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九十一章 趣闻
    “笑你娘的……你敢笑你娘?”

    赵姨娘见就她这臭儿子笑她,让她好容易才“洗白”的“冤屈”又重新沉沦,顿时大怒道。

    “没有没有!娘,我这是在自豪和愧疚!”

    贾环连连解释道。

    赵姨娘皱眉道:“你自豪我心里明白……可你愧疚个甚?”

    “咯咯!”

    贾惜春城府太浅,别人都在下面掐大腿忍着,偏她露了声,不过幸好,她也伶俐,忙又严肃着脸,脆声声的道:“姨娘说的是,三哥愧疚个甚?有姨娘这么好的娘,三哥怎能愧疚呢?”

    赵姨娘满意的点点头,其他人眉头微皱的看着她……

    这女娃儿,小小年纪咋学了这一套呢?

    贾惜春有些羞愧的垂下了头……

    贾环咳咳两声,道:“是这样,我想啊,我竟然将娘的敦敦教导给忘了大半,着实不该,这才导致晚来给姨妈请安,心里才生出了愧疚。”

    赵姨娘“哦”了声,面色满意,语重心长道:“以后,你须长想想娘当年是怎么教诲你的,便再也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了……”

    贾环颇为受教的点点头,还发扬光大道:“儿子再不敢忘娘的教导,以后还会更加生发……”

    “biu!biu!”

    赵姨娘闻言非但不喜,反而勃然大怒,将手中的一双筷子当暗器砸向了贾环,面色涨红,眼中垂泪的骂道:“你个混账行子,老娘何曾教你再去偷……”

    话刚出口,她人就怔住了。

    许是也反应过来,这种过激行为不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一双好看的眼睛里,泪水竟滴了下来……

    一时间,众人脸上和心中的笑意全都没了,有些紧张的看向赵姨娘。

    尤其是薛姨妈,唯恐这对母子俩闹出乱子来,她好心却办成了坏事,就太糟了……

    贾环心中亦是心疼的要死,见薛姨妈在旁连连安慰着也不管用,贾环起身,拉开椅子,撩起衣衫前摆跪下,沉声道:“娘,你莫恼,都是儿子的不是。

    今儿儿子在外面差点被人打了,所以心里有点不大正常,没大没小的,竟敢跟娘乱开玩笑,你再骂我几句吧,要不,狠狠打我一顿也成。”

    他其实知道,赵姨娘一直都在努力的“洗白”,目的就是为了不给他这个越来越出息的儿子丢了颜面。

    老实说,她本来做的挺好的,包括上次在荣庆堂里,惊艳的表现连贾母都刮目相看,今日其实也不错,举止得体……

    只是,后来一切都被贾环这个熊儿给带沟儿里去了。

    贾环见赵姨娘怔怔的流泪,心里当真自责的要命,可又不能让大家跟着冷场,也不愿让赵姨娘再难过下去,便果断抛出了惊人话题,好引开大家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听贾环说他今儿在外面差点被人打,众人无不纷纷大惊。

    贾环什么人呢?

    在众人心目中,早已成了霸王似得人物,在外面威风八面,打这个打那个的,何曾被人打?

    而且还被打的心态失衡……

    连赵姨娘都顾不得自己颜面扫地了,闻言后“噌”一下站了起来,惊慌道:“儿子,你被人打了?”

    贾环连忙解释,安抚道:“没,就差一点,幸好儿子英明,提前埋伏下了重兵,不然的话,呼……今儿可真危险了。”

    表情严肃认真,语气……有点夸张。

    可众人谁还关注语气,都被他话里的内容吸引了。

    好在,还差一点……

    赵姨娘也悄然松了口气,见贾环跪下后,连薛姨妈都跟着一桌子人站了起来,她忙道:“行了,起来说话吧。再有下次,仔细你的好皮!”

    贾环闻言,心头一轻,面上的惭愧色一扫而尽,一边连连做保证,一边还冲赵姨娘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嘿嘿笑着起身。

    众人一笑后,又紧紧的盯着他,想听故事……

    赵姨娘也想听,问道:“快说说,今儿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还敢打你?还讲不讲王法了,怎么能随便打人呢?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众人嘴角又抽了抽,您这不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还老实人,谁?贾环?

    您这好儿子都打了半个神京城了……

    贾环却非常认可的点头道:“娘说的是,她确是个不大讲王法的主儿。

    上次还拎着两把大锤,将宗室镇国将军家的世子赢普从朱雀门一直打到皇城承天门前,赢普才被大内侍卫救下,要不然,他可就死定啦!”

    “嚯!”

    众人哗然,真没想到神京城内竟还有此等了得的好汉。

    倒是贾宝玉,脸色微微有些变了。

    被贾环看到后,贾环果断将他拉下水,道:“二哥,你肯定知道这事吧?”

    贾宝玉干笑了两声,脸上的不自在色多了几分,刚想说不知,可又想起贾环曾“教导”他的话,再看贾环的眼神,心里一虚,忙道:“知……知道些。”

    “宝玉也知道?快说说看。”

    薛姨妈闻言惊讶,说道。

    贾宝玉吭哧了两声,道:“是……是义武侯方太尉的女儿……”

    “噗!”

    史湘云闻言,一口茶喷了出来,然后满眼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贾宝玉,又看向贾环,忽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众人先是一怔,随即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赵姨娘没笑,看向贾环,神情还颇为严肃,问道:“你说,你差点被一个女孩子打了,还被打的心里不对劲?”

    贾环唉声叹气道:“娘啊,你也听过说书的,应该知道李元霸吧?”

    赵姨娘怎么不知道?小时候最喜欢听说书的了,她为何喜欢钱启这个同母异父的兄长,却不大喜欢赵国基这个同父同母的弟弟,就是因为钱启从小就会来事,愿意大方的花三五个铜板,带着当时还扎着两个朝天髻的她去听说书,吃糖人儿,看百戏……

    “娘……”

    贾环轻轻唤醒了陷入美好幼时回忆,眼神有些涣散的赵姨娘,赵姨娘“哦哦”了声,回过神来后,不满的瞪了贾环一眼,又道:“你的意思是……”

    其实她也不知道贾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得表现出理解了意思,不过要再确定一下……

    贾环配合,一副大家都是明白人的表情,道:“娘说的是,方家的那个黄毛丫头,就是李元霸式的人物。

    好家伙,虽然瘦小的跟毛猴儿一样,可一身神力惊人!

    儿子练武这么些年,已经锤炼出不小的力气,姨妈门口的石狮子用力也能勉强举起来了。

    可在那黄毛丫头跟前,只有勉强招架的份儿!”

    说到这,又觉得一个人丢人没面子,便将兄弟们一起拉出来往坑儿里掉:“娘你也知道奔哥他们,都是这一代京城里最有名的将门虎子,还有奋武侯世子和武威侯世子,都是这一代一等一的顶尖儿人物。

    可那丫头进了好汉庄后,只一个眼神,他们就一个个赶紧起身让座儿。

    奔哥因为胖,今天起身慢了点,就被她一脚踹腚上,给踹飞出去了!”

    “啊!”

    众人惊呼出声,赵姨娘见过牛奔,那小子一张伶俐好嘴,把赵姨娘哄的开心的不得了,以报贾环哄他娘之仇。

    赵姨娘也真心喜欢这个丑孩子,人虽丑,可喜庆啊!

    听说他被人欺负了,义愤填膺的看着贾环,道:“怎么能这样……你就眼看着奔哥儿被人欺负?”

    贾环一拍桌子,高声道:“哪能啊!儿子一直都谨记娘的教诲,人在江湖,一定要义字当先!”

    这话赵姨娘爱听,符合当年她听书时书里弘扬的精神。

    当然,劫富济贫也是那些书里的精神……

    她满意的点点头,又问道:“那你帮他报仇了?”

    贾环摇头叹息道:“上了擂台,只打了个平手。

    娘,年轻这一代,满神京城里儿子本已难逢敌手了,都快生出高处不胜寒的寂寥之心……咳咳。”

    被众人古怪的眼神看的有些受不住了,贾环连忙说正题:“可是……

    可是今儿方静,就是老方家的那个虎妞,真真给儿子泼了盆冷水。

    这世间果然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啊,半点都骄傲不得。

    今儿擂台上都没动兵器,所以儿子才勉强和她打了个平手。

    若是让她动了那两个大锤,啧啧,儿子怕是……也只能败北了!”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也不知是该为女同胞里出了这么一位英雄了得的好汉而喝彩,还是该同情贾环吃瘪,面色都有些纠结……

    “环儿,那方静为何要找你们的麻烦?”

    林黛玉忽然开口问道。

    贾环闻言,顿时不好意思的嘿嘿笑道:“前儿我不是打了镇海侯世子李武吗?李武是方静的男朋友……”

    “噗!”

    林黛玉听的懂,所以她没忍住,喷笑出来。

    其他人却好奇,薛宝钗问道:“男朋友?什么是男朋友?”

    贾环呵呵道:“就是……方静喜欢李武,和他处呢。”

    薛宝钗嘴角抽了抽,众女脸色有些红。

    这个词,对闺阁女子而言,其实很有些劲爆的。

    薛姨妈却有些迷糊了,问道:“是……方太尉家和镇海侯家定亲了?”

    贾环摇摇头,道:“不是,方家和皇家定的亲,方静以后是皇太孙赢历的妃子。”

    “啊?”

    薛姨妈彻底凌乱了,薛宝钗也迷惑了,倒是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不知想到了什么,俏脸都微微红了起来。

    “这,这……”

    薛姨妈简直不敢相信道:“那,那皇家不知她……”

    贾环笑道:“知道,皇太孙也知道,宫里都知道。但对他们来说,这都不算事。李武那小子也不敢及乱,只要不乱来,其他的谁都不会在乎。”

    薛姨妈瞠目结舌道:“那皇太孙他心里能接受……”

    贾环呵呵道:“纵然日后纳了妃,也不过在宫里当摆设罢了。

    方静的颜色并不出众,纳她,只不过是皇家为了施恩于方家,仅此而已。”

    众人闻言,顿时心生唏嘘之意。

    生在富贵家,却也是可怜人哪……

    那方静纵然英雄盖世,可又能怎样,还不是难逃一世之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