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应战!
    “这个王世清,什么来路?”

    一行人步伐有些踉跄的回到自己桌子上后,贾环看向牛奔和秦风,问道。

    他自然不会因为几句话就相信一个人。

    尤其是贵族圈子里的青少年们,本事未必有多大,但嘴皮子绝对是一个比一个利索。

    真要说起好话来,十个贾环摞在一起都不是别人的对手。

    他不认识此人,但想来神京城武勋圈里的“土著”牛奔和秦风应该熟悉。

    果不其然,两人对视了一眼后,牛奔挤了挤绿豆眼,对秦风道:“你来说吧,刚我喝的有点急,得缓一缓。”

    秦风点点头,尽管他脸色也有些发白,眼神有点直了……

    他沉了沉呼吸,而后道:“这个王世清其实也算是一个人物了,和环哥儿你还有点像。”

    贾环“哦”了一声,笑道:“怎么说?他也是庶子出身,被赶出府了?”

    秦风干笑了两声,摇头道:“这倒不是,只不过,他家道中落的厉害,本来就是乡侯,一世而终,上一辈又出了个败家子,将家业祸祸的差不多了,也把自己祸祸死了,留给了王世清一个烂摊子。

    还不错,他人比较能干,拉下颜面去做了些生意,虽然没能重新富贵起来,却也赚了一份小家当。

    敬养着寡母,几个姨娘和庶妹也都好生养着,没清扫出门……

    这倒也罢了,最难得的,就是与你一般。他竟能自己重新筹资从武。

    只是限于财力,武道修为并不高。仅二品,但很有潜力。

    怎么样。有没有想法,拉扯一把?”

    贾环觑着眼看他,道:“你怎么不拉扯?”

    秦风呵呵笑道:“不是我无情,环哥儿,神京城里像他这种情况,说实话,着实不算少,哪里又能都帮帮的过来?论起交情渊源来,一大半都是当年荣国麾下。谁也不必谁近多少。

    你当初帮老大和让哥儿他们,就很让一些人眼红了,说怪话的也有。

    只是那时你还小,也就罢了。

    如今你再这样做,就真不妥了。

    升米恩斗米仇,你帮了这家不帮那家,帮来帮去就成了仇。”

    贾环闻言点点头,笑道:“我也不是菩萨心,烂好人。

    当初我最困难的时候。韩叔叔拿出了一千两银子来帮助我。

    你也知道,那会儿韩叔叔家什么情况,哪有什么银子?

    我开始不知道,就开口就要了一千两银子的水泥造价。

    正值年根儿下。最后逼的韩叔叔不得不带着大哥他们一起去秦岭里打猎备年货。

    这般困难,我开了口,韩叔叔也没有二话。笑着给的银子,因为他觉得我更难。

    既然韩叔叔种下了因。那我就要做果。

    实际上,和韩叔叔做的相比。我花费或许多了些,但情意为必就比的上。”

    秦风笑道:“这也是那会儿大家体谅你的原因,牛叔把这事说开了后,他们自己也就不好意思再攀比了。

    不然你以为就那么简单能了事?

    都是荣国旧部,凭什么只接济韩家,不接济赵王孙李家?

    也不全都是银子的事,关键还有颜面。

    所以,这次你要仔细着,不要凭性子来事。”

    还是不放心,再次叮嘱道。

    贾环呵呵笑着,拿起酒盏,缓缓的灌下一口酒后,咂摸了下嘴,道:“我省得了……

    风哥,你说他今日之举,是发自內腑,还是……有意为之?”

    秦风闻言,摇摇头,道:“多半是发自肺腑,但肯定也有有意为之的成分。

    不过王世清的品性还是不错的,从不愿欠人人情,占人便宜……

    当然,你这种情况不同。而且交好你,也不算是占便宜。

    他应该是真想再上战马,恢复祖宗荣光,甚至超越先祖。”

    贾环点点头,笑了笑,忽又深叹息了声,感慨道:“转了一圈,有些失望,能勉强入眼的,也就一个王世清。

    武勋将门,真的堕落了。

    哪怕他们还在习武,可心眼却早早的被名利给堵塞了。

    可用,但难堪大用。”

    缓过酒劲的温博嗤笑了声,道:“这有什么好稀奇的?历朝历代不都是这样!

    在富贵乡里待的久了,大多数开完筋锻完骨后,也就撂手了,取得爵位官职后,继续去享福。

    我看,也就比前明那些武勋将门强一点,但也强的有限。

    不怪人家老方家都瞧不上这些孬兵……”

    “你胡扯什么蛋?谁说老方家瞧不上这群孬兵?那他们这些年拉拢这个拉拢那个是干什么的?

    嘁!黑辽来的土坷垃,不懂别扯淡。

    不知道的还以为老方家是什么好人呢……”

    牛奔酒劲稍微缓过来些后,听了温博的话后不乐意了。

    你踩勋贵就踩勋贵,反正是他们不怎么争气。

    可你捧老方家那个勋贵行列的二五仔作甚?

    不过让他惊奇的是,温博居然没有还口!

    牛奔低头,瞪着一双绿豆眼,往上瞟视着温博,得意的嘿嘿笑道:“怎么,没话说了吧?真是脑壳子灌进去酒了,身为勋贵,居然还有人说老方家的好的……”

    话没说完,就觉得背后一阵冷气,而对面兄弟们的脸色咋那么古怪呢?

    悄悄回头,牛奔一双绿豆眼圆睁,一副见了鬼的惊骇模样,看着背后细眼如刀的方静,喜感十足的圆嘴张的老大,面如土色却挤出一副笑脸,道:“哟!静……静姐?你……你什么时候来的?惊喜嘿!来坐,快坐……”

    还狗腿的拿袖子擦了擦凳面儿。

    方静在众人注视下。缓缓抬脚,然后将脚印在牛奔的丰.臀上。牛奔便飞了出去。

    “哈哈哈!”

    满堂轰笑,连贾环等人都在大笑。

    背后说人坏话。被踹也是应该。

    不过,随着方静细眼中的眼神如刀般扫视一圈过去后,一个个的笑声都戛然而止,纷纷躲避母暴虎的眼神。

    等人都安静下来后,牛奔也绕开方静,躲到了桌子对面。

    方静转头,从方冲身后拉过垂头丧气的李武,对贾环直接道:“武哥哥给你敬酒。”

    贾环闻言一笑,不在意的自己饮了一口酒后。道:“不必了,刚才我与李兄已经喝过了。说起来,还是我给他敬的,是吧,李兄?”

    李武木然的站在那里,不言。

    方静看起来是真的喜欢李武,哪怕他成了这个样子,方静方才如刀的眼神此刻却出奇的温柔,她看着李武。道:“武哥哥,你们刚才喝过了么?”

    李武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或摇头。

    方静见状,心里愈发难受。回过头,眼神再次锋利起来,看向贾环。道:“再喝一次。”

    贾环哑然失笑,道:“方静。你要明白一点,大伙儿让着你。不是因为怕你多厉害,只是因为你是女人,仅此而已。

    你说说看,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发号施令?

    虽然你是女人,可我又不爱你,凭什么听你的?”

    “轰!”

    真的是轰的一声,笑声如雷般乍起,借着酒劲儿,众人都笑成了疯子。

    第一次有人敢这般和方静说话。

    贾三爷,果然名不虚传!

    “贾环,你说话嘴巴最好放干净点。”

    方冲阴着脸,指着贾环道。

    贾环没吭声,脸上挂着淡淡而不屑的笑意,他身旁的牛奔却开口怪笑道:“方老虎,你说话的时候最好把狗爪子放好了,别乱指,老子最喜欢剁了狗爪子去炖火锅。”

    方冲闻言,虎目紧眯,腥黄的眸子中,散发出带有疯意的冷芒逼视着牛奔。

    牛奔怕个鸟,瞪着一双绿豆眼和他飙。

    方静就简单利落的多了,指着大堂正中的擂台,对贾环道:“贾环,你若自认为还是个男人,就上台来,别让我瞧不起你这个所谓的荣国子孙,宁国传人。”

    说罢,也不管贾环答应不答应,转身朝擂台走去。

    走到擂台下,脚尖轻点,几个起落,便翻身跃上几米高的擂台。

    而后,瘦小的身子负手而立,遥遥注视着贾环,眼神睥睨,冷漠。

    众人不笑了,静静的看着贾环如何应对。

    连秦风都隐隐有些担忧的看向贾环。

    他对贾环能不能扛的住这位方家虎妞,心里真没什么底。

    秦风自己就是五品高手,可是面对方静,却只能被压着打,用不了三十个回合就要惨败。

    方家《疯虎劲》打起来本就如疯虎一般狂暴,再加上方静天生神力,和非常灵巧并速度奇快的身法。

    别说五品,就是六品高手面对她,有时都要被压着打。

    哪怕她也只是五品,可秦风一干将门虎子却在她手里却每每吃瘪,直到最后绕着走……

    贾环的武功秦风了解,但当初在擂台上,也只仅胜他一线而已,是靠《白莲金身经》的强悍耐力将他熬倒的。

    如今虽说更近了一步,但面对非人的方静,秦风心里着实没底。

    贾环给秦风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后,仰头将酒盏中的烈酒一饮而尽,而后随手将酒盏扔掉。

    低头,将头上簪发的紫金冠取下,从袖口撕下一个白锦布条,将披肩长发随意扎成一个马尾束于脑后。

    又将衣摆提起,别入腰间,忙活完后,对牛奔温博道:“奔哥、博哥,劳烦两位哥哥与我擂鼓助威!”

    牛奔、温博闻言,顿时打起精神,齐齐应道:“好!”

    贾环闻声,大笑一声,而后脚尖顿地,人便上了桌子,却不停留,一跃而起,再落在另一张桌子上,只一点,再起再落,直到落在一距离擂台还有数丈远的桌子上,贾环右脚轰然踏实,生生将那块花岗岩凿出一尺多厚的石桌面踩碎,而他人也借力凌空飞起,在空中几个潇洒的翻转后,稳稳的落在了擂台上。

    “好!!!”

    赢得满堂彩!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