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母暴虎
    “呵……”

    长长的一声轻笑,秦风对身旁的韩大道:“看来,环哥儿是要通过这一战,树立在这一代圈子里的威信了。+

    想来等他孝期一满,就该有大动作了。”

    韩大沉默了下,看着擂台上,道:“你呢?”

    秦风面色复杂,道:“只要我父亲领兵在外作战,我就不能离了京城……

    原本是想去牛叔的霸上大营里历练一番,后来又担心有人说我们两家内外勾连……所以就没成行。

    白度了几载光阴,好在如今还有个好汉庄可以度日。”

    韩大沉声道:“等环哥儿出孝,可以一起入军中做事。”

    秦风皱眉道:“我也想过,可是没好地方可去啊。

    京营和五城兵马司倒是不错,只是,怕别人不会让我们这些人都进那里。

    否则,两大皇城驻军,万一被我们掌控成铁桶营盘一样,呵呵,怕有人会睡不着觉。”

    韩大摇头道:“这些事让环哥儿去操心吧。”

    秦风有些钦佩的看着韩大,道:“你和老三还真是一心一意的给环哥儿做家将,我看他确实是视你俩为兄长,与我们也没甚区别。

    你们去军里做事,以你的能力和心性,日后少不得一方大将的前程,那样也能很好的帮助环哥儿啊,怎地偏就死脑筋,非给他当家将呢。”

    韩大呵呵轻笑了声,摇头道:“若无环哥儿,别说我和老三。就连让哥儿都要受我们的拖累,一起沉沦。

    他确是视我们如兄长。我们也视他为弟,所以。我们就更不能出外了。

    焉有兄长,不护着弟弟的……

    让哥儿若非还要继承定军伯府家业,他也是一样的。”

    “继承了定军伯府,也一样。”

    桌子另一侧正全神贯注观战的韩让,将酒盏中的烈酒一饮而尽后,面色淡淡的道。

    韩大闻言,点了点头,也没多言。

    他和韩让的性子,都不是多话的人。

    秦风则啧啧出声。有些羡慕道:“难怪环哥儿那般敬重你们,确实都是值得敬重之人。来,我们也是自己兄弟,走一个。”

    韩大和韩让满酒,而后举杯共饮。

    ……

    秦风能主动敬酒,虽然没说什么,但韩大和韩让二人心里还是比较熨帖的。

    正如之前牛奔和温博常“嘲讽”的那般,秦风在贾环这个圈子里的架子,一直都是最大的。

    武威侯府。本来就是神京城寥寥可数的第一等府邸门第行列之一,而且在这第一序列中,亦排在前几位。

    也只有从武之后的贾环,在有资格祭出贾家黑云旗后。才能用黑云旗的威严,强压他武威侯府一头。

    秦风初来之时,虽然表现的并不狂妄。还处处讲礼,却也处处体现着生分和客套。很自然的与人拉开距离,高人一等。

    除了贾环外。他连牛奔和温博都不怎么放在心上,又何况韩大这种……

    直到后来,秦风才渐渐开始和牛奔、温博打成了一片,虽隔三差五的闹一次,却也越来越亲近。

    但直到现在,秦风才开始用正眼看他们韩家兄弟。

    除了韩大韩让愈发沉稳的气度和精干的能力让秦风入眼外,更重要的原因却是,贾环对他们的信重。

    若无后者,在秦风眼中,他们怕也不过只是一个可用之人,这样的人,顶多只能做个家将……

    饮尽酒盏后,三人相视轻轻一笑,又一起看向擂台……

    方家虎妞当真名不虚传,整个人如同一头啸傲山林的下山猛虎,而且还是极饿中之暴虎。

    头、身体、拳、胳膊、腰、腿、膝盖、脚甚至是屁股,全身所有能控制的部位,都成了她对敌的武器。

    众人甚至看到了当贾环近她身后,她竟然张口朝贾环脖颈处狠狠咬去……

    漫天的虎爪,飞腿,将贾环紧紧的笼罩着。

    威势之烈,让众人着实替他捏了把冷汗。

    但,贾环自身,却丝毫不为其猛烈攻势所动。

    一双手,竟缓缓的在周身划着圆。

    大圆套小圆,小圆再套更小的圆,而后再放大,反套大圆,看的众人眼晕。

    如果说方静是在用全身所有部位一起发起凌厉之极的攻击,那么贾环就是在用全身都在划着圆。

    每一个圆,对应一个虎爪。

    将虎爪套住,缠住,绞住,困住……

    略略知情的牛奔、温博和秦风等人,眼睛顿时圆睁。

    竟是,太极!

    外人看来,在方静漫天凌厉疯狂攻击的虎爪、虎咬、虎.鞭腿影中,贾环居然在有些悠闲的,慢悠悠的练拳!

    而任凭方静厉啸连连,睁着猩红着细眸盯死贾环,拼死攻杀下,贾环却连脸色都不曾改变过。

    当然,方静奈何不得贾环,贾环也没能将方静怎样。

    面对方静这头人形暴虎的全方位攻击,贾环表面上看去不动声色,颇为轻松,但实际内心中,却深骇然之。

    起初,他是以《白莲金身经》淬炼出的身体,硬憾方家这头母暴虎的。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在力量上,他竟然扛不住方静的正面轰击,被打的只有勉强招手防御之力!

    贾环原本以为,上次被方静拎小鸡似得丢飞,是因为他没有防备的缘故。

    但现在他终于确定了,这个瘦小的姑娘,力大无穷。

    真的与传说中霸绝天下的李元霸有的一拼。

    而且,在这么小的擂台上,他的苦竹身法可以挪移的地方太少,效用便大打折扣。

    而在速度和闪避上。方静却拥有同样高超惊人的灵敏和快捷。

    力量不如人,速度和闪避堪堪相当。

    在这种情况下。贾环想不被虐,只能另走蹊径。

    他拿出了当初董明月格外着迷的太极之道。

    想当初。贾环不过是将他模糊记忆的,关于太极的一知半解的见解,讲给了董明月。

    而董明月却凭借她超凡的武道天资,自行推衍了下去,愈发深不可测。

    在六品之境时,便强行狙杀了七品大高手,蒙战,并成功突破六品到七品间的天堑。

    待学有所得后,她又反过来点化贾环。

    也就是每天拉着贾环一起写字的那段日子。

    通过写字。董明月将她领悟到的一些深悟体会全都传授给了贾环。

    只可惜,贾环当初的境界根本无法理解她的意思,只能囫囵吞枣的死记硬背下。

    之后也一直没机会,去体会领悟太极真意。

    因为以前与他交手之人,从未有如方静这般,能将他逼到这个地步的。

    所以,今日虽然展开了太极桩法,但还很生涩,只能勉力防守。而无法进攻。

    若是换做董明月在此,以她高超的太极境界,怕只需一抬手,方静这头母暴虎就要被带下擂台。

    不过。贾环却也不是没有收获。

    随着时间的延展,他的太极之势用的愈发纯熟。

    抵挡起方静愈发疯狂的攻势,和愈发强大的力道。却渐渐变得轻松了起来。

    间或间,甚至还可以借力打力。反击一下。

    贾环越来越轻松,可方静却愈发难受了。

    她喜欢酣畅淋漓的对抗。力量和力量的正面碰撞硬憾。

    她不是输不起的人,如果贾环能够正面击败她,她绝对敢承认,甚至会佩服贾环好武功。

    可是,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不知道用的是什么邪恶的武功,猥.琐的和他这个人有的一拼。

    动起手来,总是滑不溜秋的,力量也总是被卸到一旁,拳拳打空的滋味,快将她憋屈的吐血。

    这王八蛋还越打越顺手,现在已经不仅能让她拳拳打空了,偶尔还会极为猥.琐的借力打力,反击一下,打她个措手不及。

    虽然奈何不得她什么,离伤她还远。

    但,却能恶心到她。

    方静死活想不通,赢杏儿这个她唯一钦佩的同代中的佼佼者,怎么就瞎了眼,看中了他这个猥.琐男呢?

    居然还觉得很得意……

    越想心中怒火越盛,方静的细眸都快成了血色,下手也愈发凌厉没有顾忌。

    贾环的压力又渐渐增大。

    不过,随着时间的延展,又慢慢的顶了回去……

    “啊!!!”

    退回一步,方静仰天厉啸,尖锐的啸声震的四周众人眉头皱起,耳中发麻。

    方静彻底疯狂了,指着贾环连声道:“贾环,可敢用兵器来战?!可敢用兵器来战?!

    我定要砸碎你的乌龟壳,砸烂你的狗头!!”

    “不可!”

    不止秦风牛奔等人,就连方冲闻言后,都面色大变的阻止。

    虽然之前贾环打的极为出彩,但似乎没有人看好他能战的过拿起兵器的方静。

    尤其是方冲,额头冷汗都流下来了,指着周围的人连连怒吼:“快去把兵器都收了,快去!”

    真让方静杀了贾环,那方家顷刻间就是灭顶之灾。

    没有人能拦得住暴怒的军方,将整个方家碾压成渣渣。

    这对方冲而言,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秦风面色凝重的对贾环道:“环哥儿,不要意气用事!”

    牛奔也皱起眉头,一双绿豆眼凝重的看着方静,沉声道:“你若敢乱来,我们一定不会顾及规矩。方静,适可而止。”

    方静不理,只是用一双血红的细眸死死的盯着贾环,咬牙激将道:“堂堂荣国子孙,宁国传人,就这副狗胆?”

    贾环“哈”了一声,好笑道:“母老虎,你到底是真疯还是在装疯,你这是想替李武那个废物报仇吧?

    方静,你为了他,居然你不惜以毁灭整个方家为代价,你真的不是一般的自私自利。

    我不会同你这样的人争一时之长短,我贾家的名声,也不是在擂台上和女人打出来的,而是用鞑虏和罗刹鬼子的脑袋垫起来的。

    你若真想与我一较高下,不如日后上了战场,用战功来较量。

    呵呵,和你说这些做什么,估计你也听不懂……

    罢了,晚上我还要去姨妈家做客,不和你这疯婆子搅和了。”

    见涨红小脸的方静眼中神色愈发疯狂,就要再次冲上来,贾环不屑的一笑,举手甩了个响亮的响指。

    随即,二楼与三楼之间的隐秘拐角处忽然传来一阵动静,众人看去,只见正对着擂台方向的四方角落里,不知何时已然无声的出现了一排强弓硬弩,箭头齐齐对准擂台上的方静……

    方静的脸色红变白,白变黑,黑变紫,最终化为三个字:“放狗屁!”

    ……

    (未完待续。)

    ps:  今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