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八十八章 难题
    等莺儿离去后,小丫头子们也悄悄的散去了。

    小吉祥有些奇怪的看向贾环,好奇道:“三爷,你怎么突然不高兴了?”

    贾环轻轻的刮了下她的小鼻子,笑道:“哪有不高兴,不过,既然香菱是咱家的人了,以后你就得护着她,不能让人欺负了她去,记住了吗?”

    小吉祥机灵,顿时反应过来,看着贾环道:“三爷,你是说,莺儿姐姐既然是来找三爷的,那她就应该自己去望风?可是她是客人呀!”

    贾环揪她小鼻子,笑道:“你也傻了?望什么风?望不望风和我几时回来有关系吗?”

    小吉祥皱着眉头想了想,道:“倒是没甚关系,可……可是莺儿姐姐说姨奶奶很着急,要等着……”

    贾环叮嘱道:“以后再有这样的,就让她自己去等。香菱这么老实,不能专门欺负她,明白了吗?”

    小吉祥撅起嘴,点点头,有些沮丧道:“我当时也没反应过来,不然,再不能让人欺负了香菱去,我是她姐姐哩!”

    “哈哈!”

    贾环笑道:“你羞也不羞,人家香菱比你大几岁呢,也敢当人姐姐?”

    小吉祥不服:“我听说,外面有个叫芸哥儿的,比三爷还大哩,却喊三爷三叔。还有一个芷哥儿的……”

    贾环好奇:“你怎么知道?”

    小吉祥眨着大眼睛道:“婆子们说的啊,她们说,那个芸哥儿和芷哥儿认了三爷当三叔后,都发达起来了,家业好生兴旺。族里其他的子弟眼红的不得了哩!”

    贾环好笑的弹了她一个瓜崩,道:“整天就知道家长里短的打听,让你跟你白荷姐姐学点有用的,一柱香里你能睡三回……行了,垂什么脑袋,不学就不学,咱俩一样,都学不好。去娘那里看了吗?”

    小吉祥又嘿嘿起来,眉开眼笑道:“每天都去呀,和奶奶斗刁民!一起赢小鹊姐姐的月钱!我还带香菱一起去,可她怎么也学不会……”

    一旁,香菱又羞愧的低下脑袋。

    贾环呵呵安慰道:“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多玩儿几次就好了。对了,我娘喜欢香菱不?”

    小吉祥点点头,笑道:“可喜欢了,就比喜欢我差一点点的喜欢!”小脸儿得意。

    贾环哈哈大笑,一把将她抱起,在空中丢了丢,小吉祥被抛飞起来后,不仅不害怕,还刺激的咯咯大笑,激动的小脸通红。

    将她放下后,她还止不住的乐。

    贾环又看向满脸羡慕的香菱,道:“你也来一次?”

    香菱闻言连连摇头,红着脸小声道:“不……不敢,三爷,我……我胆小……”

    “咯咯咯!”

    小吉祥又得意的笑了起来,道:“我替香菱来,她看着喜庆也好!是不是,香菱?”

    香菱闻言,也抿嘴一笑,有些羞赧的点点头,表示她确实喜欢看。

    贾环大笑一声,又将小吉祥抛了几次,这次抛的高了些。

    一旁的香菱见小吉祥在半空又笑又叫的样子,既为她担心,又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还小小的鼓了鼓掌。

    将小吉祥放下来后,贾环对两人道:“好了,去玩吧。”

    小吉祥粗喘着气,有些站不住的摇晃了几下,又摇头道:“我们要帮三爷沐浴更衣。”

    香菱脸色“唰”的一下红了,又垂下头去,不敢没有反对……

    贾环大笑着弹了弹小吉祥的脑门儿,笑骂道:“还没浴桶高,去去去,和香菱玩去!”

    香菱悄悄的松了口气,又抬起头来,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人。

    小吉祥撇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想让白荷姐姐伺候你!三爷,你这样是不对的,你这是偏宠!”

    “噗!”

    看小吉祥一本正经的抗议,贾环一口口水喷出,仰头大笑起来,提起脚就要往小吉祥的屁股墩儿上踹,唬的她连忙反手抱住屁股,也不作了,咯咯笑着拉起香菱跑了,半路还回头,冲贾环做了个鬼脸。

    等目送两人跑进垂花门不见了后,贾环才折身进屋。

    房间内,白荷正在桌前灯下静静的坐着,蹙着秀眉,凝神的在桌上纸面上执笔勾画计算着。

    全神贯注,连贾环进门的声音都没听到。

    直到贾环走到跟前,许是他身上的酒汗味熏着了佳人,才将白荷惊醒,回头看去,见是贾环后,才温柔一笑,起身道:“三爷回来了?”

    贾环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抱住,探嘴在她唇上亲了亲,轻声道:“怎么这么用功?别太耗神了,仔细伤着眼睛。”

    白荷抿嘴一笑,道:“不费神哩,算着有趣。”

    贾环惋惜:“荷儿真是生错了时代,若是再晚生几百年,妥妥的国民女神啊!”

    白荷不懂,摇头表示不理解。

    贾环呵呵一笑,道:“不过也是我的幸运,不然,我踮起脚尖也只能仰望你,哪里能有机会这般亲近你。”

    白荷听懂了,神色有些慌,也有些焦急:“三爷,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贾环哈哈大笑,又借机轻.薄了下美人,道:“三爷脑子没坏!”又岔开话题,道:“对了,都算通透了吗?”

    白荷仔细瞧了瞧贾环,见他眼神清明,这才放下心来,婉然一笑,道:“能得三爷垂青,才是荷儿的幸运呢。”说着,又转身看向桌面上的图纸,对贾环道:“下水道需要留住的几个暗点,已经算出来了,只要将这几个暗点打通,留下暗门,就能另外构成一条暗道……”

    贾环闻言一喜,低头看去,只见下水道规划图上,在几处宅院或井口的正下方处,画了几个淡淡的圈,旁边还有一系列密密麻麻的计算公式……

    贾环看的头大,笑道:“你倒是比我强百倍,这都算出来了,还有什么难事?”

    白荷听了表扬后,抿嘴一笑,然后又微微蹙起眉头,叹息了声,道:“是锅炉的难题,如今只能做到保证小锅炉的安全使用。

    可一处小锅炉,最多只能供应五到八间房的供暖,再多,效果就差的紧。

    想要整座府邸只用一个锅炉来供暖,水压的问题目前很难解决。

    铜管还有阀门里的关节部位,都很难保证能承受的住那么大的压力。

    若强行处置,我担心会发生问题。”

    贾环当真听的有些糊涂,也有些惭愧,到底谁才是穿越众……

    天赋的问题,有的时候真的很难说。

    真真是阴盛阳衰啊,他也快成文不成武不就了。

    武比不过董明月,文更是被白荷甩开八条街。

    更奇葩的是,白荷的基础知识还都是他教的,人家却能举一反三,而后自行推衍……

    不过,他还不至于在这种无解的问题上耗费自卑情感……

    想了想,贾环记起前世许多地方都发生过土制锅炉的爆.炸事故,确实有点惨。

    他道:“小锅炉,能保证安全吗?”

    白荷很肯定的点头,道:“只要不烧干,就不会有问题。”

    贾环道:“那就小锅炉吧,一处宅院分一座。主要就是老太太和姑娘们的,寻常丫鬟婆子们的就算了,等你再有突破后再给她们普及吧,慢慢来,不急。”

    白荷点点头,道:“我省得,急也没用,关键是材料的问题,铜管有些软,可生铁和熟钢……”

    见白荷又要一本正经的给他讲课,贾环头瞬间大了起来,连忙上前堵住了她的嘴,好一会儿后,看着面红耳赤,目光如水的白荷,贾环嘿嘿笑道:“这些事统统都交给我的天才小妾来处理就好,相公我听着都头大啊!”

    白荷俏脸如花,居然有些自责:“是我不好,不该拿这些琐事烦你……”

    贾环哈哈大笑了声,又将可人儿揽入怀中,用下巴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柔声道:“你还跟我客气?对我来说,你是我的妻子,是我的亲人,也是我这一生不可割舍的家人。

    乖,以后别再这么客气了,不然仔细我打你的屁股!明白了吗?”

    白荷将脸贴在贾环胸前,静静的感受着幸福的味道,她忽然有些俏皮的笑了声,道:“三爷今儿早晨不是还警告小吉祥,说就是夫妻间也要懂得尊重隐.私的吗?”

    贾环哈哈大笑,稀罕她的俏皮,忍不住狠狠的在她红唇上啄了一口,然后道:“谁让她老打搅咱俩的好事!”

    白荷顿时又羞红了脸,道:“我服侍爷更衣吧,不好让姨太太那边多等了,她是长辈。”

    贾环点点头,笑道:“好!走,咱俩先洗个鸳鸯浴……”

    ……

    等白荷将没羞没臊的贾环身上套好了崭新的袍服,打扮一新,好说歹说送出门后,整座宁国府已经点上了灯火。

    因为正值孝期,所以府上点的多是青灯。

    每到夜里,整座华美的宁国府便笼罩在一片青光中。

    放眼望去,飞檐陡峭,显得有些狰狞。

    院内楼阁耸立,高堂遍布。

    琉璃瓦仿若碧玉,而白壁如粉。

    门楼高矗,大门上碗口大的门钉成排,又成列,倍显富贵荣华。

    出了大门后,回首望去,贾环心中感慨莫名:这就是我的宁国府,我的家……

    看了会儿后,从李万机手中接过马缰,翻身上马后,道:“不用跟着了,就那么几步远,麻烦。”

    他要绕到东南街拐角处,从梨香院的正门入内,因为要先去和薛蟠商议正事。

    李万机闻言,赔笑道:“我不用跟着,可亲兵还是少不得,大爷再三交代过,不能让三爷单身出门。”

    大爷指的是韩大。

    贾环回头就见帖木儿带着两个亲兵,正跟在后面,帖木儿冲他咧嘴一笑。

    贾环笑骂了声,没再多说,朝南街打马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