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去做苦力?
    将朱家三口带了回去,交给李万机后,贾环就撂开不管了。

    李万机自然能安排妥当。

    倒是小兰哥儿跟在李万机身后,跑前跑后的张罗着帮忙。

    最后还不用婆子带路,他自己邀请朱二丫去里面坐坐……

    看他那表情,好像谋划着什么。

    贾环见之有趣,却也随他去了。

    想来贾兰也不过是崇拜朱二丫杂耍厉害,新奇。

    跟着她到处玩耍,还能锻炼身体。

    而且就算贾兰真的看上了这丫头,等大了收到房里就是。

    对于朱二丫来说,这应该算是福气。

    ……

    安排完朱家三口,敲了敲贾兰的小脑袋后,贾环就朝荣国府走去。

    他想看看,公孙羽给家里姊妹们诊脉的结果,尤其是林黛玉……

    不想刚出门,就被人从正面拦住了。

    “贾环!”

    方家虎妞方静,脑门上的黄毛扎了两个冲天髻,一双细眼死死的盯着贾环,咬牙切齿的念出他的名字。

    身后,还跟着看起来气息愈发沉稳的方冲。

    “哟!原来是方太尉一对活……咳咳,贵姐弟怎么有空到我府上来啦?

    你瞧瞧你们也是,既然上门了,就进去坐坐啊!

    虽然是空手来的,难不成我还会小气吧啦的嫌弃你们不知礼?

    太看不起我贾环的气量了吧?”

    贾环嘴上叽叽歪歪的客套着,可眼睛却在看日头,一脸正在赶时间的不耐烦样儿……

    方家姐弟俩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都跟黑锅底似得。

    “贾环,你少装模作样。你之前既收了武哥哥家的银子。又答应了要摆平这件事,就不能说话不算话。不然,你就是在放屁!”

    方静强压着怒火,指着贾环寒声道。

    方冲也沉声道:“贾环,你想责罚李武,差不多也可以了。你当初若没答应也就罢了,可你当着我们的面答应了,却做不到,实在是小人行径,不配做……”

    “行了行了!”

    贾环不耐烦道:“都他娘的瞎了眼了?没看到我最近忙的跟陀螺似的。脚后跟都没功夫落地,哪有时间去见那孙子?”

    话罢,见方家姐弟俩眼睛都红了,眼看就要爆发,又连忙降火道:“你方家也出过皇妃,你们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这段时间到底多忙!”

    方家姐弟闻言,觉得勉强也算说的通,虽然大伙基本上都知道。前几天贾环压根儿就没怎么出面……

    方静盯着贾环道:“如今你家里也算忙完了,总该有时间了吧?再不能拖过今天!”

    贾环闻言,想了想,道:“要不。就今儿下午?”

    今天下午他要去好汉庄摆桌子请人吃饭,然后明天正式开工,搬砖……

    “不行。就现在!”

    方静拒绝道,见贾环脸色一变。又寒声道:“你之前就说今儿下午今儿下午,今儿了三天下午都没到场。我们都快成了笑柄,你还今儿下午?!”

    贾环脸色摆不出了,干笑了两声,打了个哈哈,点头道:“行行行,就现在。不是……我说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体谅人呢?我容易吗?

    我上有二三十岁的老母要赡养,下有八.九岁的侄儿要抚育,不卖命赚银子,可怎么得了?”

    方静彻底震惊了,怔怔的看着贾环,良久后,吐出一句话:“杏儿真是瞎了眼……”

    贾环也不恼,从闻讯赶来的韩大手中牵过马,翻身上马后,居高临下的看着方静哈哈一笑,嘴角弯起一抹不屑,道:“杏儿瞎了眼?方姑娘,你让李武那小子跟老子比一比,他跳起来能够得到老子的膝盖不?

    嗤!瞎了眼,到底是谁瞎了眼?”

    说罢,却也不理暴怒的方静和脸色愈发阴沉的方冲,打马就走。

    韩家三兄弟紧跟其后,一行人朝好汉庄纵马狂飙而去。

    ……

    李武这小子比起之前见面时,凄惨了不止一倍。

    身上的锦衣华服没了,整个人的精气神儿也都散了,之前那种侯府世子的尊贵之气,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眼神灰败无光,哪怕看到了大仇人贾环和韩家兄弟,也无动于衷的木然坐在那里。

    这个人已经废了……

    贾环与韩大对视一眼后,韩大不作声的点点头,贾环又瞟了眼韩三,韩三没所谓的耸耸肩。

    贾环点点头,而后上前,在满楼人的注目下,拿起了一瓮酒,走到李武跟前,也不理会他,用酒瓮轻轻的与他面前的酒盏碰了碰,而后仰头大灌了一口酒。

    刺激的烈酒如火一般入口,激的贾环面色狰狞了起来,放下酒瓮后,贾环对满堂的武人公子哥儿道:“今儿我请个东道,由头很简单。

    因为家里要起园子迎贵妃省亲,赶时间,有一些巨石要搬送,我嫌普通仆人们搬的太慢,所以想请诸位世兄帮个忙。

    有心的,吃了这桌酒,明儿清早,去我宁国府相会,一起帮我搭把手。

    没意思的,也请吃了这桌酒,不相干,日后相见还能点头,我贾环也没那么小气。

    现在,废话不多说,是好汉够朋友的,来,我们一起干了这杯酒!”

    贾环说的简单,可堂上大多公子哥儿们都迟疑起来了。

    尼玛,扛石头,干苦力?

    本以为今天贾家三爷请东道,是因为贾家出了个贵妃,请大家乐呵乐呵,谁知道……

    这不是糟蹋人吗?

    咱爷们儿是什么身份?

    只是,谁也不敢当面说个不字,当然。也没谁附和。

    不过场面也没有冷下来。

    牛奔、温博还有秦风,再加韩家三兄弟。六人齐齐起身,端起手中的酒瓮。一起怒吼一声:“干!”

    声势震天。

    众人面色纷纷动容。

    不过,还是犹豫……

    舍下面皮去给贾家扛石头做苦力,会不会太丢面儿了,让人笑话为了攀附贾家,竟然做这种事……

    正在众人还在犹豫间,忽然,一个衣着并不华贵,在众人群中甚至可以说朴素到寒酸的青少年站了起来,他身形站的笔直。举起手中酒瓮,目视着贾环,高声道:“世兄,我金乡侯王家原亦是荣国旧部,只可惜,家祖从戎日短,只来得及封了一个乡侯,没得世爵,便与荣国一同战殁于北海一役。

    我王世清虽然天资鄙薄。难及先祖万一,但亦有大志向。

    只愿来日世兄再起兵戈,王某必然效仿先祖,投身黑云旗下。再与厄罗斯哥萨克会猎于北海冰原,为我先祖复仇,为先荣国复仇。为我老秦十万英卒复仇!

    古人云: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不积小流。难以成江海。

    若是今日连区区苦力都熬不住,难不成。日后还能一起并肩作战,托付生死?

    世兄,我王世清与你干了这杯酒!算我一个,明朝,贵府相见!”

    说罢,举瓮欲饮。

    “等等!”

    贾环高声止住了他,迈步上前,从他手中夺过了酒瓮。

    王世清面色一变,高声道:“莫非世兄瞧不起在下,以为王某身份卑贱,不配与三爷饮下这瓮酒耶?”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正视着王世清,朗声道:“岂有此理?我的意思是,你来喝我的这瓮。”

    说罢,将自己的那瓮酒交到王世清手中,高声道:“若此等英武好汉还不配与我贾某人共饮一瓮酒,何人还配?

    来,干了这瓮酒,待来日,我等必重起刀兵,效仿先祖,为我大秦,饮马北海,再朝天阙!

    干!”

    王世清闻言,激动的虎目含泪。他一把接过贾环手中的酒瓮,高声嘶吼道:“好!待来日,我等必重起刀兵,效仿先祖,为我大秦,饮马北海,再朝天阙!

    干!”

    好汉庄门口处,刚刚进门的方家姐弟目睹了这一幕,纷纷瞳孔紧缩,面色大变。

    牛奔、温博并秦风和韩家三兄弟,紧紧跟在贾环身后,等贾环与王世清碰盏后,一一上前,与王世清重重一碰,仰头便饮。

    有了这么一个开头的,其余的,哪里还有再犹豫的。

    不用招呼,便一个个热血上头,纷纷举起酒瓮,齐声嘶吼:“待来日,再起兵戈,为我大秦,饮马北海,再朝天阙!!!”

    赫赫武威,声震四野!

    怒吼声透过酒楼,让过往行人都不禁色变。

    接下来,便是贾环与众人一一对饮,说几句好话,结识一番的过程。

    这番举动,益发让好汉庄内的好汉们心生好感。

    衙内也是分圈子的,而且往往还是泾渭分明。

    有的圈子,不是你说一句愿意投靠效忠,甘为门下走狗,就能进得去的。

    贾环和牛奔、温博还有秦风一干人的圈子,可以说是整个大秦神京最顶级的衙内圈子。

    尤其是贾环把忠顺王世子赢朗给打废了后,这个小圈子的名头也就一日盛似一日。

    平日里,不知有多少世家子弟期盼能进入这个圈子,可是,又有谁能进的去?

    即使几人中最温文知礼的秦风,在遇到向他问好的衙内时,也不过微微颔首,就算是回礼了。

    勉强能与贾环这个圈子并列的,大概也就是方冲的那个小圈子。

    只是,因为老方家并非出自荣国体系,近三十年来又一直在挖武勋将门的墙角,所以老方家在武勋世家里的名声不怎么好。

    除了几个新进的将门家族外,其他武勋世家的子弟们都不愿背一个背叛阵营的狗腿名声,所以不愿往他那边靠。

    如今能有一个和贾环这个圈子打交道的机会,众人岂有不把握住的道理?

    之前之所以犹豫,是因为都是要脸面的人,怕下去后被人嘲笑为了攀附贾家甘愿做苦力……

    方才若是贾环私下里问的话,情形自然会是两种情况。

    而且现在已经开始有人后悔了,刚才怎么就没拉下面皮来抢先应下,却让王家那落魄子给抢了头彩……

    大好机会,着实可惜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