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恩怨 (又名:班底初成)
    “啪啪!”

    拍了两下巴掌,双手又往下压,将笑声止住后,贾环看着王世清道:“真没那么严重,他们无缘无故找你麻烦作甚?

    我刚才说的也都是真的,我总不能因为他们没给我干活,就去对付他们吧?

    那我成什么了,对不对?

    还有你们,现在想走的赶紧跑,不然一会儿又要开工了……

    石块儿多的是,方圆几里大的园子,需要的石块海了去了,这点子才够什么?

    而且如今还是轻的,只要将院墙外的石块儿扛进里面就成。

    但等后面,我们还要从金光门外的漕渠码头上卸石块,再往这里扛。

    哈哈!到那会儿,可就不是现在这样玩闹的了。

    我提前说好,现在我让你们走,你们走了我可以理解,也不生气,因为是我让你们走的。

    可等再干起来了,我就不让你们走了……

    到那个时候,你们要是再说撑不住要走,那就是你们在晃我的点了。

    而到那个时候,我也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贾环眼神似笑非笑的扫视了圈剩余的十来个人,很是将几个人看的不自在。

    不过,浮动的军心却被宁泽辰和士子衣衫的少年用眼神止住了。

    宁泽辰站了起来,目光平视着贾环,声音一如既往的冷峻,言辞依旧犀利:“三爷,奉陪到底。”

    贾环闻言大笑了声,点头称“好”,然后又看向了另一个领头羊。

    见他面色虽然在沉默,但却并非是犹豫之色,心中暗暗点头,贾环笑道:“先介绍一下吧,虽然常见面,却还没认清谁是谁,以前也没怎么打过交道,不过以后可能打交道的时间比较长……”

    那少年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而后正色道:“在下诸葛道,大道的道。家父乃宁安侯府现袭一等子诸葛城,现为东方军团大将征东将军。”

    贾环闻言心中了然,虽然征东将军诸葛城执掌的东方军团乃国朝八大军团之一。

    但客观而言,他的权势和重要性远远不及其他七大军团重要。

    因为东方临海无敌国,又有镇海侯李家的水军巡伺东海,所以东方军团几是国朝八大军团中的最太平的一个军团了。

    没有敌人,就没必要保持太多的兵马,所以顶着偌大一个名头的东方军团,满员兵马也不过五万。

    而军团长,亦只是一等子的爵。

    所以,征东将军诸葛城的权势无法与其他七大将军相提并论。

    比如说远镇西北的黄沙军团,坐镇大将乃是世袭国朝一等武威侯秦梁,将军封号亦比征东将军高一等,乃与军机阁大臣同级别封号的抚军大将军,掌控西北二十万大军,军中还多为铁骑,权威赫赫。

    最重要的是,秦家乃世镇西北,数十年来一直都在执掌黄沙军团。

    而诸葛家就差远了,只因诸葛道合适,所以在合适的时候去做了征东将军。

    他若不合适,自然就会下台……

    不过,即使不如,也只是相对而言。

    再怎么说,诸葛城手中依旧掌握着五万大军,雄镇齐鲁,乃实力将主,对一般人而言,依旧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诸葛道说罢后,没有担当介绍人,而是给他身旁的少年使眼色,让他自己起来介绍。

    贾环心中再一笑……

    那少年接到诸葛道的眼神会意后,利落起身,目光平视贾环,正色道:“在下苏叶,家父乃项城伯府现袭一等男苏卢,现于东方军团任都指挥使一职(掌两万五千兵)。”

    待苏叶说罢,他身旁的少年又跟上:“在下涂成,家父乃江城伯府现袭一等男屠谷,现任西南军团都指挥使。”

    再一少年道:“在下张安,家父乃南阳子府现袭二等男张达,现任西南军团都虞侯(掌两千五百兵)。”

    再一少年:“在下马刚,家父乃威武将军马欣,现为东方军团都虞侯。”

    最后一少年:“在下陈阳,家父乃景武将军陈建,现为黑辽军团都虞侯。”

    贾环一一含笑点头示意,听罢后,又转头看向宁泽辰,道:“你们呢?”

    宁泽辰沉声道:“宁泽辰,家父川宁侯府先袭二等子宁至,现任蓝田大营军团长,前将军。”

    宁泽辰说罢,贾环多看了他两眼。

    说来也是有趣,位于神京东部的牛家霸上大营与位于神京西部的宁至统帅的蓝田大营,虽同为驻守京师重地的两大军团,但是霸上大营却将蓝田大营死死的压制住……

    如今牛继宗都已经贵为军机阁大臣了,身上还兼着霸上大营军团长一职,受封骠骑大将军。

    而宁至如今却不过是一个前将军,还在征东将军之下。

    原因嘛,据牛奔所言,宁至的性子与眼前这位宁泽辰差不多,但还要冰冷,完全没有什么感情色彩。

    对部下如此,对同僚如此,对上,竟然同样如此……

    宁至是一把利器,一把锋利无匹的利器。

    但正因为如此,无论是皇家还是军方亦或是内阁,都在有意的压制他的发展,不敢大用于他。

    军营中,每月都有训练伤亡指标。

    霸上大营里,每月都用不完这个指标,而蓝田大营,总是会超标……

    这或许就是缘故吧。

    倒不是说会担心宁至会造反,只是此人太过锋利,非到万不得已,他大概是不会受大用的。

    还有一点非常原因,就是他无法沟通好同僚。

    连牛继宗在他眼中,也不过是老兵油子……

    性格极其认真!

    或许是吸取了其父的教训,宁泽辰虽然同样冰冷,但看起来,情商却要高的多。

    他已经学会照顾人了,宁泽辰拉起了似乎起身都有些困难的赵虎,让他自己说。

    赵虎看起来有些激动,他脸上的肉都在微微颤着,大声道:“三爷,我叫……我叫赵虎,我爹是寿山伯府,寿山伯府先袭一等男,赵……赵廷。他以前是在宁叔的蓝田大营当都虞侯,现在……现在在霸上大营当都指挥使。”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嘿嘿!”

    赵虎闻言,看着贾环抓了抓脑袋,有些不好意思。

    可当他看到贾环身后吊儿郎当走过来的人后,面色立刻防备起来。

    贾环莫名,回头看去,却见牛奔面带坏笑的走来,再转头看向防备之色愈浓的赵虎,好奇道:“怎么,你俩有仇?”

    赵虎有些紧张的摇摇头,又轻轻点点头。

    贾环见状哈哈一笑,看向已经走到身边的牛奔,道:“你还欺负过他?”眼神之意,这么老实的人你也好意思欺负?

    牛奔抽了抽嘴角,一双绿豆眼没所谓的从赵虎脸上扫过,又看向他身旁的宁泽辰和曹雄,嗤笑了声:“那都是好早以前的事了,这小子他爹刚调进霸上,有一回营中军官搞子弟比武,他跟他爹一起去的大营。

    结果恰巧碰到我,被我小小揍了一顿,当时就哭了,还喊着要找他泽臣哥和雄哥报仇,不过我等了好久也没等到……

    据说回家后又挨了他爹一顿胖揍,再往后就恨上我了,嘁,小孩子家家……”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转头对赵虎道:“没事,有仇不怕,等忙完了这起子,只要你能坚持下来,随便你挑战他。你若暂时还不成,还可以让宁泽臣替你报仇。”

    牛奔又不屑的嗤笑一声,道:“随时恭候……不过,他们先能坚持下来再说吧。”

    说罢,又极为嚣张的晃着回去石块上坐着了,一副欠揍的模样。

    赵虎被他轻蔑的语气气的脸皮涨红,拳头也捏紧。

    贾环笑道:“听到了吗?好好做,熬过这一阵,捶他!”

    赵虎闻言,使劲点了点头。

    赵虎之后,曹雄也站了出来,笑的有些谦卑,道:“三爷,我叫曹雄,家祖曾是锦乡侯,嘿嘿,不是世爵……不过也曾是先荣国麾下悍将,真的!对了,我爹是兵部库选司主事,专门负责武器兵备,三爷你……哦对了,他叫曹史……”

    “噗!”

    曹雄刚说完他爹的名讳,对面站着的那一伙子人里,忽然有人喷笑出声。

    曹雄的面皮瞬间涨红,宁泽辰与赵虎两人的脸色也都低沉下来,朝对面看去。

    贾环眼睛也瞟了过去,发现笑的人是诸葛道身旁那位叫苏叶的少年,他与名唤涂成的少年一左一右的站在诸葛道身旁,面对宁泽辰三人的阴冷目光,丝毫不为所动。

    只是,看向贾环的余光里有些担忧……

    贾环没有想着主持公道,反而哈哈一笑,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宁泽辰和诸葛道双方人马都齐齐看向了他。

    后面一直坐着休息,丝毫不为这边风景吸引的秦风等人,这会儿也放下了极高的姿态,瞥过眼神,注视了起来。

    贾环看着两方人马,笑道:“原先奔哥他们与我说,你们这几波圈子都不很太平,仇大着呢,我还不信。

    我寻思着,怎么说都是荣国旧部,能有什么仇什么恨?

    如今看来,仇恨可能还算不上,但小恩怨许是有不少。

    不过,你们不要指望我给你们主持公道。

    我没这个资格,也没这个心情。

    但我有一点想法和建议,你们且听听。

    男人的恩怨嘛,其实很好解决。

    低级一点的,就在擂台上用拳头解决……”

    “那高级一点的呢?还请三爷赐教。”

    诸葛道目光微微明亮的看着贾环,呵呵笑着问道。

    贾环亦是呵呵一笑,淡淡直视着诸葛道,言道:“高级一点的嘛,自然就是去疆场上解决。

    谁建功建的多,谁就是强者。

    我智穷,实在想不出,武勋将门子弟间,除了战功,还有什么值得夸耀和攀比的?

    除此之外,比出身、比财富、比权势,比官爵,那都是没出息的儿戏。

    解决恩怨,就比战功!

    最次,也要上擂台较量吧?

    除此之外,什么记恨啊,怨毒啊,使小手段啊,通通上不了台面,我也见不得……

    再有,总不能学泼妇一般的骂街,你一嘴我一句的……

    还有像无赖小儿一般,当街躺在地上互殴?让人围观?

    丢不丢人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