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图纸规划
    “爵爷,这……怕是会破坏风水吧?而且,还有暗道……”

    一须发皆白的老者,头戴璞巾,拄着一根棍杖,看着图纸下方密码的“暗道”,白眉皱起,语气担忧道。

    可能心里正担心会不会被灭口……

    此老便是园林大匠山野子,专程负责根据地形、地利还有花费预算来设计园子的。

    此老在园林行当的名头,连白荷当年都听说过,据白荷说,是非常了得。

    所以贾环将他请来,负责园子的草图构画以及监工。

    听闻山野子之言,贾环笑道:“这并非是什么暗道,不过是下水道罢了。”

    山野子闻言一怔,随即道:“下水道?可是,用作排水的通道?”

    顾名思义,山野子就将下水道的作用揣摩出来,轻声嘀咕一声后,也没等贾环的回答,就又顾自低头细看起草图来。

    过了好一会儿后,抬起头但还是摇头道:“没必要,毕竟只是一个园子,不是整座神京城,二人高的下水通道,还要全用花岗岩垒砌,着实没必要,太铺张浪费了,园中难道要住十万人不成?”

    贾环脸上的得意顿时消失,有些尴尬道:“不是越大越好吗?”

    山野子看神级败家子的眼神在看贾环,道:“这么大的通道,需要多大的水量才能冲洗……如此一来,怕是还要仆役每天下去清扫。

    而且银子,更是要花海了去了……”

    银子倒没什么,但是若再让人专门去清扫的话,就太费事了。

    贾环闭上眼睛想了会儿动力、流速……

    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

    然后虚心问道:“老明公,那您说说看,造多大的下水道,才能既保证园内不积水,下水道也不会堵塞。

    给您明说,一些生活污水什么的,包括烂菜叶儿烂菜根什么的,都会往里倒……”

    对于贾环的态度,山野子的自尊心感到了极大的满足。

    大匠,说的好听,可实际上,还是个匠人,贱役……

    白荷的父亲就是一个例子,苦干了一辈子,最后甚至连养身子的银子都攒不下。

    寻日里,结交的虽是达官贵人,再不离儿也是高门管家,但他们却多被视作奴仆之流。

    做的不好不称心了,打骂都是常有的事。

    就算做好了,做的让人满意了,也不过赏几个金瓜子银豆子,已经算是大恩了。

    贾环能用一个“您”字来相称,对山野子而言,真是莫大的尊重。

    也是从未有过的事。

    周围的李万机等人,见山野子用有些哆嗦的手装作扶璞巾时悄悄的擦了擦眼角,都了然一笑,没有揭穿。

    他们当初,又何尝不是如此。

    过了一会儿后,山野子重新抬起头,看向贾环道:“爵爷若信得过老朽,这个园子的搭建,就交给老朽吧。

    爵爷尽管将意见说出,若是建成时达不到爵爷的要求,老朽以这把老骨头相谢便是。”

    贾环干笑了两声,不大明白老头子怎么忽然间这般较真儿,不过有人揽事,尤其是非常有水平的高工主动揽事,贾环自然求之不得,巴巴儿的保证会尽快将意见汇总,然后交给老明公。

    谦卑尊重的态度又让老头子流了一把老泪。

    贾环心里松了口气,看起来,工程质量应该能有保证了……

    其实虽然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四年了,但贾环可对于这个世界的规则,还是没能太融入。

    这个世界,或者说这个时代,并非如同他前世那般,任何一个领域,只要做到了极致,做到了一定高度,就能出人头地,就能受人尊重。

    在这个世界里,贵人就是贵人。平民,就是平民。而贱役,几乎永远都是贱役,永远不会得到尊重。

    就好比乌远这个武宗级的大高手,在武道一途堪称绝世。

    可是,在甄家来看,除了奉圣夫人外,对他有好感的几乎一个都没有。

    因为他不过一个家奴,却不仅分走了奉圣夫人的宠爱,还花费了淌海一般的银子。

    却又没什么实际用处。

    当然,就算有用,那也是理所应该的,没甚可值得敬重的。

    这,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流思想。

    不过也许正是因为贾环与这种思想的格格不入,他才能收获了李万机等人死心塌地的效忠。

    对于久活于社会最底层污泥中的人来说,尊重,奢侈程度仅次于无忧的生活。

    “还有,我的意思是,尽快动工。先设计几条路来,用水泥铺好,好往里运送材料,这样就快的多。

    不用担心水泥的花费,都是自家产的,敞开了用就是。

    起房子用的砖也都烧好备齐了,木材什么的都齐全。

    老明公,您看,我们争取在六月份入三伏天前完工,可成?”

    贾环颇为豪气的说道,但山野子却认为他疯了:“爵爷,若没有下水道的铺设紧一紧工倒还有可能,可要铺设下水道,只那些十尺见方的花岗岩石,就得要用滚木一点点的去砌合,哪里可能这么点时间就能做完?而且,这种石头也不是说有就有的,还要专人去采集……”

    贾环表示,石头不是问题,都已经提前备好了。

    别的不说,城外玄真观拆了的,就不知有多少方。

    至于那么重的石头该怎么办,这就太简单了。

    运输用的骡马自然不会缺,因为要运水泥之故,这些年贾家负责运输的骡马车架规模也已经起来了,除了运送水泥和拉回石灰石外,甚至已经能接一点外活儿了。

    所以运输绝不成问题。

    至于搬石块这种大难题,贾环以为,对于普通人自然难以抗动这么重的岩石,但他可以啊。

    不仅他可以,韩家兄弟也可以,牛奔、温博、秦风都可以,他们的家将也行。

    当然,只他们几个可能还不够,可除了他们,好汉庄里能抗的起石头的骚年不要太多。

    大几十上百个还是有的。

    东来顺的锅子管够,好汉庄的伏特加管够,又能和他们这群顶级衙内并肩作战一次,这么好的机会,不来的都是傻缺,既然是傻缺,那以后也不用再打交道了……

    所以,下水道的铺设完全不会耽搁工程建设,事实上,现在就可以开工。

    山野子彻底拜服,让武人……而且还多是一些有爵位或是出身豪门世家的贵公子,去扛石头,垒下水道?

    前所未闻啊!

    ……

    “林姐姐,说说,说说看,你都有哪些要求,就说想住哪块儿,周围想要哪些景儿?”

    都傍晚快入夜了,贾环胳膊下夹了一个纸卷,做贼似得偷偷溜进林黛玉小院儿,差点没被紫鹃和雪雁当成贼子!

    说明来意后,林黛玉的表情却似乎没那么期待,她懒洋洋的歪靠在小姐榻上,觑着眼看贾环,道:“园子起好了,你住进去不?”

    贾环有些遗憾道:“怕是没机会,我的身份……也不大好住进去。”

    林黛玉有些不喜,冷哼一声,道:“宝玉能住,你凭什么不能住?”

    贾环闻言大喜,嘎嘎怪笑一声,抛媚眼儿:“还是媳妇疼俺!”

    “呸!”

    林黛玉羞红了俏脸,眼波流转,嗔视了贾环一眼,道:“你还是去姨妈家做上门女婿去吧,噗……”

    话没说完,自己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贾环也乐意逗趣:“我倒是想来着,可谁让你不放心我一个人上门儿?我还没去呢,你就要召集一伙子的大小姑子前去压阵。”

    “呸!不要一张脸!”

    林黛玉有些羞恼,娇声斥道:“你爱去,那你就去,谁跟你一道了?你快吧,现在就去,去了再别回来。”

    贾环好像长了豹子胆了,一下冷下脸来,起身头也不回,颇为绝决的就走出去了。

    林黛玉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怔怔的看着空无一物的榻边,再看看门口晃动的珠帘,确认人确实走了后,小脸瞬时煞白,直觉得心口被一只大手紧紧攥住,疼的她喘不过气来,也让她浑身麻木,没了半点气力。

    林黛玉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不过,还没等她哭出声,就又看见一张极为令人厌恶的臭脸,又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还趾高气扬的得意道:“我就要回来,你能怎么滴?我赖死在你这,有种你来打我啊,有种你打死我啊,哇哈哈哈!”

    林黛玉岂有还不知被捉弄的理儿,力气回身,气的小脸涨红,从小姐榻边抄起野鸭子锦毛掸子,就朝贾环身上“用力”抽起来。

    没抽几下,就被大笑中的贾环紧紧抱在怀里,也就不动了,却小声的哭了起来。

    贾环也不哄,只微笑着一点点将她眼角处的泪珠啄掉,许是被啄的痒痒,林黛玉又忍不住破涕为笑起来。

    “刚才我以为自己要死了……”

    将脸儿贴在贾环的心房处,聆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林黛玉心有余悸的后怕道。

    贾环也不耍流.氓了,柔声笑道:“我原道林姐姐是家里最聪慧的女孩儿,现在看来,也是个小迷糊。方才我都觉得,那可能会是一个失败的玩笑,被你耻笑哩。谁知,竟然会流下金豆豆!”

    林黛玉哼了声,张口轻轻咬了贾环一口,以示不满。

    贾环哈哈一笑,道:“傻瓜,就知道你心里还是不放心,所以特意来逗逗你。

    你也不想想,我贾环为人虽不着调,可我几时负过我的女人?

    我连老太太跟前都直接表明了,日后要娶你为妻,难道还会变?

    你啊,就安安心心也开开心心的在家里,和姊妹们开心玩笑就是,等着我去马上封侯,然后娶你为妻。

    我们一定会幸福一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