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感谢
    贾环着实被薛姨妈看的不自在,尤其是,背后还有几道若有若无的眼神烤炙着他……

    “咳咳……”

    干咳了两声,贾环看向薛姨妈,道:“姨妈可是有什么事要小子去做的?若是有,姨妈尽管吩咐。”

    薛姨妈闻言,看着贾环呵呵笑道:“我一内宅妇人,能有什么事要劳烦哥儿的……

    倒是,方才听哥儿说,府上起园子要从天南地北买物什,我忽然想起,我家在各省各地都有商号,掌柜的伙计也都是家里的老人了,环哥儿若不嫌弃,有用的上的地方,只管招呼便是。

    我们一家三口,如今都厚着颜面住在府上,能帮一点微不足道的小忙,也算是能尽一份心吧,还望环哥儿不要推却才是。”

    “诶,姨妈这是哪里话,请都请不来的贵客……”

    薛姨妈话刚落地,自贾母始,一干人纷纷“指责”薛姨妈客套,却也把贾环逼上了华山山巅,只余一条道下山。

    贾母安抚完薛姨妈后,又回过头对贾环正色道:“环哥儿,姨妈的话你可听到了?

    这也是姨妈见你近来表现不错,知道孝道,才特意心疼你的,你可不要不识好歹,凉了姨妈的心。”

    贾环苦笑道:“瞧老祖宗说的,孙儿是那种人吗?就是姨妈不说,说不得过些日子孙儿也得求上门去……”

    “好啊!”

    贾环话没说完,姨妈立马接口道:“这些外宅的事,我们这些内宅妇人也不懂什么。

    你那大哥哥虽然整天不着调,却也多少明白些。

    账簿花册什么的,也都在他手上拢着,环哥儿自去寻他要便是,不可客套生分了。

    说句交心底的话,我啊,其实就是盼望他能多跟环哥儿多来往一二。

    虽说他粗糙野马,身份品性下.流,原也不配与环哥儿这样的贵人相交。

    只是,他爹走的早,只留下我们孤儿寡母三人,我一个内宅妇人,也教导不了他什么。

    就盼着他能跟环哥儿这样的好哥儿,多接触接触,哪怕能学到万一点好,我也算是有福的了……”

    一番话说罢,薛姨妈眼泪流下,众人亦都唏嘘不已,连连好言相劝。

    相劝不止,贾母竟然拿眼睛瞪起贾环来,好像是贾环作下的祸一般。

    贾环那叫一个无语,回头望去,史湘云和林黛玉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好……

    贾环挠了挠头,陪着笑脸,拍着腿对薛姨妈道:“嗨,我道是何事,原来就这……姨妈真是太外道了,还唬了我一跳,也不是,是白让我高兴了一场!”

    众人诧异,齐齐看向他,不解其意。

    薛姨妈也住了眼泪,看着贾环,道:“可是我做差了何事,惹的环哥儿……”

    贾环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刚才啊,小子看姨妈那眼神,心里直噗通噗通的跳,还以为姨妈是相中了我,想让我去做上门女婿呢!原来是……”

    “呸!”

    贾环话没说完,就被贾母好大一口啐断,然后拉着薛姨妈的手,大笑道:“姨妈还不快去撕了这猴儿的嘴,无法无天了,敢拿姨妈和他宝姐姐开玩笑,快去撕他的嘴,快去撕他的嘴,哈哈哈……”

    贾母一迭声的大笑叫道,也让堂上的哄笑声愈发大了。

    薛姨妈似乎有些怔住了,张着嘴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还好,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薛宝钗羞红了一张平静的脸,目光里满是羞恼之意,面色薄怒的看着贾环。

    倒是林黛玉,居然和贾惜春两人笑的抱到了一起,也不用她那双动人的眼睛似笑非笑的打量贾环了。

    史湘云则有些玩味的看着贾环,目光明亮,柔和。

    这个玩笑,可不止是玩笑啊……

    一旁处,王熙凤的眼神有些复杂,而王夫人的眼神,淡漠中,透着讥讽……

    还好,没一会儿,薛姨妈也回过神来了,和贾母一起大笑了起来,道:“环哥儿倒也有趣的紧!”

    贾环连忙赔不是:“姨妈千万别见怪,只是看姨妈伤心难过,所以才斗胆搏姨妈一笑。”

    说罢,又对尤绯红着脸的薛宝钗也道歉:“宝姐姐,你可千万别多想,就当我劣性不改,白日做梦,说梦话呢,可得原谅小弟这遭才是。”

    薛宝钗强咽下一口气,深呼吸了回后,面色缓缓恢复正常,大方笑道:“我自是知道环兄弟在开玩笑,哪里会真个生气?”

    贾环还没再谢,贾母又赞,对薛姨妈道:“宝丫头真是个难得的好姑娘,环哥儿这般不知礼,她也不恼她,若换一个姐儿,还不知得怎样呢。”

    薛姨妈笑道:“她就是心实诚,知道她环兄弟是在与她说笑……环哥儿也爱玩笑,这般有志气的哥儿,哪有给人做上门女婿的道理。纵然你乐意,老太太也万万不会许的。”

    众人又大笑起来。

    王熙凤凑趣道:“到底还是郡主眼睛冒尖儿,只一眼就相中了三弟,又巴巴儿的求了太上皇的旨意,给压了下来。

    若非如此,咱们来个亲上加亲,也未尝不可呢!”

    众人大笑,有些比较干,王熙凤眼观八方,看到一些人脸上不自在的神色后,心里一凛,又忙笑道:“环兄弟是指望不上了,有太上皇和郡主在那里,别说我这样的烧胡卷子说的不算,就连老祖宗怕是也做不得他的主。

    不过,咱们家可不是只有环兄弟一个凤凰,还有一块宝玉呢……”

    “哎呀!凤哥儿,你今儿是喝多了,还是欢喜傻了?你再浑说,须仔细着!”

    薛宝钗实在听不得了,羞红着一张俏脸,站起身,眼睛薄怒的嗔视着大笑的王熙凤,娇声斥道。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而后贾母也“责骂”了王熙凤。

    玩笑过后,贾环见薛姨妈常以目视他,心里一动,想起还没给人交代,便笑道:“姨妈,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最近还有些琐事要忙活,暂时也没时间出去,不如让薛蟠大哥先去给链二哥帮忙……”

    话没说完,就见薛姨妈脸上流露出浓郁的失望色。

    想想也是,贾琏那货色,虽比薛蟠好一点,但也好的有限。

    跟他混,谁带坏谁还真不好说。

    虽说贾琏最近几天表现的还不错,可俗话说的好,江山易改禀性难移,狗改不了……

    谁知道他的老毛病什么时候再犯?

    贾环也不可能时时盯着他看吧?

    让薛蟠跟他混……

    见薛姨妈脸色不对,贾环又连忙道:“不过,这两天我还是要厚颜上门,和薛蟠大哥交流交流,有些南来北往的货物,没个熟门路还真不好捣腾。

    黑辽那边的鹿啊鹤啊什么的还好说,南边儿的太湖石就差一点,没熟人。

    我寻思着,姨妈家根基多在南方,定然不会有问题,改明儿我就去找薛大哥聊聊,顺便再赖姨妈一顿好酒和酒糟鹌鹑!”

    薛姨妈闻言大喜过望,连连笑道:“好,好!今儿夜里我将那匹脱笼的疯马按在家里,哪都不让他去,就在家里好好等你!我再亲自下厨,给你准备好下酒菜!”

    “姨妈可不能偏心,请客只请环儿一人的东道,我们姊妹们也要去叨扰姨妈哩!”

    贾环还没客气,林黛玉忽然娇声笑着要求道。

    众人闻言大笑,薛姨妈愈发高兴了,道:“就是要请哥儿和姑娘们一起去才好,人多更热闹!”

    史湘云嘴角的笑容愈发有趣,而薛宝钗转过头,目光中蕴着淡淡的笑意,看向牵着贾惜春手的林黛玉。

    林黛玉竟然冲她调皮的眨了眨眼……

    笑眼旁观的贾探春抽了抽嘴,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心里一叹:却也都是头疼事。

    薛宝钗脸上的淡笑又浅了一分,与林黛玉点点头后,收回了视线……

    ……

    “二嫂,还有事?”

    贾环因为还有事,就与众人告辞,先出来了。

    只是刚一出荣庆堂院门儿,就被身后的人喊住了,回头看去,竟是王熙凤。

    王熙凤笑颜如花,道:“三弟,也没甚大事,就是想谢谢你。”

    贾环好笑道:“二嫂谢我什么?”

    王熙凤有些感慨道:“若非三弟,二嫂那不争气的哥哥就要去西北吃沙子了。

    他那没用的性子,哪里吃的住那苦,真要去了,八成要……

    虽说他不争气,可毕竟是我唯一的亲哥哥,我又不能不顾他。

    所以,二嫂真心感谢三弟的大恩……”

    说着,竟是要屈膝福下去。

    贾环连连扶住,笑道:“二嫂,你快拉倒吧!这件事之前就翻篇了,你再说,我又记仇了啊!”

    王熙凤闻言,顿时尴尬不已,想解释几句,见贾环似有些不耐烦,顿时收住。

    她倒灵巧,也不知何时安排了平儿在不远处廊下站着,此刻朝那边招了招手,平儿就笑吟吟的走了过来。

    见贾环眉开眼笑的冲她笑,没好气的给了一个白眼,却依旧温婉和善。

    王熙凤从平儿肩头接过一个小包裹,递给贾环,正色道:“二嫂知道三弟你什么都不缺,库里的宝贝怕是二嫂一辈子都认不全……

    也没什么珍奇宝贝送你,就亲手给你缝了套衣裳,还央平儿给你做了一双鞋,你别嫌弃……”

    贾环哈哈大笑,伸手接过来,打开看了看,是一件金丝描绣穿花帛锦大红袍服,外加一双针脚细密的棉纱团锦布鞋,脸上愈发有喜色,拱手对二人道:“大恩不言谢!”

    “咯咯咯!”

    ……