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八十章 喜脉
    “环哥儿!”

    明显被最后一句话给震了震的贾母,面色极为不悦的喝了声。

    贾环脸色难看道:“老祖宗,不是孙儿不念大嫂的好。是,她这些年对我贾家是有大功的,我承认,孙儿也极为敬重她。

    可是今天这件事上,她做的非常不对,也非常恶劣。”

    贾母怒道:“你懂什么?你以为你大嫂这般对兰哥儿,她心里就好受?

    兰哥儿如今就是她的命,针扎在兰哥儿胳膊上一下,却也扎在你大嫂心头一万下。”

    贾环还是恼:“孙儿早就跟她说过,不会管教孩子你就少管,你照顾好他的生活,督促他进学就是了。

    偏不听,非把好好的一个孩子逼的跟什么似的。

    老祖宗,这件事你不能再向着大嫂,不然还有下次。

    您老是没看见兰哥儿那惨样,孙儿当时心疼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那会儿大嫂子是不在跟前,她要在跟前,我非捶她一顿不可!”

    “你敢?!”

    贾母又厉喝了一声,喝住了贾环后,重重的叹了口气,看向下面哭成了泪人的李纨,道:“珠儿媳妇,你又是怎么回事?

    上回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把兰哥儿交给他这个三叔去管,左右是他亲侄儿,他还能看他学赖?你怎么……

    唉,兰哥儿呢?”

    李纨哭的不能说话,贾环道:“孙儿送他去郎中那里去看伤了,一会儿带他出去散散心……”

    “散心?”

    众人奇怪。

    贾环解释道:“大嫂这样做。孩子心里肯定又怕又气,还委屈。时间长了就会生出郁结之气。

    纵然兰哥儿懂事,不会恨大嫂。可这种郁结情绪在心里憋的久了,对身子骨,对以后的性格,都会产生很坏的影响。

    我刚就开导他,大嫂这样做,是为了督促他学好上进,他说他明白了。

    可我担心他小小人儿心里还是想不开,压抑在心里,对他成长终究不好。

    就许诺给他。今儿带他出去逛逛,玩耍半天,总要将他心里的郁气散了才好。”

    众人闻言,又是霍然动容,李纨也是又羞又愧的看着贾环。

    贾环还不放过她:“大嫂,我不是跟你说笑,你要表态呢,当着老祖宗的面,你要说清楚。以后绝不能再这样对待孩子了。我知道你也心疼,你是好心,可好心有时候却容易办坏事。

    你以后就好好服侍老太太,和姊妹们做女红就好。顶多负责一下兰哥儿的生活,别让他冻着饿着。

    其他的,不用你再操心了。

    好好的孩子都给你教坏了。”

    “行了。有你这么跟你大嫂说话的吗?得理不饶人了还……”

    贾母又喝住了贾环,而后看向羞惭的没脸见人的李纨。道:“珠儿媳妇,你也不用难为情。有什么难为情的?要论难为情,我不比你还难为情?你好歹教的兰哥儿乖巧懂事,我比你却不如。儿子儿子没教好,孙儿孙儿将我气个半死……”

    “老祖宗,您这不是冤死孙儿嘛……”

    贾环苦笑道。

    “哼!”

    贾母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不搭理他,又对李纨道:“环哥儿虽然胡闹,不过他一句话说的也对。

    这教导家里哥儿的事,本来就是前头爷们儿们的责任,他们在外面做事,见多识广,知道怎么教育哥儿以后才能在外面更好的做事。

    咱们内宅妇人却不知这些,所以容易好心做下错事。

    这也是常有的事,你不必难堪。

    环哥儿方才不也说了,他能体会你的好心吗?”

    李纨肯开口了,用素色帕子抹去泪后,红肿着眼睛对贾母道:“老太太说的是,都是孙媳妇的错,孙媳妇见三叔(随贾兰叫)愈发成器了得,可兰哥儿却还是整天贪玩,心里焦急,才做下错事。

    前儿看戏时,见岳飞之母往他背上刻字,教训岳王爷精忠报国,孙媳妇就想……”

    贾母哭笑不得道:“你也是糊涂,你三弟这么一个大闹天宫的孙猴子,整天翻天覆地的折腾,搅和的我不得安宁,已经够惹人厌的了,偏你还看着好。

    要是你让兰哥儿也变成小孙猴子,那我这个老婆子还活不活了?!”

    “哈哈哈!”

    见气氛缓和过来,王熙凤等人也可以大笑起来,不过,看向贾环的眼神却也愈发亲近了。

    大家都可以感觉的出,他是真心在关爱贾兰,他是一个好叔叔。

    相比之下,坐在贾母边上的贾宝玉,还比贾环与贾兰更亲一分,却……

    不过,众人也习惯了……

    “三叔,这次都是嫂子的错,你就原谅嫂子这一遭吧。嫂子当着老太太和太太的面,给你保证,日后再不打他了,要打也交给你打。”

    李纨面色惭愧的对贾环屈膝一福,做下担保。

    贾环心里的火气总算消去大半,有些不好意思的避开,道:“你看你,哪有大嫂子跟小叔子行礼的,你这不是骂我吗……”

    “呸!都成你的理了不是?”

    贾母站在李纨这边,正色道:“今儿算是过明白了,日后兰哥儿也就真真切切的交你手上了,他可怜见的早早没了爹,以后,你这当叔叔的,就和他爹一样,要负起教导管教之责,若是教不出个名堂来,我可拿你是问!”

    贾环呵呵笑道:“成,没问题。想当年我还偷过兰哥儿的碧玉碗和月白勺儿,后来又糊里糊涂的赏给他了,如今也算是……”

    贾环话没说完,满堂人就已经快要笑岔了气。

    连方才哭的一塌糊涂的李纨,此刻都忍不住笑弯了腰。

    “猴儿。猴儿,你倒是还有脸提!”

    贾母大笑着抓住一旁贾宝玉的手捏着。指着贾环笑骂道。

    一旁处,林黛玉几个姊妹甚至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贾环还得意洋洋顾盼自雄。好似那是多么了不起多么光荣的往事一般。

    却让众人愈发可乐。

    “呕!”

    众人正大笑着,王熙凤笑着笑着,却忽然干呕了起来,众人顿时止住了笑容,关心的看去。

    只见王熙凤捂着心口,使劲在那里干呕,脸色惨白。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这是?”

    贾母一迭声的问道。

    王熙凤强笑一声,刚要起身说话,却没忍住。又伏下身干呕起来。

    早有鸳鸯送上痰壶,与她接着。

    贾环上前,在众人注目下,拎起了王熙凤的右手,双指搭在脉搏上,细细听了一会儿。

    他虽然不精于医道,但当初为了好好习武,不得不去了解一些经脉知识。

    所谓医武不分家,也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许是还不能给人看病。但起码的一些脉象,他多少还是了解一些。

    见贾环在诊脉,众人也就安静了下来,齐齐看着他。

    没一会儿。忽地,贾环咧嘴一笑,回头对正紧张望着他的贾母道:“老祖宗。脉象浮滑,有二声。是喜脉。”

    “当真?!”

    贾母闻言,一下起身。惊喜交加的问道。

    贾环笑道:“八.九不离十,孙儿可要恭喜老祖宗,这是又要做太祖母了!”

    “好,好,好,好啊!”

    一迭声的叫好声后,贾母忽然又冷静下来,道:“环哥儿,你刚不是说送兰哥儿去瞧郎中了吗?郎中呢?”

    贾环抽了抽嘴角,知道贾母信不过他这个“蒙古医生”,就对旁边站着的鸳鸯道:“那就劳烦鸳鸯姐姐去我那边,将郎中带来,正好趁这个机会,给家里的姊妹们都瞧瞧,就算是做个预防性的身体检查。”

    贾母闻言忙嗔道:“尽胡说,家里姑娘们瞧病,哪次不是提前清个屋子,放下厚重的帛纱拦着面,只露一只手腕出来。

    女孩子那般尊贵,哪里能跟你一般,随便让人瞧!”

    贾环脸色纠结了下,惹的众人又一笑,才道:“老祖宗放心就是,孙儿岂有不知此理的道理?是个医术高明的女郎中,孙儿寻了好久才寻来的,专门给家里的姊妹们还有老祖宗瞧病的。

    这医术之道,讲究一个望闻问切,这是一个系统的流程,只一样肯定是不全也不够。

    而且有些时候,对着男郎中,姊妹们害羞,有问题也说不清。

    看病就看不真切,身子就养不好,比如说林姐姐!”

    林黛玉闻言,又是感动又是害羞,没好气的嗔了贾环一眼。

    不过余光却轻轻的扫过了身旁的史湘云……

    小得意?

    贾环咳咳笑了两声,又道:“所以,孙儿就想着,若能寻着一个医术高明的女郎中就好了。

    嘿!也是咱们家有福气,前儿来给孙儿瞧伤的那位老太医,正巧有一个痴迷医道的孙女。

    她的医术,连太医院的王老院判都夸赞!

    孙儿就将她给请来了,就在府上待着。

    也是这几天忙着大姐姐的事,不然孙儿早就请她过来了。”

    贾母等人闻言,又是一阵感叹,好孙子啊……

    而后就让鸳鸯去请人了。

    贾环提前打预防针,道:“老祖宗,这个女郎中年纪不大,但许是因为有真本事的人,所以脾性不算小。一会儿啊,她若是表现的不大热情,老祖宗还要多多体谅一二才是……”

    “呸!”

    贾母好笑的啐道:“真当我们是那无知的内宅妇人,偏你懂的多?

    还巴拉巴拉个没完了,外宅的事你巴拉也就罢了,如今愈发连待人接物的规矩都要管!

    难道我们还不如你懂得敬人?”

    贾环哈哈大笑道:“是,是孙儿小家子气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