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零六章 绝情
    贾环打马先行后,留在后面殿后的索蓝宇又看向李万机,问道:“远叔呢?”

    李万机道:“远爷带着赵歆去秦岭里历练了。”

    索蓝宇闻言,面色一变,嘿了声,面色凝重道:“速速派些人手入山寻找,记住,一定要尽快找到远叔,让他速速归来,公子如今正急缺人手。”

    李万机闻言,连忙应声,见索蓝宇跟上前面的人马去了后,便开始调派府里的人手,抓紧时间做事。

    好在宁国府上的奴仆们都是被调理妥当的,不敢有丝毫怠慢,井井有条。

    李万机又使人唤来副总管纳兰森若,让他赶紧派人进秦岭,找乌远速速归来。

    相比于李万机的沉着处事,纳兰森若就激动了许多。

    等了这么久,终于开始了……

    战争!

    战争!!

    ……

    “爹。”

    出了府门后,贾环勒马陪伴到贾政的黑云马车旁,贾政打开一扇车窗,看了眼骑在高头大马上,一身蟒袍玉带,英姿勃发的幼子,心中满意。

    只是到底时候不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眼神关心的看了眼贾环,叮嘱道:“万事小心,不要强出头。”

    贾环闻言,心里一暖,笑道:“放心吧爹,孩儿心里有数。”

    贾政点点头,想了想,还是不放心,他看了看周遭,见周围的奴仆们在贾环打马赶来时都已经退开了,才探出些头,看着贾环,压低声音道:“三十年前,也是这样的夜晚,景阳钟突然响起。

    你祖父入宫后,便请缨出征,不想却再也没回来……

    我贾家连续两代人,三个顶梁柱都为国征战而死,爹自出仕以来,亦是兢兢业业,从未有半点疏忽过,咱们贾家已经对得起这大秦了,不需要你再……

    环儿,你且记住,你还小,但凡有事,绝不可强出头,明白吗?”

    贾环闻言,看着贾政的目光又柔和了些,点头笑道:“爹,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贾政闻言,叹息了声,不再多言,只吩咐道:“那你先去吧,你是武勋,不好比文官还慢。

    对了,回来后,别忘了去给老祖宗请安,莫让她担心牵挂。”

    贾环点点应了声,再与贾政躬身一礼后,扬起马鞭,打马飞奔离去。

    其身后,韩家兄弟并索蓝宇,还有三十骑披挂亲兵,纷纷扬鞭,紧跟其后。

    一队轻骑呼啸而去,声势赫然。

    后面荣国府的一干奴仆杂役们,看着此等威风景象,脸上的恭敬之色愈发敬畏,不过也多了些自豪,腰板也硬了许多。

    而在贾政所乘黑云车后的一架马车上,贾琏坐在车内,透过门帘,看着这一幕,眼神却很复杂。

    有羡慕,有畏惧,有不甘,也有……淡淡的恨意。

    不过,终究还是平静了下来。

    如今,已很好……

    ……

    一路上,各坊各街道两边的大宅门里,不断涌现出车马轿子,络绎不绝。

    居住在西城的诸王公大臣,皇亲国戚,凡是有资格入宫的,此刻全部出动了。

    有的偏远一些的坊道上,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奴们还会故意阻拦住道路耍威风,好让他们的主子先行,想以此体现出他们主子的身份和地位。

    但凡有遇到这等存在,抄近路而行的贾环等人,一律不废话,俱是马鞭开道。

    不虚晃,往实里打!

    若还有敢阻挠不休或者骂骂咧咧的,亲兵们的骑射功夫也就派上了用场。

    虽然没有射死,但射中胳膊屁股的也有好几个。

    一阵狼哭鬼叫,气的他们的主子直呼要上本弹劾。

    却也不知道早已远去的贾环等人到底听到了没有,当然,即使听到了,也只当放屁……

    神京城业已宵禁,街上并无太多人马挡路,所以贾环一众人很快就从居德坊打马驶到了皇城南门朱雀门下。

    许是没多少人有贾环这般年少轻狂,敢在神京城内纵马狂奔,所以当他在皇城前下马时,除了守门禁军外,并无多少人马赶来。

    不过,也不是一个都没有。

    贾环下马后,正要进皇城,一旁韩让靠近,罕见的,有些激动的悄悄拉了拉他的胳膊。

    贾环诧异回头,眼神询问。

    韩让悄悄的用眼神示意旁边,神色激动。

    贾环不解,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只见一身着紫服,面色看起来只有四十来岁,偏两鬓却已斑白的中年男子端坐马上,缓缓行驶而来。

    紫服倒也罢了,不过看到他手里的马缰乃是紫缰后,贾环便明白过来,此人应该是宗室。

    只是,只一身紫服,可见并未封王。

    顶多也就是一个镇国公,甚至是镇国将军都有可能。

    这样的人,也值得韩让激动?

    贾环不解的挑了挑眉,看向韩让。

    韩让压低声音,激动道:“他就是太上皇当年最宠爱的小马驹儿,莽十三,赢祥。”

    贾环闻言,顿时恍然,他之前也听牛奔几个提过此人。

    如果说,贾代善是国朝第二代太子党的核心人物。

    那么这匹太上皇当年最宠爱的小马驹儿,就是神京城内第三代太子党的核心人物。

    他当年也确实拥护被废太子,也就是后来的义忠亲王老千岁……

    但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在太子因谋逆被废后,受到牵连,一直沉沦至今。

    但是,这并不影响神京城第四代子弟们对他的崇拜。

    衙内圈内都知道,太上皇和贾代善年少时,曾一起打过康亲王世子,现在贾环也打过忠顺亲王世子。

    但和这位十三爷相比,都不算什么。

    赢祥意气风发时,除了打过简亲王世子外,还打过贾赦和贾敬……

    这就非常不得了了,要知道,那个时候,贾代善尚在,并常年为国征战在外,功高盖世。

    再加上贾代善与太上皇赢玄骨肉兄弟般的情谊,贾家当时,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国朝勋贵中的第一名门。

    而贾赦当初也确实打出了神京城第一公子的名头,和东府的贾敬一起,招摇行事,横行无忌。

    满朝大臣,无论是文武还是亲贵,碍于贾代善的面子,都不敢,或者说不愿拿他俩怎样。

    这让两人益发肆意妄为起来,视神京都中为贾家后花园……

    只一次醉酒后,贾敬与贾赦居然当街调.戏民女,被年不过十二三的十三郎赢祥遇到。

    勃然大怒下的赢祥,将贾赦这个神京城第一公子还有贾敬,在当街用马鞭狠狠的抽了一顿。

    若非后来皇宫禁卫持旨意赶来阻拦,暴怒下的赢祥能活生生将这俩高衙内抽死。

    虽然事后他也被太上皇下旨抽了一顿,还批了个“莽十三”的名声,可赢祥却也愈发得太上皇宠爱。

    后来,赢祥也成为了诸皇子中,唯一一个率军出征过的皇子,并且立下了赫赫战功。

    也因此,赢祥在第三代衙内圈中留下了偌大的威名,成了为众人仰慕的核心。

    这个威名也成功的流传到了第四代……

    只是因为后来夺嫡谋逆之事,赢祥被圈禁了不少年,隆正登基后,将他大赦出来,但也只封了个不入流的镇国将军爵。

    许是因此,赢祥这些年鲜少露面,却也愈发神秘。

    不想今日,他竟然出现在这里。

    见到了传说中的偶像,也难怪韩让这般激动。

    虽说此时时候不大对,而且对方还是贾家的“仇人”,可既然遇见了,也不好就这般无礼的装作没看见,因为赢祥的目光已经落在了他身上……

    “小子贾环,见过十三爷。”

    贾环躬身行礼,问安道。

    赢祥端坐在马上,面容亦是赢秦皇室典型的细眉细眼相,他眉尖轻挑,上下打量了番贾环,看了会儿后,才开口道:“起吧……”

    待贾环站直身后,又打量了一番,而后沧桑的眼神多了几分兴趣,道:“你就是贾环?”

    贾环微笑着点点头,大方爽朗道:“是,小子便是贾环。”

    赢祥呵呵一笑,道:“虽然我少出门,可也着实听说不少你的事,不错,比贾赦、贾敬强多了。”

    尽管赢祥面色温和,眼神也无甚锋利之处,可他淡淡的目光,居然让贾环感到了有些沉重的压力……

    贾环心中微微一凛,心知,这个两鬓霜白的中年皇子,还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而且武功修为至少也在八品之上。

    因为七品的牛继宗都不能给他这种压力……

    不过,贾环面上却依旧没有改变,只呵呵一笑,这种话赢祥有资格说,但他不能接。

    赢祥见状,又是一笑,微微满意的点头,道:“倒还知礼,不像传的那般轻狂。

    不赖,有空到我府上聊聊,陪我说说话儿。”

    贾环点头笑道:“小子的荣幸。”

    赢祥呵呵一笑,正要再开口,忽地,面色一变,朝前方看去。

    贾环一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见皇城内匆匆走来几个黄门。

    为首之人,竟是身着一身大红蟒袍的大明宫总管太监苏培盛。

    苏培盛看到贾环时也有些诧异,不过只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马上的赢祥,面色有些为难,却还是咬牙道:“镇国将军赢祥接旨。”

    赢祥似乎已经感觉到了什么,面色寡淡的翻身下马,跪下接旨。

    苏培盛尖着嗓子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着镇国将军赢祥,速速回府,闭门思过,不得延误,钦此。”

    原本该道一声“臣接旨”,并“谢主隆恩”的赢祥,却怔怔的跪在那里,没有反应。

    苏培盛见状,有些急了,压着嗓音轻声道:“十三爷,这绝非是皇上的本意。方才龙首宫的梁公公去给万岁爷递了句话,万岁爷也是没法子啊,十三爷,您……”

    赢祥摇摇头,起身,从苏培盛手中接过旨意后,没有说甚,木然的转身,身子晃了晃,惊的众人差点喊了出来。

    他不是身伤,是心伤。

    苏培盛不敢上前搀扶,只能求救的看向贾环。

    贾环叹了口气,点点头,上前扶住了赢祥,低声道:“十三爷,您好生修养,大秦太平的日子不多了,有的是您立功的时候。

    小子期望能有一天,可以与十三爷一起征战沙场。

    您多保重啊……”

    贾环见他还是无动于衷,想了想,又道:“十三爷,不是太上皇厌弃于您,他只是爱之深,责之切……”

    赢祥闻言,拳头紧了紧,又松开。

    他回头深深的看了眼贾环,没有说话。

    贾环竟看不清他怎么动作,他人便已经上了马。

    坐在马背上,赢祥抬眼,最后望了眼皇城,又对贾环点了点头后,轻骑而去。

    看着赢祥的背影,想着他方才的最后一眼,贾环心里哀叹一声,对皇家的无情也更一步认识了。

    只不过,赢祥的最后一眼,看透的或许不止是龙首宫的绝情,想来也有大明宫的猜忌和无情吧。

    毕竟,当初废太子的心腹,只拿了份赢祥的一份手书,就能从霸上大营调出兵马来。

    这等威信,隆正帝未必就没有放在心上……

    ……

    ps:此人乃伏笔,深的让你们想不到的伏笔,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