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族规难容
    第三百七十九章族规难容

    贾琏走后,贾环目光淡淡的看了眼瘫软在地上低声哭泣的秦钟。

    但也只是看着,没有说话。

    秦钟许是觉察到了越来越清冷的气氛,连哭都不敢哭了,趴在烂泥里一动不动。

    直到贾环什么话也没说,转身离去的脚步声远去后,他才可怜巴巴的抬头看了眼。

    眼中没甚怨毒和恨意,只有畏惧。

    当地位相差太悬殊时,底下的人其实连恨意都生不出的。

    秦钟垂下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脏泥,和在马圈里熏染的马粪味道,又自怜的流起泪来……

    不过,面对“强权”,他也没胆子反抗什么,甚至都没胆子去跟他姐姐秦可卿闹。

    因为他心里以为,秦可卿和贾环是一伙儿的,那天早晨的事,他感觉到了……

    给秦可卿告状,她一定会“出卖”他,到时候,贾环这个蛮狠的霸王,还不定要怎么折磨他哩。

    唉,只能自叹一声命苦,流着泪,秦钟爬起身来,踉踉跄跄的朝他自己的小院儿走去。

    他却不知,或许,这就是贾环连话都不愿同他讲的原因。

    ……

    “三叔……”

    贾环晨练完,刚准备回房沐浴,就在宁安堂门口看到一个小人儿蹲坐在门台前,垂头丧气的,听见贾环的脚步声后,小人儿抬起头,连忙起身,有些心虚的喊了声。就又垂下头去,耷拉个脑袋站在那里。

    “兰哥儿?你怎么在这。这是怎么了……

    抬起头!”

    贾环诧异的问道,后面一句声音加重。

    他着实看不上这种畏畏缩缩的德性。

    贾兰抬起头来。眼睛红肿,脸上还有两道泪痕,眼神委屈,后怕,也有羞愧。

    宁安堂堂门后面,一大一小两个脑袋悄悄露出,表情居然都有些兴奋。

    贾环瞪眼看去,“嗖”的一下,小脑袋消失。大一点的脑袋有些木瞪,眨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眼神茫然的看着贾环,有些害怕,直到一只小手探出,抓着她也“嗖”的一声消失后,传来一阵隐隐的嬉笑声。

    贾环抽了抽嘴角,看着脑袋愈发低下去的贾兰拳头握紧,哑然失笑道:“刚才小吉祥捉弄你了?”

    贾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贾环哈哈笑道:“行了,抬起头……说说,怎么这是,一大早的。”

    贾兰又抬起头。纠结着一张小脸,眼泪也重新酝结在眼眶,他撇着嘴低声道:“昨儿夜里。娘检查侄儿的功课后,很不满意。责备侄儿荒废了学业,连篇经义都解不好。

    还说。都是侄儿白天里整日疯玩,骑马乱野的缘故。”

    贾环皱眉道:“那你就顶嘴了?”

    贾兰连连摇头,道:“侄儿岂敢如此不孝?侄儿老老实实的给娘跪下认错,保证以后一定用心读书,不再贪玩了。

    可娘……娘让侄儿以后不得再骑马出去野了,侄儿小声辩解,说是三叔的意思,骑马可以锻炼身体。娘就……娘就恼了,还哭了。

    侄儿赶紧认错,答应娘再不骑马,以后一定好好用功。可是娘还是哭……”

    贾环无奈的摇头道:“那然后呢,你就跟着哭?”

    贾兰闻言,又垂下头去,摇摇头,却不说话。

    “那你怎么哭了?我不是给你说过,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吗?是你娘打你了?”

    贾环面色有些不好的问道。

    若真是孩子淘气不认错打也就打了,可孩子已经这么乖巧懂事了,还打?

    贾兰不说话,却小心的往后收了收左手。

    但贾环什么眼力,上前抓起他的左手,贾兰忍不住一个激灵,连忙往回缩,眼中眼泪滴下,看着贾环哀求道:“三叔,我没事……三叔,疼……”

    贾环先看他左手,没事啊……又撩起他的袖子,而后瞳孔猛然收缩,倒吸了口凉气,只见贾兰瘦瘦的胳膊上,竟然满是密密麻麻的细孔,这是……针眼?

    贾环面色陡然铁青,他深吸了口气,而后蹲下.身,看着委屈的“呜呜”哭泣的贾兰,拍了拍他脑袋,强笑道:“你娘也是想让你上进,是吧?好了,别哭了,三叔带你去找郎中,擦抹点药膏就好了。心里不许有恨意,明白吗?”

    贾兰止住了哭声,看着贾环点点头,道:“三叔,我不恨,娘也是想让侄儿成为三叔这样有能为的人。”

    贾环笑着揉了揉他脑袋,道:“好,那以后就要努力进学,更要努力锻炼身子骨。你想想,要成为三叔这样的人,没个好身体怎么了得?那在外面还不被人打个半死?”

    “哼哼!”

    贾兰闻言,想起了贾环那些光辉历史,忍不住破涕为笑起来。

    不过又有些迟疑:“可是娘……”

    贾环笑道:“放心,三叔去跟你娘讲道理。”

    贾兰更担心了:“三叔,你不会……你不会打我……”

    “啪!”

    贾环在他小脑瓜上弹了个瓜崩,笑骂道:“三叔何曾打过女人?臭小子!放心,三叔从来都是一个讲道理的人……走,先带你去找公孙姐姐看伤。

    你说你娘也是,要打拿起鞋底子抽你屁股两下也就是了,她这是拿你胳膊当鞋底子在纳啊!

    疼吗?”

    “不……不疼……”

    “好好说!”

    “疼……”

    “哈哈哈!好,一会儿你先在公孙姐姐那里看伤,等三叔去跟你娘讲完道理后,带你去街上耍耍,散散心。耍完后,心里就不许再记着这事了。三叔向你保证,以后你娘再不会这样做了。”

    “真的?”

    “当然!三叔什么人啊?顶天立地大丈夫。什么时候说过谎话?”

    “你当初说没拿侄儿的月白勺,还拿姨奶奶的名义起誓……”

    “啪!”

    “臭小子。都过去那么多年的事了,怎么还记着?赶紧忘了,再提三叔跟你急!”

    “咯咯咯!”

    ……

    荣庆堂。

    每日清早,自王夫人而下,家里的姊妹们都要来给贾母请早安。

    所谓晨昏定省,都是孝道规矩。

    贾母喜欢热闹,即使是大清早的,一房子的人,也开始嘻嘻哈哈的笑闹起来。

    有王熙凤在里头周转。说说这个,笑笑那个,不过多是拿她自己当筏子,不一会儿,就乐的众人大笑不止。

    直到贾环走了进来。

    “环哥儿?不是给你说了嘛,后面园子里事忙,时间紧早上就不用过来了,怎么巴巴儿的又来了?”

    贾母见到贾环进屋后,有些惊喜的嗔道。

    贾环笑道:“孙儿这不是想老祖宗了吗?”

    “瞧瞧!还是我这三孙子最孝顺!”

    贾母乐得合不拢嘴。王熙凤不乐意了,高声道:“你们听听,你们快听听,合着咱们这一屋子的孙女孙媳妇们。一大早巴巴儿的来给老封君请安,到头来还不如一个太阳高升后才来的!

    上哪儿说理去这是?哎呀,走了走了。快都离了这地儿,让他们爷孙儿俩。好好唱个堂会!”

    “哈哈哈!”

    众人大笑,贾母笑的更欢快。指着王熙凤骂道:“惯的你这猴儿愈发胆大,整天拿我取乐作笑,总有一天,要撕了你这张好嘴!”

    王熙凤撒娇道:“谁让老祖宗疼媳妇呢?当然,只能排到第二、三、四……七八……”

    见她越往后数脸色越纠结,众人又忍不住大笑起来。

    贾环脸上的笑却不怎么好,让贾母有些奇怪:“环哥儿,你这是有甚正事?”

    贾环苦笑道:“原不该打扰老祖宗和姊妹们的雅兴,只是,有一事侄儿实在恼不过。原也想私下里再谈,只是,若没老祖宗压着,怕也谈不妥。”

    贾母闻言,心里稍微松了口气,道:“到底是何事,还能让你恼着?你说出来,若是你有理,我给你做主!若是你无理,却也不能混闹……”

    贾环苦笑着点点头,然后目光直射王夫人身后,面色有些不自然的李纨,沉声道:“大嫂,我看你也是面善心和的人,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

    众人闻言,无不面色大惊,谁能想到,贾环居然会朝李纨这个寡嫂开炮!

    这……

    成何体统?

    “环哥儿!你混说什么?”

    贾母有些不乐意的喝道。

    这事要是传出去,贾家的脸都要丢光了。

    人家年纪轻轻的给你家守着寡,每日里上伺候老太太、太太,下还要服侍一帮大姑子小姑子,晚上还要抚育幼子。

    这般辛苦,却从未喊过苦累。

    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贾家人还不满足,还想怎样?

    咋不坐着蹿天猴上天呢?

    李纨的眼泪都落下来了,满堂人的眉头也都蹙起。

    贾环脸色却也越来越不好看,对贾母道:“老祖宗不知,刚才孙儿过来时,无意间碰到兰哥儿,小孩子哭的脸上都是泪,我问他是淘气了挨打了,他也不说。

    最后孙儿检查了一遍,才发现,兰哥儿左臂上,整条胳膊上都是绣花针扎出来的针孔。

    最后问明白原因,居然是因为大嫂嫌弃孙儿送兰哥儿马骑,耽搁了功课造成的。”

    说罢,又对泣不成声的李纨开炮道:“你要怪你来怪我啊,你是我长嫂,你想打骂都随你,我皮硬,不怕你扎。

    可兰哥儿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你怎么就能下这种狠手?

    谁给你的权利,让你这般虐待我贾家子弟的?

    大嫂,今天你要给我一个交代,不然,纵然有老太太护着你,我贾家族规也再难容你。”

    “嘶!”

    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