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杂耍班子
    “什么事,说!”

    大笑罢,贾环问道。≥

    一旁韩大脸上也隐隐带着笑意,韩三则不顾长辈身份,对贾兰挤眉弄眼。

    贾兰脸色涨红,偷偷瞄了眼不知为何,也红了脸的朱二丫后,鼓起勇气道:“三叔,侄儿想跟你借些银子。”

    贾环呵呵笑道:“你想作甚?”

    贾兰道:“我想帮二丫,她娘病了,还病的很重,必须要有银子看病。”

    贾环笑的愈发灿烂,只是:“和你有甚相干?”

    贾兰小脸滕的一下红透了,又悄悄瞄了眼脸色更红的朱二丫,而后努力挺直胸膛,道:“三叔,我要……我要助人为乐!”

    “哈哈哈!”

    贾环和韩家兄弟一起大笑起来,笑得贾兰又垂下脑袋。

    贾环不再逗他了,而是转头看向朱姓汉子,道:“你家可远?”

    朱姓汉子隐隐有些激动,连连道:“不远不远,再过两个胡同就到了。”

    贾环道:“行,那带路吧。”

    朱姓汉子明白,这是贾环不放心他的话,想要探探底,不过他却愈发激动了。

    连连躬身作揖,朝前头引路。

    贾环带着贾兰跟上,韩大回头对韩三道:“你带着这个厌物去长安县衙,告诉长安县令,就说是环哥儿的意思。”

    韩三觉得无趣,却不敢违背,只能把火发在泽琰身上,踹着他走路,骂道:“出门忘了看日子。竟碰上你这样的货色,也是晦气了。”

    韩大不理。径自跟上前去。

    ……

    一间不大的草屋里,汇集了卧室。客厅,厨房,餐厅等等功用于一体。

    贾环等人也没法进去,因为没有落脚的地儿。

    朱姓汉子颇为歉意。

    朱二丫进门前,忽地回头看贾兰,问道:“你进不进?”

    她真为难贾兰了,许是因为屋内杂用太多,而且还住着一位常年患病的病人缘故,里面的气息特别怪异。也可以说刺鼻难闻。

    贾兰在荣国府里虽说远没有贾宝玉得宠,可那只是精神上的,实际上,贾宝玉屋里有的摆设,能享受到的衣服和食物,贾兰基本上都有。

    李纨在贾府的月例银子是与贾母王夫人一个水准的,再加上其他乱七八糟的贴补,一年少说四五百两。

    这些银子想做大事或许做不成,但只生活的话。那绝对是锦衣玉食。

    况且李纨和贾兰在贾府里吃饭穿衣也不用花钱,都有公中负责。

    这个时候,一户乡下人家,一整家全年的生活费。也不过就是一二十两罢了。

    可想而知,贾兰寻日里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相比于贾兰,朱二丫就不是一般的惨了。

    而过惯了锦衣玉食生活的贾兰。能进入朱二丫的生活世界吗?

    面对朱二丫的邀请,和鼻中刺鼻的气味。贾兰有些犹豫的回头看向贾环。

    贾环呵呵一笑,悠悠道:“兰哥儿。记住,要尊重女孩子,也可以宠爱她们,但绝不要被她们主宰,要有自己坚定的立场。即使要去做,也是你来引导,记住了吗?”

    贾兰沉着小脸,严肃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目光如水的看向朱二丫,气势压倒了对方,而后他忽然牵起朱二丫的手,主导着两人的步伐,朝屋里走去。

    “哐当!”

    路不大熟,撞到不知装什么的瓦罐儿上了,可怜的小兰哥儿栽了个人仰马翻。

    朱二丫倒是灵活的避开了,然后嘟起嘴,气鼓鼓的看着面色涨红的贾兰。

    贾兰没好意思看朱二丫,而是求救的看向贾环。

    无良三叔哈哈正大笑着,韩大一张黑脸上也露出了点笑容。

    贾环一边笑一边道:“在不熟悉的地方,一定要找熟悉的向导。路不熟,自然容易迷路和跌倒,这没什么丢人的。关键是要能爬起来,然后记住跌倒的地方,或是铲平它,或是绕开它。”

    贾兰又重重的点了点头,爬起身,想了想,觉得就此绕开有些没面子,抬起脚想把那瓦罐给踹飞。

    “你敢!那是俺娘煎药的药罐!”

    朱二丫很霸蛮,双手叉腰,怒视着小正太兰哥儿!

    “哦,原来是伯母煎药用的啊?那我不踢,我不踢,我绕道走就好。”

    贾兰低头哈腰的模样,让贾环有些不忍直视。

    许是看到了贾环的表情,贾兰有些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咳了两声,继续往里走。

    这一回,也不牵人手了,还让人家走前面带道……

    贾环满意的点头笑了笑,不错,还有记性,还没完全昏头。

    一旁的朱姓汉子看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富贵人家,难道都是这般教导孩子的吗?

    好是好,可……

    有木有考虑我们底层百姓的心声呢……

    贾环似是能看透他的心事,淡淡的目光看向他,问道:“朱……”

    “小人朱富贵!”

    朱姓汉子被贾环的眼神一扫,腰又弯下三分,心里哪还有什么想法,只盼人生能有一丝转机,连忙回答道。

    贾环笑道:“名字倒不错。”

    朱富贵谦卑一笑,道:“有污贵人尊听。”

    贾环摇头道:“不扯这些……朱富贵,你们杂耍团,就你们父女两人?两个人的话,也搞不出什么大名头吧?”

    朱富贵闻言,脸上的笑容一滞,黯淡了下去,唉声叹气道:“原本小人手里也是有一批弟子的,虽不得富贵,但走南闯北,跑街头卖把式,却也都能混口吃食。

    只可惜,后来我那婆姨病了,没大银子一次看好,只能一点点的拖着不死,可手里的银子还是不断砸了进去,却也一直不见效。

    弟子们跟到后头,连衣食都周全不了了,也就一个个的都散了。

    我也不怪他们,他们也要活命不是?”

    贾环点点头,心想心里没有戾气就好,又道:“那你会的杂耍把戏多吗?”

    说起杂耍,朱富贵立刻来了精神头,拍着胸脯道:“不是小人跟贵人吹嘘,这神京南城四十八坊,凡是靠手艺活的,谁不知我朱九变的名头?

    找鼎、寻幢、吞刀、吐火等百戏只是等闲,鱼龙曼延、东海黄公等大型杂耍也不是问题!

    只是……”

    说着,朱富贵眼睛又黯淡了下去,语调也失去了色彩,道:“只是,如今弟子们都散了,就一个二丫还跟着小人,再也排不出那么好的杂耍百戏了。”

    贾环好奇心好像很重,而且还出现了纨绔子弟特有的浪.荡轻佻语气,道:“看你的年岁,你那婆姨的岁数也不小了,都说人到中年三大幸事,升官发财死老婆。你这般好的手艺,却因为一个糟病老婆给毁了,你就没想过,休了她算了,或者干脆断了她的医?”

    朱富贵闻言,面色陡然涨红,眼睛里也充满了怒火,不过,老江湖的经验还是让他强行压制住了怒火,语气微微生硬道:“贵人,小人只是普通百姓,没有想过那等幸事,原也只有贵人们才有资格去想……

    小人幼年不过是一拾荒逃难侥幸未亡之人,丧家犬一般,却被家岳所救,不仅将一身技艺倾尽相传,更将独女下嫁。

    小人不能给婆姨一个好的生活,还让她遭受病难,就已经自责万分了。

    若还敢生出那等畜……那等贵人们才能有的念头,岂不是该死?”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道:“你说的不错,那种想法,就是畜生才能生出来的,我也赞同。

    都说,,负心多是读书人,果然没错。

    老朱,你现在还收不收弟子了?最好是女弟子。”

    朱富贵闻言先是一怔,随即心头又猛然一喜,连忙道:“若论能为,自然能收。女弟子的话,小人是爷们儿,自然不方便。但贱内和二丫却也可以教,绝不比小人差分毫,只是贱内她……”

    贾环呵呵笑道:“可有大毛病?”

    朱富贵忙摇头,道:“倒也不是大毛病,就是旧年练功时积累下的伤,需要好参好药滋养修补。可小人没本事,赚不得银子,买不来好参,只能一点点参须沫子凑合……”

    贾环点点头,正色道:“那好办……这样,我正式问你,可愿入我家门下为仆师?除了戏台班子外,我还想再组一个杂耍班子。”

    朱富贵闻言一怔,悄然再次打量了番贾环,低声试探问道:“不知贵府是……”

    韩大在一旁沉声道:“这位是宁国府承袭一等子爵贾环贾爵爷是也,我家门第便是神京宁国府。”

    “哎呀!不想竟是荣宁二公之后,小人着实失敬,着实失敬啊!”

    朱富贵闻言大惊,连忙跪下,失声叫道。

    “爹!”

    许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在里头不知说甚话的朱二丫连忙跑出来,见朱富贵竟然给贾环等人跪下磕头,大吃一惊,跑了过来,看她瞪眼的样子,像是想要保护爹爹……

    贾兰也跟着她后面跑了出来,然后站在贾环身后,小心问道:“三叔,您这是……”

    贾环呵呵笑道:“兰哥儿,三叔想请这位杂耍先生一家去府上,替三叔培养出两台杂耍班子,你说好不好?”

    贾兰方才还小心翼翼的脸,闻言后,顿时咧开了,拍着小手拉长声音喜道:“好啊!”

    “哈哈哈!”

    贾环见之可喜,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

    (未完待续。)

    ps:  这五章的主角其实是贾兰,算是一卷贾兰篇吧。

    期望大家能多给点耐心,红楼不是争霸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