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后勤司马
    等一通早饭吃完后,空地上已经搭起了七八口锅,消灭了十来头大羊了。

    李万机带着十几个家仆忙活了一大早,大冬日里累的满头大汗。

    贾环看着空地上的三十几个少年,道:“都吃饱了吗?”

    众人一阵哄笑,一片嘈杂。

    有人道:“三爷,今儿我们都是家里吃饱了才来的,没战斗力啊!”

    还有人要求道:“三爷,明儿我们可就不在家吃了,来三爷您这用,您得管饱啊!”

    “哈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也有笑骂那人无耻的。

    贾环笑道:“好说,府上羊圈里随时都备有一百只羊,城外牧场上还有几万只,保大家够吃。

    既然吃好喝足了,那大家就好好歇一歇,歇好了大家一起去开工。”

    “三爷,还歇个甚,现在就走吧!”

    “就是,好肉好汤已经吃饱喝足了,现在正浑身都是气力,三爷,上工吧!”

    一片哄哄闹闹的声音,贾环微笑道:“成,既然大家都有热情,那咱们现在就去吧。”

    贾环身后,韩三脸上的笑容有些古怪……

    一行最大不过十八.九岁,最小估计就是贾环,十二三岁,几十个青少年齐齐出门,说笑着,绕过内宅,朝两府后园走去。

    不过绕过后街拐角处,一众小伙伴们就有些笑不出了。

    靠着贾家后墙处,齐墙高,摆放着好长好宽好整齐的一座石头山。

    每一块石头大小还挺均匀,都是十尺(一米)见方的石块,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实沉,想来抱起来也一定会非常酸爽……

    这一眼望不到头的石堆,基本上都是拆了城外的玄真观,扒出的石头。

    这还不是全部,后续还有更多的石块,会陆续运来……

    韩三看着这一群呆瓜脸上的表情,差点没忍住笑出来,被韩大瞪了眼后,连忙闭住咧开的嘴。

    “怎么样,有问题吗?抗不动的就说,别硬撑着。”

    贾环上前,抱起一块石块放在肩头后,回头对吞咽吐沫的众人说道。

    他身后,牛奔、温博、秦风还有韩家兄弟等人,一个个嘴角擎笑的上前,轻而易举的将石块抱起,扛在肩头,没有多话,径自朝里头走去。

    最早来的宁泽辰三人也没有多说,上前,用力抱起一块石块,扛上肩头后,跟着牛奔等人的步伐往里走。

    其实对他们这些开过筋骨的武人而言,一块石块的重量并不算什么。

    有些难的是,石面并没有被打磨光滑,还有些粗糙甚至尖锐的凿痕凸起,需要小心避开,又增加些了难处。

    最关键的是,一块两块倒也罢了,可这一眼望去,望不到头的石块山……

    不过,既然来都来,更吃了人家的喝了人家的,怎么着也不能熊吧?

    于是,众人便一个个上前,扛起石块,朝园子里走去。

    贾环嘴角浮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没有再多话,脚在地上的一方石块上一扣,石块翻倒在脚面,再一提,石块竟凌空飞起,划过一道抛线,稳稳的落在了贾环肩上的第一块石块上,而后他大步朝园内走去……

    园子内深深的坑道都已经挖好,数条路也都用水泥铺设的平坦齐整。

    众人扛着石块,一一顺着石阶走下坑道,按照匠人的意思,将石块放展即可,而后匠人们便会飞快的涂抹水泥,以待下一块石块的到来……

    众人只干了一个来回后,就有些公子哥儿受不住劲了,肩膀处一片红肿。

    一个个揉着膀子,倒吸着冷气。

    虽然还伤不到筋骨,连皮也未曾磨破,但着实累人啊。

    偌大的园子,扛着块大石块走那么远的路,还爬上爬下的……

    不过,他们却不敢埋怨什么。

    没见贾环打头一直在干,还一人扛着两块石块都没吭声。

    牛奔那群牲口也是一个比一个猛,公子哥儿们才扛了一个来回,牛奔他们都要扛第三趟了。

    好像扛石头块跟扛棉花包似的轻松……

    他们不敢说贾环,却总要找个发泄口。

    “咦?王世清呢,怎么没见王世清啊?”

    忽然,站在石堆前活动膀子的人群里发出一声质问声。

    一干少年左右看了看,顿时哗然起来。

    “他奶奶,这孙子昨天说的比唱的还好听,结果今儿干实在的了,就拉稀了,这孙子……”

    “闭嘴,做你的事。”

    曹雄刚骂了几句,就被宁泽辰喝断。

    曹雄还想分说几句,却见宁泽辰抱起了一块大石块,往他肩膀上放去。

    曹雄来不及再怨愤不平,连忙“哎呀哎呀”的接住了后,也没了说话的力气,继续往园子里送去。

    “虎头,你还行吗?不行就歇会儿,别累着。”

    宁泽辰又看向身旁的赵虎,问道。赵虎年纪在三人中最幼,只比贾环大两岁,只有十四岁。

    所以宁泽辰多照顾他些。

    赵虎虽然累的也是满脸通红,满头大汗,还大口粗喘着气,却依旧笑的灿烂,道:“我还成,泽臣哥,我是家里的嫡出老大,所以才成了世子,可……可我爹并不喜欢我。

    他说了好几次了,要我把世子位让给我二弟。

    我想了想……我也不想和他们争了,就给他们吧。

    我要靠自己,贾三爷不就是靠自己才到今天的吗?

    我也要靠自己……嘿嘿,这回,我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机会,以后好跟着贾爵爷当兵。

    泽臣哥,我要活出个人样儿来。

    我娘死的时候,就叮嘱我说,一定要活出个人样来。

    所以,我一定要活出个人样!”

    赵虎干净白胖的脸上,激动的满是通红色,擎泪的眼中,眼神坚定执着。

    宁泽辰缓缓点了点头,扫了眼周遭还在咋咋呼呼的人群们,对赵虎低声道:“那咱们一起努力,别跟那些人学……虎头,你以为今天只是搬石头那么简单吗?”

    赵虎闻言一怔,道:“那……那还要干啥?还要扛木头吗?我也不怕……”

    宁泽辰似乎不会笑,他摇摇头,低声道:“这是一个考验,一个能不能融入贾环那个圈子的考验。

    你看着吧,今天叫唤的最凶的,偷奸耍滑的,还有自以为聪明的,明天全都来不了,他们想来都来不了。

    所以我才让雄哥儿闭嘴,虎头,加油,等贾子爵孝满之日,就是我们初露头角之时,瞧着吧!

    不说了,不好耽搁太久,走,干活!”

    赵虎闻言,似掌握了天大的秘密一般,还有些做贼心虚的四处看了看,直到脑门上挨了宁泽辰一个瓜崩后,才连忙不好意思的笑着,扛着石块继续搬送起来。

    不过没等两人走进门,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声。

    宁泽辰与赵虎驻足,回头看去。

    却见街头拐角处来了好一些人,打头的正是王世清。

    他身后跟着一群……杂役?

    杂役手里多推着木车,车上放着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粗绳子,短木,挂钩,轮子……

    他想做什么?

    宁泽辰皱起眉头看着王世清,他打心里不大喜欢这个商人。

    没错,在宁泽辰的心里,王世清就是一个商人。

    对于武勋将门侯府出身的宁泽辰而言,在他的认知里,勋贵好汉,都应该是严肃肃穆的。

    至少,在对待普通人时,不应该露出廉价的笑容,更不应该卑躬屈膝的赔笑。

    可王世清却不同,他当初为了做生意,甚至会给一些大商户们陪笑脸。

    这就让宁泽辰十分的不耻了,尽管他也明白王世清当初的境地不怎么好,可他还是不耻……

    而且,昨日在好汉庄,贾环说完话后,宁泽辰本已经准备站起来了,却不想居然被王世清抢了一头,虽然他当时没说什么,可心里着实不爽。

    所以,此刻他看着王世清满脸笑容的迎上了贾环,嘴角泛起一抹嘲讽的冷笑。

    他是想帮堂堂宁国子找人干粗活吗?

    果然还是商贾本性,上不了台面。

    却也不想想,人家若是想找人做力气活儿,多少人找不到。

    就是拉一营军士来做,都不是什么难事。

    用的着你这商贾来多事?

    见王世清一路走来,与众人点头打招呼,纵然有些嗤笑,他脸上也无半点恼色,依旧挂着笑脸。

    直到走到驻足观看的贾环跟前,笑着唤了声“三爷”。

    贾环淡淡笑着点了点头,看向后面停留在不远处的人手和木车,道:“你这是……”

    王世清笑道:“三爷,我昨儿回去后就想,咱们这些人,肯定有的人力量大一些,有的人力量弱一些。力量大的人,自然可以从头搬到尾。可力量弱的人,怕是就只能搬到半路,比如说,我的力气就不怎么样,才区区二品武功……

    可我又不甘心比别人搬的少,所以就想了个法子,用木车来拉。”

    贾环笑道:“你找人帮你拉?”

    王世清连忙摇头道:“这么丢脸的事,做了岂不是要臊死?就是用车,也要等到力气不济的时候再用。

    我自己装车拉车,也自己卸车。

    他们就是帮着把车子送来,和帮忙演示绞架的。”

    “绞架,什么绞架?”

    贾环好奇问道。

    王世清又笑道:“我以前在渭水码头做过事,见过那边的船工上下货物时,都会用一种绞架来帮忙,就可以轻松许多。所以我想着,也弄来试试。

    我们不用,可园子里的匠人师傅们也用的上。

    还有,一般的木车我担心承受不住来回拉松石块的重量,昨夜又使人专门在木车的梁和轴柱上加固了铁条。

    这样一来,就能多拉几趟了。”

    贾环闻言,目光淡淡的看着王世清,上下打量了番后,道:“不错,是担当军中后勤司马的材料。”

    王世清闻言,面色陡然激动涨的通红,立身站正,右手重重的砸向胸口,沉声道:“受命!”

    贾环哑然失笑,却点了点头,目光欣赏又有深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