就相信了,她点点头,轻笑道:“我晓得了,环弟在外也要照顾好自己。”

    贾环笑着应下了,然后看着贾惜春。

    贾惜春今年才八岁多,小黄毛丫头,更没想太多,还正色对贾环道:“三哥,你回来要给惜春带玩意儿哦!最好也给我带一个二丫回来!”

    贾环哈哈大笑,点头道:“三哥一定去给你好好寻摸寻摸。”

    贾惜春又得意又愤懑道:“小吉祥太过分了,居然说二丫是她的,不许我带回来玩!”

    贾环闻言又一阵大乐,倒是贾迎春轻轻的抚了抚贾惜春的小脑袋,道:“四妹妹,不许再捉弄丫鬟了。

    立冬和有夏那一对双双,如今见了你就跟见了大魔王一样。她们跟我们一样,也是姑娘,还都比你大,是姐姐。”

    贾惜春闻言,满脸愁容的看着贾环求救,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眨着,意思是:二姐姐又唠叨了……

    贾环见之心里愈喜,笑道:“惜春,听姐姐的话,她说的有道理呢。咱们除了出身比别人好一点,有一个好祖宗外,其他的和她们都是一样的。要记得尊重别人,别人才会尊重你,明白吗?”

    哥哥姐姐都这般说,贾惜春歪着小脑袋皱着眉头想了想,虽然还是不大懂,可应该是对的,便点点头,道:“哦,我记住了。”

    贾迎春见后面的那一对人玩闹够了走过来,就对贾环道:“我先带四妹妹去歇息了,环弟,在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贾环微笑着点头,道:“姐姐放心就是。”

    贾迎春又是温柔的一笑后,拉着还有些不乐意的贾惜春回院里去了。

    贾探春更是明白人,正色对贾环叮嘱了声,让他一定要注意周全后,便也转身利落的离去。

    就留下史湘云一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贾环终于能走上前,牵起她的手了。

    “云儿……”

    一声深情的呼唤,让史湘云抬起了头。

    她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贾环道:“是要打仗了吗?”

    贾环没有选择骗她,点点头,道:“西北开战了。”

    史湘云的手忽然紧了紧,目光也紧张了许多,问道:“你会有危险吗?”

    贾环摇摇头,笑道:“不会。”

    “当真?”

    史湘云紧紧的盯着贾环的眼睛,问道。

    贾环没有半点避闪的回视着她的眸光,点点头,柔声笑道:“因为你们都在我心里,能给我永不放弃的勇气和力量,所以,绝不会有危险。”

    史湘云闻言,不说话了,只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贾环,直到那张脸越靠越近,她才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呼……”

    过了一会儿,史湘云似是呼吸不畅,头朝后仰起,避开了那张贪得无厌的嘴巴,然后又将头靠在了贾环的胸膛,喘息了片刻后,轻声喃喃道:“你一定要平安归来,一定要平安归来。”

    贾环点点头,道:“一定!”

    史湘云又轻轻的出了口长气,抬起头站直身体,微微仰头与贾环的目光对视着,洒然一笑,道:“那我回去了。”

    贾环道:“那么急做什么?”

    史湘云哼了声,目光瞥向贾环身后不远处的那座小黑门,道:“我倒是没事,可有的人却身子单薄,这大寒夜里在外面站的久了,怕是要冻出病来。”

    说罢,又没好气的瞪了贾环一眼,转身就要走。

    贾环又不是傻子,哪里肯这般就放走,那心里指不定要多酸涩呢。

    他探出双臂,一抄手将即将远去的人儿又抱了回来,将她转过身来,在她惊诧兼惊喜的眼神中,又狠狠的堵住了她的口,感受着怀中佳人渐渐软下来的身子,贾环温柔却又不失激烈的吻着……

    直到,他的一只猪蹄悄悄攀上了明显已经成了气候的一处高地时,被面红耳赤的史湘云“啪”的一巴掌打开“安禄山之爪”,眸中似乎要滴出水来,恶狠狠的瞪了贾环一眼后,转身跑了,身影有些踉跄……

    “嘿嘿!”

    猥琐的摩挲了下右手手指,贾环傻乐,不过乐了没几下,就有些乐不出来了……

    缓缓的转过头,一脸“悲催”的看着不知何时又打开的小黑门里站着的佳人,贾环强笑道:“哟!林姐姐,还没睡哪?”

    “呸!”

    ……

    贾环有些垂头丧气的回到宁国府时,宁国府大门前车水马龙的队伍基本上都散尽了。

    收拾了下心情后,贾环看着业已准备妥当的众人点点头,正要说什么,公孙羽蒙着一面薄纱,身上挎着一个药箱,在众人注视中走了出来。

    贾环连忙迎上前去,道:“公孙姑娘,麻烦你了。”

    公孙羽摇头,道:“医者本分。”

    声音清洌,如珠落玉盘,十分动听。

    贾环又道:“因为我们要昼夜不停的赶路,公孙姑娘若是单独骑乘一马,怕是会受不住。”

    公孙羽点点头,道:“我也不会骑马。”

    贾环闻言,点点头,然后转头看向一群瞪大眼睛的热血少年,道:“谁的骑术最好?”

    “我!”

    “我我!!”

    “我我我!!!”

    “谁都别跟我抢,娘的,小爷看谁敢跟我抢?反了天了还!

    小爷我在黑辽时,四岁的时候就跟着亲兵家将骑马行于白山黑水间,你们跟小爷比骑术?我呸!”

    温博用家世击败了诸葛道等人,又用事实击败了牛奔等人,然后腆着脸看着公孙羽,对贾环道:“环哥儿,我的骑术绝对是最棒的!”

    贾环点点头,也不看公孙羽皱起的眉头,直接道:“那好吧,索兄,出来吧,博哥儿带你!”

    “噗!”

    最先反应过来的公孙羽都没忍住,轻轻喷笑出来。

    至于紧跟着反应过来的牛奔等人,更是轰然大笑起来,笑声如雷。

    看着温博一张“尼玛逗我”的表情,众人更是往死里笑……

    “怎么,有问题吗?”

    贾环正色看向一张脸纠结成麻花的温博,问道。

    当然有了,太有了。

    温博指着公孙羽,怒视着贾环道:“那她呢?”

    贾环理直气壮道:“公孙姑娘自然由我亲自带,有问题吗?”

    温博太不有问题了,高声嚷嚷道:“凭什么?我俩换!”

    贾环皱眉:“博哥,你懂不懂礼啊?我今年才十二岁,带着公孙姑娘骑马没人会说闲话。

    可你今年多大了?你这不是故意为难人家公孙姑娘吗?”

    “就是!黑辽那土坷垃地儿来的土包子,一点儿礼法都不知。你是不是男人,说过的话不算话?”

    牛奔在一旁阴阳怪气道。

    温博闻言大怒,一对粗黑的扫帚眉飞起,骂道:“你这是在放臭狗屁,小爷何曾说话不算话了?不就是带一个书生吗?”

    牛奔憋着笑,道:“那你还不赶紧带上?”

    温博一脸悲愤的看着又笑的前仰后合的众人,然后对面色淡然,不喜不怒的索蓝宇道:“老索,上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