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零四章 钟声
    待贾环得到消息,赶到梨香院的时候,屋里的气氛有点压抑,也有点怪……

    除了薛家三口外,王夫人和贾宝玉也在。

    贾环与王夫人、薛姨妈见过礼后,又和垂着脑袋的贾宝玉点了点头,也不管他看到没看到,就径自走到床边,看着薛宝钗和莺儿正一起给“猪头小队长”薛蟠擦着脸上的污渍油垢……

    贾环摆了摆手,上前一步,薛宝钗和莺儿忙让开些。

    只见薛蟠一只眼睛红肿成了缝儿,睁也睁不开,另一只眼睛好一些,却也半眯着,正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眼睛里还有委屈的眼包……

    整张脸上不是红就是青紫,肿的有些变形了,还挂着不少汤水油垢。

    想来这张脸应该和酒席桌有过一次亲密的接触……

    看着骇人。

    贾环也不嫌脏,伸手左右拨拉了下薛蟠的脸,而后忽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贾环站起身,对满屋子脸色诧异的人道:“姨妈放心,没多大点子事。

    就是些皮肉伤,擦不擦药都成,养两天就好。

    行了姨妈,快把眼泪擦掉吧,薛大哥也就是看着唬人。

    实际上,跟蚊子叮几口差不离儿,就是多叮了几下。”

    薛姨妈咂吧了下嘴,眼中还有泪,她担忧的看了眼床榻上忽然不哼唧了的薛蟠,再看他另一只眼睁的有点大了……

    心里已然信了大半,又气又恼,着实恨的不行,可终究还是放心不下,担忧的问道:“环哥儿,可当真?”

    贾环呵呵笑道:“当然当真了,以前我在城南庄子上习武时,哪天不这样?

    再熟悉不过了……

    不过,我当年的脸可比薛大哥现在的脸俊的多,他只青肿了半边脸,我当年可是非常匀称,两边脸都肿……”这也自豪得意……

    “噗嗤!”

    除了王夫人外,众人闻言都忍俊不禁。

    薛姨妈听了,虽然心里还是心疼的紧,可总算放下一些心来。

    只要没打坏就好,若不然,她可真就没法活了……

    渐渐收了泪,薛姨妈强笑道:“哥儿长的本来就好,随你娘……

    快坐吧,你在后面起园子,那么忙,又那么累,怎么把你给惊来了?”

    贾环没坐,轻松笑道:“听了点信儿,就来了……

    本来都不想来,知道薛大哥肯定出不了甚大事,可又想姨妈和宝姐姐肯定会太担心。

    当年我练武,刚开始的时候,脸也是整天肿的跟猪头似得。

    青肿的都能大一圈儿,身上也是,不是青就是紫,就没一处好的地方。

    当时可把我娘心疼的不得了,也是整天眼泪汪汪的,几次与我发火,让我停下来安生过日子。

    但我自己心里明白,也就表面看着骇人,其实里边儿都是好的,没大事。

    所以姨妈和宝姐姐尽放心就是。”

    薛宝钗因为心里有事,所以听了贾环的话,虽也心生感激,却也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连谢也没说。

    只是,却还是第一次听闻,贾环竟还吃过这般苦,正眼瞧了他一眼……

    贾环没留意,只是乐呵呵的看着薛姨妈。

    薛姨妈却感激的不得了,听了他的话后,又松了口气,算是才回过神来,身子也不再紧绷了。

    她见众人都站着,连忙笑着招呼道:“坐吧,快坐,都站着说话可怎么好……”

    王夫人没有坐,木然着一张脸,淡淡的道:“不坐了,已经夜了。蟠哥儿既然没事,那我们就回去了。你们也早点歇着。”

    说着,也不顾薛姨妈的挽留,带着还垂着脑袋的贾宝玉就离去了。

    送到屋外,薛姨妈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却也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终归还是寄人篱下,托庇于人……

    心里不自在,不过等回屋时,就看见贾环正大咧咧的坐在桌边,两条腿一点形象都没有的耷拉平展在地上,脑袋靠在椅背上,拿着一个凤梨在啃,吃的啧啧有声。

    一旁榻上,薛宝钗面无表情……

    见此,薛姨妈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方才看到面目全非,眼见着好像都出气多进气少的薛蟠,她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虽然后来王夫人问贾宝玉缘由的时候,薛蟠又忽然诈尸活了过来,并大骂了贾宝玉一通,中气还不错的样子,让她稍稍松了口气。

    可家里的气氛还是越发凄凉,尤其是在薛蟠大骂贾宝玉后,王夫人陡然沉下脸的时候……

    当然,薛姨妈选择性的忘了,他儿子当着王夫人的面骂贾宝玉是“囚.攮的”不仗义的软骨头……

    正感受着孤儿寡母受人欺负的悲凉,却不想,贾环来了只几句话,又自嘲了一番,冰冻的氛围就那么轻松消散了。

    再见他此刻没心没肺的啃凤梨,偶尔还嘲笑薛蟠两句的样子,似乎……

    真的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个玩笑一样。

    唉!

    站在门槛处的薛姨妈心里忽然涌出一抹悲哀,到底还是因为家里没个像样的男人,可怎么行啊?

    这孤儿寡母的,如何能担的起一个家……

    “姨妈,姨妈……”

    薛姨妈被唤醒后,见贾环已经站了起来,正看着她。

    薛姨妈连忙笑道:“怎么了?梨还好吃?”

    贾环嘴角抽了抽,嘿嘿笑道:“还成还成……姨妈,没甚大事我就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再让薛大哥趴一会儿,就把他赶起来,让他自个儿回房睡去。”

    薛姨妈闻言,连连摇头道:“快再坐会儿,我的儿,难为你还记挂着我们,哪里就能这般离了……再说,姨妈也怕你薛大哥哥再有个反复。”

    贾环哈哈笑道:“哪能有什么反复……”说着,走到床榻边,朝薛蟠的屁股上就抽了一巴掌。

    “哎哟!”

    薛大呆子不装死了,疼的他差点没跳起来。

    “这个孽障!”

    薛姨妈虽然心里心疼,可还是气恼,看着薛蟠那一张狼狈的脸,骂道:“你就不能省点心,整日里不干正事,就知道在外面厮混。

    你胡混就胡混,可好端端的,你招惹那些坏人做甚?

    你若是有个好歹,让我和你妹妹指望哪个去……”

    骂着骂着,薛姨妈悲从心来,又哭了起来。

    薛宝钗见她娘掉泪,又看看她不成器的哥哥,再想起她为了这个家,不得不……

    心里也委屈难过的紧,竟也落起泪来。

    薛蟠却还是只觉得冤屈,还觉得薛姨妈让他在贾环跟前丢了脸面,叫起屈来:“我多咱时候招惹那些人了,明明是他们和宝玉一起请我吃席……”

    听起这个,薛姨妈忽然更恼了:“让你吃席你就好好吃席,你……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尊重?”

    薛蟠脸色气的涨红,道:“他们一个个身边都坐着妓家,宝玉身边搂着琪官,我只当安排在我身边那柳湘莲也是如此,他本来就是唱戏的,我只搂着他亲热了下,谁知……

    别人倒也罢了,只那宝玉最可恨!

    别人还装模作样的拦一拦,偏他只顾着在旁边和琪官又是作揖又是搂抱的,个囚攮的,我喊救命他都不理。

    等人打完走了,他才来做好人……”

    薛蟠眼睛气的通红,眼泪都快出来了,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行了。”

    薛姨妈脸色难看的喝了一声,想再骂,却也不知该怎么骂……

    这个浑儿子,可该怎么着啊?居然当着王夫人的面就骂……

    薛姨妈只觉得从来没有的疲惫和悲哀涌上心头,泪流不止。

    疲乏力竭,身子都晃了晃,竟差点栽倒。

    唬的众人一阵惊呼,薛宝钗更是哭出声来,紧紧的抱住薛姨妈,哭道:“娘,娘,你可怎么了?”

    薛蟠也不闹了,连忙跑了过来紧张的看着薛姨妈,道:“妈,你要打要骂容易,你可千万别气着,我就你一个娘,若是气坏了,做儿子的也没脸子再活了。

    妈也不必生气,妹妹也不用烦恼,从今以后我再不同他们一处吃酒闲逛了。

    我若再和他们一处逛,叫妈和妹妹听见了,只管啐我再叫我畜生不是人如何?

    何苦来,为我一个人娘儿两个天天操心!

    如今父亲没了,我不能多孝顺妈,多疼妹妹,反教娘生气,妹妹烦恼,真连个畜生也不如了。”

    说着,一张丑脸上竟也滑落出两道热泪。

    薛宝钗闻言,强笑道:“你闹够了,这会子又招着娘哭起来了。”

    薛蟠听说忙收了泪,笑道:“我何曾招娘哭来!罢罢罢,丢下这个别提了,倒让环哥儿笑话。”

    贾环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笑道:“这般母慈子孝,兄友妹恭的场面,笑话个甚,好的很!”

    薛姨妈闻言,笑着抹去了眼泪,一手拍了拍紧抱着她的薛宝钗,道:“你去让嬷嬷取点糙好的鹅肝鸭信,再炒几个菜来,另取一坛酒。

    今儿要好好招待一下环哥儿,若不是他,咱们娘仨儿还不知怎么凄慌呢。”

    薛宝钗闻言,也擦去了眼泪,看了眼乐呵呵的贾环后,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薛姨妈叹息了声,对贾环笑道:“他说话要是也能信去,龙也能下蛋了……

    我的儿,快坐下歇歇吧。

    本来就累了一天了,还烦你过来看这些琐碎像生儿。”

    贾环笑道:“姨妈,我虽年轻,却也听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谁家不都是这般吵吵闹闹过来的?

    不过越吵闹越红火,家里也越有人气儿。

    不然冷冷清清的,那才不像呢。

    所以,姨妈尽管放宽心就是。”

    薛姨妈闻言,笑的更和煦了些,正要说话,忽地,房间又走进两人,却是小吉祥和香菱……

    “你们怎么来了?”

    等两个丫头给薛姨妈和薛蟠行完礼问完安后,贾环笑问道。

    香菱眨着一双呆萌的大眼睛,还是不怎么敢跟贾环说话,并且还要躲避薛大呆子哀怨的眼神……

    小吉祥则叭叭叭的道:“三爷,前面传话进来,说什么神武将军和威烈将军带着他们的儿子一起求见。

    本来舅爷已经客气说了,夜里三爷从不见客。

    可他们还是央着进来通报一下,说是来赔情什么的。

    舅爷推不过,只好让二门的婆子进来通报了……”

    “好啊!这些囚攮的,还敢上门!!今儿就是他们设的局,我……”

    听到小吉祥的话后,贾环还没怎样,薛蟠却顶着一个猪头,一跳老高的叫道。

    可是蹦跶的有些欢,牵扯到了有些挫伤的肌肉,又“哎哟”一声落了下来,倒吸着凉气,老实了下来。

    贾环莫名的看了他一眼后,想了想,对薛姨妈道:“姨妈,你说说看,要不要让他们进来给薛大哥赔个不是?”

    薛姨妈闻言一怔,她虽然不懂外面的事,可是……听贾环的意思,好像并不大想让他们进来。

    再一想,也是,就算赔了不是又能如何?

    人家也是给贾环赔的,这样的赔情,没意思的紧。

    再说,按照薛蟠自己话里的意思,人家也帮着拦了,是薛蟠自己不尊重在前……

    让人家进来,却不是更丢人?

    唉!想来贾环也是这个主意……

    如是想到,薛姨妈道:“就不用他们进来了吧?

    夜里了,也不方便。

    而且,原也是你薛大哥自己不尊重在前……”

    贾环点点头,道:“姨妈说的是……如果薛大哥被打坏了,我自然会要他们一个交代。既然薛大哥没事,就不用太计较了,又不是姑娘……”

    薛蟠闻言,顿时垂头丧气的沮丧起来。

    他明白过来,今儿这顿打算是白挨了。

    薛姨妈的脸色也微微有些波澜,毕竟,薛蟠还是被人打了,就这样揭过,是不是也太轻巧了些?

    贾环见之,没有做声,笑了笑,对小吉祥道:“你去给前面人说,就说勋贵子弟间打闹,不过是寻常儿戏小事,大人们不用紧张。

    对了,再给外面那几个小的说,说我们府上在起园子,人手有点紧张。

    今儿酒桌上的人,明儿一起去给我帮个小忙,到城南贾家庄子装上一天的砖头。

    麻烦他们了……”

    小吉祥闻言,顿时咯咯笑出声来,还怪模怪样的军礼,板着小脸道:“得令!”

    说罢,又对薛姨妈福了福后,拉着香菱就跑了。

    薛姨妈见之笑了起来,脸上也熨帖的不得了,看向贾环的目光也愈发慈爱,拉着他的手让他坐下。

    薛蟠也重新变得高兴起来,不顾一张脸青肿一片,大声嚷嚷着要和贾环喝个痛快,薛姨妈愈喜……

    贾环思量回去也无事,不若就在这对付一顿,也就乐呵呵的答应了。

    还笑说要与薛姨妈碰个杯,将姨妈逗的笑声不止。

    “这宝丫头,怎地还不来?不行,我得去催催,别将环哥儿饿坏了……”

    说着,薛姨妈就要起来,贾环连忙起身,刚要开口说笑劝拦,脸上的笑容却突然凝固。

    “铛!”

    “铛!”

    “铛!”

    “……”

    一阵略显急促的钟声,忽地从外面隐隐传进房来。

    贾环猛然回头,眼中满是骇然!

    这是……

    景阳钟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