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十二人
    “行了,你给他们说说吧,谁愿用什么就用什么。”

    贾环点点头后,说了这句话后,转身离开,又扛起两块石块,朝园里走去。

    王世清闻言楞了楞,眼睛眨了眨后,没来得及多想,便又笑着对围上来询问的众公子们讲解起木车的用途。

    王世清说罢,人群里顿时响起一阵欢呼声,刚才骂他骂的最狠的,现在欢呼的越响亮,还有几个甚至已经去霸占住了木车……

    “泽臣、虎头,咱们也去抢一辆木车吧?”

    重新回来的曹雄颇有些羡慕的看着已经开始用绞架将石块吊上木车的公子哥儿们,看他们得意的笑着,酸溜溜的道。

    宁泽辰闻言后,没有理他,而是看向赵虎,道:“虎头,你说呢?”

    赵虎抓了抓脑袋,犹豫道:“我想倒是想,可若是按照泽臣哥刚才的说法,那,咱们就不能用了。

    而且贾爵爷的本意,就是让咱们武人亲自去扛石块,若是能用这些,普通仆役都能做好,又何必找咱们?”

    曹雄许是方才扛累了,听这话顿时急了,骂道:“虎头你傻了吧?有轻松的干法为什么不能用?

    咱们用车来,还能拉的更多更快。到时候,让爵爷看看咱们多能干,就有机会能加入他们那个圈子。

    这是机会,虎头,这是机会啊,你懂不懂?

    泽臣,你瞧这傻小子啥也不懂……”

    宁泽辰黑着脸斜眼看着他,压沉声音道:“曹雄我告诉你,偷奸耍滑,不是机会。

    要用你自己去用……”

    曹雄闻言,面色一滞,随即气的满脸涨红,恼道:“你……泽臣,我和你们俩是一伙儿的,你们俩不用,我自然不会去用,你说这些作甚?

    罢了罢了,不用就不用,累死拉倒!”

    宁泽辰横了他一眼,却还是帮他搬起一块石块,放在了曹雄肩上。

    曹雄怒气鼓鼓的叫了几声,走了几步后,又忽地转头对宁泽辰和赵虎做了个鬼脸。

    “嘿嘿嘿!”

    赵虎看的开心,一边用肩膀从宁泽辰手里接住石块,一边傻笑着。

    宁泽辰叮嘱:“慢点,慢慢扛,没事。”

    赵虎点点头,又回头看了眼人群,小声道:“泽臣哥,咋就只有一半人在用那车,我还以为……”

    宁泽辰“呵”了声,道:“都是些人精.子,不是就咱们聪明。王世清聪明反被聪明误,他简直就是在给贾爵爷背黑锅。

    你瞧他现在的脸色,笑的比哭还难看,说明他现在也已经反映过来了。

    等着吧,等明儿那些人知道都不用来了后,他们不会记恨贾爵爷,一个个全都会将账算到王世清头上了,不管是不是因为车子的原因……

    他若能被贾爵爷接受收留则罢,若不然……

    呵!他怕是连回去继续做商人都没机会了。”

    赵虎心地善良,闻言有些不忍心,道:“不……不至于吧?”

    宁泽辰冷笑了声,道:“走着瞧……我们走。”

    ……

    “娘,今儿怎么没去找姨娘说话儿?”

    梨香院中,薛宝钗刚洗漱完毕,进了薛姨妈的房间,出奇的见薛蟠也在,还一脸的得意神色,也不知在得意个甚,没理会他,对薛姨妈笑道。

    薛姨妈笑容一直都那么和蔼慈爱,拉过薛宝钗的手,让她坐在炕上,道:“昨儿喝多了没?”

    薛宝钗摇头笑道:“又不是从前的黄酒、米酒,还能醉人。现在的果酒,哪里就能醉人,不过是榨果汁罢了。”

    薛蟠摇着大脑袋插话道:“诶,妹妹这话就不对了,这果酿可不是简单的榨果汁,我出门在外,多少人家在跟我打听这果酿的酿法。

    说他们家里也给内宅女眷试着酿了些,可怎地都酿不出贾家果酿的味道,有的还能酿馊了!

    可见,这果酿还是有些门道的。”

    薛宝钗有些莫名的看了薛蟠一眼,道:“哥哥好奇怪,我又没说甚坏话……”

    薛蟠闻言讪讪一笑,忽地正色问道:“妹妹,你的金锁可还戴着?”

    薛蟠从来难有个正经时候,陡一正经起来,让薛宝钗不禁又是一怔,奇怪道:“哥哥怎么想起问那物,我一直都戴着呀,怎么了?”

    薛蟠闻言嘿嘿一笑,道:“没事没事,戴着就好,戴着就好……”说着,语气忽又转为郑重,摇着大脑袋,郑重叮嘱道:“妹妹,这金锁可万万丢不得,她能镇煞气,你可得戴好了。”

    “能做什么?”

    薛宝钗皱起眉头看向薛蟠,问道。

    薛蟠高兴道:“当然是能……”

    “蟠儿!”

    薛姨妈喝了声,堵住了薛蟠的话,恼道:“你浑说什么?”

    薛蟠闻声住了口,小声嘟囔了声,别人也没听清。

    他大脑袋上有些突出来的眼睛铜铃一般,忽地转了转,又对薛宝钗咧嘴笑道:“妹妹的项圈我瞧瞧,只怕该炸一炸去了!”

    薛宝钗道:“黄澄澄的,炸它作甚?”

    薛蟠又道:“那……如今妹妹也该添些衣裳了,想要什么颜色花样的,只管告诉我。”

    薛宝钗摇头道:“连那些衣服我都还没穿遍,又做什么……”

    薛蟠还待再说,薛姨妈却不耐听了,她起身,拉起薛宝钗的手道:“昨儿分别时约好的话,今儿到你赵姨娘那里去坐坐,说是有什么杂耍百戏。家里闲着也是无趣,咱们过去转转吧。”

    薛宝钗闻言,心里觉得不得劲,可碍着薛蟠在,她又不好直说什么。

    “好啊,看杂耍百戏好!杂耍百戏好看的紧,娘和妹妹要好好看……

    嘶,我以前怎么就没想过请个杂耍班子回来给母亲和妹妹解闷儿呢?

    唉,真是猪脑子!”

    薛蟠在一旁高兴的说道。

    薛宝钗实在听不过去了,皱眉道:“哥哥今天是怎么了,都说的是甚话?哪有自己说自己是……也忒不像了。”

    薛蟠打了个哈哈,干笑两声后道:“妹妹太实诚了,怎地连玩笑也不会开,这可不行,那谁最喜欢逗趣了……”

    “行了,咱们不理他,整天浑来浑去的,连盖着家主印信的白纸都能随便往外给……咱们走吧。”

    薛姨妈狠狠瞪了眼薛蟠后,拉着薛宝钗往外走去。

    薛蟠平生最不喜欢藏着掖着,嘟囔道:“方才明明还赞我给的极好来着,转眼间就不认账了……”

    薛宝钗在前面听着糊涂,但薛姨妈已经拉着她往前走出门外,她也不好再问什么。

    出了门后,薛宝钗沉默了下,道:“娘,咱们去赵姨娘那儿坐,姨娘若是知道了……怕会不高兴吧?”

    薛姨妈和煦笑道:“我的儿,你尽管放心就是。你姨娘又不是真的死心眼儿,以前不过是被那一点子事给迷住了心眼。我与她几次长谈,她心里已经有数了。

    这个时候和人家闹,那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再说了,人家也没想和她闹不是……

    如今,她的女儿正指着人家在宫里过活。

    我还听说,你大姐姐这次能够封贵妃,其实就是皇家为了拉拢环哥儿。

    你想想看,这是何等的情面?

    知道这些了,她还闹,可有她的好?

    老太太那里差不多也已经到极限了,大太太如今是个什么样子,你姨娘心里能没数?

    最重要的是,和人家闹,咱们薛家不成,那王家也不成了,你姨娘哪里还有甚助力?

    所以,她现在渐渐也已经明白过来了,只是还是抹不开颜面罢了……”

    薛宝钗闻言,叹了口气,道:“可是娘,咱们毕竟还是和姨娘最亲,却跑去交好……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薛姨妈沉默了下,轻声道:“我的儿啊,若你哥哥能与你换一换,他若能像你这般听话,我又何须如此费心?”

    ……

    贾府后街,一干往日里衣冠楚楚,高高在上的王孙公子们,此刻都如累死狗一般的瘫坐在地上,粗喘着气。

    连贾环和牛奔等人,都大口喘息的站在墙壁上靠着。

    李万机带着数十个仆人,双双抬一木桶,桶里盛放的有冰镇果酿,有凉茶,有温酒,还有烈酒,想喝什么喝什么。

    一上午的突击猛干,至少往里搬进了数千方大石。

    不过也因为体力分配不大得当,不等下午,众人早早的便都脱力了。

    而且,人数也少了不少。

    刚开始时有三十五六人,算上贾环牛奔等人,有四十多人。

    可现在,总共也只有三十人了,走了十来个。

    剩余的三十人中,脸上想打退堂鼓的也有不少,若是再加上心里想的,估计超过一半。

    贾环和身旁众兄弟看了看后,点点头,而后站直身子走向街边瘫坐着的众人,走近后,大声笑道:“今儿劳烦诸位了。”

    “三爷客气……”

    “三爷忒……忒见外了……”

    一阵稀稀拉拉的客气声后,终究又变成了气闷。

    贾环脸上的笑容却愈发灿烂,道:“不是客气,确实十分感谢。也怪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思虑不周。

    这样吧,咱们今儿就到这里,好吧?

    至于明儿呢,有功夫来的,那就再来,没功夫的,今儿修养不好的,就算了……

    这个不用不好意思,按真的来,不用强求。

    首先我自己就不一定能保证明儿能起的来,他奶奶.的,太累了!”

    “哈哈哈!”

    许是被贾环这一句粗口刺激的,再加上这个惊喜的消息,众人顿时哄笑起来,方才的沉闷气氛一扫而空。

    这还不算完,贾环又道:“今儿晚酉时,我做东。

    南城柳子巷周家胡同的老温泉汤子,人人都去涮一把。

    再配上东来顺的锅子,好汉庄的酒,若有人喜欢别的也只管招呼就是,都算我的。

    行了,不多罗嗦,都散了吧!”

    众少年再次一阵欢呼,看向贾环的眼神又重新变得仰慕起来,怨气散尽。

    高声和贾环打着招呼后三三两两的离去了。

    但走到最后,还是有十二个人没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