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零二章 位置
    宁泽辰三人走的有些艰难,今天他们确实太拼了。

    长时间高负荷的劳力,让他们的筋脉和肌肉都受损了不少。

    不过也无妨,从武之人,这点伤其实不算什么。

    只要一桶参药药浴,大概就能补回来了。

    待三人离去后,贾环又有些好笑的看着坐在地上垂头丧气不起来的王世清,道:“王世清,你呢,是起不来了?”

    王世清摇头苦笑,道:“没……没事。”

    贾环皱眉道:“那是怎么……你还在担心那些走的人会对付你?”

    王世清嘴角抽了抽,又垂下头去。

    他心里确实是在这样担心。

    这些年,他为了扛起家业,在贵族圈子里一直都是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的行走每一步,每一步都那样的谨小慎微。

    唯恐得罪了哪个豪强勋贵。

    他家道中落,当年祖父留下的人脉关系也让他那个败家子父亲给祸祸得罪干净了。

    虽然还顶着金乡侯府的名头,可勋贵圈内谁还不知他家的空架子?

    所以,他真的一个都得罪不起。

    却不想,只一个疏忽,本想做些勾连关系的好事,结果却埋下了如此多的祸根。

    这让王世清当真有些恐惧,但更沮丧。

    因为,这些年他虽然也自行从武,并成为了二品武人,但这只是为了能在武勋贵族圈里立足而已。

    勉强成为二品武人后,他便将武功撂到一旁,径自去做生意赚银财了,他背后还有一家人要养呢……

    虽然还有些拳脚功夫在手,可比起宁泽辰等人,他真连膝盖都够不到……

    自身不强,今日又强行为之……

    感受着肩头刺骨的疼,和颤抖的胳膊与双腿,王世清明白,他明天不可能站的起来。

    就算贾环也给他药浴用的参药,他也起不来……

    甚至,他现在都很难站起来走路。

    他掉队了……

    也就意味着,他要从这个顶级圈子里离开了。

    王世清从来没有这般沮丧过,从来没有过。

    因为这是他复兴家业的唯一机会,却……

    似乎感受到了王世清的难过和沮丧,贾环回头对秦风等人笑道:“风哥,你看怎么样?能不能用?”

    秦风、牛奔等人闻言,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灰后,走了过来,一起打量起正抬头满脸诧异的王世清。

    秦风想了想后,对贾环道:“知道敬畏,心细,也能把握时机,虽然还稚嫩了些,但总的来说,应该可以。”

    牛奔无所谓道:“其实谁都一样吧?”

    温博嗤笑了声,道:“大脑壳子没文化,商号也是一门学问,你懂个屁……”讥讽完牛奔后,又道:“要是去黑辽的话,多半没甚问题,那里我家路子熟,拿着我家的令牌,基本上可以畅通无阻。”

    说罢,又有些得意的瞟了眼牛奔。

    牛奔气恼道:“你有本事让他拿着你家的令牌去都……”都中的中字没说出口,陡然想起,这孙子家如今也在都中扎根了,温严正亦是军机阁五大臣之一,不由憋了口气,瓮声道:“你有种让他拿着你家的令牌去霸上大营,看看能不能畅通无阻?”

    温博哈哈大笑,一对扫帚黑眉挑的飞起,正要再讥讽,被贾环阻止了。

    贾环正色道:“那就让他试试?去黑辽带队?”

    秦风摇摇头:“黑辽气候太极端,一开始他怕是适应不了……先让他去西北吧,穿过河西走廊,去我爹那里。

    河西之地,多有牧民,羊毛不值甚钱。他压着酒水去,卖酒的银子全都换成羊毛,再压回来,还可以弄熟路子……”

    牛奔好像又外行了,问道:“环哥儿,你说的那个织造呢子的玩意儿,到底靠不靠谱?织出来谁穿啊?”

    贾环懒得理他,又看向韩家兄弟,问道:“你们的意思呢?”

    韩大想了想,看着满脸迷糊却又有些惊喜之色的王世清,道:“应该没太大的问题,反正有家将跟着,虽然他武功不济,也能保得周全。至于经济之道,虽比不得环哥儿你,但据说他还不错。”

    韩让也跟着点点头,道:“可以。”

    韩三耸耸肩,道:“可以。”

    贾环点点头,笑道:“那就这样定了吧,咱们也是没法子,手里实在没可靠的人用。”

    说罢,他看着似懂非懂的王世清,道:“王世清,你愿意加入我们吗?”

    王世清闻言,陡然面露狂喜之色,连连点头,激动道:“愿……愿意,我愿意!”

    贾环呵呵笑道:“再想想,这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计。”

    王世清强撑着痛体挣扎起身,连连道:“三爷,我真的愿意,我十分愿意,不用再想了。你们让我做什么,尽管吩咐便是,我绝对不怕苦不怕难……”

    贾环点点头,又和众兄弟对视了一眼后,对王世清道:“是这样,我们兄弟几个,起了一个商号。现在需要几个可靠放心,又能干的人,帮我们分管一下……”

    王世清闻言顿时怔住了,脸上的失望之色简直压抑不住的流露出来。

    做商号,这……

    这不是管家奴仆之流做事吗?

    了不起也就是一个掌柜的……

    贾环似乎没看出王世清眼中浓郁的失望之色一般,呵呵笑道:“怎么样?愿意做吗?”

    王世清还有选择吗?

    他已经完全没退路了。

    如果不能靠近贾环这个圈子,只需等到明日,那些今日离去的人,就会得到消息。

    都是人精.子,没人不会不懂最后留下来的十人意味着什么。

    但他们不会去反思他们自己做不到之处,更不会不自量力的去怨恨贾环等人。

    他们只会找一个最软的柿子去捏。

    还有比他王世清更软更合适的柿子吗?

    尽管心中极为失望,不过王世清还是点了点头,沉声道:“三爷,你们放心,我一定做好本分之事。”

    贾环闻言,满意的点点头,笑道:“世清,我与你明言。

    我与奔哥等六个兄弟,是相识于我微末之迹。

    一路走来,虽然还未经历什么大风大浪,生死沉沦,但却都已经亲如手足。

    我们都相信,上了战场,我们彼此都能为对方挡刀阻箭,包括奔哥和博哥……

    而你,或者你们这些人,想加入我们这个圈子的心意,我理解,也欢迎。

    也相信日后若是上了战场,你们同样也可以成为为彼此挡刀阻箭的过命兄弟。

    但,这毕竟不只是一句话就能证明的,那样就太草率了,也太不尊重兄弟这个词的意义了。

    这需要时间去验证。

    验证你们的心,更验证你们的能力。

    你要知道,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尊重。

    什么样的人才值得去敬爱尊重呢?

    很简单,有用的人。

    包括我在内,我们七兄弟,如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都能发挥自己的作用。

    所以,如果你想加入我们,就必须要体现出你的作用,你的能力。

    我们愿意给你这次机会,不是因为可怜或者同情。

    我们也不会可怜或者同情任何人。

    我们选择你,只是因为如今我们正缺一个掌管后勤供给的人,有一个空缺的位置,我们想把这个位置补全。

    所以,我们才会给你机会,让你去体现你的能力。

    但是我也可以明白的告诉你,你并不是唯一人选。

    我们会往四个方向分别派出人手,但我们的位置只有一个。

    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就看你自己的了。

    我希望你能够努力,并认真对待。

    因为位置,真的不多了。”

    王世清闻言,面色几经变幻,最终坚定了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看着贾环,正色道:“三爷,我明白了,谢谢你们能给我这次机会。

    我一定会体现出我的价值,我也有信心,成为最后坐在位置上的人。”

    贾环闻言,点点头,笑道:“那行,今儿就在我府上的客房里住一宿吧,不然你这胆子,怕还是难安。

    呵呵,所以说,人总是难十全十美。

    小心谨慎,心思缜密,是你的优点。

    不过你也有点小心过头了……”

    说着,冲一旁不近不远处恭候在那里的李万机招招手,李万机连忙走来,笑道:“三爷……”

    贾环点点头,道:“使人给他准备一间客房,再准备桶药浴,还有让公孙姑娘给他瞧瞧……

    对了,记得打发人去他家说一声,就说王世清今日在宁国府留宿,明日中午再回。

    若有人上门寻他的下落,就让他家人这般给人回话便是。

    当然,也可以让他们直接来我宁国府找人。

    行了,带他下去吧。”

    王世清闻言后,也不知是激动还是感动,眼中竟擎着泪,对贾环深深一揖后,有些踉跄的跟着李万机去了……

    “呼!”

    等外人都走了后,牛奔又有些撑不住了,连声道:“快快快,赶紧让人准备好木桶,哎哟我的娘,今儿耗损可真有点大……”

    秦风看着牛奔笑道:“奔哥儿,你还是用点心吧,看到那宁泽辰了吗?

    我瞅着,若是环哥儿能给他提供参药,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到五品。

    到时候,你还四品,寒碜不寒碜?”

    温博在一旁极为嚣张的哈哈大笑道:“哥儿几个都五品了,就你这丑鬼还四品,死活都迈不过去。

    我说你最近怎么老不回家,爱赖在环哥儿跟韩大他们睡,是不是牛叔叔越来越瞧不上你了?”

    “我靠,你个黑鬼!你得意个屁!”

    牛奔闻言勃然大怒,气的脸色涨红,一双绿豆眼怒视着温博。

    温博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继续奚落道:“环哥儿说的好,落后活该挨打,奔哥儿,你倒是进步进步啊!”

    牛奔又忽然丧气了,耷拉着一对细眉,绿豆眼里满是愁色,叹息道:“明明感觉就到了,可越是急,反而又摸不着头脑了……

    唉!

    真真是让我的悲伤逆流成河啊!”

    说罢,“噗通”一声,仰头栽倒在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