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吃醋
    “偏你就会拿这些好话哄人,然后轻.薄欺负于我……”

    被吻的几乎喘不过气后,林黛玉挣脱了王八蛋的怀抱,清醒的揭穿了贾老三的丑陋面目。

    贾环嘿嘿一笑,威胁道:“林姐姐,你再这么可爱,我可又要忍不住要欺负你了!”

    林黛玉脸上又是笑意又是恼意,有些复杂,最终化为一声“呸”,勾手捋了捋有些凌乱的发梢,终究不敢再惹那霸王,走到书桌前,看着上面的图纸,最后在上面一点,道:“我就要这里,挺爱会芳园里的景儿,若是能在周围再栽几束竹子就更好了。”

    贾环看了看她纤白的手指指的地方,脸上的笑容瞬间放大,而且还自得起来。

    看的林黛玉俏脸愈红,羞恼道:“你得意什么?”

    贾环嬉皮赖脸道:“唉,没法子,魅力大啊!”

    因为林黛玉选的地儿,是紧靠宁国府的一处,与宁国府只有一墙之隔。

    若是起朱楼的话,临二楼,甚至可以临窗尽览宁国府。

    也难怪贾环这般得意……

    “呸!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不过是爱会芳园的……唔!”

    “你当然是爱我!”

    没等林黛玉狡辩话说完,贾子爵化身霸道总裁,强吻腹黑小冤家。

    ……

    “哈哈哈!云儿,吹箫呢……

    来来来,快来瞧瞧,喜欢哪处就圈出来,我给你起新房!”

    被林黛玉从房里轰出来后,贾环又顺势溜入了隔壁史湘云的院里。

    其实打头的是贾宝玉的院子,不过贾环自然不会去关心他愿意住哪儿,给他建一座富贵楼就是……

    这三人的院子连在一起,隔一条小道西去,才是贾迎春她们三姊妹的院落。

    贾环今日打算顺势一趟走完。

    史湘云在屋里,正拿着一根箫尝试着呜呜呜的吹着,她的师父是秦眉……

    初学,自然不会有多好听,鬼叫似得……

    也许是受了自己箫音的影响,史湘云的心情看起来并不怎么样,面色淡淡。

    即使在贾环再三要求下,她也只淡淡扫了眼图纸,而后随手一点,却让贾环张大了嘴巴。

    好死不死,怎么和林姐姐点在一起了呢?

    难道是她看到了上面的小圈儿?

    这个问题很严肃,贾环老老实实,实事求是的解释道:“这不是顺路嘛,我就挨着门儿顺过来了。你要是在前头,我肯定先进你的门儿……”

    “呸!”

    别以为史湘云就不会啐人,当初贾宝玉最受宠的时候,她都敢啐,何况如今的贾老三,史湘云板着脸,不近人情斥道:“你爱先进哪个门儿就先进哪个门儿,用不着与我说,和我什么相干?”

    不要惊讶史湘云居然也有这等小意儿的时候,若是众看官以为,这世间的妹纸永远都是谈恋爱温存时的那般甜蜜美好,那只能说明你还是只单身汪……

    因为再甜蜜再美的妹纸,吵架不讲理的模样,也能将人气坏肾,脸也没那么美了……(切身体会,切肤之痛……)

    当然,主要也是人家占理,唾弃花心渣男天经地义。

    贾环心虚还没脑子,妹纸生气时居然还想讲歪理,瞎扯淡:“云儿,你想啊,我要是从老太太那边过来,我肯定先来你这,对不对?我是那样的人吗?

    可是呢……”

    “呸呸呸呸呸……”

    一连串的呸声,伴随着的,还有滚滚而下,失望的眼泪。

    相比之下,贾环其实更愿意听她的骂声。

    因为史湘云眼中的委屈,伤心还有失望,真如一把刀一般,在切割着他的心。

    贾环在姊妹们面前,脸上一贯带有的从容笑容消失了,他看着无声流泪的史湘云,不知怎地,声音居然变得有些黯哑,道:“云儿,对不起……”

    “呜呜……”

    一贯坚强的史湘云,在听到这句话后,居然哭出声来。

    “云儿,是我混账,是我贪心,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就是别把委屈憋在心里,我看了真的心疼,难受。”

    贾环恳求道。

    史湘云住了哭声,但还是流泪,也不看贾环,目光落在手上的洞箫上,无言。

    贾环掏心掏肺,不过又赔起了笑脸,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冷场。

    贾环厚着面皮往前赖:“云儿,你打我,打我吧……”

    史湘云看都不看,冷冷的道:“别让我真啐你。”

    贾环不怕,还是往前赖:“云儿,我知道也明白,若非你真的在乎我,心里有我,以你的性子,哪里会在乎这些小事?

    我也明白,这世上,什么都可以大方,什么都可以分享,唯有爱情,每分一份,都会让人心痛欲碎……”

    史湘云闻言,身子微微一颤,内心明显震动了下,她回过头,泪眼中眼眸微微有些黯淡,看着贾环道:“既然你知我心,为何还要找她……”

    贾环苦笑了声,上前拉住史湘云的手,让她坐下后,自己也找了把椅子,拉近后面对面坐下。

    贾环想了想,似乎是整理了番思路和措辞,而后问道:“云儿,我们交交心吧……

    我问你一个问题,提前说好,你若是生气就不用回答……”

    史湘云虽然嫌弃,可还是淡淡的道:“你问。”

    贾环道:“为何你……还有林姐姐,并不吃白荷、小吉祥的醋,好像也不吃杏儿的醋,怎么就吃彼此的醋呢?”

    “谁吃你的醋了?”

    史湘云俏脸有些红,怒视着贾环道,贾环无奈一笑,道:“云儿,这里只有咱们两人,难道也不能交心吗?

    我真的好想建一个最温暖,也最温馨的家……

    我知道我做的很不好,也很卑劣,可我也真的好想找到问题,然后弥补。

    云儿,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也是必须要做的。

    除此之外,我还能怎么做呢?

    你是知道的,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放开你的手,哪怕我现在就死去……”

    “呸!”

    又滴下两行泪,史湘云瞪着贾环,急怒道:“哪个要你去死了?哪个要你去死了?”

    一迭声的责问和眼泪,让贾环愈发心疼,探出胳膊,不过史湘云的挣扎,强行将她抱了过来,放在腿上,搂进怀里。

    抱了一会儿后,任她捶打了几下,便又安静了。

    贾环轻轻的用下巴摩挲着史湘云的青丝,柔声道:“我自是舍不得现在就死,我还要与我的云儿共度百年人生呢。”

    史湘云闻言,长长的叹了口气,而后幽幽的道:“我和她都不计较白荷、小吉祥,就如那明珠郡主也不会计较我和她的存在一般。只有相仿的人,才会在意对方的存在……”

    贾环闻言,既明白,又有些不解,道:“有什么不同吗?”

    史湘云像是认命了般,也不怒了,又叹了口气,道:“你不懂。”

    贾环哈哈一笑,低头在她额前吻了吻,道:“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其实,无论是白荷还是小吉祥,杏儿还是你和林姐姐,对我来说,其实都没什么高低贵贱之分,未来都是我的妻子,是会陪伴我一生而不离不弃的女人。

    当然,你们每个人都不同,我爱你们的原因也不同,但我自问我心,可以十万分的确定,我是深爱你们的。”

    史湘云关注点不同,忽然仰起脸,一双较方才明亮了些的大眼睛看着贾环,道:“一直没有机会问你,你当初……为何会……相中我呢?”

    语气还是有些羞涩。

    贾环闻言哈哈一笑,在她红润的唇上啄了一口,在史湘云恼前连忙正色道:“很简单,因为我很欣赏你。”

    史湘云眉头一皱,道:“欣赏?什么意思?”

    贾环有些慨然的叹息道:“或许也可以说是,同命相怜吧。在很早的时候,我刚醒来时,就听说过云儿你,听姐姐说的。

    她说了些你的情况,又说你是如何坚强,如何乐观,如何面带笑容积极的活好每一天。

    你知道,那个时候,我的处境比你还惨,二嫂赖我偷了她的汗巾子,把我和我娘一起赶出府去了……”

    “噗嗤!”

    史湘云还是第一次听这事,她只听说当初贾环是要从武,在府里施展不开,扰的众人不得安宁的缘故,才会被发落到庄子上去,哪怕是暗地里的消息,也是王夫人邢夫人等人不乐意一个妾生子花费太多银子去从武……

    史湘云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有些娇憨的看着贾环,问道:“那你到底偷还是没偷呢?”

    咦?好像有个贼娃子男朋友很有趣一样……

    贾环只好配合出一副得意的模样,弯起嘴角道:“偷了!”

    “啪!”

    史湘云在贾环胳膊上拍了一下,道:“你真是太不像了,难怪老太太要将你发落出去,没把你打个半死就算不错了。”

    贾环委屈:“我那会儿哪知道什么,又不是只偷了那一个,我偷的东西海了去了,老太太房里的,太太房里的,大老爷房里的,大嫂房里的,还有兰哥儿的,还有……”

    “咯咯咯!”

    史湘云趴在贾环怀里笑个不停,笑了好久后,才靠在怀里,又想起来刚才的话题,轻声问道:“你就是因为欣赏我才喜欢我的,那她呢?”

    贾环笑道:“对林姐姐,起初是因为怜惜,她的身子骨那么弱,还天天哭,当然,也是因为她长的好,我不说瞎话。咳咳!”

    史湘云皱眉头:“怜惜她?老太太待她那么好,还用你怜惜?”

    贾环摇头道:“也就老太太待她好了,可是,你想想,太太她们,哪个真心待见她?底下那些婆子们的话,你应该多少也听到过一些。

    你想啊,老太太在的时候尚且如此,倘若有一天老太太不在了……

    她的身子骨和性子又是那样,你想想,我若不保护她,怕是老太太前脚走,她也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