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望风
    方静是方家虎妞没错,但她不是方家傻妞。

    在没有身披重盔坚甲时,面对着强弓硬弩近距离的攒射,武宗都没把握全身而退,更遑论她?

    李元霸敢硬憾天雷,那是他脑缺,方静从来不屑与之并论。

    只是……

    方姑奶奶真的觉得憋屈到吐血。

    被贾环这三孙子用极为“卑劣”的武功缠住手脚无法施展不说,最后还被他用恶毒的语言污蔑。

    老娘又不是失心疯,才会真的要砸碎贾环的狗头。

    不过是想借兵器之利,狠狠的蹂罹他一番,让他献丑一次,出一口恶气罢了。

    真要杀了贾环,别人不说,赢杏儿就会难过的要死,还会与她绝交,反目为仇……

    再加上如今整天往武哥哥家“拜访”个不停的“一坨一坨”的荣国旧部,想想武哥哥的惨境,方静都觉得头皮发麻。

    所以,她怎么会当真想要杀贾环?

    偏贾环这狗贼子可恶,抓住她的话柄,并用这般恶毒的言语污蔑她。

    方静何时受过这等气?

    就要上前撕碎了这卑鄙无耻的小人,却被这卑鄙无下限的小人提前埋伏好的弓弩手给逼住。

    最后只能看他骚包的大笑而去。

    “啊!!!”

    方静见贾环等人扬长而去后,只觉得整个人都快爆炸了,厉啸一声,一爪抓在身后的栏杆上。

    成年人大腿粗的榆木干,竟被生生一爪抓碎,木屑飞溅。

    唬的还留在好汉庄内的一干大小衙内们纷纷退避,绕路出门。

    ……

    “哈哈哈!环哥儿今儿终于替哥哥出了口恶气,好!不枉大哥我平日里对你的教诲!”

    出了好汉庄,一行人翻身上马后,牛奔一脸眉开眼笑的兴奋说道,一对弯弯的细眉挑的飞起。

    温博最看不上他这幅德性,骂道:“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丑样,环哥儿是替你出气的吗?没见过你这般臭不要脸,自作多情的。”

    温博不骂还好,一骂,又勾起了牛奔方才的伤痛,怒道:“丑鬼,你还有脸说。方才方家那头母老虎站老子身后,你居然也不提醒一下,专门看老子出丑,你这个丧尽天良的丑鬼!”

    “行了,你俩谁比谁好看?大街上你们不嫌丢人,我和环哥儿还觉得丢人呢。”

    秦风驭马在侧,面露鄙夷道。

    “干你鸟事!你有病吧?”

    牛奔和温博一起骂道。

    贾环在中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三人相互骂了一通后,见路人纷纷观望,也觉得蛋疼,哈哈干笑了几声,就此打住。

    “环哥儿,着实没想到啊,以前也没觉得太极这般厉害,今儿是真的大开眼界,大开眼界了。居然能对抗那头母大虫!”

    秦风在一旁感慨道,啧啧称奇。

    牛奔和温博也不骂了,一起眼睛亮亮的看向贾环。

    贾环笑骂道:“你们以前不是笑话这是糟老头子用来活动筋骨的动作吗?教你们都不学,现在眼馋了?”

    牛奔道:“别废话,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我看的都眼晕。”

    贾环道:“等忙完这几天吧,我再给哥哥们细说吧,也是靠悟。

    不过风哥的黄沙劲若是能结合进来,效果可能会很不错,黄沙劲本就是棉中带刚的武道,太极亦是柔中带刚,并且以柔克刚。”

    秦风苦笑道:“哪有那么容易,每一套高明武学的成型,都是靠前人千锤百炼而出的,哪里是我能轻易修改的。

    做参考吧,能对劲的感悟提供些帮助,就已经是大收获了。

    今日观战,我心中就很有收获。”

    贾环笑道:“有收获就好,不枉我和那女暴虎大战一场。怪不得你们一个个那么忌惮方静,确实难缠。也不知怎么回事,她力气怎么那么大。

    这还是白手交战,要是她手上真提着一对大锤,还真难抵挡!”

    众人闻言都有些悻悻,秦风撇嘴道:“当初我们这一代,没少被她拎着锤子追着打,你以为呢?

    镇国将军家的那个赢普,在这一代宗室里也算是少有的高手了。

    上一回也不知怎么得罪了方静,结果被她拎着一对铜瓜捶,从朱雀门一直追打到承天门前,打的赢普都哭了,才被大内侍卫给救下。

    赢普至今看到方家的马车都要绕着走……”

    牛奔忽然在马上爆笑起来,唬的众人一跳,温博骂道:“你马上疯了?”

    “哈哈哈!”

    众人大笑,牛奔自己也笑,不过对他比划了跟中指,道:“你懂个锤子,我是在笑赢普。你们不知道那次方静为何那么暴怒吧?”

    “怎么回事?”

    众人好奇心满满。

    牛奔一边笑一边吭哧道:“那是因为……哈哈哈,那是因为赢普好龙阳,看上了李武!哎哟,哈哈哈!笑死小爷了!方静那回死活要阉了赢普这厮,最后还是宫里发话,方南天亲自出马将她领回家去了。”

    众人闻言,不禁面面相觑,而后齐齐发出一阵爆笑。

    “也不知那些人脑壳儿里装的都是什么屎,一个个都喜好相公。啧啧,难不成,兔爷真的很好玩儿?”

    牛奔一边笑一边疑问道。

    “吁!”

    一阵勒马靠边声响起,众人一阵惊慌,拉开了和牛奔的距离。

    “我艹!”

    牛奔气的满脸通红,高声骂道:“你们什么意思?又不是老子喜欢兔子,你们怕个鸟!”

    这一下,满大街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

    贾环和韩家兄弟回到宁国府后,刚进二门入了内宅,就见一个俏生生的丫鬟站在那里踮着脚看着。

    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盯着门口看,见到贾环进门后,顿时一喜,转头就往后面跑。

    跑了两步,许是想起这样不大好,又顿住脚,有些害羞害怕的转过身,屈膝福了福,也不管贾环看见没,又转身就跑。

    贾环见了好笑,心里却也叹息。

    这个憨香菱,至今都能保持这么一副懵懂的赤子之心,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说傻也不傻,就是迷迷糊糊的。

    贾环跟着去了后宅后,远远的,就听见一阵欢呼叫好声。

    除了小丫头的叫声外,还有个毛头小子的叫声。

    贾环进门一看,只见贾兰、小吉祥还有七八个平日里在院中负责清扫的小丫头子都在,还有一个是薛宝钗的丫鬟莺儿。

    一群人正围着朱二丫,看她在那里表演杂耍,一个个都看的不亦乐乎。

    后面赶到的香菱,也睁着一双大眼睛,兴奋的看着朱二丫在那里单脚顶缸,做花活儿。

    不过,朱二丫见贾环进来后,立马收了功,规规矩矩的跪下行礼。

    贾环笑了声,让她起来,然后看向贾兰,笑骂道:“玩儿了一天了,该回去了,以后隔三天看一次。天天耍,你娘就该收拾我了。”

    贾兰嘿嘿一笑,不过还是有些期盼的问道:“三叔,二丫说,她每天早上都要早早的起来练功哩。那侄儿能不能也早早的起来,跟她一起练?”

    贾环想了想后,道:“可以是可以,只是,你能起来的那么早吗?”

    贾兰闻言大喜过望,道:“当然可以起来,二丫都能做到,侄儿也能。”

    贾环点头,道:“那行,不过,你不能去练危险的。

    二丫是她爹从小一点一滴的教导出来的,才能做到这一步。

    你只能跟她跑跑步,跳跳高就好。”

    然后又对朱二丫道:“二丫,你也只能教她跑步跳高,不许让他做其他的,记住了吗?”

    朱二丫点点头,伶俐道:“三爷您放心,奴婢不教他难的。”

    贾环笑道:“成,我相信你,好了,天晚了,你也回去吧,看看家里有什么缺的,就告诉管事的。”

    朱二丫高兴的点头道:“谢谢三爷,这里比以前的家,好一万倍哩!我娘也有药了,奴婢给三爷磕头!”

    说着,瘦小的小身子又跪下来,诚心诚意的磕了几个头。

    贾环笑道:“好了好了,快起来吧。”

    朱二丫听话起身后,冲贾环感恩一笑,然后就走了。

    贾兰看着她的背影,还颇有些不舍,让贾环一个瓜崩弹在脑门上,笑骂道:“还不回去?再晚一点,仔细你娘剥了你的好皮!”

    贾兰也冲贾环嘿嘿一笑,转头跑了,小马驹似得。

    贾环又看向笑的甜甜的小吉祥,道:“你方才又欺负香菱了?怎么打发她去守着?”

    小吉祥毛毛虫眉皱起,委屈道:“人家哪有欺负香菱嘛,是我们一起剪刀石头布,输的人去望风。

    香菱好笨,我都给她说了好几次,不要老出剪刀,她偏不听……”

    香菱在一旁羞愧的低下了头,红着脸,扭着衣角,好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错事一般。

    贾环哈哈大笑,不提这茬,道:“有什么事,还专门派个人去望风?”

    一旁的莺儿终于站出来了,看着贾环笑道:“三爷,是我们奶奶打发我来瞧瞧,看三爷回来了没?我来回瞧了几遭儿,三爷还没回来,索性就不回去了,专在这里等三爷。”

    贾环闻言,点点头,又上下打量了番面前的丫鬟,相貌倒也标志,一双伶俐的眼中满是笑意。

    贾环淡淡的笑道:“那你先回去吧,告诉姨妈,我换身衣服,洗漱一下就过去。”

    莺儿敏感的发觉出贾环笑容里的不喜,心中有些慌,却也不敢解释什么,也不知解释什么,更不敢问,便慌慌行了一礼后,强笑着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