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教导
    贾环真想多了,人家公孙羽也算是名门出身,岂有不知礼的道理?

    来到荣庆堂后,就规规矩矩的给贾母老太君请了安。

    而姊妹众人们,见了其貌不扬的公孙羽后,也愈发热情起来……

    对于公孙羽来说,号一个喜脉实在太简单不过了,贾环还要装模作样的号一会儿脉象,公孙羽只看了看王熙凤的脸色,手在她腕上轻轻一搭,就确定了:“喜脉。”

    王熙凤还有些不放心,道:“果真?”

    她与贾琏成亲几年了,一直都没信儿,她也是急。

    公孙羽闻言,也没觉得不尊重,只是淡淡的道:“天葵之信,已有两月不至了吧?”

    饶是王熙凤性格疏朗洒脱,可此刻还是滕的一下羞红了俏脸,不过事关重大,她还是轻声道:“以前也有时候不大准……”

    说着,眼睛有些水汪汪的看向了贾环,害羞……

    贾环干咳了声后,对公孙羽道:“劳烦姑娘,给二嫂诊脉后,再给我家老祖宗和诸姊妹们看看。若是需要甚药,只管说便是,这边没有的,我那边多半都有。要是还没有,不管需要什么药材,你只管开口便是,我都能寻来。”

    公孙羽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亮光,属于女学霸的亮光……

    不过,她也只是轻轻点点头,道了声:“知道了。”

    叮嘱罢,贾环对贾母笑道:“都是女孩子的病,孙儿待这里不合适。就先告退了,带兰哥儿出去耍耍……”

    贾母点头笑道:“你去吧。仔细别惊了马。”

    贾环笑道:“不会……”说着,又看向贾宝玉。道:“二哥,一起走吧,你也去看看秦钟。这小子最近和链二哥一起跟我亲兵队训着呢,想来有一肚子委屈要跟你讲。”

    贾宝玉脸色有些讪讪,不敢看贾环,而是看向贾母。

    贾母不大放心贾宝玉跟贾环这个魔王去混,担忧道:“好端端的,你训秦钟作甚?”

    贾环笑道:“他那身子骨太弱了些,风一吹就能倒。他爹去金陵做官时。托我代为管教一番。前儿一直没得闲,最近不是正好闲下来了吗?就训他一训。

    读书做学问我管不来,但锻炼身体还是没问题的。

    他太瘦弱了,病怏怏的,若是出点事,孙儿日后须不好见他爹,所以就拉着练一练。”

    贾母闻言,这才放下心来,转头跟贾宝玉道:“你听到了?不是坏事。”

    贾环闻言。眉尖轻挑,看向贾宝玉。

    贾宝玉看到贾环的目光后,登时心中一慌,垂下头去。

    贾母见状。也自知失言,连忙补救道:“是我这两天没见那个孩子,才问的宝玉。与他无干。”

    贾环笑着点头道:“没事,关心朋友也是一种美德。行了。走吧二哥,让公孙姑娘早点给老祖宗瞧瞧。保佑老祖宗长命百岁。她老人家只看兰哥儿和二嫂的孩子可不成,我还指望她以后给我带孩子呢!”

    “哈哈哈!”

    这么不要脸的话,也只有贾环说的出,也让刚才微微凝滞的气氛又活跃起来,还让几人羞红了脸……

    ……

    “来这逛过么?”

    神京南城城厢处,贾环和贾兰两人从过街天桥上走下,手里一人端着一碗卤煮,吃的稀里哗啦的,贾环看着眉头郁气渐渐散去的贾兰,笑问道。

    贾兰闻言,看着贾环咧嘴笑,摇头道:“没,娘说,不能来这种地方,仔细花子拍了去。”

    贾环哈哈大笑道:“你娘说的也对,每天都有孩子被花子拍去,尤其是你这样,穿的干干净净的富贵家子弟,最受花子欢迎。

    日后若想来,别和贾菌两个人偷偷来,还要带上随从,最好从三叔那里叫两个亲兵陪着。

    男人做事,一定要为自己负责,一点大意,就很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得不偿失时,悔之晚矣。

    记住了吗?”

    贾兰重重的点点头,沉声道:“三叔,我记住了!”

    贾环哈哈笑道:“记住就好,小小年纪,别那么深沉……

    走,咱们再去前面逛逛,好像还有杂耍的?

    唔,想吃冰糖葫芦?成!不过刚才是我请的客,这回该你请东道了……”

    贾兰:“……”

    而后叔侄俩一起大笑了起来!

    “回去别给老祖宗告状啊,不然我揍你!”

    “咯咯咯!”

    ……

    “好!”

    看一个与自己差不离大小的小丫头子,竟然用脚尖堪堪顶起一个瓦罐,并用另一只绷紧的腿缓缓站了起来,贾兰激动的大声叫好,用力拍起手来。

    等看到小姑娘保持着姿势,缓缓站在竹竿顶,被人用头支起来时,贾兰一张嘴张的老大,小拳头紧紧的攥着,小心脏差点没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

    最后看到人家小心翼翼的成功跳下来后,贾兰彻底没了往日小老头似的沉稳了,小脸儿涨的通红,跟着周围人一起又跳又叫的尖声叫好。

    等到杂耍团的掌柜的拿着一个铜拔四处讨赏钱时,方才看热闹激烈叫好的人,一文两文打赏的不多,转身就走的人不少。

    不仅转身走,还啧啧撇嘴不屑点评,什么玩意儿,一点都不刺激,也不够惊喜云云。

    这就让贾兰太不忿了,尤其是当他看到那小姑娘有些黯淡的神色后,愈发激愤,不过还好,他只是转头跟贾环抱怨,没有鲁莽的上前去打抱不平。

    “三叔,哪有看白食儿的理,看白食儿就看白食儿,偏还这般说。这些人忒也不讲究了!”

    看着面色涨的通红的贾兰,贾环好笑道:“你为何这般着恼?”

    贾兰激动道:“三叔。不是侄儿没个定性,实是他们太不地道了。

    人家辛辛苦苦的表演。他们看完后不说赏些辛苦银子也就算了,只当他们穷。

    偏还站着说话不腰疼,看完后又说人不好。

    侄儿就奇了,不好他们还看个甚?”

    贾环呵呵笑道:“那你觉得好不好?”

    贾兰重重点头,道:“当然好看了,若是不好看,侄儿也不会和三叔在这里看了。不好看谁还看,又没坏了脑壳……”

    贾环道:“那你想不明白他们为何这样做这般说?”

    贾兰摇头。

    贾环道:“其实倒也没什么,一来嘛。许是有人真的太穷,一两个铜板对他们来说,和月亮差不多大。”

    贾兰摇头,道:“可是侄儿看他们嘴里多半在嚼着吃食,身上穿的也不比别人差。”

    贾环笑着夸道:“不错,有眼力。那你说说看,既然他们明明有银子,偏又舍不得,只去看白食儿。是为什么?”

    贾兰皱眉想了想,而后看着贾环道:“说明他们的吝啬,不懂得尊重。”

    贾环点点头,赞了声。又道:“那吃了白食儿不说,还在背后说人表演不精的人呢?”

    贾兰闻言,小脸上满是鄙夷厌弃。道:“这种人就是……就是癞子,品性里都是坏的。”

    贾环笑道:“既然他们是坏的。是癞子,那他们做出这样的事。还有什么值得稀奇的呢?”

    贾兰闻言一怔,有些迷茫的看着贾环,不解其意。

    贾环抚着他的脑袋,教导道:“兰哥儿,你记住,一定不要做这种混赖的人,太没出息,因为他们已经舍弃了他们的脸面,为了一两个铜板,就可以去不要脸。

    瞧瞧,连你这样一个孩子都会鄙夷这样的人,何况其他?

    这样的人,不仅丢了他自己的人,更丢尽了他爹娘和祖宗的颜面。”

    贾兰听贾环说的这般严重,觉得有些过了,惴惴道:“三叔,许是……许是真有人穷呢?”

    贾环奇怪道:“那为何别人不穷?为何别人会一个铜板两个铜板的往里丢,别人看后怎么不说怪话?

    穷还不赶紧想法儿去赚养家的银子,还在这里看杂耍?

    兰哥儿,你记住,穷不是丢人的事,这大家都知道。

    谁都会说一句莫欺少年穷。因为只要肯脚踏实地的努力,大家都能摆脱贫穷。

    但穷更不是一件值得骄傲,不是可以用来傍身,为错事辩解的光荣事。

    穷,一定是一件耻辱的事,尤其是那种以穷为借口,去光明正大行无赖事的人,最令人瞧不起。

    你万万不可做这样的人,记住了吗?”

    贾兰闻言重重点头,道:“我记住了,三叔,我以后一定不会做这样的混赖之人,也不会做小气的人。”

    贾环哈哈大笑道:“成,不做小气鬼,既然你看的那么高兴,就给人多打赏点,对咱们不算什么,可对别人,却是生活的口粮。”

    贾兰闻言,高兴的重重点点头,还跳了跳踩着一双鹿皮小靴子的脚,倒是与普通孩子一样了。

    他从怀里掏出装银子的荷包,解开后,从里面取出了一锭二两的小银锞子,然后有些惴惴的看着贾环,道:“三叔,我给他们这些,行吗?”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是个心意就好。”

    贾兰闻言,脸上的笑容一下绽开,叔侄俩都笑的极为灿烂。

    不过,让贾环有些抽嘴角的是,贾兰没有将银子直接给来讨赏的人,而是跑进场子里,塞进了那个瘦瘦的大眼睛小姑娘手里,羞的人家姑娘红了一张营养不良的小脸儿。

    贾环见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从袖兜里取出一块十两的银锭,交给了正想回去救女儿的汉子手中。

    那汉子看到银子后,顿时止住了脚步,有些迟疑的看向贾环。

    贾环微笑道:“放心吧,我们不是恶霸,他只是个孩子,一个好心的孩子。”

    ……

    ps:原著里,李纨极为小气,看重财务,一个铜板比月亮还大。贾兰则被李纨教的牛心古怪,小心眼小气鬼,长大发达后愈发成了一个抠门小气的人,贾家落难后,都未接济,所以原著第五回中,对他母子二人的批语充满了冷言讽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