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姨妈的智慧
    “怎么,姨妈不愿吗?”

    见薛姨妈目光复杂的看着他,久久不言,贾环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睛,看向她道。

    薛姨妈叹了口气,道:“哪里能不愿啊,我这心里啊,是再愿意不过了。

    只是,却也太占你的便宜,让你操心受累了。

    你让我薛家该如何感谢你才是?”

    贾环闻言有些傻眼儿了,一怔,忙道:“姨妈,您可千万别想岔了去,是我这……不是……是我求薛大哥帮忙,薛大哥帮了我的大忙,给了我这么大的信任,您想啊,这做商号,最关键的就是渠道的铺设,我……”

    “好了好了!”

    薛姨妈慈蔼的摆手,打断了贾环的解释,道:“我们不过都是些内宅妇人,哪里知道什么商号不商号的事?这些事,你们前宅的爷们儿自己去商议吧!

    总之,你记住,我们一家都会记住你的好的。”

    说着,还对身旁听的迷迷糊糊的赵姨娘道:“你瞧哥儿,还怕我们难为情,不好意思受他的好意。

    唉,真真难为他了,一面要花费力气帮我们孤儿寡母的照料商号,一面还要替我们想着颜面……

    姨娘真是教育的好啊!”

    其他的赵姨娘当真是听不大懂,什么商号白纸诏书的,乱七八糟的……

    可薛姨妈的最后一句话,却真真说到了她的心里,太对她的胃口了。

    赵姨娘如今最怕的事,早已不是贾家日后能分给她们母子俩几个银豆子当分家费了,如今这些腌臜之物对她而言简直都快有辱尊听了。

    因为她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如果她想要银子,她可以比整个荣国府都有钱……

    她现在最怕的事,就是有人说起她和贾环两人的黑历史,进而让人说她没教育好贾环,不配为贾环之母……

    这对赵姨娘而言,是比死亡还难以承受的事……

    相应之下,薛姨妈的话,就真真说到她心坎儿里了。

    赵姨娘一张娇艳的俏脸笑的跟盛开的桃花似的,满脸明媚之色,让薛姨妈都忍不住心生嫉妒,这可是与她一辈的人啊……

    赵姨娘笑着对薛姨妈道:“姨太太说哪里话,我可没怎么管好他呢,从小就惹人厌,大了就更让人讨厌了!姨太太不烦他就好了……”

    薛姨妈笑道:“妹妹才说岔了,环哥儿这样的好孩子,我活了这么些年,再没见过第二个呢,都是妹妹教诲的好。”

    赵姨娘听了薛姨妈的话后,愈发得意,却转过头板起脸对贾环道:“姨妈的话你听着……对了,姨妈让你干什么来着?借银子吗?”

    “噗嗤!”

    贾环哭笑不得喷笑出声,薛姨妈眼见赵姨娘面色一变,就要发怒,连忙道:“妹妹误会了,我倒是没让他干什么,是感谢他为我们孤儿寡母的做了好些好事,偏他还不让我们感谢他,都是妹妹教育的好啊!”

    赵姨娘闻言,愈发迷茫了:“姨太太说的……是环哥儿吗?”

    “哈哈哈!”

    贾环着实没忍住,大笑道:“姨妈,您快别说了。我能做的,顶多与薛大哥做的正好相当。您瞧瞧,我娘都不信我是那样的人。”

    其他姊妹们也都跟着笑出声来,林黛玉一双灵动的眼眸看了看贾环,又看了看薛姨妈,眼神有些玩味,倒是史湘云洒爽笑道:“环哥儿,既然姨妈要谢你,你应承了就是,顶多日后多带我们姊妹们来叨扰姨妈的东道就好!婆婆妈妈作甚?”

    贾环又大笑出声,道:“云姐姐说的是,有道理。”说着,又对满脸笑意的薛姨妈道:“姨妈,那日后我再和家里的姊妹们多上门叨扰姨妈喽!”

    薛姨妈大笑道:“那可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哩!”

    众人一起大笑。

    贾环看了看直打哈欠的贾惜春,对薛姨妈道:“姨妈,今日天色已晚,不好再多留,我这就送我娘她们过去了。”

    薛姨妈笑道:“再坐一会儿?”

    众人已经起身,忙一起笑道:“下次再来扰姨妈。”

    薛姨妈笑的很和煦,道:“我呀,和你们家老太太一般,最喜欢热闹不过,巴不得你们天天来扰我呢。”

    贾环摇头正色道:“那不成,那老太太就要恼姨妈了!竟和老太太抢东道?”

    众人大笑,赵姨娘却伸手扯贾环的耳朵,骂道:“你真当自己是个稀罕物了,老太太和姨妈还抢着请你东道不成?再敢乱说话,仔细你的皮!出门在外,一点样子都没有!姨太太面前也敢胡乱玩笑……”

    薛姨妈连忙上前劝开赵姨娘的手,柔声笑道:“妹妹啊,我就喜欢哥儿这般,这说明,他没把我这个姨妈当外人不是?”

    赵姨娘不好意思笑道:“姨太太甭替他说好话了,他啊,骨子里还是个上不得高台的高脚鸡,整天蹿上跳下的没个定性儿。”

    薛姨妈连忙摆手,正色道:“妹妹许是不知,这哥儿与姑娘不同,小时候越能折腾,越能闹,长大了才越有能为。小时候折腾,是因为没用到正处,等大了,知道该怎么使力了,一下就变了,能做大事了。哥儿岂不就是如此?”

    赵姨娘闻言,当真是瞬间有种醍醐灌顶的大彻大悟感:“哦……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

    哎呀!还是姨太太有见识,懂的多!我原都常常怀疑,这王八蛋还是我的儿子吗?做出的事怎么看都不像我儿子能做出来的事啊!

    如今姨太太这么一说,我才明白了,全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

    薛姨妈笑道:“可不是这个理儿……妹妹寻日里若是没事,就多来我这小院儿坐坐,也好一起说说话,解解闷儿不是?我还想向妹妹请教请教,到底怎么才能将家里的哥儿管好。

    哎呀,也不怕妹妹笑话,我家里那匹没笼子的野马,着实让人不省心。

    若他能有环哥儿万分之一强,我也就满意了。”

    赵姨娘回答的很利落也很直接:“啐他,他不听话,你就啐他!我就这样教训环哥儿的,这蛆心的孽障,没造化的种子……”

    众人:“……”

    薛姨妈干笑了两声,笑道:“好,我就跟妹妹好好学学,等我家哥儿再混赖不上进,我也这般啐他!”

    赵姨娘自己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笑道:“姨太太别见笑,我没读过甚书,也不识字,只能这般粗鄙的教育孩子。姨太太不同,姨太太是大家出身,哪里能跟我一般?”

    薛姨妈笑的很真诚,拉起赵姨娘的手道:“好妹妹啊,出身好歹有何用啊?

    就说妹妹你,如今满贾府,甚至整个神京都中,又有几个诰命比你还有福气的?

    妹妹怕是不知道吧,不知有多少公侯伯夫人,都想着能和妹妹你见见面,谈论谈论怎样管教家里哥儿的学问呢。

    更有不知多少寻常世家豪门的内眷,想从妹妹这里走门路,好与哥儿靠近,高攀结交一番。

    咱们妇人,出阁前从父,出阁后从夫,之后再从子。

    终归,还是要从子的。

    所以,大多妇人最终所盼,不过是母以子贵,这才是真正的贵。

    妹妹再莫妄自菲薄了,如今啊,满大秦的女人,比妹妹更尊贵的,着实没几个啦!”

    赵姨娘闻言,只觉一股中气自丹田升起,原本做婢妾多年留下的身骨稍稍向前倾的习惯,几乎瞬间改变过来,整个人似乎都开阔了许多,脸上残留的一丝常年累月遗留下的卑贱之色,也一瞬间消失不见。

    我这么了得了?

    赵姨娘心中自问了句,没答案,又看向薛姨妈,问道:“姨太太说的是真的?”

    薛姨妈余光看见贾环脸上高兴的笑容后,笑的愈发和煦灿烂,点头道:“可不是真的?不过啊,我年长一些,多一句嘴,妹妹可千万不要随便和那些诰命内眷交往,更不可随便答应她们的要求。

    那些人都是从‘小门小户’里一步步煎熬出来的人精.子,为了给她们自己谋利益,什么话都能说,糊弄起人来,连她们自己都相信她们说的是真的。

    到时候,可别为难了环哥儿才是。”

    赵姨娘闻言顿时凛然,心里刚生出的要出去逛逛耍耍威风被人恭维恭维的念头瞬间熄灭,连连应道:“不能不能,再不能。我怎能和她们打交道,她们都是诰命……”

    薛姨妈连忙又道:“妹妹又说岔了,不和她们打交道,不是因为她们身份尊贵,恰恰相反,是妹妹的身份,远甚于她们,所以才不便与她们结交。”

    赵姨娘听的只绕脑筋,苦笑道:“我是真闹不清这些,罢罢,之前在老太太那里帮着接待过几次女眷,听她们不住的跟老太太说好话。开头还觉得高兴羡慕,可听的多了,天天如此,却也烦的紧。

    若真有人这般与我说,我也是受不起的。

    索性啊,从开始就不与那些人交道。

    听小吉祥子说,环哥儿给她买回来个会杂耍的丫头,有趣的紧,等回头,姨太太一起来瞧瞧?

    过些日子,再让他给咱们请大戏班子来,唱大戏给咱们瞧,也算是给姨太太还席!

    环儿,听见了没?”

    贾环立刻狗腿的打了个千儿下去,装模作样道:“遮!”

    “呸!”

    别人都大笑,偏赵姨娘不乐意:“学什么不好,非学戏里那些骚鞑子的做派,再不学好,仔细老娘捶你!”

    贾环哈哈大笑道:“记住了!其实儿子也不喜欢这做派!”

    “德性!”

    ……

    ps:说两句,首先,那位给我普及版权法,让我跟曹雪芹申请版权的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你的智商。

    你不提版权法也就罢了,既然你高端的提了,那你能不能先查清楚版权法到底怎么回事?

    你没这个能力我理解,所以我帮你查了,给你说一下:

    根据《中国著作权法》,公民作品的发表权及著作权财产权的保护期为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五十年;当原著的保护期限届满,便进入公众领域,同人作者对其再创作作品即可享有独立的著作权。

    认字吧?看明白了吗?我知道你不信,欢迎你百度详查。

    另外,我从一开始就表明过立场,你看盗没事,有能力谁不想支持正版?

    许多经济暂时困难的学生保安之类的,一月生活费工资就那么千八百,你看盗我理解。

    所以,我每天开启防盗的时间不是几个小时,而是十分钟而已。

    这样,就会留下一些空隙。一些第二天中下午才更的小网站,也能看。

    我防盗的目的,只是为了让那些有这个经济能力看书,但懒得在注册或者懒得充值的书友们回来订阅的。

    而且我相信,总有一天,看盗的书友也会有能力支持正版的。

    只要勤劳学习努力肯干,我相信没有谁会走一辈子的霉运。

    这个观点,我在任何一个场所说的都很清楚。

    但是,你看盗就看盗好了,能不能安静一点,别找一些歪门邪道的理由出来jjyy。

    很光荣吗?

    那不光荣,只会让人更瞧不起你。

    我很不愿指责一个人的家庭教育出了问题,但那位电石12和chengji86.4,你们的家教真的很有问题。

    我觉得你们也只能看一辈子的盗了,我不愤怒,只有鄙夷和怜悯。

    至于泽琰,或者说什么金子人生土,你已经不是家教失败的问题了,是你们整个家的家风都出了问题。

    你自己在群里说,你妈为了让你传宗接代,让你和一个你不喜欢的女生生下了私生子,今年三岁了。

    你还发了你妈和你私生子的照片,我没说错吧?

    你还是司法界的公务员,对吧?

    不过你的所学和你的所行,你不觉得冲突混乱吗?

    当然,相比于你和你妈所做的大事,如今你做的这点子事,怕是连事都算不上,所以我理解。

    就是好奇,你有没有问过令堂大人,你当年是不是就是这样出世的?

    最后,我衷心的祝福你阖家欢乐,对了,你不是学司法的吗,你可以和电石12还有chengji86.4,一起合作一下,帮他们代理一下我侵权曹雪芹的案件。

    我等你的传票。

    最后的最后,因为防盗章节只有3039个字,后面修改的字数再多都只认第一次发布的字数,而且只能多不能少。

    所以书友们不用担心看我的破牢骚还要付费。

    许是我有点小家子气玻璃心,但着实看不惯那些一副我穷我有理,我看盗版我光荣,而且作者防盗就是贱人矫情的嘴脸。

    我简直都要求求你们,别看了,让我独自承受你们弃书后给我带来的莫大的损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