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一十四章 话别
    听了贾母发自肺腑的话,贾环笑的很灿烂,点头道:“孙儿一定谨记老祖宗的教诲。”

    贾母轻轻点点头,又摇摇头,回头对一直无声站在她身后的鸳鸯道:“去把那件压箱底儿的包袱拿出来。”

    鸳鸯闻言一怔,像是很感意外的看了看贾母,随即点点头,转身进了里间。

    过了不短的一会儿功夫,才又走了回来,怀里抱着一个……灰土色的包裹。

    贾母向来最喜欢漂亮事物,还喜欢鲜艳的颜色。所以她收藏的好东西,全都是色彩斑斓,华美瑰丽的宝贝,比如说那件金翠辉煌,碧彩闪烁的雀金裘。

    众人何曾见过贾母居然还有这样普通不起眼的东西。

    而且还是压箱底的宝贝……

    贾母招招手,唤过贾环到跟前,而后将包裹打开,从里面抖露出一件灰黑色的小马甲……

    贾母用手轻轻的抚摸了遍小马甲后,抬起头,眼中竟已有些湿润,她对贾环吩咐道:“你把它换上,现在就换。”

    贾环闻言一怔,不过却没有多问,就地脱掉外衫,然后接过贾母手中的小马甲,从头上套下。

    这马甲抓在手上不轻不重,也没什么太特别的感觉,就是感觉有些冰凉。

    待贾环穿好后,贾母又让鸳鸯服侍着他将外袍重新套好,才叮嘱道:“记住,绝对不要脱下来,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再脱。”

    贾环心里疑惑洗澡时怎么办,不过还是老实答应道:“老祖宗放心就是,孙儿记住了。”

    贾母怔怔的看着贾环,道:“当年是你祖父走的急,若是当年他也穿上了这件宝衣,兴许,他就能回来了……”

    众人闻言,悚然动容!王夫人眼中更是有些冒火的看着贾环身上……

    贾环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里面平凡无奇的马甲,感觉不到它有什么玄奇之处,好奇问道:“老祖宗,这个马甲……这个宝衣,什么来路?”

    贾母却摇头道:“什么来路,我也忘却了。

    总之,日后你要多将它穿在身上,尤其是上了战场,不敢有丝毫大意,你记住了吗?”

    贾环重重点点头,道:“孙儿记住了,多谢老祖宗!”

    贾母长长的呼了口气,有些疲惫道:“记住就好,记住就好……

    你在外面不用担心家里,不用担心记挂家里,家里一定都无甚大事。你府里那边……”

    贾环忙道:“正想跟老祖宗说呢,孙儿已经安排了尤大嫂子她们管家。

    其实也没什么管的,都各有各的章法,按照规矩来就乱不了。

    园子的事,也都安排妥当了,我爹若是有空,闲暇的时候可以去转转。

    至于其他的,二哥负责将戏班子和管教嬷嬷搭起来就好。

    其他地方,若还有什么疏漏的,二哥可以先办起来,花费银子,回头找我要就是了。”

    贾琏闻言,嘴角抽了抽,苦笑道:“就算要花点银子,我这边掏了就是,哪里还……”

    贾环摆手打断道:“就这么说定了,这个园子是我特意修来给老祖宗和家里姊妹们游玩散步用的,一点心意,二哥就甭跟我抢了。

    平日里你和二嫂子将老祖宗服侍的那样尽心那样好,总也该让我尽点孝心才是。”

    贾琏闻言无语,只能苦笑着点头。

    贾环呵呵一笑,道:“老祖宗,夜了,您快歇息吧。

    孙儿那边也赶的急,要连夜出关,武威侯怕是耽搁不起。”

    贾母闻言,面色又有些难看起来了,不过好歹没说什么,也不想再多嘱咐了,只摆摆手。

    贾环不生气,又对薛姨妈笑道:“姨妈,等晚辈回来后,再去叨扰姨妈的酒。”

    薛姨妈闻言,强笑道:“好……环哥儿,我和你宝姐姐一定亲手备好最好的酒菜,等着你凯旋归来。”

    贾环闻言,笑着谢过后,又对一旁的薛宝钗点点头。

    薛宝钗这次没有躲避他的眼神,她勇敢的回视着贾环的目光,虽无言,但眼神中的祝福,清晰可见。

    贾环领悟后,笑了笑,点点头,又看向贾政等人……

    待一一作别后,贾环又跪下,给贾母和贾政各自磕了一个头,而后不再耽搁,转身大步离去。

    看着贾环毅然远去的背影,贾母颤抖着手和身子,缓缓的站了起来,眼神极为复杂并且哀伤的看着这个如今最让她器重的孙子离去,放佛又回到了三十年前这样的夜晚……

    ……

    出了荣庆堂院门,贾环先往赵姨娘处去了遭,贼兮兮的解释了番,他这是要去跟着别人沾光、蹭便宜、捞好处,去的迟了好处就都被人占了后,然后就被赵姨娘催促着快去快去……

    而后,贾环又折回,去了姊妹院。

    夜色已经很深了,家里姊妹们的院落都已经落灯,黑幕幕的一片。

    想了想,贾环还是没有敲门。

    只一座一座的注视着走过。

    直到走到林黛玉院时,院门居然忽地“吱呀”一声被打开,身着一身白狐轻裘的林黛玉,手里拎着一盏玻璃宫灯,窈窕玉立的站在深深的夜色中,一双美眸,好似泓碧水冬泉般,清洌,透彻。

    眼神却有些哀怨和委屈,怔怔的看着贾环。

    看她发白的脸色,应该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贾环心疼的大步上前,一把将她抱住怀里,顺势覆住了她凉凉薄薄的嘴唇……

    “好好养身体,等我回来。”

    贾环灼热的眼神对视着林黛玉的眼睛,林黛玉有些羞赧,也有些委屈,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昨日公孙羽对她彻查了一番,最后甚至还解衣细查,终于断定,林黛玉的心和肝都有问题。

    心脉太弱,肝火却又太旺。

    这是两种截然矛盾的病状,却集合在了一个人身上。

    若是补心脉,肝火就会愈旺。

    可若是降肝火,心脉怕是又有断绝的风险。

    以往只发现了心脉天生不足,所以一直都在用人参养荣丸大补着。可肝火却越烧越旺……

    若不是发现的早,肝火越补越旺盛,就会渐渐烧到肺和胃,到了后面,就神仙难救了。

    公孙羽给她开的方子,除了几味珍奇的既能固本培元,又能清降肝火的药外,主要的疗法,就是要静养,又要适当的活动锻炼。

    林黛玉原想着,静养的时候正好可以听贾环唱轻点儿的小曲儿。

    活动的时候,可以让贾环陪着玩笑,可是谁知,他竟要离去……

    所以,她才觉得有些委屈。

    不过,到底是冰雪聪明聪慧过人的女子,知道孰轻孰重,所以虽然觉得有些委屈,却并不出口。

    答应了贾环的话后,林黛玉垂着臻首,又轻声道:“你去那边也看看吧,若就这样走了,她怕是会生你一辈子的气的。”

    贾环闻言一怔,睁大眼睛看着怀里的林黛玉……

    这种心胸,还是林黛玉吗?

    “呸!眼睛在往哪儿看?”

    见贾老三一双贼眼睛老往胸口瞄儿,林黛玉一张俏脸瞬间刹红,眸中似能滴下水来,羞恼的嗔视着贾环,一只小手不依的敲打了下他。

    贾环嘿嘿一笑,厚脸皮想装脸红也装不出来,就是傻笑,而且还是死性不改的又瞄了两眼。

    嘿嘿,旺仔小馒头……

    许是从日夜都在想念着,最牵挂,也是心中最重要的人的眼中,读懂了他闷.骚的眼神中的涵义,原本被他吻的身子发软的林黛玉,忽地来了力气,而且简直都要怒发冲冠!

    一双小拳头化成一团风火轮,“拼命”的敲打着贾环的胸膛。

    你敢嫌弃我的小豆包……

    只是打着打着,眼泪却又忽然掉了下来……

    “环儿,你一定要当心呢。你若……那我……”

    竟泣不成声。

    聪慧如林黛玉,从夜半景阳钟及后来从东府隐隐传来的鼎沸嘈杂声中,就推测出了些许真相。

    或许不甚明了,但是,等听到贾环那句“等我回来”时,就可以确定,贾环是真的要去上战场了。

    刀枪无眼,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林黛玉连想都不敢去想,贾环万一……那她该用怎么的勇气才能活下去……

    贾环轻柔的搂住她,用下巴摩挲着她的秀发,细嗅她青丝间的发香,笑道:“林姐姐,我答应过你的事,可有没做到过的?”

    林黛玉闻言一怔,随即摇了摇头。

    贾环轻轻的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道:“林姐姐,如果说这辈子,我只能再说一句实话。那么这句话就是,我贾环一定能回来,与我最心爱的女人‘们’,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

    饶是贾老三已经将那个“们”字说的很轻很轻很轻了,可林黛玉还是从他怀里挣扎了出来,觑着眼嗔了他一眼,转头就走,不过走了两步又顿住了脚,回头看着贾环,道:“你要说话算数!”

    贾环没有再作怪,笑着点头,道:“我从不骗自己的女人。”

    “唰!”

    这话又让林黛玉羞红了脸,羞恼无限的白了贾环一眼后,快步进门,又反手“啪”的一声关住了门。

    贾环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亲都亲了,怎么反而还承受不住这种级别的撩拾了呢?

    摇了摇头,转头准备再往史湘云院里喊门,却不想,刚一转身,就看到史湘云并贾迎春、贾探春还有贾惜春,齐齐的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史湘云站在最前头,穿的很齐整,貂鼠面大毛发烧大褂,头戴一顶大红猩猩毡昭君套,又围着大貂鼠风领,不同于其他姊妹们双手搭在一起放在胸前的淑女样儿,她恍若一个大气男孩儿般,负手而立。

    目光似笑非笑的看着贾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