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八十九章 白纸
    对于贵族来说,一天最好的时间,其实是从入夜后才开始。

    普通百姓家,或许还要为了节省灯油,早早上炕入睡。

    但对于豪门之家而言,相比于奢靡的生活开支,烧灯油那点银钱,连毛毛雨都算不上。

    薛蟠作为巨贾之子,每天的夜生活之丰富,贾环这种土鳖怕是拍马难及。

    只是今天,他却没甚功夫也没甚心思去想,夜里该怎么去高乐。

    他有大事,甚至是难得的正事要做。

    今儿早早的,睡到半下午他就起床了,没有调.教侍女,正经的洗漱了番后,还换了身新衣服,熏了点暖香……

    然后也没闲着,翻箱倒柜的,又找来老乳母的老伴儿,家里的忠仆老苍头,帮他一起翻出了压在柜底的账簿和名单花册,难得用心的请教了老苍头一番,自己又用心的翻了翻账簿和花册,心里有点底子后,才松了口气。

    顾盼自雄了番,便开始陷入幻想中……

    明儿个,该怎么跟那群眼睛长到脑门儿上的大脑壳子们吹嘘……不,应该说是讲事实呢……

    我和贾三爷沟通了下?

    不大好,沟通这个词显得太生分,最好是,贾三爷跟他请教了番……

    好像有点过了,怕没人信啊,虽然这是事实。

    那就,贾三爷向他求教学问……

    虽然也是事实,可估计更没人信了。

    他娘的,这年头说实话怎么就这么难呢?

    薛蟠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又寻思起来:

    称呼贾三爷,好像不大好,嗯,很不好。

    算起来,我原还是他的姨表兄呢……

    哪有哥哥管弟弟叫爷的?

    那叫什么呢……

    环哥儿?

    好像……也不大好吧,他会不会再捶我一顿……

    算了算了,我大,让着他些,那就叫……三弟?

    唉,还是表作死了……

    对了,妹妹叫他什么来着?

    环……环郎?

    咳咳,不对不对,要是真的倒是美事……

    对了,是环……环兄弟!

    那我也该叫他环兄弟啊。

    不过,我还是得先喊他三爷,他定然不好意思受用,一定会推辞,然后我就顺坡下驴,叫他环兄弟!

    嘿嘿!

    他娘的,都叫老子薛大傻子,老子聪明着呢。

    听娘说,这环兄弟要起园子迎贵妃省亲,要从南方弄些太湖奇石回来,装饰景儿。

    倒是挺会玩儿的。

    唔,这种事对我薛家来说,简直连小儿科都算不上啊。

    只做这么简单的事,岂不是体现不出我老薛的能为……

    再弄点什么难得的才好呢?

    薛蟠苦思冥想间,时间飞逝。

    他的想象力也快突破了天际,从南方的候鸟,到名花名草,再到江南美人,但这些都不够奇,最后他想着是不是弄条鲨鱼来给贾环开开眼……

    “大爷,贾爵爷来了。”

    忽然,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厮推门而入,禀报道。

    薛蟠闻言大怒,道:“不是早早叮嘱,他来了你们提前通报吗,我还要去门口迎他呢……

    你们皮子又紧了是吧?”

    那小厮委屈道:“贾爵爷来的太快,一眨眼就到了,然后也不等我们请安,就进院儿了,现在正等大爷呢。”

    薛蟠闻言赶紧往外走,路过小厮时,在他屁股上捏了把,恨声道:“等晚上看爷怎么收拾你!”

    小厮被捏的生疼,可还得妩媚赔笑道:“求爷怜惜……”

    ……

    “哎呀呀!”

    离了老远,薛蟠就有些浮夸的说道:“怪我怪我,一直都在侯着三爷到来,偏你来了,我没来得及出来开中门迎接,三爷恕罪,三爷恕罪啊!”

    贾环上下打量了番虎头虎脑的大头薛蟠,笑道:“哪里话,薛大哥客气。”

    薛蟠闻言,笑的有些纠结,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那我往后还真喊你三爷?

    不过毕竟是场面上厮混久了的老油子,这点尴尬小事,打个哈哈也就过去了。

    干笑了两声,薛蟠手往书房方向一比划,道:“三爷请!”

    贾环觑着眼瞟了薛蟠纠结的脸,哈哈一笑,道:“薛大哥太过客气了,直接唤我贾环就是,三爷之称,实在太过生分。”

    薛蟠闻言,高兴的大脑袋都晃了起来,眉开眼笑道:“这好吗……哎呀,环哥儿真是太平易近人了……哦对了,这个……我能唤你环哥儿吗?我觉得,这样叫好像更亲切些……”

    贾环眼神淡淡的看了这大脑袋一眼,心里好笑,这大脑袋还真是油滑,递根儿竿子就敢往上爬。

    许是上回被贾环打怕了,再加上贾三霸王在外的赫赫凶名,让薛蟠有些无法准确理解贾环这个眼神的意思。

    他明显的做出了个防备和随时准备跑路的神态,小心翼翼的看着贾环赔笑道:“不……不行是吧?哈哈,你……您别介意,我就,我就这一说……”

    “哈哈哈!”

    贾环大笑了声,道:“薛大哥误会了,当然可以,姨妈和宝姐姐就是这般唤我的,薛大哥自然也行,请!”

    说罢,也不理会在那悄悄擦汗,却一脸窃喜的薛蟠,径自朝书房走去。

    进了薛蟠的书房,贾环鼻子微微皱了下,眉头也皱了皱。

    娘的,怎么一股……骚味……

    没书墨香也就罢了,这孙子平日里都在这里做甚腌臜事了?

    念头一起,贾环就有些进不去了,谁知道这屋里桌椅上都沾过什么东西……

    贾环迈进门的一条腿,又退了出来,站在门口处,对紧跟在后面的薛蟠道:“薛大哥,就不进去了,一点子小事,在这与你说说就好。”

    薛蟠闻言一怔,道:“在外面说,这成何……哦,也好,外面凉风吹的挺舒服,也挺好。环哥儿你有事尽管吩咐。”

    贾环笑道:“也没甚大事,就是想安排些人手,去江南开些店铺,做些买卖赚些家用。

    薛大哥家在江南方向地熟人熟,所以想劳烦薛家,帮忙介绍一些当地的行情和人脉。不知方便否?”

    薛蟠闻言又一怔,道:“不是说……要太湖石吗?怎么……”

    这样一来,他准备了半天的资料岂不都用不上了?

    贾环呵呵笑道:“薛大哥,若真为那么点小事就来劳烦薛大哥,那岂不是太瞧不起薛大哥,也太瞧不起江南薛家了?”

    这话薛蟠就太爱听了,这说明薛家在贾环眼中有分量啊!

    面色激动的通红,薛蟠拍着胸脯,高声道:“没说的,既然环哥儿你有用的到我薛家的地方,那我要是还有二话我就是你儿子……”

    “咳咳!”

    贾环连忙干咳了两声,打断这没文化的孙子:“薛大哥,喝多了。”

    薛蟠嘿嘿了两声,抓了抓大脑袋后,道:“我就这么一说,又不是真让环哥儿你当我爹……”

    麻痹的,贾环总算知道为啥总有人喊他薛大傻子,狗.日的有这么扯淡的吗?

    见贾环脸色难看下来,薛蟠也不敢再发疯,连道:“环哥儿你等下……”

    说罢,便一个人跑进书房,没过一会儿,他又跑了出来,手里抓了一个印章和一叠纸。

    一边走,一边往纸张上盖章。

    走到贾环身旁后,他又连续盖了七八张,然后将一叠十几二十张纸交给了贾环,道:“环哥儿,我也弄不清你到底准备怎么做,不过,你只要将你的要求写在这些纸上,拿去当地的薛家老字号店铺,店里的掌柜活计们就都会尽全力配合你的要求,这印章是我爹留给我的家主印信,他们都得听。你看看,这行吗?”

    贾环闻言,有些动容的看着薛蟠,皱眉道:“薛大哥,你这……太轻率了吧?”

    薛蟠闻言,哈哈大笑,拍了拍大脑壳,道:“人都道我是薛大傻子,坑我银财,骗我东道。其实他们不知道,我心里都明白,他们笑我,我还笑他们呢。

    一个个将百八十两银子都看的比天还大,吃几顿酒席白食,就以为占了多大的便宜一般……

    这还不算,吃了老子的,还笑话老子,嘿!

    环哥儿你是做大事的,你说说看,这种人,他能有出息不?

    他们却不知,我薛蟠也不过是拿他们取个乐子解解闷罢了。

    笑我?他们一个个在我面前赔着笑脸解裤腰带的时候,怎么不敢笑我?

    嘁!骂我薛大脑袋……

    但环哥儿你不同,我打心底里相信,你不是那种占人小便宜的人,所以我信你。”

    贾环面色莫测的看着薛蟠,眼睛上下打量了番后,抖着手中的白纸道:“你这可不是百八十两银子的事,我若愿意,凭着这些纸,能将你整个薛家的家当掏个底朝天。”

    薛蟠还是没所谓:“不会,你环哥儿要是这种人,也做不到今天这个地步。”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将那一叠纸收进怀里,然后拍了拍薛蟠的肩膀,道:“行,改日闲了,去东来顺请你喝酒。”

    薛蟠闻言,大脑袋又得意的晃了起来,高兴道:“那敢情好!没说得,到时候我把翠云楼的小环……”

    “我艹!”

    贾环听到这名字身上鸡皮疙瘩一下起来了,怒视向薛蟠。

    薛蟠惊醒,连忙道:“环哥儿,你放心,赶明儿我就去翠云楼,让那小婊砸把名字给改喽!他奶奶的,我还没发现……”

    贾环气怒道:“你扯什么淡,不闹还好,你一闹,满都中都知道这个破事了。娘的……

    行了,你自去高乐你的去吧,我去后面给姨妈请安。”

    薛蟠连忙道:“我送你过去……”

    贾环摆手,正色道:“留步,姊妹们都在里头,你别唬住了她们。”

    薛蟠闻言,干笑了两声,道:“是是,那环哥儿你自去吧,我不送了就是。”

    贾环点点头,没好气的看了他大脑袋一眼,朝后宅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