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零一章 竞争
    “呵呵,怎么样,都还有力气吗?”

    贾府后园中,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地的少年,一个个似乎连大口喘气的力气都没了,只是目光呆滞的望着渐渐昏暗下来的苍穹……

    不止宁泽辰与诸葛道两伙人这般,就连牛奔、温博、秦风和韩家兄弟,亦没好到哪去。

    一个个也都没甚形象的半躺半靠在后廊下的栏杆外的石阶上,目光远眺墙外,眼神有些忌惮,似乎那里有吃人怪兽一般……

    唯有贾环,《白莲金身经》的无穷妙用终于在此刻体现出来了,超凡的耐力,使得他此刻还能笑的出来。

    不过看起来,却也像是到了极限……

    听到贾环的话后,地上躺的少年们好似连扭动脖颈摇头的力气都没了,张口嘴,张合了几下,也没发出声音来。

    最冷酷不服输的宁泽辰虽然咬紧牙关想站起来,可极限似乎也不是那么好突破,挣扎了几次都没起来,还耗尽了最后的体力,只能张口大口喘息着,面色发白。

    方才这两拨人许是等不及到战场上再较量了,就在扛石块过程中较量了起来。

    发狠的程度,看的贾环等人都啧啧称奇。

    心里感慨,到底是武勋将门之后,又都从武,血性要烈的多。

    尤其是那个宁泽辰,拼起命来,三个人竟生生压对方六个人一头,甚至都能与牛奔等人一较高下了!

    要知道,他的武功,甚至是场中大多少年的武功,最多也只有四品。

    四品的都是凤毛麟角,多是三品和二品上下,并以二品居多。

    武勋将门之家,多不算富庶,若非九边之地的镇将们,除了俸银外,并无多少来银之处。

    一个将门供给一个武人已然吃力的紧,更何况父子二人皆从武?

    说来也可怜,他们有时还不如江湖中人。

    江湖中人手中匮银了,还能找些富户“劫富济贫”一番,可这些将门却不敢,因为军法无情。

    再加上无甚生财经营的头脑,所以这些子弟的武功多不算出众。

    对于这些武勋世家而言,只要开完筋骨,不丢了祖宗留下来的武勋世爵的门第,就可以了。

    尤其是开府时封爵就不高的门第,练的高其实也无甚大用……

    而且一般而言,镇军认为,武功其实还是其次,关键是兵法造诣要深厚。

    不过此刻,兵法造诣却没多大用,只能靠筋骨、耐力和毅力。

    听了贾环的戏谑后,又喘息了阵,身上有些狼狈的诸葛道勉强坐起身,还不忘先整理一下衣襟,然后才对贾环道:“三爷,我不服。”

    众人闻言,顿时侧目,纷纷看向了他。

    只有宁泽辰冷眼瞥之,目光不屑。

    又是那套……

    贾环却并不恼,笑道:“不服什么?”

    诸葛道言道:“三爷,我承认,宁泽辰他们今天是比我们快,他的武功也比我们高,可那又怎样?将门子弟,日后多是要领兵作战的。

    正如三爷之前所说,在擂台上动手只是低级的,在疆场上比战功,才是高级的。

    在战场上,只靠武力,难道就能打赢胜仗吗?”

    贾环没想到会被人抓住话把子,眉尖轻轻一挑,打量着诸葛道,好奇道:“那你说说看,军人不靠武力打赢胜仗,是靠什么?靠嘴皮子吗?”

    “噗!”

    曹雄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好久了,终于,还是让他等到了报仇的机会,他毫不留情的嗤笑出声。

    曹雄性子虽然有些浮,可是方才,他也是拼了命的在干,所为的,就是要出口气。

    证明我比你们强……

    听到曹雄的嗤笑声,诸葛道一方六人齐齐坐了起身,眼神冰冷的看向曹雄。

    曹雄怕个鸟,他又不是没有兄弟。

    宁泽辰和赵虎一样坐了起来,丝毫不怵的回视着对方。

    “嘶!我拜托你们,一群爷们儿能不能别这么含情脉脉的对视,对视也离了我这地儿再对视好吧?

    你看我这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

    眼见两方又杠上了,贾环非但不阻拦,反而没心没肺的打趣,说出的话,让身旁不远处正有一口没一口,就着夕阳晚霞饮酒的牛奔等人捶着栏杆,大笑不止。

    宁泽辰和诸葛道两拨人闻言后,却都如同吃了苍蝇一般,恶心的纷纷避开对方眼神,还不停的“呸呸呸”的往地上吐唾沫……

    等硝烟气和火气都降下来些后,贾环看着面色难看的诸葛道,笑道:“诸葛,说说看,我刚是正经问的。”

    诸葛道深吸了口气,目光直视贾环,道:“三爷,我以为,我们武勋将门子弟,从武是必要的,但绝不是全部,而且也不是最重要的。

    我认为,对我们最重要的事,是要学好兵法,学好排兵布阵,学好怎样安营扎寨,学好怎样调配粮饷草秣,学好怎样与敌阵交战时鼓舞士气,学好怎样守护城池,学好……

    暂且就这么多了。

    至于武功,呵呵,纵然练到武宗又如何?

    给我五千披甲勇士,我必能布阵诛之!”

    诸葛道说的时候,眼中满是自信和骄傲,说到最后,还展手伸出五指,而后反手压下。

    贾环闻言笑了,不过他没急着回答,而是转头看向满脸冷笑的宁泽辰,道:“宁泽辰,你怎么说?”

    宁泽辰冷冷的瞥了眼诸葛道,吐出两个字:“蠢货。”

    “哈哈哈!”

    眼见诸葛道等人实在忍无可忍的想要爆发了,又无良的大笑的贾环,这回连忙拦住,道:“诶诶诶,先等等,先听我说两句,说完你们再干。”

    苏叶、涂成两个本已经快要冲出去的诸葛道身边的悍将闻言后,又堪堪止住了脚步,不过没有走回原位,还站在那里,似乎准备等贾环说完后好回头就干……

    看的牛奔几个咧着嘴在笑,浑然忘了他们几个当初也是这般打来打去。

    贾环看着诸葛道正色道:“诸葛道,你说的没错,对于统兵大将而言,武功确实只是其次,排兵布阵,安营扎寨,调兵遣将,哪一样都要比个人勇武重要。

    但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入军中后,就可以统帅五千大军吗?”

    诸葛道闻言,面色一滞,有些讪讪,也垂下了平视着贾环的眼神,微微摇头道:“不能。”

    贾环好奇:“那你能带多少兵?”

    诸葛道有些尴尬道:“初入军中,最多……最多一都。”

    大秦军制,一都为二队,一队为五伙,一伙十人,共计一百人,故都头又名百夫长。

    武勋将门子弟进入军中,自然不可能从大头兵干起。

    “一都兵马,百十人。那你说说看,这个时候上战场,你是靠兵法布阵呢,还是靠武功?”

    贾环不笑了,认真的看着诸葛道问道。

    诸葛道不言语了。

    贾环倒也没再多逼,轻轻笑道:“诸葛,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什么时候都不要太过自傲自满,人可以自信,但更要认清自己。

    其实你们几个可以跟宁泽辰他们学学……

    军人,一定要有一股敢打敢拼敢硬冲的精神。

    更要有一种,即使前方迎面而来的是强弓劲矢,你也敢用脑袋撞碎它的大无畏气势。

    这才叫军人,明白吗?”

    诸葛道点头点的有些艰难。

    贾环呵呵一笑,再问:“明儿还来吗?”

    诸葛道闻言,猛然抬头,再次直视贾环,高声道:“当然。”

    贾环又笑了笑,点头道:“成,不过也不要硬撑……行了,没事就回去好好歇息吧。”

    诸葛道闻言,心里憋着一口气,总觉得这样走不甘心,垂下脑袋抿了抿嘴,又抬起头看着贾环道:“三爷,我知道我们今天的表现不如宁泽辰。

    但我还是要说,今天的局面,只是因为有利于他们。

    论真实能为,我们绝不比他们差。

    现在多说无益,日后上战场排兵布阵的时候,自然就有分晓。”

    贾环闻言,哈哈一笑,不过面色似乎反而比方才满意了些,他抬手在诸葛道的肩头擂了一拳,打的他后退了半步,不解的看着贾环。

    贾环笑道:“不错,能有自己的坚持和自信,就很不错。

    我现在相信了,你的未来肯定不会差。”

    诸葛道闻言,脸上总算又露出了笑脸,心里也没再多纠结,他又整了整衣衫,对贾环拱手道:“三爷,明早再见……

    对了,明早能否请三爷多准备两头大黄羊,我们不大喜欢吃山羊,肉有些臊。”

    贾环闻言,哈哈一笑,指着诸葛道,回头和秦风等人道:“听听,倒比我们还讲究……”

    又转过头对诸葛道笑道:“成,没问题,大黄羊就大黄羊。

    羊圈里备着的也有,今儿是凑合了,明天,东来顺的大厨亲自来给你们烹饪。

    保管让你们吃上最正宗的东来顺羊肉。”

    诸葛道闻言,抿嘴一乐,转头对苏叶、涂成等人道:“谢过三爷,咱们回家!”

    苏叶、涂成、马刚等人一起咧着嘴乐,看着贾环齐道:“多谢三爷!”

    贾环哈哈一笑,一挥手,道:“走吧。”

    几人也利落,转身便离了去,后门门口早有各家亲兵在候着了。

    待诸葛道一行人离去后,贾环又看向宁泽辰三人,笑道:“今天干的不错,都有一股子的虎气。不过想来也都受了点内伤吧?一会儿我让管家给你们送去些参药,回去好好洗个药浴,不然明天准得趴窝。”

    闻言,曹雄和赵虎两人颇为不好意思的有些扭捏起来,想洗参药药浴,那可要不少好参药哩,这……

    两人没主意,一起看向宁泽辰。

    宁泽辰则看着贾环,缓缓点头,沉声道:“谢谢三爷,也请三爷相信,我们兄弟,一定会是最强的。

    无论是勇力,还是对黑云旗的忠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